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时间仍在,是我们在飞逝

    17

    温思嘉于8月20号乘飞机回到了北京,等待她却是母亲生病入院的通知,于是温思嘉马不停蹄的直接来到军区总院干部区。(八 度吧 WWw.8Du8.Com)推门进来,看到的是满屋的鲜花水果和补品,却不见一个守护的人。思嘉此时心里非常懊恼,为什么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呢?走到妈妈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中一阵抽痛。

    下午温思嘉刚到家中,青姨告诉她妈妈住院了,也没问怎么回事,就跑来了医院,所以事的始末并不清楚,但她不知道,不代表没有人知道,前脚刚进病房,安瑞他们便来啦!

    “你们来啦?这些天谁在照顾我妈妈?”

    “思嘉,我们说了,你不要生气,好吗?”——元泽

    “说吧!我现在已经麻木了。”

    “是青阿姨在照顾芸姨,你爸爸在照顾温艾儿。”——元泽

    “好吧!事的始末!”

    “恩……思嘉,你不能激动哦,冲动是对事没有任何帮助的。”——元泽

    “好。”

    “是这样的,芸姨怀孕了,而且检查的时候已经有4个月!只是,芸姨这几个月一直在法国出差,没注意自己的况,所以直到回国后才发觉的。第二天,芸姨来医院做检查,原来是怀孕了,并且已经4个月了,B超确定是个男孩儿!芸姨很开心,可是那天……正巧温艾儿也来这家医院看牙科……反正就是被她发觉了。大概上个星期……芸姨从二楼楼梯摔了下来,是温艾儿干的。芸姨至今未醒,你爸怕你外公家担心,没告诉他们。温艾儿拉着你爸爸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并且……”

    “说!!”

    “并且,她告诉你爸爸,经常看到有一个男人来家里找你妈妈,还大谈他们在法国的浪漫之行。而且那天正好撞见你妈妈和那个男人在二楼……亲……喊着要去告诉你爸爸,可是你妈妈拼命拦着她,两人推搡间,你妈妈不慎滑下楼梯,温艾儿说自己为了抓住你妈妈的胳膊也跟着滑了下去,不过只是轻微的脑震,现在她在另外一个房间,你爸爸守在那里。”

    “我想这不是关键吧!”

    “唉呀!你猜到了!好吧!我们通过调查,发现……发现你爸同时还收到过这些。”

    温思嘉打开信封,一张张翻看里面的照片,全部是妈妈和李想叔叔在巴黎的照片,好多照片都是特意取景,片面截取,不难看出拍照的人别有用心。温思嘉双手颤抖,手指发白,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把温艾儿从病房里揪出来。

    “查到是从哪里寄出的吗?”

    “这里,你大伯的助理玛丽寄出的。”

    “呵呵,真是好大的胆子呢!都这样伤害我妈妈了吗?”

    “谢谢你们,我看我也应该送我大伯一份大礼了!”

    “玉离。”

    “小姐。”

    “我想请你帮我盯着我大伯近的动态。”

    “好。”

    “谢谢你!”

    “不用,少主的命令就是保护并听从你的调配。”

    温思嘉在母亲边寸步不离的照顾,但始终不见苏醒的迹象。大夫只说体已经没有大碍,只是太虚弱,需要慢慢调理。应该近几会醒来。可是都三个星期过去了,妈妈还没有醒过来。军区小学已经开学,但温思嘉实在没有什么心走入教室浪费自己的时间,只有时刻守在妈妈的边才有安全感。

    “小姐,这是你要的调查!”

    看着手中的照片,大部分都是温良伟与他的助理玛丽苟且的抓拍,而且上图片非常清晰,脸部表激动昂奋,两人奋战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沙发上、地板上……

    “很好,现在你挑出最精彩的几张,分别寄到我爷爷家,我大伯母娘家,大伯母所在的单位,还有哦,我大伯的公司,和他竞争对手的公司。”

    “小姐,这样做是不是太赶尽杀绝了?”

    “他害死了我的弟弟,差点害死我的妈妈,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自作孽不可活!”

    “我担心你爷爷……”

    “没关系,爷爷不会怪我的。”

    刘芸卉在昏迷一个月后才转醒,当得知孩子已经没有的时候,悲痛绝,但看着女儿在旁边伤心的样子,也不敢太表露自己的心

    “妈妈,事已经这样了。我很伤心,我知道你也很难过,抱歉,当时我没在你边……”

    “嘉嘉,你不要这么说,应该是妈妈保护你才对,可是现在妈妈连你弟弟都没有保护好!对不起,妈妈很不称职。”

    “不,妈妈,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也是世界上最在乎思嘉的人,我要您好好的,妈妈,我发誓,我们今所受到的伤害,来我定让他们百倍奉还!”

    “嘉嘉,妈妈很难过,但是妈妈不要自己的女儿活在报复中,不要让太多昨天占据你的今天,好吗?记得你外婆经常对我说:世界原本就不是属于你的,因此你用不着抛弃,要抛弃的是一切的执著。万物皆为我所用,但非我所属。虽然我们不能改变周遭的世界,我们就只好改变自己,用慈悲心和智慧心来面对这一切。思嘉,你要记住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妈妈……”思嘉紧紧抱着自己的母亲,原来妈妈什么都明白,只是她的善良让她原谅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伤害。妈妈常说宁可你来原谅别人,也不要让别人来原谅你。我不知道妈妈为何能如此待人,可是,我始终做不到妈妈那样,我不会在受到别人的这般破害后还能微笑去面对,我有自己的天平,佛语有云: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一切唯心造。

    温良伟现在的状况呢?当然和思嘉预料的一样喽!水深火这个词用在他上简直太合适啦。他一直闹不明白到底是谁在害他?最近也只是给弟弟寄去一些照片,虽然是张儿给自己的,但看到照片全都是弟妹和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巴黎的镜头,很是震怒。为家中长子,怎能容得这般事的存在?但自己不好出面,多年的商场历练,早已把温良伟造就成为趋利避害的典范,只是让玛丽寄给了弟弟,但没想到弟妹会失足流产,原来张儿这招用在这里,不能不说这个女人的狠毒。可是不知道自己和玛丽的事弄得满城风雨,肯定不会是弟妹,她的格温润单纯,不会做到这一步,思嘉就更不可能了,才6岁的孩子懂什么呢?这是个只知道哭泣的年龄,不可能的……那会是谁。因为这件事,他简直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甜点,老爷子恨不得一枪毙了他,怎么生出来个这么败坏门风的东西?不准他进入军区大院一步。生意上也被对手抢单,冷嘲讽!在这四方城里有的是他这样做生意的人,要不是老爷子非要什么低调,自己还会被那些狗东西笑话?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真不明白,有背景不能用,还叫什么背景!如今,只能去广东出差啦,那边正好有个项目在攻克!

    温良涛对外只是说刘芸卉是失足滚下楼梯导致流产的,并未扯到温艾儿上,这点简直是激怒了温思嘉。她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对温艾儿已经纵容到了如此地步,难道真的要妈妈失去了生命吗?

    其实温良涛冤枉的,因为他始终想的是,如果把温艾儿扯进来,肯定会被别人知道芸卉和另一个男人关系暧昧,出于对妻子名誉的保护,温良涛把事淡化了。虽然自己也很伤心,他不知道深自己的妻子怎么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人。所以,这些子妻子的边从没有他的影,不是不想去,只是不想面对。面对一个自己深信不疑的女人的背叛!只是他没想到,其实是没有给予妻子基本的尊重——信任。

    这就是误会,以刘芸卉的格,她不会去解释那些自己从没有做过的事,可这导致温良涛认为妻子的已经转移。而以温良涛的格,他是不会去质问妻子这种问题的,他有自己的骄傲,骄傲的容不得半点沙子,更不会去责问刘芸卉啦。这更是导致刘芸卉对温良涛的慢慢变淡,最终出现裂痕。张儿这个女人真是……,她早就想到会是这样,因为这两个人她都太了解了!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还真是运用的巧妙啊!

    其实,任哪个女人也会伤心吧!两个人的结晶没有了,妻子不仅要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体的疼痛,还要接受丈夫的冷漠!这使得刘芸卉想到那句很悲凉的话,我们每个人都是单数...来时是...去时也是.....(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幸福改造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