冤家路窄(求收藏,留言,荷包)

    

    陈一凡一动不动的坐着,他觉得很苦,真的很苦。(8度吧..百度搜索)他没有一个亲人可以诉说,也没有一个可以听他诉说的朋友,除了叶敏,但是如今叶敏也不理睬他了,那么自己的苦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陈一凡这时想到了夏恬,也许,在夏恬那里,他可以得到暂时的安慰,但是,他不能跟夏恬讲他的过去,他不想在夏恬那里把他一点点的男人的自尊给丢尽。

    陈一凡给夏恬去了一个电话,约她中午出来一起吃饭。言-+小说吧夏恬当然很是开心,因为这是第一次陈一凡主动约她出来。

    ——————————————————————

    秦潇头上扎着绷带,一人在大街上慢悠悠的走着;古谚因为找工作未果,也是苦闷的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们两人意外相遇了,彼此看着对方,没有言语,只有内心的猜测。

    古谚看着秦潇头上的绷带,很是困惑的想:我昨晚好像没打他的头啊,怎么他的头就破了呢?

    秦潇看着古谚,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古谚,你昨晚说要找我算账的,是不是现在就来算这笔账啊?

    秦潇心里这么想着,也就开口道:“古谚,你想怎么着吧?”

    古谚也是恨恨的说:“我想怎么着?我问你你想怎么着?你抢了我老婆不算,还叫你老婆来算计嘲笑我!”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我老婆?”秦潇一头的雾水。言**小*说*吧言--小-说-吧

    “你老婆都不知道是谁吗?也难怪,你老婆太多了,都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位了!我真替林小小不值,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古谚愤愤的说,并且一脸的鄙夷。

    “啪”秦潇一拳头打在了古谚的嘴巴上,古谚顿时满嘴的血。秦潇不等古谚回话,就大声骂道:“古谚,你真是个浑球!林小小自始至终心里只你一人,我才替林小小不值呢,会上你这个秦寿不如的人!”

    古谚当然不会白白受秦潇这么一击,他把拳头挥向了秦潇,他要报他的心头之恨。但是他的拳头没有落在秦潇的上,却被一只手挡住了。

    挡住古谚拳头的是叶建民,叶建民接到刘依芳的电话,说是秦潇从医院里跑了出来,不知道去了哪里,要他帮着找找。叶建民就开着车四处寻找,也就找到了这儿,并且看到了古谚和秦潇的对峙。

    叶建民对古谚说:“古医生,您大人有大量,别再和我们秦经理计较了。”

    “古医生?!”秦潇很是惊讶:“叶建民,你认识古谚?”

    古谚想说话,叶建民却是把秦潇一把拉开了:“秦经理,刘总她在四处找你,就差没去派出所报案了,你还不赶快回去?”

    “我不回去!”秦潇想挣脱开叶建民的拉扯,怎奈最近这些子,自己花天酒地的,把自己折磨的丧失了许多力量,又加上头上的伤,他根本就不是叶建民的对手,所以被叶建民像老鹰叼小鸡似的拽进了汽车里。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爱,何必互相折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