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阴谋车祸

    青橙酒吧

    青橙今天的人还是很多,但因为这里的客人以年轻人居多,今天恰巧是周一,所以相对于周六的爆棚,还算比较清静。也许老板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周一的青橙不像酒吧,更想咖啡厅,舒缓的音乐弥漫在大厅,客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卡座上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今天是马翔何靖之订婚的子,温思嘉觉得现在的自己不应该回家,被爸爸看到了反而会担心,只好自己来到青橙。点了一杯度数比较大的鸡尾酒,一口一口浅尝着。面前这杯双色酒,好似自己走过的人生。红色的一层像前世的杨宝珊,绿色的一层也许是今世的温思嘉吧!不论哪个自己都永远走不出那所谓的怪圈,杨宝珊和马翔因为何靖之离婚直至死亡;温思嘉和马翔因为何靖之分手,想来这次不会有人敢伤害自己了吧!结束了,结束了也好,这样自己真的可以放下过去的包袱轻装上路了。不是说好了吗?好不容易上天给了自己重新选择的机会,难道要就这么浪费掉?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种从新开始的机会的!温思嘉,你还难过什么?你现在有你尊敬的父亲,有心疼你的母亲,有关你的亲人,还有一群共患难的朋友,这样不是很好嘛?对,很好!要从新开始。今后,温思嘉的生命中再也不要出现马翔何靖之这两个名字,忘记杨宝珊,忘记从前的伤害……

    此时的温思嘉早就喝的分不清今夕是何夕了,一杯杯高度数的酒下肚,哪里有不醉的。再说温思嘉现在的体还没有怎么接触过烈酒,不醉才怪呢!还以为是经常那个应酬的杨宝珊啊!

    “三哥,怎么想起来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什么,就她自己吗?”

    “那你不知道别给她喝啊!”

    “不知道什么事儿,她最近总是在学校,以为忙学校的事儿呢!”

    “我在S市,飞不过去啊!”

    “别,你可别把她带你公寓,我不放心。”

    “我实话实说,你先看着点儿,别让她出事而喽!我给安瑞打个电话,他这几天在B市准备出国的事儿呢!”

    “好。”

    曹安瑞正在爷爷家参加所谓的家庭聚会,父亲哪一家三口,爷爷,还有他。说实话,真TMD别扭,要不是不想爷爷难受,他早离席了。

    “安瑞,听说你要出国念书?”这是他父亲的现任妻子。不过,曹安瑞并没有回答,连头也没抬一下,继续优雅的切着手下的牛

    “曹安瑞,你的教养呢?”

    “我这个老头子还没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如果不会来吃饭,没人请你来。来了,我也不好撵人,你们好自为之点儿。客人就要有客人的样子。”

    “爸爸,你这是在偏袒他。这么大了还一点礼数都不懂,什么样子?这就是他在加拿大学到的东西?”

    “我想我在加拿大学到了些什么不用你来品评吧!没有参与过我教育的人,没有资格诋毁别人的教育方式。我只对我想说话的人说还,至于让我很讨厌的东西,对不起,我从不会委屈自己。我的教养让我坐下来和你们吃这顿饭,但这是底线了。”

    “你……”男人横眉冷对着他的儿子。

    “哎呀,你们别总是吵来吵去的,本来就是一家人,这是何必呢?安瑞啊,阿姨只是关心一下你,没别的意思。听说你要去牛津读书,一定花了不少钱吧!你看,你妹妹也大了,我们也想着将来送她出国念书的。”言下之意,为爷爷你不能厚此薄彼吧!只送孙子出国读书,孙女儿你就能不管,这可都是曹家的骨。不过,那俩的女儿,真的让人没办法品评。学习成绩就不说了,小小年纪骄纵任,奢侈成,整天挂在嘴边的不是这个奢侈品就是那个奢侈品。而他父亲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人员,就算有灰色收入也不会有多少,老爷子更不会把他的人脉交到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手里。所以,就他们家现在的收入来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这样消费。爷爷也知道,所以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们。但是曹安瑞不可能让爷爷难做。

    “哼,不用说的那么委婉,不就是想要钱吗?这位女士,我想问下,凭什么呢?”

    “你,孙子能出国读书,凭什么孙女儿不能,为爷爷不能厚此薄彼吧!”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曹家还有一个孙女儿的?”

    “爸,你这说的什么话?让安琪听到多不好……”

    “哼,实话实说,没什么不好的。”

    “哈,我们还不稀罕高攀您这位爷爷呢!”曹安琪嚣张的大叫。

    “曹家,没有这样没教养的子孙,请你们出去。”

    “爸……”

    “曹子清,我嫁到你们曹家这么多年了,现在得到是什么?就是你家老爷子对我们母女的横眉冷对?”

    “够了……”曹安瑞拍案而起。“这里不是你们家,吵架回你们家吵去。爷爷体不好,不要在他面前大吼大叫。如果你们还要继续,我不介意让警卫员请你们出去。”

    “曹安瑞,你是这样和你父亲说话的?”

    “抱歉,您除了奉献了一颗精子外,并没有任何贡献。养育我的是爷爷和外公,和您没有一丝关系。还有,那位女士,您嫁的不是曹家,只是曹子清而已,不要给自己扣高帽子。为曹家的下一任继承者,我不希望有人诋毁我们曹家。再有,请你们搞清楚,这里最有钱的是我曹安瑞,可不是你们认为的爷爷。爷爷为国家做了一辈子工作,他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中饱私囊。我现在价2个亿,明白吗?是我,曹安瑞!要钱,好啊,给我要吧!另外,你们不是很关心我出国留学吗?对,我将来会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但让你们失望了,我曹安瑞还不至于花高价去国外镀金边儿,我拿的是一级奖学金。如果您的女儿可以的话,我和爷爷当然高兴。好了,请你们回去吧!”

    “曹安瑞,你……”

    “对不起,我接下电话。”两分钟后,挂断电话,安瑞和老爷子说了句朋友出事儿了,便飞跑了出去。至于曹家的事,就让它滚一边儿去吧!

    安瑞在国内还没有考驾照,他的驾照是加拿大的,所以打车来到了青橙。一进门,清烨的三哥便把他拽到了最靠里的一个位置上,看到了已经趴在桌子上的思嘉。

    “她喝了这么多?”看着桌子上摆的5、6个空瓶子,安瑞向旁边的三哥问道。

    “岂止这么多?前面还喝了几杯高度数的鸡尾酒呢!小祖宗啊,你赶紧的把你们的小公主弄走吧!再在这儿这么喝下去,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谢谢三哥,我这就把她带走。”说着就要抱温思嘉。

    “安瑞,这丫头今天是开车来的。”

    “开车?她还敢开车来?”

    “是啊!不是说还没成年吗?”

    “估计是偷开她哥车出来的,你帮我把车钥匙拿出来,我抱她上车。”

    “行。”

    两人合力把温思嘉弄到车上,坐在副驾驶上,给她绑好安全带,把车上的薄毯该在上。曹安瑞转和三哥道了声谢,转回到了主驾驶,插上钥匙飞快的向自己在市区的公寓开去。看着远处开走的跑车,黑暗中的人影闪离开。

    上了高速,曹安瑞更肆无忌惮的加速,希望早点儿到家,好让思嘉睡的舒服些。一路上醉酒的女孩儿轻声说着什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似乎说着重新开始什么的,安瑞要开车也听不清楚她到底在呢喃些什么。前面就要下高速了,曹安瑞只好把车速慢慢减下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换挡把却不管用,只好猜刹车油门,另曹安瑞想不到的是刹车居然失灵了。这可如何是好,前面就要到闹市区,长龙似的车流就在眼前,这边温思嘉皱着眉头辛苦的把头靠在车窗上。

    “嘉嘉,嘉嘉,快点醒醒……”温思嘉只感觉有人晃自己,头疼裂,真TMD不好受啊!

    “思嘉,温思嘉……”曹安瑞大声喊着温思嘉,希望她能清醒过来。终于,那丫头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模糊的影,努力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曹安瑞。

    “安瑞,我们这是去哪?”

    “思嘉,不要说那么多了。这辆车的刹车失灵了,前面就是闹市区,现在根本就停不下来。”听完曹安瑞的话,温思嘉总算完全酒醒过来。

    “什么,不可能。这是我哥刚买的车,怎么会?”

    “我怀疑有人动了手脚,现在,我尽量避开,看前面的路况吧!你坐好……”看这通对话,还真是佩服这两人都这时候了还能把事全部了解清楚,虽然曹安瑞在加拿大经常参加青年组的赛车比赛,车技自不在话下,如何避重就轻早已像刻在骨子里一样。但,正要像左驶去时,前方突然出现一辆长途高客车,这完全不在曹安瑞的计划里,如果就这么撞上去,那一车的人……他不敢想,温思嘉也看到了前面的车。曹安瑞只好急转弯,虽然那里也是车流……

    “咚……”

    之后医院120救护车,警车,相继开到了现场,温思嘉只感觉有人在向外拽自己的体,虽然疼的让人想死,但她不能……因为她看到了坐在她边的曹安瑞,已经完全昏迷,血顺着他的脸涓涓的往外冒,腿被夹在前面的方向盘下面……而自己的伤势显然是最轻的。

    “小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小姐……”救护人员在努力的叫着温思嘉,希望能得到她的回答。

    “请,请用我的手机,通知我,我爸爸,温,良,涛……”说完话,温思嘉完全昏迷过去。

    而接到电话的温家,像锅上的蚂蚁,全员出动。本来只是打给温良涛,但今天是温家在大宅聚会的子,所以,全部都知道了这件事。

    “这么晚了,怎么院长和主任过来了?”护士甲。

    “听说刚刚车祸送来的两个年轻人份不简单。”护士乙。

    “就是那个腿部挤压变形的男孩儿?哎呀,我看凶多吉少了。”护士丙。

    “谁说不是呢?据说车祸现场那个惨啊!不过,那女孩儿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骨折。”护士乙。

    “富家子弟又能怎么样?生死面前谁管你家庭背景啊!不过听说军总的专家都过来啦!”护士丙。

    “首长,安瑞的腿……估计保不住了……”

    “什么,你说什么?去你娘的……”曹老爷子已经激动地爆粗口了。

    “老曹,我们听听小王怎么说。”温玉山在旁边劝着。

    “唉,腿部完全变形……如果不截止的话,会有生命危险。您做决定吧!”

    曹爷爷像一下老了十岁,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不要,不要……”

    “嘉嘉,嘉嘉……不要吓妈妈啊!”看着上的小人儿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生气,皱着眉头,好像有很可怕的梦境缠绕着她。

    “芸卉,你别那么激动,大夫不是说了已经脱离危险了吗?”

    “怎么,怎么会出车祸呢?”刘芸卉哽咽着。

    “唉,当时是安瑞开的车,不知道怎么会急转弯。交警队那边已经在调查了,别担心了。”

    “安瑞那孩子怎么样了?”

    “还在重症监护区,昨天刚做完手术,腿,腿,没保住。”

    “唉,思嘉知道了,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我怕……”

    “好了……”温良涛正准备继续安慰妻子时,温思嘉醒了。在妈妈叫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行啦,也听到了他们之后的对话。疯了似的就要下,谁知刚下地就趴在地上,腿部完全使不上力。听到响声,那两夫妻吓了一跳,从外间跑了进来(高干公寓式病房,分里外两间)。

    “嘉嘉,嘉嘉,你这是干什么?良涛,快,快……”看着女儿输液的手,血往外冒着,头发已经半湿,作为妈妈,刘芸卉同样疼得要死。

    “不,不,我要去看安瑞……”温思嘉嘶喊着,拽着温良涛的胳膊,像疯了一样……

    “乖,嘉嘉,乖……让护士给你清理干净,爸爸抱你过去。”得到可定的回答,温思嘉才停止挣扎。站在旁边的护士急忙为温思嘉止血,等一切都弄完,温良涛抱起女儿想重症监护区走去。

    走廊里,曹爷爷,爷爷,清烨,元泽,还有艾丽娜,另外还有一些温思嘉不认识的人,或坐着,或站着,每个人脸上挂着焦急,担心的表

    “思嘉,你醒了,怎么过来了?”李元泽看到温叔叔抱着的思嘉,急忙跑上来。温思嘉眼睛直直的盯着房间里插满管子的曹安瑞,没有任何反应。温良涛摇了摇头,抱着女儿来到主任医师的面前,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应该是安瑞那孩子的况吧!

    “嘉嘉,这是安瑞的主治医师,王主人。”

    “王叔叔,我想知道安瑞的况。”果然,温思嘉的视线总算有了焦距。

    “昨天刚做完手术,已经截肢了……”王主任艰难的说出安瑞的况,虽然不忍心看到对面那个女孩儿的痛苦,但……迟早都要知道的。

    “什,什么时候能醒?”

    “48小时内,如果不醒的话……”

    温思嘉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她觉得曹安瑞很残忍,为什么最后要向左打轮,为什么要保全自己,为什么要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躺在血泊里,看着他被截肢,看着他昏迷不醒……你睡过去了,可是,可是我要面对的一切让我很不得死去啊!温思嘉缩在爸爸的怀里,起初只是小声的低泣,之后是大声的哭喊,像不受控制似的不停的哭喊着……温良涛,刘芸卉,还有在场的人怎样都劝不了。最后,还是因为体支撑不了昏迷了过去。

    “小姐,温思嘉已经入院,不过,没想到她命大,已经醒了。不过,据说有一个男孩儿为了他重伤,截肢了,现在还没有醒。”

    “温思嘉现在的况呢?”

    “好像醒了之后,伤心的又晕过去了。”

    “哈哈,报应,你让我何靖之痛苦,我也让你痛苦,这样很好,比让你死更难受吧!”

    “小姐……不知道,该不该说……”

    “废话那么多,说。”

    “温思嘉的份,您应该清楚吧!”

    “什么份都不能让她好过。”

    “现在温家和曹家已经在着手调查车祸的事了,小姐,您还是提早和夫人说清楚把!”

    “知道了。”挂掉电话,何靖之也有些害怕,如果只是温家,也许还说的过去吧!但现在怎么又出现个曹安瑞呢?不论什么人,妈妈一定有办法的,对,妈妈会有办法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