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袁媚淑的请求

    35 袁媚淑的请求

    “啊,妈妈!抱抱!”

    “哎呀多大的孩子了,也不知道害羞!”

    “讨厌了,不论多大还不都是你的女儿!”

    刘芸卉刮了下女儿的鼻子,看着眼前半年没见的女儿,心里酸酸甜甜的。(8 度吧 手机站 WaP.8du8.CoM)女儿发育的比一般的孩子要早很多,也许是练功的原因吧!这孩子现在大概有1米5几,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处,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母亲都是这样,总是觉得自己孩子瘦,刘芸卉此时就觉得丫头太瘦,不知道是瓜子脸的原因,还是瘦的过,下巴尖尖,一点儿婴儿肥都没有了。好看是好看,可也不能不健康啊!不行,回去得给她好好补补。温思嘉如果知道妈妈是这么想的,肯定会殴死。这可是她刚刚减肥过的成绩,减肥不能不吃饭,她也知道自己正在长体的时候,但总是的样子,作为一个拥有30几岁灵魂的女人,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所以呢她加大了自己的体能训练,每天早晨跑步3公里,晚上咏3个小时,虽然饭量在急剧增加,但材反而越来越纤瘦,个子也长高不少。现在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外型上已经倾向于一个美丽的花季少女了。嘿嘿,哪个少女不美!

    “妈妈,上车。”

    “思嘉,你的车?”

    “当然不是喽!是老爸派来的车,专门迎接尊贵的夫人您的!哈哈!”

    “嘴贫!你爸知道我来了?”

    “是啊!我参加小提琴比赛的事总不能瞒着老爸嘛,所以把你来的事也说了。老爸现在在玛利亚大酒店等我们呢!啊,今天可以好好宰老爸一顿了,妈妈,你记得多吃点哦!”

    “坏丫头……”

    汽车行驶至玛利亚酒店时,温良涛正站在门口迎接他们,虽然,感觉很诡异,但是这次的聚会是他们一家三口这两年中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对于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

    “哎呀,温市长,您好您好,怎么在门外?走走,咱们一起进去。”

    “你好,袁先生。我正在等人,不麻烦了,你先请。”对于这个仅见过一次的面的局长温良涛没有任何印象,也只是表面客气客气罢了。袁问天想要再近乎时,一辆轿车停驶至门前,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人,还要这位市长亲自上前迎接,难道是来了什么大领导。不对啊,大领导不可能只是温良涛一个人迎接啊!

    “爸,我们进去吧,你还站在这干嘛!妈妈,和媚淑都在里面呢!”袁伊人拽着父亲就要往酒店走。袁问天慢慢悠悠踱着步,想看看是什么人需要温良涛迎接的。

    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位气质高雅的少妇,一得体的紫色裙,长发一丝不苟的盘在头上,钻石耳钉璀璨发光,全散发着优雅温柔的光环。温良涛上前牵起女人的手,温柔的亲吻着女人的额头,女人也微笑的低声对温良涛说着什么。正当袁问天和袁伊人被眼前这美好温馨的一幕感染时,从右面的车门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女孩大概有一米六,长发披散在后面,黑亮而柔顺,一紫色的耐克运动装,背着一个同款的运动包,随意而又充满活力。再看到这孩子的长相时,袁问天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女孩肤色白皙,五官深刻,一双大大的眼睛透着灵气,鼻子高而小巧,嘴巴玲珑可,一对酒窝调皮的挂在两边。这样的样貌,再过个几年岂止是倾国倾城来形容的了的!袁伊人当然也看到了温思嘉,这丫头好像比上次见面时更漂亮了,而且个子也长高不少,没想到还有来头。袁伊人越看越恨,更没想到父亲还非要上前凑闹,无聊!

    “温市长,这两位是……”

    “哦,这是内子和女儿。”

    “哦,原来是另夫人和千金,幸会幸会。”

    “您好!”

    “叔叔好。”

    “袁局长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先进去了。”

    “请请请……”温良涛左手挎着妻子,右手拉着女儿,一家三口走进了酒店。

    “爸爸,真不明白,不就是刚上任的市长吗?你干嘛脸贴人家冷股。”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走吧!”

    袁伊人听到父亲这样对自己说话,非常气闷。,不就是市长千金吗?有什么了不起,还装作不认识,谁稀罕认识你似的。在S市可不是你是市长你就厉害的,这里讲的是势力。蓝家虽然只有一个副市长,但蓝家在S市历经三代经营,势力范围早已不是一个外来市长就能超越的。只要能嫁给兰逸凡,别说你是市长千金就是你是市长,我也不怕你。

    “老爸,别老看我妈了,赶紧点菜吧!都几点了,我妈肯定饿坏了,飞机上的东西又吃不饱。”

    “对对,芸芸,你想吃什么,赶紧点。”

    “老爸,我妈吃什么你这个哥哥还不知道啊,您赶紧点吧!只要是你点的我老妈肯定吃。”

    “嘉嘉,妈妈怎么感觉半年没见,你怎么越来越油腔滑调了?”

    “呵呵,妈妈。人家是开心的嘛!要是在外人面前,我可不这样,好不好。”

    “对对,我可以作证,咱们思嘉在外面可是一个温柔的小淑女。”

    “哈哈,看吧!老妈,你老公可以为我作证哦!”

    “好了,我看你是不饿。良涛,赶紧点菜吧!堵住温思嘉这张嘴,看她还油嘴滑舌。”

    这一家三口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这么好好的聚在一起过了,从温思嘉上山学武开始,一直到回来经历了张儿的谋,家庭的动,父母的冷处理,这个家就再也没有正常过。现在,因为女儿的比赛,两个人才渐渐开始交流,感开始回温。最开心的就是温思嘉,她希望自己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上一世作为杨宝珊,从小没有了父亲,母亲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带大,从来不知道,一个正常家庭里的父母是如何相处的,爸爸妈妈是如何教导女儿的,这一直是她的没有实现的梦。没想到再次投胎,上天给了她机会,温思嘉也正是在父母恩,家庭幸福的环境下长大。但是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让她难过,让她时刻反省,自己是不是得到的太多了,所以上天想收走父母的,可是她宁愿自己不是他们的女儿,也不愿意看到他们彼此伤害对方。青梅竹马的感,怎能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而受影响呢!如今,看到父母还能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为最近发生的事争论不休,为彼此取得的成绩开心不已……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为了这个家庭永远幸福下去,温思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老爸、老妈,你们继续吃哦,我下午约了同学要去看一场歌剧表演,给自己点儿灵感,晚上我回自己那练习,你们就不用管我了。”

    “嘉嘉,你不回家吗?”

    “最近不回了,太忙。而且,家里没装隔音室,我练琴不方便。就这样,有事给我打电话。”

    啵……

    啵……

    在爸妈脸上各亲了一口,才转离开包间。夫妻两人知道孩子是想给他们留下独处的时间,再加上这孩子最近确实会比较忙,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更心疼孩子。这孩子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懂事,有时候本来应该大人来解决的,反而需要女儿去解决。开心的同时,也觉得对不起孩子。

    “温思嘉……”

    “袁媚淑?你好。”没想到袁媚淑会在这里吃饭,更没想到她会叫住自己,想来应该有什么事吧!

    “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她比较意外,不知道这个总是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女孩跟她会有什么要谈的,他们之间除了同学关系之外,并没有任何交集。

    “这样啊!好吧,如果是比较重要的事的话,就去我家吧!”

    “方便吗?不会打扰你家大人吧!”袁媚淑从袁伊人处得知温思嘉的份,所以不想随便去人家里打扰。

    “恩,没关系。是我自己的房子,父母不住那。走!”

    两人打车来到温思嘉的在师大的小窝。袁媚淑对温思嘉这个女孩很好奇,她一点也不像**。如果不是袁伊人正巧碰到她和她的父母出来吃饭,也许大家都不会知道这个美丽聪明的女孩是一位市长千金。袁伊人是典型的**,任骄傲的同时喜欢利用手里的特权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属于别人的东西。再说自己,在不知道自己不是袁问天的孩子前,不也是骄傲自命不凡吗?虽然不会像袁伊人,随便利用权力伤害别人,但也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兰逸凡,那个蓝家的孩子,温柔帅气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什么样的心,想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虽然嘴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但眼里闪烁的是冷漠。而温思嘉一点也不一样,她笑,是真正的笑,不虚伪做作,一视同仁,不论你是学习好还是不好,局长家的还是主任家的……总是,在你需要帮助时给出最得体的回答。如果说她软弱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袁媚淑曾经亲眼见过对温思嘉动手动脚的那几个痞子的下场,她会功夫,哪怕对方是5个1米8的初中生,还是轻而易举的被她打得爬不起来。这样的女孩儿总是能得到更多的喜,不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市长,只是因为这个女孩儿是温思嘉。像她边的宇文、朱晓云、闫晴天,更别提张清烨和李元泽了,他们都是真心喜欢这个美丽的女孩儿。

    置于这个温馨的小窝后,袁媚淑更加庆幸自己能够走出为自己圈画的牢笼。面前这个女孩儿有一颗真诚温暖的心,想来自己的谈话内容应该换一个角度吧!

    “媚淑,坐吧!你想喝什么,我来帮你弄,我家阿姨回我爸妈那里帮忙了,今天就我自己一个。”

    “随便,什么都行。”

    “这样啊!那我给你泡杯绿茶吧!现在天气比较干燥,你刚吃完饭,绿茶更合适哦!”

    走到平时摆放茶具的茶几前,温思嘉开始有条不紊的泡起绿茶。

    “不知道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呢?”

    “呵呵,还有很多!比如你会跳芭蕾,而我不会喽!

    “不用安慰我了,我也就会那两下子。和你的小提琴比起来简直是班门弄斧。”

    “两种不同的东西怎么会有可比,你很棒,别妄自菲薄。”

    “是吗?你是第一个真诚夸奖我的人。”说着,袁媚淑的眼神黯淡下去。

    “别这么不开心,世界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只要还有一点是值得开心的,那我们就应该开心下去,对吗?来,尝尝我的手艺。”

    “恩,好香!”

    “呵呵,你今天有口福了,这是我师父前两天刚寄回来的,他自己亲在采摘制作的,上等的绿茶。”

    “看来我真是走运呢!”

    “洁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聊因理郡馀,率尔植荒园。喜随众草长,得与幽人言。”

    “是韦应物的《喜园中茶生》。”

    “恩,前段时间,饮茶时总会想到这首诗,但现在却会想到另外一首。人呢,总是随着自己所经历的事成长,开心的,不开心的,烦闷的,舒畅的。”

    “思嘉,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把你当成不到10岁的女孩儿,你总是带给我这样或那样的惊喜和挑战,讨厌你又不自觉的喜欢你,很矛盾!

    “呵呵!媚淑,谢谢你的直言。

    “不,我没有恶意。”

    “我知道!”

    “今天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

    “哦?据说你父亲是S市工商总局的局长,会有什么事是需要我帮助的呢?”

    “其实,想我们这样的家庭,哪里会表里如一呢!我不知道你家的况,但是我周围的这些人,大都是穿着伪善的外衣,行着苟且的龌龊事。唉,这些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能看出来你父母的感很好,你很幸福。”

    “媚淑,就像你说的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华丽的外表而已。有很多事,人们往往都死在路上,其实真正等到结果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我父母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他们就算没有了,还有从小一起的回忆,还有无比深厚的亲。但是哪段感能够顺顺利利,平平顺顺的发展到最后呢?就像有些人,他会感觉生活太平淡,想要负有挑战的生活,但真正在他前方设置了障碍时,他也许想的是我的人生为什么这么困苦艰难,我不求大富大贵,哪怕平平淡淡也好啊!你看,说想接受挑战的是他,说想平平淡淡的还是他,不同的只是当时的经历和心感悟。不论什么事,等到最后,你才能说谁胜谁负。”

    “听你说的这些,我突然想开了很多事。大家看到的袁媚淑是一只高傲、冷厉的孔雀,其实,真正的我是一只自卑的刺猬而已。思嘉,我看到你反应这么大,不是我多讨厌你,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方式让你记住我,也许这种方式很变态,但……我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了。在我家,只要是袁伊人要的,我从来只能避开,她要上一中,我就只能选择附中,她要学小提琴,我只能学芭蕾……从小就是这样,我以为我做的不够好,所以,总是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可是,越是做得好,就越受到冷嘲讽。我不明白,一直不明白,直到小升初选择学校时和父亲争吵起来,之后偷听到他和母亲的谈话。我终于明白了原音,那就是……我不是他们的女儿,我是父亲弟弟的女儿,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才来请求你帮我查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我很过分,但是我真的没办法了!”说完,袁媚淑低头擦拭着眼泪,这个骄傲的孩子肯定不善于在人前表现自己的脆弱吧!

    “媚淑,你把我这儿当侦探社了?呵呵,你怎么就肯定我能帮到你呢?”

    “和你同学这么久了,早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一个7、8岁的孩子可以直接来附中重点班读初一吗?而且,如果你普通的话,张清烨和李元泽怎么会把你当做死党朋友?我见过你打跑那些流氓,你那手漂亮的功夫让我眼花缭乱。得到证实,是因为今天袁伊人知道了你的真实份而恶意诋毁。所以,你肯定能帮我。”

    “恩,分析的很对,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我凭什么帮你?就因为我有这个能力吗?我可不想多管闲事,要知道哪个大家族没点事儿的?”

    “说实话,本来我想把正华40%的股份给你的,但是来到你家后,我不敢把这个当做什么筹码了。你这房子虽然小,但是每件家具都是珍品,想来你也不缺钱。可是,我愿意真心跟随你左右,朋友也好,随从也罢,我再不济还是对自己的未来有把握的。而且,在我眼里温思嘉是一个以诚待人,善良温柔的女子。”

    “呵呵,行了,你可别给我带什么高帽子,我可是很见钱眼开的呢!不过,我不明白,就算你知道了自己的世,凭什么就能保证给我40%的正华股份?”

    “因为,当时我听到他们说,如果不是叔叔死了,我父亲不可能做到现在的位置,母亲不可能成为正华的总经理。所以,我敢肯定,家里的一切都是叔叔的。”

    “呵呵,你家这事儿还真是复杂呢!想来也不会很好查,为了你这个小跟班儿,我帮你办了。”

    “真的吗?”

    “恩,我还骗你玩儿!媚淑,不要一直想这些烦心事了,想点开心的!如果不想在袁家呆着了,可以搬来我这里,这几天我会经常回家里住,这也没什么人。”

    “不,我不能打草惊蛇,等查到真实况我自然会搬出这个狼窝。”

    说完这件事,袁媚淑没有过多停留便离开了。温思嘉一直在想袁家的这件事,虽然媚淑只是说了简单的几句话,但是她知道这件事绝对很复杂,且处处透着谋。而袁媚淑,这个一直把自己当做对手的女孩儿为什么会突然来找自己帮忙呢?不过既然答应了,肯定会替她解决,当然,正华40%的股份也算是附属的礼物吧!对袁媚淑的印象并不差,每个大家庭出来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保护色,袁媚淑的保护色就是傲慢好胜心强。但是,她也为这些付出了努力,对于她的能力温思嘉还是很肯定的。思嘉将来要做的事会很多,不论自己再怎样学习,也会□乏术。所以,就必须有自己最忠诚的伙伴,这个袁媚淑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有手段,聪明而且善于利用周边的人,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儿心地善良,懂得区分善恶。对于该狠的对手绝不手软,对于其他的事虽然也嘴硬说些难听的话,但是绝对不会做过分的事儿。

    “离,回S市了吗?”

    “我明天下午的飞机。”

    “好的,有些事要你处理,辛苦喽!”

    “好的,那后天上午我去找您。”

    “恩,一路小心。

    (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