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如此倒霉

    ( )    温思嘉上的鞭伤还没有好,不敢现在回B市。爸爸妈妈打电话询问归期,她也没有具体说时间。她处昆明,人生地不熟,可也不想继续在医院打下去了,多亏有玉茗在,也就不用她心了。

    “今天我们飞机去G省,我在那里有一房子,暂时住那!”

    “不好!在外公眼皮底下?”

    “这里太危险,犯罪组织的成员还没有全部抓获。我在这儿的势力远没有G省大,而且你外公也在那边,对你来说安全最重要。”

    “我是怕家里知道了担心。”

    “嘉儿,这不是小事儿,你明白吗?你不能自己一个人承担。虽然,你是个早慧的女孩子,但是不代表你现在有能力去解决这些事儿。以前你接触的都是一些官场上的小黑幕,但不涉及到生命危险。这次的事儿,确实太大了。”

    “我知道,还是太小了……”

    “不要自卑了,你是天之骄女,这种绪不适合你。在你这个年龄,女孩儿们都在做什么?购物,谈恋,挥霍青?但是,你却已经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同时有了自己的事业。香港那边虽然不是你亲力亲为,但你的商业头脑,已经让我都自叹弗如。宝贝,你是我的骄傲。”说着,玉茗上前搂住了温思嘉,轻轻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真是个傲气的小丫头。此时玉茗才觉得怀里的女子确实是个小女孩儿,因为她的心跳加速,因为她的脸红。

    温思嘉被玉茗抱在怀里,顿时脸红不已。和马翔在一起的感觉一点儿都不一样,她觉得心脏跳得好快,有些不自然的僵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溢满了甜蜜。如果这时候他说让她和他在一起,那边,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拒绝,也许本来就不想拒绝!但玉茗没说,他只是抱着她,给她安慰,让她安心。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从来没有体会过,马翔对她是男生单纯的恋;安瑞对她是习惯,是希望被温暖的眷恋。只有玉茗,他的,是包容,是保护,是无条件的宠溺。也许是两世的经历,让温思嘉满心的沧桑与患得患失。她周围的朋友总是觉得她是一个无所不能,成熟稳重的女超人。父母长辈们觉得她是一个早慧聪明懂事的好孩子。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多么缺乏安全感,多么希望去依赖。而玉茗的给她的感,丝丝入扣,一点点的侵入她的世界。她总是在想,玉茗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比他小这么多的自己。当然,在这么温馨的时刻,她不会去破坏,但如果要真的接受他的感,她一定会问的!她不想再重复马翔的覆辙,真的受不了了!

    到达G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温思嘉体还在恢复期,所以有些力不从心。到达玉茗在西山的别墅时,已经有些虚脱了。

    “嘉儿,我觉得你应该做一个全检查。上次的绑架,你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已经一个星期了,不应该恢复得这么慢啊。”玉茗有些担心的看着躺在上的温思嘉。

    “我,我没事儿。”温思嘉吞吞吐吐的态度,更让玉茗怀疑在心。

    “到底怎么回事儿,不要试图骗过我,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了解你。”她不说,他只好着她说,不能让思嘉任下去。

    “我,我只记得,他们,他们好像给我打过针。”

    “什么?你说什么?”

    “你别激动,别激动。”

    “温思嘉,你疯了吗?你竟然瞒到现在?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感觉出来什么,所以,不想让你担心。”

    “感觉?等你感觉出来,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你一直有气无力的状态,就没让你怀疑?你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玉茗……”

    “什么也别说可,我们现在去医院。我给你小舅打电话,我们去军区医院。”

    “别,别让小舅他们知道。”

    “嘉儿……”玉茗蹲□子,抓住温思嘉的臂膀,与她平视,目光认真。

    “嘉儿,我知道,你怕我们为你担心。但是,有些事你可以隐瞒,有些事你隐瞒了会让更多的人担心你,也许不仅仅是担心,还会伤心。难道,我就这么不被你信任?别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你相信我,但是这还不够,我要的是你全部的信任,难道我没有资格和你同甘共苦吗?我已经28岁了,你只有15岁,有很多话,我不敢说,也不能说。”

    “我知道,我知道,我,我不会再这样了。”看到自己话起到作用,玉茗也不再多说,便起给刘云飞打电话。只说了带思嘉去军区医院,让他通知一下医院。虽然刘云飞焦急的问他出了什么事儿,可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简单交代几句,便抱起温思嘉下了楼。

    “到底怎么回事儿?思嘉,你告诉小舅。”刘云飞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人,便焦急的询问着。

    “云飞,我们先让嘉嘉去做检查,一会儿我来和你说。”

    “好,思嘉,来,跟小舅进去,你大舅妈在里面,走!”

    温思嘉做检查的空当,玉茗把温思嘉在云南的经历简单告诉了刘云飞。

    “什么?这么大的事儿,思嘉居然瞒着家里?这孩子,这孩子……”刘云飞后怕的说不出话。温思嘉是姐姐的女儿,是他们两家第三代中最出息的孩子,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儿,别说姐姐,就是爸妈都会承受不了。

    “云飞,在电话里不说,就是怕你担心,想当面和你说的清楚些。还有纳兰明,你知道吗?”

    “纳兰家的那个嫡出少爷?”

    “是的。他希望思嘉加入银蛇特种队。”

    “什么?不可能,我们不会让思嘉进什么银蛇的,虽然我不了解银蛇,但是凡事做了特种兵的那个不危险?别说我们家不需要思嘉建功立业,就是需要,也不会让思嘉这个养长大的女孩儿去的。”

    “云飞,我了解你的心,思嘉也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我们再看看!现在最主要的是保证她的安全,还有检查她的况。”

    “好。”两个大男人在检查室外焦急的等着里面的检查。

    “大嫂,思嘉呢?”

    “睡着了。”林雨晴脸色暗沉,似乎心事重重。玉茗和刘云飞看到林雨晴的脸色,都有些焦急,思嘉的体难道真的出现问题了?

    “大嫂,思嘉带哦怎么样了?”刘云飞有些忍不住了。

    “具体的检查结果五分钟后出来,不过,我们最好先有些心理准备。”

    “林女士,我想知道目前预测的是什么结果?”

    “唉,有可能是被注了海洛因,我们在思嘉的血液里检测到了二乙酰吗啡,二乙酰吗啡就是海洛因的学名。因为担心出错,所以正式的检测结果马上出来。”

    “什么?你说,你说思嘉她……”

    “还不能确定,我们再等等!”

    “玉茗,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说啊……你不是说她没事儿吗?这就是你说的没事儿?”

    “云飞,你冷静点儿,松手,这是干什么?玉茗他不是也不知道吗?快,坐下……”看着眼前失控的小叔子,还有那个失魂落魄的玉茗,林雨晴急忙劝说道。

    “姐姐知道了,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云飞,注了海洛因不是就是得了绝症,思嘉可以去戒毒所,可以戒掉的。”

    “戒毒所?大嫂,你知道什么人才去戒毒所吗?你知道,戒毒所里是什么样子吗?思嘉再优秀也只是15岁的孩子。怎么能承受的住,而且,戒毒后很大可能会复发。”

    “云飞,我们要相信思嘉。”林雨晴不无伤感的说。确实,思嘉这孩子被长辈们当接班人培养,她优秀、稳重、早慧,但再优秀也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林雨晴之前不是没有觉得长辈们偏心,凭什么一个外孙能够得到本家的青睐。再说,温思嘉再优秀也姓温,难道还能为了刘家和温家叫板儿不成。自己的儿子为刘家长子长孙,自然也不错,至少在刘家第三辈中成绩斐然。但是,中间却出现个温思嘉。自己向丈夫抱怨过,向儿子便侧过,但两人都是淡然的表,好像自己无理取闹。

    后来小姑子来G省娘家养病,接触思嘉多了,林雨晴不得不说,刘芸卉生了个好女儿。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能向思嘉一样,就算知足了。可是,现在怎么会在思嘉体里检测出海洛因的成分?不得其解。思嘉这样的孩子绝对不会堕落到去吸毒,别说温家,就是刘家人也不会许的。那到底是……

    “林主任,刚才您送来的孩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您看下!”

    林雨晴上前接过单子,刘云飞和玉茗也赶紧上前,希望不是他们所猜测的结果。

    “大嫂,你说,到底是不是那样,大嫂……”

    “唉,思嘉血液里确实含有海洛因的成分,时间上看大概就是最近才有的。玉茗,之前,思嘉不是和你在一起,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有,这是件大事儿,我们包不住的,早点通知家里!”

    “怎么会这样?玉茗,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有可能是思嘉被绑走的那段时间里,被注的针剂就是海洛因了。回来后,医生只对思嘉的外伤做了处理。思嘉,也没有告诉我们当时被注过东西。昨天,我看她面色不对,才问出来的。”

    “什么叫被绑走?玉茗,你说清楚……”

    “大嫂,先别急,这事儿我知道。我们先去看看思嘉!”

    “恩,她还没有醒,我们进去!”

    “你好,纳兰明。”

    “纳兰明,我是温思嘉。”

    “思嘉?呵呵,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

    “我想让你帮我安排戒毒所。”

    “什么戒毒所?怎么了?”纳兰明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找戒毒所?

    “我好像被注了海洛因。”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当时我被抓住后,他们问我数据盘的位置,我要带他们去找,他们担心我耍滑,所以往我体里注了一些东西。但是,我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就……”

    “就没有告诉我们?”纳兰明有些激动,这个丫头知不知道危险,竟然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说?到底是怎么想的?

    “恩,你帮我找戒毒所!”

    “温思嘉,你知道解读所什么样的吗?你知道戒毒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戒毒后的复发几率是多少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个不知道轻重的丫头。”

    “纳兰明,你说够了没有。别说那些没用的,直接说,帮不帮我!”温思嘉有些恼火,这些天除了被教训就是被教训,自己也窝火好不好。好好的旅个游,碰上这么多事儿不说,还把自己交代进去了。虽然她有两世的经历,但也没有过吸毒的经历啊!难道她不怕?当然怕,可怕又能怎么办?那些可恨的毒贩子,别让老娘逮着你们。

    “我明天过去,你等着。”

    “哎,你体……”

    “死不了。”纳兰明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纳兰明,如果我得过去,那我就加入银蛇!”

    “你决定了?”

    “恩。我只是不想更多人像我一样。”温思嘉的语气有些沉重。之前只是听说过犯了毒瘾会让人承受不住,那也只是听说。但,自从昨天她的毒瘾开始发作后,温思嘉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看着在屋里紧紧搂着她的玉茗,在屋外焦急的走来走去的小舅舅,她真的快崩溃了。所以,今天偷偷联系了纳兰明,希望能够得到更专业的帮助,同时,也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

    “思嘉,我相信你。”

    “好。”

    <hr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