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个可恶的第三者

    

    林小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古谚边的丽娜,丽娜对于这一切始终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尽管她心里明白古谚对于陈一凡的那一拳,已经向世人证明了古谚心里还着林小小。(最快更新 8度吧..)

    林小小冷冷地说:“我的男朋友,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林小小那么说,令在场的人都大大地吃了一惊。陈一凡更是受宠若惊,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他们的恋居然能发展到这么神速,可以谈婚论嫁了。

    古谚看到林小小直勾勾地看着他边的丽娜,才突然感觉丽娜的存在。言**小*说*吧他不能再说什么,他怕他说出来的话会伤害到丽娜。

    古谚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就祝贺你了!我和丽娜准备出国留学了,今天是来跟你们一家人告别的,林俊在吗?”古谚故意扯开话题,那意思好像对人说,他今天来是找林俊的。

    此时林俊也来到了家门口,他看着古谚,嘻嘻的一笑,说道:“我说能够令我姐尖叫的一定是古谚你小子了,果然没有猜错。言**小*说*吧”

    古谚看着林俊,尴尬的一笑,然后对陈一凡说:“林小小是我姐,我请你对她好点,要不然,别怪我这个做弟弟的不客气。”

    陈一凡没生好气地睨了一眼古谚,说道:“这个你放心,我陈一凡绝对对女人忠诚,不会三心二意!”

    古谚听出陈一凡话语里有所指,不觉苦涩的笑了笑。言--小-说-吧林俊则在一旁大笑道:“古谚,我这个正牌的弟弟都没敢对我未来的姐夫说什么,你这个冒牌的弟弟居然教训起你未来的姐夫了?”

    林俊这话说得古谚更是尴尬,心里也就更痛。为了摆脱这样的尴尬局面,古谚问林俊:“伯父伯母在家吗?”

    林俊说:“在,今天你来得正好,我们一家人都在。”林俊说着就领古谚和丽娜走进了屋子。

    陈一凡看了看站在一旁发愣的林小小,问道:“我们是出去还是进屋去?”

    林小小白了一眼陈一凡,凶道:“你是不是犯啊?还没被人家奚落够?走,我们玩我们的去!”林小小说着挽着陈一凡的胳膊走了出去。

    -----------------------------------

    古谚和丽娜走进了林俊家,古谚和林俊的父母攀谈着,丽娜则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其实此刻丽娜的内心根本没有她表面那般的沉静,她的内心在痛苦的挣扎着。她古谚,很怕失去古谚。但是她又看不得古谚痛苦。她明白,古谚和林小小都深着对方,如果不是她的插足,他们两人现在应该是很幸福的一对恋人;她也明白,即便古谚对她相敬如宾,疼惜她,照顾她,但是他的心却不在她的上。她心里不住自问,那么那样的有幸福可言吗?

    丽娜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内心是一阵阵的疼痛。丽娜感觉到了自己的自私和罪恶,自己就像个可恶的第三者,插足了古谚和林小小的感。与其三个人一起痛苦,还不如自己一人忍受,成全他们的好。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爱,何必互相折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