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被人鄙视

    ( )    “能够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从各个部队选拔上来的精英,我不管你们之前有多优秀,也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背景,更不会在意你们都是多大的年纪,凡是站在这儿每一个人,都必须记住自己是一位战士。”

    “是!”80名预备役队员齐声喊道。

    “好,现在男女分开,由各队大队长带回。”

    原来预备役中的80人有36人为女,剩下的全是男人。女队员由张大队长带领来到了平时的训练场。

    “现在,我来说一下分组。你们将会分成8组,每组4人。未来几个月的训练,全部一组为单位。不论你们各人成绩多优秀,我告诉你,我要的是最优秀的团队。好,现在分组。”

    “报告。”

    “说。”

    “我拒绝和温思嘉一组。”

    “驳回。今天的第一节课就是无条件服从,明白吗?”

    “是。”张队长虽仍旧面无表,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赞赏,孺子可教也!不过再看向温思嘉时,却有些暗淡。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儿,是上面直接分下来的,说是要注意培养。呵呵,注意培养,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估计又是对特种兵的神秘吸引,想要近距离看看!不过,一般女孩子就算从军不都是选择文职吗?尤其是军区首长家的千金,这个温思嘉倒是个意外。

    “立正,全体都有负重五公里准备,跑步走。”命令一下,女兵队伍开始行动起来。

    对于温思嘉来说,五公里并不是非常难,但是加上负重的话就有些勉强了。再看看边的这些女孩子们,现在的自己还真是负累啊!据说这些女兵都是从部队一层层选拔上来的女尖子兵,在他们的部队里,乃至军区都是相当优秀的。想来像这种负重跑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从小到大都被光环笼罩的温思嘉,终于在预备役的第一天体会到了什么是藐视。但是,温思嘉是轻易放弃的人吗?答案还是慢慢揭晓!

    张红看着跑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个女孩儿,露出一副应该如此的表。听说这女孩儿连一天兵也没当过,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还是A大的高材生,少年天才。不过,这样的女孩儿干嘛要来这里?真是想也想不通!在特种部队里,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更没有什么天才和庸才之分,有的只是你能不能完成任务,能不能对得起自己为特种兵的荣耀。

    温思嘉这样在温室里长大的女孩儿,自己真的看不上。就算她能够进入银蛇,也还是不同的!至少最危险的任务不会交给她,不会让她受到生命的威胁。想到这里,张红想起了自己的班长,那个勇敢无畏的女人——林旺弟。

    一听名字,就知道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能盼来一个儿子。林旺弟来自安徽偏远的农村,家里从爷爷开始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林旺弟是女娃,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在那样落后的山村,没有哪户人家愿意为了女孩子的学业而愿意掏钱的。林旺弟虽然聪慧,成绩优异,还是在考上重点大学那年不得不放弃了求学之路。那时候正好有部队去招兵,林旺弟便生出了想要参军的念头。她不能继续过着父母一样的生活,一辈子呆在落后的小山村,出而耕,落而息,嫁个不认识的男人,生儿育女。

    林旺弟的不服输,林旺弟的不要命,终于得偿所愿进入了部队。从通讯兵做起,她严格要求自己,不像其他的女兵生惯养,不得受一点儿苦。最后,她竟然能够进入以严格著称的银蛇。一个村里女娃,成为了国内乃至国外都家喻户晓的银蛇特种部队。她没有让赏识的领导失望,不就便成为了女子大队的一班班长。

    本来她应该是最有希望的女兵,最有能力的班长。但是,特种兵就是这样,随时随地接受死神的召唤。在一次解救人质的任务中,林旺弟为了人质挡下了要命的一枪。这一枪也结束了她的特种兵生涯。

    记得前年见到她的时候,张红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曾经要强的女人,在一条腿残疾后,终于不堪生活的压迫,被打倒了。现在,自己是预备役女子大队队长,而自己的班长却成了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打工妹。为了一三餐,为了生活而不得不用力生活。

    像这样的女兵,如果有背景的话,不可能会落到如此境地!如果换成温思嘉,那是不是就会有更好的前途呢?张红眼角一丝不易察觉的泪水流了下来!那是与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啊!这种战友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一辈子!

    温思嘉仍旧跑在最后,面色有些苍白,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迷彩服。但是,坚持坚持,一定要坚持下去。看着边的战友一个个超过自己,一个个跑到终点,温思嘉第一次感到了委屈和自责。她还是拖了别人的后退啊!

    “报告,温思嘉归队!”

    “归队!”

    “是!”

    看了眼归队后的温思嘉,张红有些不忍心,毕竟这个美丽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训练,对于她本就是一种不公平。但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公平可言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是吗?

    “邱敏,张思静,李林,温思嘉出队!剩下队员解散,整理内务。”

    “是!”

    “知道为什么把你们留下吗?”张红厉声说道。

    “报告,不知道。”

    “邱敏你为组长,竟然不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留下?”张红从军10年,军人作风明显,声音响亮,就算在平时都让人发颤更别说她正在生气了。

    “确实不知道,我们组除了温思嘉之外,都在前十的名次中跑回。”

    “好,你自己也说了除了温思嘉。难道你们组就只有三个人吗?难道温思嘉不是你们组的吗?我记得开始就对你们说过,你们四个人是一个整体,我要的不仅仅是你们自己的能力,更多的是你们团体的作战能力。要知道,在战场上不可能只凭你自己就可以完成任务。今天你们看着自己的组员在艰难的前进,全部视而不见,只管跑自己的,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团体作战能力?要想成为银蛇的一员,你们还远远不够。特种部队不讲个人主义,军人更不讲个人主义。我不管你们曾经多么优秀,但在这里,你们什么都不是。如果温思嘉的况还是如此,那么你们整个组等着被淘汰!全体都有五公里准备,跑步走!”

    发完指令,张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剩下的就让他们几个好好想想!真是不成体统,没有一点协作能力,冷漠自私,就算再优秀她张红也一个不留!

    等四人跑完五公里后,已经过了集合吃饭的点儿,只能拖着劳累的体回到宿舍。

    “温思嘉,今天的事是我们的错……”

    “邱敏,你疯了?明明是她拖我们的后腿,凭什么我们和她道歉。”张思静不可思议的看着邱敏,李林面焦急的站在一边,相劝又不敢劝。

    “停止,张思静难道你没长脑子吗?刚才张队的话你到底听进去多少?她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温思嘉仍旧如此,我们三个都会被淘汰,你懂吗?”

    “我不这么认为,我们两个的能力别说在三组,就是在整个预备役女子队中都是数得着的,张红凭什么放弃我们两个?你这是危言耸听。”

    “思静,我觉得张队不像在开玩笑。”

    “行了,李林,你怎么就觉得她张红能说了算?她要是敢把我扔出去,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张思静,你就这点儿本事吗?让你叔叔惩罚张队?哼,真是大小姐。”

    “你……”

    “你们能安静点儿吗?”温思嘉是在受不了这几个白痴女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军人作风?直言不讳到互揭伤疤,彼此诋毁?

    “温思嘉,你凭什么说话?我们三组都是因为你。”张思静毫不客气的吼叫着。温思嘉倒也不生气,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虽然不爽,但也很新鲜。

    “张思静,是吗?你之前认识我吗?”

    “不认识,谁会认识你这种人?”

    “那好,你凭什么就认定我温思嘉就会拖三组的后退?”

    “哈,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的资料,我早就看过了。你,温思嘉,A大在校大学生,今年大一,14岁,天才少女。至于家里的况,资料里没提,想来也不是很重要。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进银蛇的?难道仅仅是因为你救了纳兰家的少爷小姐?真是笑话!”

    “就这些资料吗?”

    “这些资料只是比较有用的,当然还有其他。不过,还有一点我还没提,您,温大天才,一天兵也没当过!”

    “什么?温思嘉不是军人?天哪!”李林有些受不了。虽然,她也认为这样就否定温思嘉有些过分,但是当听到张思静说温思嘉第一天当兵时,还是有些绝望了。她这没当过一天兵,就是当过几年兵得也不一定能进银蛇。怎么就这么倒霉,和温思嘉分到一个组呢?

    “对,我温思嘉一天兵也没当过,但现在,我是一名军人。不论我过去是不是天才,或者是不是军人,都不会影响我在预备役的努力。既然张思静凭借那些微不足道的资料,就否定我温思嘉的能力。那么,我们来场比试!”

    “哈哈,你,温思嘉,竟然挑战我?你知道我从军几年了吗?你知道我家是什么背景吗?你竟然想和我比试?好啊,只要你不嫌自己输得太惨就好。”

    “那我们去练功房!”

    “去就去。”

    “你们别闹了,今天是我们第一天来这里啊!让其他领导看到,会不会受批评啊!”李林这回真是急了。这怎么就闹到比试上了,温思嘉根本就不熟悉张思静的况,就这样公然和她叫板儿,太不理智了。

    旁边的三组组长邱敏冷眼看着温思嘉和张思静两个大小姐,心里不断冷笑。刚听说分到自己组里的人有张思静时,她就有些头疼了,可没想到竟然还要接收温思嘉。

    张思静说的没错,温思嘉这样的女兵不是她想要的。但是分都分来了,肯定是不能要求换组了。张队说得很清楚,她要看到的是真题协作能力,之后才是个人能力。现在,三组就四个人,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那么不用等到考评结束,也许还没开始就会被刷下去。

    她和张思静不同,她是农村兵,没有丝毫背景,靠的仅仅是自己的能力。如果没有被分到银蛇,那么她这4年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她想进银蛇,她想有晋升的空间,她想有机会进入军校学习,可是,如果不能进入银蛇,女兵在没有任何背景的况下,等于死路一条。

    现在看到,温思嘉和张思静两人要进行比试,她觉得这道不是一件坏事儿,至少让她知道每个人的实力如何,尤其是温思嘉的。她不想张思静那样武断,而且从刚才温思嘉的附中五公里跑看来,她并不是他们口中的大小姐,也许,她也有可取之处呢?

    “,你想比什么?任你挑!”张思静还是一副施舍的嘴脸,好像和温思嘉比试,是给了温思嘉多大的面子似的。

    “搏斗。”

    “温思嘉,你别……”

    “李林,闭嘴。”张思静在一边怒喝道。这个李林真是白痴,告诉温思嘉那么多干嘛?她就是要看看温思嘉输了后,会是怎样一副沮丧之态。

    为什么李林要喊温思嘉?当然是因为李林担心温思嘉会被张思静打惨。别人不知道,难道她李林还不知道吗?张思静是军人世家,从爷爷到弟弟都是军人。张思静从小像男孩儿一样教养,别说什么搏斗了,就是其他的东西,她张思静也丝毫不惧!

    “好,我们各自换衣服!准备开始。”

    <hr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