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从未走远

    43

    到达B市后,温思嘉先回了在政府大院的家。走在熟悉的法桐树下,正午的阳光零零散散的洒下来,她的心似乎也像这样满地金灿灿的光影一样偷偷的笑着!有多久没有回家了?似乎从6岁搬走后,就已经没有来过吧!爸爸外调S市,妈妈在G省养病,家已经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含义。不过现在好了,爸爸工作调回来,妈妈也很少出国演出,她马上也要在B市念书,想着未来的生活,温思嘉同学愉快的哼着小曲儿……

    “妈,妈,你家闺女回来了……妈!”温思嘉打开门叽叽喳喳的叫唤着。

    “嘉嘉……”老妈一脸的惊喜。

    “Hello,老妈!surprise……”

    “臭丫头,回来居然不告诉妈妈……你看,外面这大天的。你不说要过段时间吗?”

    “呵呵,给你个惊喜嘛!通知书朱朱帮我收,也吃完散伙儿饭了,太无聊,就回来了呗。再说,爷爷不是6号就要过大寿了嘛!回来陪陪老爷子。我孝顺吧……”

    “油嘴滑舌,快去放东西,洗个澡……”

    “遵命……”

    “这丫头,我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早点儿回来。”

    “哦……”还没说完话,这丫头就跑没影了。刘芸卉笑着摇了摇头,转去给老公打电话。

    “爸,想我没?从你调回B市,咱们可就没见过面了。唉,人家高考这么重要的时刻您这位大领导都没露面儿。”

    “小丫头,我是对你放心,你的成绩我还不清楚A大绝对没问题。”

    “老爸,我要是没考上A大,那您给我走后门儿呗!”

    “嘉嘉,什么话……”温妈妈一个媚眼飞来,电的鬼丫头无力抵抗……

    “开玩笑都不可以吗……妈妈越来越没有幽默感了。”

    “呵呵,行,你考不上,老爸给你走后门儿,只要你不嫌丢脸就好。”

    “哼,我不嫌,我脸皮厚……”

    “好了……你不是最喜欢杨嫂做的三黄鸡?快点堵住你的嘴巴!”

    “遵命!食不言寝不语,是吧……”

    “臭丫头……”

    一家人在嘻嘻哈哈中结束了丰盛的晚餐,之后温爸爸和思嘉沟通了下她报考的大学和专业,感觉比较适合女儿,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好好鼓励了一番。

    “妈妈,最近体还好吗?”母女俩窝在温思嘉的大上,说着悄悄话。

    “好多了,医生说已经调养过来了。”

    “真的,太好了。妈妈再给我生个小弟弟吧!”

    “臭孩子,说什么呢?有你一个就够我心了,还给你生弟弟,妈妈都什么年纪了。”温妈妈刘芸卉白皙的脸上闪现出两片红晕。

    “那怎么了,我带好了,反正我都14了。”

    “越说越不像话了。什么时候去爷爷那儿?”思嘉知道妈妈又在转移话题了。

    “明天就去,给爷爷带了点儿茶叶,保证他老人家喜欢。”

    “呵呵,精灵鬼……嘉嘉……”刘芸卉抚摸女儿的长发,顺便把耳边那屡不听话的发丝缠到而后,言又止。

    “怎么了,妈妈?”

    “妈妈问你,你是不是恋了?”

    “啊?……”思嘉同学下了一跳,妈妈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怎么回答好呢?

    “啊什么,和妈妈说实话。”

    “哦,好像是吧!”思嘉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妈妈的怀里,她知道就算告诉了妈妈,妈妈也不会刻意阻拦自己,也许每位家长都会为自己的女儿担心吧!天使然。

    “是谁?安瑞,还是元泽。”

    “妈妈,您说什么呢!他俩是我的好朋友,您可别瞎说。”

    “不是他们,那还有谁,你这藏的可够深的。”

    思嘉觉得好笑,妈妈现在的格开朗了不少,母女俩相处起来更像姐妹。

    “呵呵,那是!咱地下工作做的好呀!”

    “嘴贫……”

    “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一个朋友,我们原来一起在少年宫学画画。”

    “那个叫马……”

    “马翔。”

    “对,这个孩子怎样?”

    “老妈,哪里有问别人别人男朋友好不好的。”

    “妈妈帮你把把关嘛!”

    “还好啊!”

    “这样啊……”温妈妈看女儿没有要细说的打算,便不再问了。不过心里早就打好主意去查这个男孩儿的况,不能让女儿受到任何伤害。

    “爷爷……”

    “哎呀,小小姐来啦!”

    “董嫂,想我没!”

    “想,想,怎么能不想你呢!”

    “!”

    “回来了?”李若楠慈的拉着孙女儿向花厅走去。

    “恩,越来越年轻了。”

    “嘴贫。”

    “哪有,人家说的是实话嘛!爷爷呢?”

    “去参加茶话会了,他不知道你回来了。你这孩子,也不提前说一声。”

    “想给你们个惊喜嘛!”

    祖孙俩在花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儿,关于温思嘉的志愿,关于二爷爷的体,关于温爸爸的工作,关于大伯家的思碧,还有小姑姑的发布会……

    回来已经5天了,爷爷的寿宴刚举办完,就收到了朱朱打来的电话。意料中的高考成绩,上A大没有问题了。今年S市附中考入A大B大的学生占了全省的60%,把黄校长乐坏了,最高兴的是温思嘉终于为附中摘取了理科状元的桂冠。安瑞他们三个虽然考得没有思嘉好,但也够得上他们报考大学的分数线。所以,四人约好庆祝一番。

    思嘉打车来到全聚德时,看到早已等在那里的清烨,便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早?”

    “没什么事儿就来了呗!”

    “那俩呢?”

    “去给你拿礼物了。”

    “礼物?又不过生送什么礼物。”

    “理科状元难道不值得庆贺。”

    “呵,好啊!白送的我当然要了!”

    “财迷鬼!”

    大概过了一刻钟,那两位帅哥才姗姗来迟。一进门,元泽便拿起手边的凉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哎呀,死了……”

    “思嘉,送你的礼物,祝贺你!”安瑞拿起桌子上那个银色的盒子,递给了温思嘉。

    “谢谢。”

    “打开看看。”思嘉只好当着几人的面,把安瑞送的礼物打开。黑色的丝绸中镶嵌着一块玫瑰金的手表,一圈圈璀璨的钻石调皮的嵌在表壳上……很漂亮的一块儿表,温思嘉瞬间喜欢上了这个礼物。把手腕儿上的那块粉色手表摘了下了,换上了安瑞新送的这块儿,搭配今天的白色丝裙刚刚好。

    “很合适,谢谢安瑞。”看着边女孩儿满足的笑容,他的心也是幸福的。

    “嘉嘉,你看看我的,看看我的。”元泽还是那么跳脱。

    “好!”

    他送的是一条精致的纯手工制作的项链,铂金的链绳上挂着一个火柴造型粉色吊坠。仔细看,会发现吊坠儿上刻着“light  up  my life”的英文单词。这条项链儿很适合思嘉这么大的女孩儿佩戴,既不会显得俗气,更不会让人觉得寒酸。

    这条项链的灵感来自《卖火柴的小女孩儿》,在寒冷的寒冬,可怜的女孩儿用手中的火柴取暖许愿,火柴是她人生最后一刻的幸福,代表着温暖和希望。卖给元泽项链的女孩说,这条项链的含义是:送她一條點亮幸福火柴項鍊,就像送她一個幸福的承諾,讓她不需再用火柴許願!李元泽觉得这样的含义让他觉得很温暖,就像思嘉给他们每个人的感触是一样的。

    “我帮你带上吧!”

    “好……”元泽小心翼翼的把项链挂在女孩儿那纤细白皙的脖颈上。如果仔细看,会发现,此时的李元泽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很漂亮……”

    “今天太幸福了,谢谢你们送的礼物。”

    “我呢,给你准备了件名叫放松的礼物。我哥最近在这儿新开了一家酒吧,环境很好,据说人气旺的,今天我请客,大家这几个月过的简直就是苦行僧的子,趁这机会放松下!这件礼物,不知道你喜欢不!”

    “喜欢,太喜欢了!哦,清烨,我你……”上前就要搂张清烨的脖子。

    “你这丫头,疯了吧……”

    “哈哈哈……”三个人开怀大笑!

    青橙是刚刚开业的一家酒吧,来消费的一般都是一些有玩儿的年轻男女。这里不仅有一位让人欣赏的驻唱歌手,还有一个很给力的DJ。

    四人走进青橙时已是人气爆棚,里面充斥着各色男女。虽然大家玩儿的很high,但可以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上看出,来这里消费的人都很有钱。

    “走吧,我哥给咱们留了VIP卡座。”

    “行啊,有特权了!”

    “那是……”

    坐下后温思嘉四处打量起来,这里的装修很对她的口味,低调中带着奢华。柔和的灯光,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您好,请问几位要点儿什么?”

    “除了思嘉,我们都算大人了吧!那……”

    “喂,清烨,你不许歧视我年龄小,我也要喝酒。”

    “小丫头,还喝酒呢……不行……要是让阿姨知道了,非把我杀了不可。”

    “我不嘛,下不为例好不好……”温思嘉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撒

    “清烨,就给她点杯浓度低的鸡尾酒吧!否则,今晚咱们谁也别想好过。”安瑞对温思嘉的脾还是很了解的,这丫头自己不好过,别人都别想好过。

    “好吧!”

    “来,为我们的未来干杯……”

    “干杯……”四人兴奋的举着杯子喝酒。

    这是他们第一次明目张胆的来酒吧,也是他们第一次全体饮酒,哪里能不兴奋,就像解的囚犯。终于结束变态的高三,马上迎接梦想中的大学。不过想到大学,几人的心里都有些发苦。大学那意味着分离,安瑞8月份就要飞往英国办理牛津大学的入学手续,元泽报考的是一所著名的军校,远在南方。清烨和思嘉还好点儿,大学都在B市,两人以后见面的机会比较多。为了责任和的梦想,他们愿意选择暂时的分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要彼此的心里有这些在意的朋友,那么他们的距离依旧没有改变。

    “我们今天不是说要开心吗?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好不好!帅哥们,谢谢你们送我的礼物。我呢,也要送你们一份礼物……”说着,温思嘉起来到酒吧中央的舞台上,低声和边的键盘手说了什么,便拿起旁边的吉他,坐到了话筒后的高腿椅上。

    相册里那个傻笑的姑娘

    脸颊上有青在飞扬

    旧了的记忆已开始泛黄

    闭上眼时间流浪

    二教楼门口的那片草场

    我们曾经懵懂的展望

    宿舍里夜聊的闹开场

    没有你今后我怎么办

    那一年的我那么的倔强

    有你陪我并不孤单

    这一刻的我已变得坚强

    我知道你一直 陪着我

    就像我从未曾走远

    那天将手搭上你的肩膀

    道别的话却停在心上

    那一天的路走了有多长

    挥着手却无法离开

    二教楼门口的那片草场

    听说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傻笑的姑娘听说已端庄

    闭上眼最初你的脸庞

    那一年的我那么的倔强

    有你陪我并不孤单

    这一刻的我已变得坚强

    我知道你一直 陪着我

    就像我从未曾走远

    DI DA...

    记忆已模糊了我

    你就是那个我

    温思嘉低沉微哑的声音,唱出这首歌的美好。也许含着感唱的歌比较打动人吧!原本闹嘈杂的酒吧逐渐安静下来,大家仿佛陷入那片青葱岁月,那时的故事、那时的校园、那时的男孩儿和女孩儿……

    “这首歌献给我最好的朋友安瑞、元泽、清烨,谢谢你们陪我一起长大,不论未来的距离有多远,我们从未走远……”

    多年后,他们仍旧记得这份礼物。那时他们边早已有了妻子有了儿女,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儿从未抹去,那样的女孩儿谁又能忘记呢!

    温思嘉从舞台上下来时,酒吧又恢复了平时的闹。虽然有些人时不时的瞟向她的脸,不过对于经常被关注的温思嘉来说没有丝毫影响。

    “嘉嘉……”

    “马翔?”

    “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了,你的事都处理完了?”

    “恩,是啊!今天领到通知书了,所以和我的朋友一起出来庆祝一下。我给你介绍,这是安瑞,那是元泽,这个是清烨。”

    “你们好。”那仨人点了点头,并不切。

    “这是我男朋友马翔。”

    “靠,温思嘉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元泽首先绷不住喊了出来,安瑞和清烨虽然也很诧异,但都没说什么。

    “呵呵,秘密!”

    “那就一起坐吧!”清烨开口道。

    “不了,我也是和朋友出来的,嘉嘉要不要过去玩?”

    “不用了,你们玩儿吧!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马翔轻轻上前拉住思嘉的手,非常不舍。但想到后面等着自己的朋友,也不好再说什么。在思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走开了。

    “温思嘉,你好好交代,别想瞒我们。”

    “没有了,他是我小学就认识的啊!你们好像还见过吧!只是后面回B市经常见面联系,所以……哎呀!就那会回事儿。”看着温思嘉不好意思的拿起饮料,几人也便不再为难她。但对于刚才那个跟小白脸儿似的男生,他们都很不喜欢。

    太娘们,能保护得了思嘉?这是李元泽的想法!

    幼稚,一看就没什么主见,配不上思嘉!这是张清烨的想法!

    长得还可以,虽然比不上自己。不过眼神飘忽,不够坚定。长不了!这是安瑞的想法。如果让温思嘉知道他们此时的想法,非气得吐血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