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战争之暴力

    

    刘依芳听了秦潇的那一番话语,不觉冷笑了一声,问道:“秦潇,你可以对天发誓,你从来没对我说过谎吗?”

    秦潇无话可说,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对刘依芳撒过谎,但那都是善意的谎言,即便有时也有恶意的谎言,也是刘依芳出来的。(百度搜索..)秦潇不想再跟刘依芳争辩下去,他扭头想走出睡房,刘依芳却是把他喊住了:“站住,你想去哪?”

    “我去客厅睡,我不想跟你这种不讲理的女人说理!”

    “呵呵,你真是个猪八戒呀,会倒打一耙了,究竟是谁不讲理?”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累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大不了咱俩离婚!”

    秦潇说到“离婚”两字,真是戳痛了刘依芳的心。言--小-说-吧她没想到,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秦潇,居然也会向她提出离婚。刘依芳咆哮道:“秦潇,要想离婚门都没有!我不会成全你和林小小那个狐狸精的!”

    “这事跟林小小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张冠李戴的瞎冤枉人。这一切纯粹是你的错,是你自己人太甚!”秦潇不甘示弱的回敬道。秦潇不是那种唯唯诺诺没能耐的人,而是因为懒散惯了,很想偷懒的人。言-+小说吧如果把他急了,说不定他会干出一番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来。不管那种刮目相看的事是何种事,他都不是刘依芳看走眼的那类人。

    秦潇还没走出房间,刘依芳的头灯已经砸过来了。秦潇没想到刘依芳会来这一招,结果后脑勺硬生生的被砸出了血。幸亏刘依芳力气小,距离又远,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秦潇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回过来两只眼睛怒瞪着刘依芳。此刻的刘依芳也是吓傻了,以为闯了大祸,没想秦潇还会瞪眼。言**小*说*吧刘依芳很是心虚的却强装强悍的对秦潇说道:“怎么样,尝到老娘的厉害了吧!”

    秦潇对着刘依芳冷笑了一下,想发怒,却觉脑袋一片晕乎,突的就倒在了地上。

    这下刘依芳真的是傻了,好一会儿才醒悟,她赶紧给叶建民打了一个电话,要叶建民立刻赶过来。

    叶建民住的地方离刘依芳家不远,不到十多分钟,叶建民就摁响了刘依芳家的门铃。此时秦潇已经清醒,他很是纳闷这么晚了会有谁来。刘依芳看了看秦潇头上刚刚自己按放上去的纱布,那纱布上已经印满了鲜血。刘依芳的说道:“你刚刚晕过去了,我打电话给建民,要他过来帮我把你送进医院,没想到你已经醒了。”

    秦潇看着刘依芳,冷笑了一下说道:“你有那么好心?不是想叫建民一起来乘势把我掐死吧?”

    刘依芳怒瞪了一眼秦潇说道:“我杀了你我有什么好处?说话越来越没头脑!”

    秦潇看刘依芳数落他就像在教训一个孩子,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正准备开涮刘依芳,刘依芳却已经打开了门,把叶建民引了进来。秦潇不得不把已经在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叶建民很是紧张的看着刘依芳,刘依芳却是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没什么大事,我和秦潇在家打架,我把他头打破了,你陪他上医院缝几针去。今晚算你加班,明天我去公司会跟考勤的说一声。”

    叶建民赶紧摆手道:“刘总,你跟我还算计的那么清楚?一点小事,不必放在心上。”叶建民说着对秦潇说道:“秦经理,我们走吧。”

    秦潇摆着手说:“我不去医院!”

    刘依芳虎起了脸:“怎么,还想跟我别扭下去?你不去医院是不是想等你那血流干了,然后再告我个杀人罪?”

    秦潇冷笑了一声,因为有叶建民在,他没再跟刘依芳坚持下去,而是乖乖地跟着叶建民走出了屋子。(..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爱,何必互相折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