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前奏

    39

    “黄校长,我们要求学校马上给我们兰家一个交代。(八 度吧 WWw.8Du8.Com)”

    “好的,好的,兰夫人您请先坐啊!我了解了解况……”

    “了解什么况?现在的况就是我们家贝贝被温思嘉打了,你看着办吧!”黄启发真想现在就晕倒,装失忆。温思嘉是今年附中的希望啊,还等着这孩子拿省状元回来呢!可,这闹得哪一出啊!兰家在S市谁不知道,温思嘉怎么会惹上兰家的小姑呢?

    自从温思嘉升入高中后,就换了班主任和校长。附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分别由两个校长管理,虽然林校长知道温思嘉的况,但是黄启发不知道啊!他只知道温思嘉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尖子生,但是兰家可不是吃素的。这可怎么办?弄不好这乌纱帽要丢的呀!不管了,先把温思嘉叫进来再说。

    “王老师,把你们班的温思嘉叫到校长室来……恩,你只管叫……呵呵,兰夫人,您等等啊!”

    兰逸凡一听到温思嘉的名字,便觉得不对劲儿!

    “贝贝,你说打你的同学是温思嘉?”

    “对啊,哥,怎么了?你不会也被温思嘉迷住了吧!那也不能让你妹妹被人打啊……”

    “行了,别那么大声,像什么样子,一点世家小姐的样子都没有。”

    “哼……我管她是谁,打了我就得付出代价……”

    唉,兰逸凡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温思嘉的背景到底是什么,但和李元泽在一起的孩子绝对不简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母亲别太过分就好……

    “黄校长,您找我?”

    “哦,温思嘉啊!今天中午的事儿,你看……”

    “看什么?就是这个丫头打了我们贝贝吗?”说着便上来想扇温思嘉一巴掌,可温思嘉是谁,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一个快闪蹭到了兰夫人的后。

    “兰夫人,请你自重。”

    “你个死丫头,还敢躲!我让你躲……啊……”

    “妈……”

    “母亲……”

    “我再说一遍,请你自重。”

    “温思嘉同学,有事好好说啊,有事好好说。”

    “黄校长,您看到了,我还没有开口。这位夫人就上来要打我,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温思嘉同学,请你向我母亲道歉。”兰逸凡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位同学,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没有任何理由像她道歉。”

    “温思嘉同学,敢在S市和我们兰家叫板的你是第一个。”

    “是吗?很荣幸,我能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你说谁是螃蟹……”兰贝贝气得直跳脚。

    “黄校长,请问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上课了。”

    “这……这……”黄启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本来想让温思嘉过来了给道个歉说点软话儿,自己在中间调和一下,这事儿就过去了,没想到温思嘉这孩子脾气真大啊!

    “想走?没那么容易!”

    “怎么?你们还有权利私自扣押?”

    “别说,我们兰家还真有这个权利。”

    “呵,好笑。谁给你们的权利?”

    “知道这里的副市长是谁吗?是我爸爸。温思嘉,你今天打了我,还打了我妈妈,你就想这么算了?没门儿!”

    “是吗?那只能报警了!”

    “好啊,你报啊!看谁怕谁……”

    “哎呀,大家要息事宁人啊……”

    “放,我们家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温思嘉同学,请你考虑清楚、”

    “这位同学怎么称呼?”

    “兰逸凡。”

    “哦,兰逸凡同学,你们如果再干涉我的人自由,我肯定会报警的。”

    “好啊,那你报警吧!我倒要看看,警察是怎么办案的。”兰夫人终于从尴尬中抬起头来。

    “恩,麻烦黄校长打个电话吧!”

    “这……”没办法,黄启发只能往派出所打了电话。

    不出十分钟,伴随着警车的鸣笛,警察火速赶了过来……

    “思嘉,怎么回事?”

    “元泽,安瑞,清烨,你们不用着急,是我让报的警。既然学校不能解决这件事请,那就让警察来解决好了。”

    “用给伯父打个电话吗?”

    “不用了,爸爸去外地考察了。我自己解决就好。”

    “可是,算了,我给我叔叔去个电话吧!”

    “元泽,不用麻烦叔叔了,他最近有任务,我知道的。”

    “思嘉……”

    “没问题……”

    “这里是怎么回事?哎呀,兰夫人,兰少爷,你们怎么在这?”

    “哼,怎么在这儿?你是怎么做事的?在你的管辖内居然出现学生殴打现象。”

    “哎呀,怎么会呢?我们这里一向……”

    “行了,把这个学生带走吧!她出手伤人,我女儿和我都被她打了,好好带回去问问。”

    “是是是……带走……”

    “你是哪来的警察?居然不问原因,随便抓人?”

    “哎呦,我肖左办事儿,还没人干指手画脚呢。你是不是也想进去住几天?”

    “你……”元泽气得青筋暴起……直想动手把那个警察给撕碎。

    “肖警官,是吗?”

    “是我,怎么了?有事儿回派出所里说。”肖左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儿,根本不相信是这个纤瘦的美丽女子动手打了人,但是,没办法,谁让你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呢?

    “请问你有拘捕证吗?”

    “什么拘捕证,我肖左捉人从来不要那玩意儿。”

    “那恕难从命了,我还要回去上课,请你把拘捕证带来,再找我吧!”

    “你敢,给拷起来,带走。”

    肖左带来的两个警察就要上前抓温思嘉,不过,他们哪里会是温思嘉的对手。温思嘉一个大闪侧,接着就是一个枕手直冲,再一个.字拳砍颈掌,两个小片儿警早已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所有人,除了曹安瑞他们之外,都被吓了一激灵。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女孩还有一手漂亮的功夫。但是,既然说要抓了,不抓这脸可往哪搁啊!

    “你在做什么?袭警吗?你知道这是多严重的罪吗?”

    “温思嘉,我劝你不要再和警察过不去,说不定最后真要吃牢饭的?”

    “是吗,兰逸凡,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让我温思嘉吃牢饭的。呵,在S市生活了7、8年,还没见着你们这样的以权谋私,目无法纪的人。黄校长,我能借您电话一用吗?”

    “行,行,思嘉啊。老师劝你赶紧把爸爸妈妈叫来,好不好,你还小,不能依着子乱来。”温思嘉当然知道校长的好意,但是,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喂,二爷爷,我是温思嘉……恩……有点事儿,对。我要请律师,恩,让杨易峰过来吧!不用……好,再见。”

    打完电话,温思嘉看了兰逸凡一眼,知道他开始犹豫了。那又如何,你们这样欺负人,想善了也不可能了。

    兰逸凡和兰夫人听到杨易峰这个名字时都吓了一跳。杨易峰是S市有名的铁嘴律师,能请到他的人,要么极有份,要么极有钱。面前这个小姑娘是什么人?居然能请到杨易峰。

    肖左心里也开始打鼓了,还以为是个平平常常的小丫头,吓唬吓唬了事,没想到,不仅有一厉害的功夫,还有不简单的背景。这可怎么办呢?

    “思嘉,我们坐下来等吧!杨叔叔一会儿就来。”

    “恩,好。校长,既然我没办法上课,总不能老站着吧!我们可以坐会儿吗?”

    “坐坐,都站着干嘛?来,思嘉,元泽,坐这儿。”

    哐当……不知道谁把校长室的门给踹开了。

    “谁啊,谁欺负我孙女了?”

    本来要发火的兰夫人,一看走进来的人,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二爷爷,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让易峰哥来的吗?”

    “那小子磨磨唧唧的,在后面呢,马上就到。怎么回事儿,宝贝孙女儿,你没受伤吧!哎呀,这要是让你知道了,我可不就成罪人了。”

    “二爷爷,我没事儿。这不是正处理呢吗?他们处理不了,所以才让易峰哥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

    李元泽把事的始末和杨老先生说了一遍,气得老爷子当场就火了。

    “你们几个王八羔子,竟然这么欺负我们家的小公主?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居然敢这样欺负她!还说我们思嘉偷你们的项链,老子妹妹有多少首饰,你们连见过都没见过。那都是给我们思嘉留的,这孩子在这里从来不招摇,不惹事,安安静静的上学生活,你们居然敢往她头上泼脏水?”温思嘉其实是想拦住二爷爷说的话的,但是事到了这一步,再瞒也没什么意思了。如果再换一个人,被兰贝贝这么欺负了,那岂不是死了也没人过问?兰家最近几年太招摇了,是因为兰景蕊嫁入徐家吗?以为多了徐家这个靠山就可以呼风唤雨,横行霸道了吗?这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封建社会。

    “爷爷,怎么回事?发这么大的火儿。”

    “怎么回事儿,你妹妹被人欺负了,你这个哥哥都不知道?还要孩子打电话?你怎么回事儿?”杨易峰摸了摸鼻子,这话说得,丫头好好上学,不惹是非,自己总不能一天24小时监视着吧!其实,杨易峰不知道,玉茗可不就是派了手下一天24小时随保护温思嘉,只不过这几天玉离去B市安排思嘉他们出国读书的事了,否则哪里需要思嘉出手。

    “是是是,爷爷我错了,是我对妹妹关心不够。”说着眼神直盯着温思嘉,要她开口给自己解围。唉,自家老爷子的脾气说一不二,再解释也没用。当然,排除这个漂亮的小表妹。

    “二爷爷,您看我不是没事吗?而且易峰哥前两天刚来看过我,我都嫌他啰嗦了。您要是说他不关心我,那可真是冤枉他了。”

    “行了,易峰你解决解决现在这件事儿吧!”

    杨易峰看了一眼李元泽,那小子也不搭理自己,丫的跟他姐姐一个德行。只好把目光投向张清烨。之后清烨把事原原本本和杨易峰交代了一番。

    以杨易峰的聪明早知道这兰贝贝就是没事儿挑衅,如果只是孩子之间的拌嘴吵架也就算了,没想到兰家大人都干涉小儿之间的矛盾,而且明显是要为自己女儿出这口气,还叫上了刚回国的儿子。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的表妹,换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学生,那岂不是冤死也没人管?杨易峰虽然处上流社会,但是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滥用特权的人。

    “思嘉,哥哥想知道你要怎么解决……”

    “哎呀,杨老爷子、杨律师,您看这不是自家人打自家人脸吗?我们不知道思嘉是您家的孩子啊!贝贝平时被我们惯坏了,做事没个轻重,让你们见笑了。贝贝,还不给思嘉赔礼道歉!”兰夫人最先清醒过来,先不说兰家不想和杨家做对,更别说自己这边还不占理。如果温思嘉是杨家人的话,今天这事儿必须让自己女儿委屈了。早知道,自己这个大人瞎掺和什么啊!这杨家人还把孙女捂得严实。

    “凭什么,她打了我,我还要给她道歉?我不。”

    “你……”

    “贝贝,快点道歉。”

    “哥哥,怎么你也……”

    “不用了……”这时候大家把视线集中在那个一直坐在温思嘉旁边的男孩儿上。曹安瑞是在加拿大长大的,因为要管理外公交给他的产业,从小接受的是精英教育。同时对于法律这块儿比较感兴趣,所以,早在上初中时便特聘了一名金牌律师给他授课。今天这事儿要搁国外,早就够对方喝好几壶了。但这是在国内,思嘉说这里不仅要**律,更要讲人和人脉。他不管什么人人脉的,也不管什么兰家何家的,只要是伤害了思嘉的人必须受到惩罚。

    “这孩子是?”杨老爷子看着温思嘉发问道。

    “我是思嘉的朋友曹安瑞,杨爷爷,您好!”

    “是曹家的孩子?”

    “是,我经常听爷爷说起您。”

    “说我?肯定没什么好话,你从外公那回来了?”

    “是的,前天刚到。”

    “恩,好。放学后跟思嘉他们去爷爷家吃饭去,让你们给做好吃的。”

    “叨扰了。”

    “曹安瑞,我就是不道歉,你和温思嘉能把我怎么样?”

    “呵,真是胡搅蛮缠。你们听下这个吧!”说着,曹安瑞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型随听。由于经常听歌打发无聊的时间,所以他一直随装着这个玩意儿,没想到今天还能派上用场。聪明机智的曹安瑞早在那个兰贝贝侮辱思嘉时就开始录音,一直到兰家大人找到校长室,之后警察的土匪行为,一字不差的放给当场人听。

    听完这段录音后,在场的人脸色各一。其中,杨家俩和兰家俩脸色潮红,杨老爷子和杨易峰是气的,而兰家母子是尴尬的。至于那几个小警察早吓得坐在地上了。

    “呵呵,不知道兰夫人还要说些什么?这事儿,我们杨家和温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欺人太甚。”说完杨易峰便扶起老爷子走了。

    “黄校长,我们先回去上课了。”说完,温思嘉和安瑞他们也相继离开了校长室。

    剩下的人也都作鸟兽散,赶紧回去想对策了。

    “老林啊,你差点儿害死我啊!”

    “老黄,你吃错药了吧!我害你什么了?”

    “你居然不把温思嘉的来历告诉我!”

    “哎呀,我当什么事儿呢!那孩子从来不愿意张扬,所以,我也就没有特意给你说。怎么了?”

    “哎呀,你听我说,今天……”

    “什么?老黄啊,幸亏你知道明哲保,要不然你肯定……唉,你知道温思嘉的爸爸是谁吗?”

    “是谁啊!”

    “温良涛。”

    “温市长?那个B市借调来的市长?他不是温家的……”

    “对,就是他,那是思嘉的真实份。”

    “哎呀,天哪,老天保佑啊,今天可差点儿死了……”

    “事怎么样了?解决了吗?”

    “解决什么啊!杨家直接甩了句不会善罢甘休,就走了。”

    “看来,这S市又要有变故喽!”

    “变吧变吧,不变哪来的发展!”

    

    

  • 作者有话要说:飘过……
  • (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