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马翔的到来

    20

    麦地

    别人看见你

    觉得你温暖,美丽

    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

    被你灼伤

    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

    麦地

    神秘的质问者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海子《答复》

    温思嘉放学去了小姑姑温良玉家,因为小姑姑是有名的服装设计师,虽然是服装,但是设计师对于设计的灵敏度是不分界限的,而且,这只是设计几个小小的板报嘛,肯定难不倒小姑姑的。(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到小姑姑家时,吴飞齐还没有回来,姑夫出差去了法国,只有小姑姑一个人在家宅着。因为她刚刚结束冬季服装周的发布会,在家休息,本来说要去意大利的,不过吴飞齐马上就要放寒假了,所以也没去成。

    “思嘉,怎么想起来姑姑家了!好长时间不见,我们家小公主又漂亮啦!”

    “姑姑,我刚入学,哪能随时来看您?您要是这么想我的话,我翘课来看您吧!”

    “温思嘉,你不要把自己想翘课的贼心安到我上啊!要是老太太知道是我鼓励你翘课。那我还敢回家吗?你这是陷害我啊!”

    “哈哈,所以啊,姑姑,你得贿赂贿赂我才对!”

    “等你小姑夫从法国回来好了,我让他给你带回来好多衣服。怎么样,姑姑够意思吧!”

    “谢谢姑姑喽。我这次来时有事求姑姑帮忙的。”

    “什么事还能难倒我们思嘉?说吧!”

    温思嘉把事的原委给温良玉说了一遍,不过,温良玉在一边很不厚道哈哈大笑。

    “哈哈,思嘉,你怎么到哪里都惹点麻烦啊!姑姑真是希望天天看到你破功呢!要不然别人肯定以为我们温家教出来的孩子怎么这么早熟啊!”

    “姑姑,你这是在笑话我喽!看来,您还真是关心我呢!居然盼着我天天被人家欺负!不过我澄清哦,我可没招惹是非,是是非老缠着我。”

    “好了,小姑姑逗你一下嘛!这么简单的事,你居然要动用你姑姑我这种国际型的设计师?你这才是笑话你姑姑呢!你等吴飞齐回来吧,他在这方面还是可以的,不就是10种不同的板报吗?肯定没问题!”

    “我哥呢?怎么现在还不回来?”

    “他现在正忙着补课呢!你小姑夫给他下最后通牒了,这次考试成绩如果还是在最末,就不用上了,直接去部队吧!”

    “哈哈,我哥最讨厌听到部队了,如果真送进去他肯定会疯了的!”

    “谁在说我坏话?嘉嘉,你来了?哈哈,好想你啊!怎么样,学校的生活还适应吗?”

    “当然没问题喽!我是你的妹妹嘛!怎么会给你丢脸呢?”

    “哈哈,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

    “吴飞齐,你少在夸大了,你也不说说的自己的成绩,思嘉,你出去可不要说你是吴飞齐的妹妹哦,会很丢人的!”

    “妈妈,你确定我是你亲生的吗?

    “好了,哥哥,我这次来是有事要你帮我做的,我们去你房间。”

    温思嘉把自己的设想和吴飞齐交流了一下,对于设计,吴飞齐确实继承了姑姑的高敏感度。刷刷刷几下就交出一个设计,半个小时候后,十个展板的设计轮廓已经出来,剩下的只是选择文字内容,绘画的部分由吴飞齐来完成!

    离期末考还有2个星期,温思嘉必须在一个星期内把十个展板全部做出来,时间是紧迫的,不过设计稿已经全部搞定,剩下的就是花时间写画而已!

    今天是这星期的最后一天,温思嘉还在学生会办公室奋笔疾书。听见有人敲门,也没时间去理会。对于绘画温思嘉实在不感冒,这幅吴飞齐设计的简单图案已经被自己擦了画,画了擦,来回好多遍了,就是出不来那种效果。

    “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都是在眼神上画不出原稿人的神韵?”

    温思嘉这时才发现边的男生,既然人家出言指导了,自己不理会也不礼貌,只好抽空扭头看来人。

    多年以后温思嘉仍然记得自己看到马翔时的心,自己上一世的丈夫就这么鲜活地站在面前,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心痛的感觉又开始了,遍布全,四肢百骸。

    对于何婧之,温思嘉根本就是麻木的,她根本不会把何婧之放在眼里,前一世只是被何家的高压政策害的没了引以为傲的工作,那不是恨,恨一个人是需要感的,那是厌恶,对人和社会的厌恶,这一世,温思嘉就算让事重演,也再不会得到相同的打击,因为那种特权自己也有,乃至更大,只是温思嘉自己不屑于做出相同的事,要让别人彻底尊敬你,特权是无用的,那只是在别人的心中撒下厌恶的种子。所以,对何婧之来说自己是看不起的,太在乎名利太在意别人的眼光,那是最愚蠢最累的活法,这样格的何婧之何须自己出手,她自己就会把自己往里放!但是,对于马翔,自己怎么会无动于衷呢?那是自己的初恋,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温思嘉想到了《她的二三事》中说的那句话:如此深,却难以启齿。原来你若真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会说不出话来,甜言蜜语,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马翔看着面前这个小公主似的女孩,知道这就是之之最近一直在针对的温思嘉,只是没想到这个女孩原来这么小,这样的气场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保护起来,怎么会容许别人欺负呢!不过,马翔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看到这双眼睛,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上一世看了千遍万遍,不知厌倦。看着温思嘉的表,为什么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似的?想哭不敢哭,想掉泪不敢掉泪。

    “你别哭啊,我,我没有说你画的不好!”马翔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你叫温思嘉是不是,我帮你好不好?我来帮你完成,不哭喽!乖!”

    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还是那么笨拙的哄着自己,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依靠似的。温思嘉扑到马翔的怀中,上气不接下气的痛哭起来。马翔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本能地抚慰着怀中的女孩。

    “你们在做什么?”

    何婧之的声音打断了温思嘉的哭泣,抬起头来看着来人,不知道为什么一丝报复的快感袭上心头。温思嘉用红红的小兔眼看着马翔,马翔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温思嘉。

    “哦,小嘉刚才画的画怎么也弄不好,我说的口气有点重了,把她弄哭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来,给我吧!我来帮你,好不好!”也不理何婧之,转帮温思嘉画起画来。

    温思嘉只是低着头享受着被马翔保护关心的温暖,那厢,何婧之就不这么舒服了。她的马翔居然会对除自己以外的女孩产生怜惜?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绝对不可以这样。(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