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魂穿天脉 第四十三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逆苍穹 书名:烮天
    第四十三章

    乾坤鼎内,八尊守鼎灵魂所建立起来的防御盾似乎是抵挡不住月风、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三人联手的攻击,轰然炸裂。

    一时间,真人心肺的声响在乾坤鼎内响起。月风只觉得自己的体在那强大的能量波动之下,仿佛要被压扁一般。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不好过,此时都是强咬牙着,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就是攸关生死的时刻,谁都不敢怠慢。

    豁然间,八尊守鼎灵魂的躯体在虚空之中越发模糊,光芒也暗淡了许多。

    烛龙嘴角已经露出了喜sè,在他看来,这就是大功告成的前兆。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修为比不上月风与烛龙,而且他此时仍然还是一个剑灵,元神灵力上自然要比其他两人差上许多,所以这种长时间消耗灵力的况下,他要吃亏许多的。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哼哼了几声,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月风喊了一句“撤。”后,元神微动,加大手中的功力。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不敢托大,而且按照目前的形式来看,月风和烛龙两人应该能够应付。

    暴喝一声,甩出一道粗壮的剑罡之后就向地面飞去。于此同时,幽冥剑阵中的剑芒随之消失,大门在虚空之中关闭,然后消失。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刚落地不久,再回的时候,也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八尊守鼎灵魂似乎是已经到了攻击与防御的极限,所立起来的防御盾此时已经消失了,而烛龙与月风两人的功法没有停止,仍然在攻击着八尊守鼎灵魂。

    八尊守鼎灵魂在虚空之中,在月风与烛龙两人联手的威下,似乎已经放弃了防御。在黑sè与紫sè的光芒之下,八尊守鼎灵魂的形已经开始扭曲。

    忽明忽暗的八尊守鼎灵魂,就如同倒入水缸中的墨水一般,缭绕在虚空之中,渐渐飞散。

    豁然之间,月风的雷动与烛龙的黑煞火焰没有了任何着力点,仿佛是打在空气之上一样,所有的光芒都径直的飞向了远方,最后消失在乾坤鼎内。

    烛龙与月风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况,两人赶紧收了功法,对视一眼,彼此都是疑惑。

    月风不解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烛龙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按照常理来说,这八尊守鼎灵魂如果消失的话,这乾坤鼎的制应该破除了才对啊,可是这乾坤鼎。。。。”烛龙指了指远处的红sè光线围绕成的鼎,继续说道:“这分明还在,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月风也是弄不清楚,只能先下去,在研究下一步对策。

    月风与烛龙纷纷落到地面上,两人此时都已经面无血sè,大口喘着粗气,看样子刚才的攻击消耗了他们大量的元神灵力。

    月风看了一眼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你现在怎么样了,没受伤吧。”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此时也是累的够呛,剑直接chā在地面之上,不像平时,总喜欢飞来飞去。叹了口气。道:“我没事,怎么这乾坤鼎的制好像还没有破啊?”

    烛龙咳嗽了两声,他平时最喜欢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掐架的,说道:“什么叫像啊,本来就是。”

    烛龙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直接呸了一口,骂道:“你这老妖怪,不是说灭了那八尊守鼎灵魂就可以破除乾坤鼎的制么,现在怎么样了?啊?这些年你是怎么活的?气死我了。”

    烛龙还想反骂回去,可是目光掠去,看到了月风紧皱的眉头,赶紧闭嘴了。

    自从他和月风认识以来,心中对月风其实是很好奇的,不管是他的过去还是现在,在烛龙的认知里,月风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

    现在看到月风的表,烛龙猜想他肯定是在思念仙界中的亲人吧,呵呵,难得的一个xìng中人,都是自己给害的。。。

    “我说你这老妖。。。”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还想要喋喋不休,可是烛龙却给了他一个眼神,瞥向了月风的时候,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很识趣的闭嘴了。

    此时的月风双眉紧皱,正死死的盯着乾坤鼎鼎口之处,眼神中散发这异样的光芒。这在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看来,是愤恨与不甘。他们两人谁都能了解月风的心

    可是此时的月风,却与他们想的不太一样。

    “你们看见了么?”月风眉头渐渐舒缓了一些,轻声问道。

    “看见什么了?”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几乎是同时问道。

    此时的月风眼里,那八尊守鼎灵魂似乎是就如同墨水滴入了水缸之中,迅速飞散。

    飞散之处,渐渐的形成了一排小字:上天不以生万物为仁,亦不以灭万物为过。这些小字在虚空之中漂浮,映入月风的眼中。

    可是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只能看到一缕缕青烟在虚空之中漂浮,再往远处,则是那错综复杂的红sè光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东西。

    豁然之间,在乾坤鼎的鼎口之处,这一排小字几乎是瞬间飞散,化作了黑sè粉末。

    而这些黑sè粉末。又瞬间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时间空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强大的压迫感传来,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几乎都愣在当场,一种由内而外的寒意悄然升起。

    就连修行了千万年的上古魔兽烛龙,也是第一次有这种体内胜寒的感觉。

    烛龙知道,这就是危险气息的前兆,而且这种感觉,这种气息,让他感到十分熟悉,似乎曾经就见过一般。

    忽然之间,烛龙的瞳孔猛然收缩,几乎是失声喊出:“天煞雷劫!”

    此言一出,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猛然从地面之上飞起来,大叫道:“对啊,这就是天煞雷劫。”

    看着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恐惧的眼神,月风可以想象的出,这天煞雷劫的威力。

    天煞雷劫,乃是上古时期,神兽与魔兽交战,能量波动过大,影响到了整个空间位面之后才形成的,可是烛龙根本就想不出为什么这乾坤鼎中会出现这样的天煞雷劫。

    千万年前那场几乎将所有世间生物全部漾致死的天煞雷劫,烛龙没有真正的观摩过,而是在荒芜之地寻得了一处避难之处,并且通过了自己强大的修为抵挡,才勉强活了下来。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同样受到了那场天煞雷劫的殃及,就算是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仍然在那场天煞雷劫中险些丧命。

    而今天他真正的感受到了这天煞雷劫的强大气息,那种几乎是要将所有生命全部陨落的气息,烛龙心底在发颤。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同样见到过那场天煞雷劫,不过因为他是一个剑灵,而且还是上古神器天地之剑的剑灵,所以他才得以幸免。

    可是他却眼见着那些强大的神兽魔兽,在那场浩劫之中,一个一个的陨灭,不论是修为多么高强,都不能幸免。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同样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种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天煞雷劫,就算是他现在的修为已经突飞猛进了,恐怕还是难逃一死。

    躁动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虚空之中画圈,如果是以前的话,烛龙肯定会忍不住骂他几句。可是现在的烛龙,几乎是认命一般,呆呆的望着远处的那个黑洞。

    月风同样感觉到了那黑洞之中的强大能量波动,可是在那黑洞散发出独有的光芒之后,没来由的月风竟然不怎么害怕了。

    在那巨大的黑洞之中,他竟然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月风呆呆的望着那个巨大的黑洞,一言不发。他仍然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强大的能量波动,可是此时的心中,不是害怕,而是好奇。月风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样的亲切感,仿佛那个黑洞,与自己早就有过交集一般,又或者说,那个黑洞就像是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豁然之间,那个黑洞之中出现了八个光斑,只是一个小点,然后逐渐变大。

    远处那红sè光芒交织而形成的乾坤鼎,此时竟然发生了剧烈的颤动。

    红sè的光芒逐渐变淡,仿佛那红sè光线之中所蕴含的力量,全都被鼎口之处的黑洞给吸收了一般。

    八个光点很宽就变成了水缸般粗细,并且同样还在变大。

    鼎口上的那个黑洞,并不大,最多也就水缸那么粗。可是通过那个黑洞的洞口,向里望去,就能够轻松的看到那八个光点。

    就如同那黑洞在虚空之中徒然出现,像是把两个世界连接到了一起一样。

    八个光点仍然在不断壮大,并且,月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八个光点与自己的距离,在逐渐变

    呼。。。起风了,这乾坤鼎内竟然起风了。

    威风轻轻拂过脸面,烛龙有些莫名其妙,他很费解的就是他呆了千万年的乾坤鼎内,竟然起风了。

    搜寻了一下风向之后,烛龙发现,这些风竟然是从那黑洞之中传来的。

    轰!

    黑洞之中八个光斑,逐渐扩大。滔天的其实,将烛龙、月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等人压制的几乎要窒息。

    八个光斑即将到达黑洞洞孔之处,月风等人才清晰的看清这八个光斑的模样。

    八种颜sè,八道闪电,如同蛟龙一般在黑洞之中翻滚,几乎是一股脑的想要从这黑洞洞口之中窜出来一般。

    “对不起,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都是我连累了你们。”烛龙淡淡的说道,即便声音如此低沉,任谁都能听得出其中的歉意。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虽然平时喜欢跟烛龙打架斗嘴,但是他只是把那样的事当成了娱乐,在他的内心里,已经将烛龙当成了朋友,当成了兄弟。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漂浮到烛龙边,搭在他的肩头之上,沉声说道:“这种事,怎么能够怪你呢,就算是我们元神陨落在此,也会有个照应的。”

    烛龙看了一眼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心中仿佛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三人顿时陷入了沉默,一言不发,仿佛是在等待这死神的降临。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个瞬间,也许是几年之久。

    “没事,咱们谁都死不了。哈哈哈。”一直沉默的月风竟然开口大笑。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愕然的看着月风,看着他那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他二人根本没有想到月风现在会说出来这样的话,难道月风被吓傻了?

    不可能啊,以月风的修为,对生死的看待的观念,绝对不会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吓傻的。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无法理解,可是很快,月风就给了他们答案。

    月风将视线从乾坤鼎鼎口之处的黑洞上慢慢落下,双眼慢慢合上。双手在虚空之中慢慢伸展开来,体随之在虚空之中升起。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无法理解现在月风的举动,可是看着月风那投入的申请,谁都不敢去打扰他。现在,月风的吸引力绝对大于了那有关生死的黑洞。

    月风慢慢升腾的体,与那个黑洞越来越近。

    只见虚空之中的月风,体骤然间散发出暗淡的黄sè光芒,这种光芒极其柔和,如同夕阳西下一般,绝对不会刺眼。

    猛然间月风手捏法诀,元神动转,在月风的口之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sè漩涡。

    黑sè漩涡仿佛在扭动一般,竟然让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有种空间已经被扭曲的错觉。

    黑sè的漩涡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与乾坤鼎鼎口之处一样的黑洞。

    烛龙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变化,此时,他想问一下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眼睛却始终不敢离开月风体一刻。

    月风体上的黑洞逐渐变大,几乎是几个瞬间之后,竟然已经超过了乾坤鼎鼎口上的黑洞。体仍然在虚空之中漂浮,两个黑洞的距离越来越近。

    隐隐之间,月风的体已经飞升到了乾坤鼎鼎口之处,月风体上的黑洞,已经将乾坤鼎鼎口上的黑洞超越了。

    轰!

    就在八条巨大的闪电喷涌到黑洞洞口之处的时候,月风暴喝一声,逆天锁,五层,开!

    一股强大的吸附之力瞬间从月风前的黑洞之中喷涌而来。

    此时,两个黑洞几乎贴到了一起,或者说,乾坤鼎鼎口之处的黑洞已经被月风体上的黑洞给包裹住了。

    呼呼。。。

    强大的吸附之力致使乾坤鼎内产生了大风,烛龙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这强大的风力之下,被刮得生疼。

    而且,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竟然有种将要被吞噬的感觉。二人不敢怠慢,现在已经无暇去考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赶紧催动元神灵力,去抵挡那黑洞之中产生的强大的吸附之力。

    天空之中瞬间爆发出八种颜sè的光芒,同时产生了金石交加的声响,就连修为如远古魔兽的烛龙,也不敢去视那强光。

    轰鸣之声只是几个瞬间就消失了。

    轰!

    当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几乎让烛龙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柔和的光线,却不刺眼,空气之中弥漫着生命的气息。

    仙域,这里竟然是仙域!

    烛龙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现在竟然处在仙域之中。

    烛龙还处于震惊之中,瞪着眼睛看着远方,那些似曾相识的山川,嘴巴早就变成了哦字型。

    “别傻站着了,月风怎么样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看着烛龙那发呆的表,他几乎要暴走。

    听到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喊话,烛龙才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顺着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所指的方向看去,月风此时就躺在那里。

    直到此时,烛龙才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可是因为最后的光芒与声响过于强大,他只能动用元神灵力去护住心脉五官。

    可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烛龙骤然间清醒过来,他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是月风将乾坤鼎的制给破除了。

    看到远处的地上的月风,烛龙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天煞雷劫的威力何等巨大,烛龙自然是了如指掌。月风现在一动不动,他死了么》?

    烛龙现在仍然不知道,月风是如何破除的那个天煞雷劫,可是现在,似乎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烛龙是在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力能够去破除天煞雷劫。

    站立在原地的烛龙嘴角一直在抽搐,虽然自己的本意是想帮助月风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逃出乾坤鼎中。可是现在竟然是月风帮助了自己,不管如何,在他看来,远处的月风是不可能还活着的。

    烛龙如同傻子一般站在原地,心中如同五味瓶打翻了一样。眼睛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干涩的感觉,眨了两下之后,竟然有些湿润。

    “你傻了吧?快去看看月风啊!”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看到烛龙竟然呆呆的站在原地,嘴角不住的抽动,顿时跳脚骂道。

    烛龙添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低声说道:“他。。。还可能活着么?”

    “放,当然是活着的。快点过去给他疗伤,要我估计,这乾坤鼎的制已经破除,仙域中的巫族肯定会知道的。再不抓紧逃走的话,我们没被乾坤鼎中的八尊守鼎灵魂杀死,倒是让那些个仙域中的畜生们捡了个便宜。”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大声说道。

    烛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月风还活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躲过天煞雷劫?他不敢挪动自己的体一下,他害怕自己真的走到月风边的时候,发现那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实在是受不了了烛龙,在虚空之中飞过,重重的撞击到烛龙的后腰之上。

    烛龙因为疼痛,瞬间一个jī灵,因为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过于用力,烛龙只能动用元神灵力去抵挡伤痛。

    可是就在烛龙元神动转之间,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生命的气息。

    在这附近,怎么可能还有生命气息?这个巨大的疑问瞬间出现在烛龙的脑海之中,可是当他将目光落到月风上的时候,顿时面露喜sè。

    几个箭步冲到了月风边,探了一下月风的鼻息,然后转头对着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大叫道:“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顿时被打败了,大声骂道:“放,早就告诉你了他还活着,赶紧给他疗伤。”

    烛龙双手颤抖着将月风扶起来,元神动转之间,将强大的元神灵力灌输到月风体内。

    原本欢喜的脸庞,逐渐变得yīn晴不定,眉头紧皱。

    捕捉到了这一变化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怎么了?”

    烛龙摇头说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元神灵力灌输到他的体内之后,仿佛是进入了无底洞一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道:“那你不会加大元神灵力么?”

    烛龙摇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道:“不可能啊,不可能的。这已经是我现在的极限了,虽然说我刚才与八尊守鼎灵魂斗法的时候,几乎是倾尽了全力,但是现在为他疗伤的灵力,还是因该够的,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呢?”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叹了口气,道:“别管了,你尽力就好,反正这家伙的体确实变态。”

    对于这点,烛龙点头肯定,能够在飞升仙界之后不久就达到了九级先帝境界修为的修真者,有史以来,月风绝对是第一个。

    估计也只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了,更重要的是竟然能够抗下天煞雷劫,这样的体,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了。

    虽然烛龙感觉自己的元神灵力灌输到了月风的体内之后,几乎就是进入到了无底洞一般,但是他仍然坚持着这样做,因为在他看来,就算是无底洞,也有填满的一天,这样的灌输绝对会对月风有帮助。

    不消一刻的时间,烛龙的额头之间竟然流下了些许汗水。

    哼!原本给月风灌输元神灵力的烛龙猛然间闷哼一声,体倒退飞了出去。在没有烛龙的况下,月风的体栽倒在地。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飞到了烛龙边,问道:“怎么了?”

    烛龙单手支撑着地面,勉强爬起来,大口喘着粗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的月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月风的元神,就如同一个金丹包裹在他体内的天火之中一样,我想通过元神灵力去为月风的元神疗伤的时候,竟然产生另一种反噬。”

    此时的烛龙面sè惨白,因为消耗元神灵力过度,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听到这样的事,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呢喃着说道:“怎么又出现了这样的事?”

    烛龙不解其意的问道:“怎么,以前也有过么?”

    还没有得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回答,烛龙猛然坐起,大声说道:“糟糕了,仙域中的那帮巫族中人发现乾坤鼎的制解除,正全力赶往这里呢!”

    此时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感受到了巫族人来到这里的气息,不敢怠慢,大声说道:“带上月风,我们赶紧撤!”

    烛龙点头应是,抱起月风,回头看向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时候,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已经虚浮在空中,大声喊道:“上来!”

    烛龙也不客气,虚空而起,直接飞升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这种御剑飞行的事他虽然没有干过,但是修为已经到了这般境界的人,肯定是无师自通。

    此时的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元神灵力都已经在乾坤鼎中消耗了大半,如果是单纯的自己御空飞行的话,恐怕很容易被巫族中人追赶上。

    更何况现在烛龙还要带着月风,速度自然会慢上许多,所以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顾不上自己了,只能载着烛龙一起飞行。而且这样的话,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元神灵力可以汇聚到一起,肯定能加大速度。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两人肯定被巫族中的高手感知到了,所以也不用隐瞒自己的实力,逃到了仙界中,才有可能取胜,毕竟那里有风华仙帝跟一万多名仙帝级别的高手。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两人,乘风而去。风驰电掣一般,很快就来到了传送通道之处。

    放下了烛龙与月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回,在虚空之中画出了一个制。这种制能够暂时将传送通道封印起来。

    虽然这种封印起不到太大的实质xìng作用,但是能拖延一会,就拖延一会。

    。。。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刚走不久,原地之上顿时出现了数到黑影。全部都是黑sè的宽大袖袍,帽子遮住了大半个脸庞,无法看到他们真实的面貌。

    “天巫法师,到底是怎么了?”其中一名黑衣人低声问道。

    而他口中的天巫法师,正在人群之后,即使是宽大的黑袍将体遮盖住,也不难看到他颤动的躯,嘴里一直呢喃着不可能。

    过了良久之后,天巫法师镇定了一下心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乾坤鼎消失了!”

    此言一出,所有的黑衣人全部都震惊了。

    怎么可能?乾坤鼎竟然消失了?

    就在刚才不久之前,巫族祭坛之中,天巫法师正坐在祭坛中的巨大火盆之前。

    巨大的火盆之中的火焰,骤然间明亮起来,这样的变故顿时引起了天巫法师的注意。因为他知道,这个巨大的火盆与乾坤鼎相连,而他们的巨大的巫力,也正是从那巨大的火盆之中得到的。

    对于乾坤鼎的事,天巫法师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当时他以为是乾坤鼎中的烛龙正在做无谓的挣扎。

    因为天巫法师知道乾坤鼎中的制有多么的强大,所以并没有在意。可是过了不久,巨大火盆之中的火焰竟然骤然间熄灭了。

    这样的变故让天巫法师措手不及,就连他后的圣巫也不知其意,赶紧过来查看。

    荒芜之地巫族的后山本来就是地,任何人都不能擅自闯入,每一代只能有天巫法师进入。可是今天天巫法师竟然让他们一同进入。

    圣巫们都是第一次进入后山之中,这样的地,他们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来到,自然瞧不出其中的变化。

    可是天巫法师口中所言,乾坤鼎竟然消失了,这样的后果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沉默了良久的天巫法师,沉声说道:“有人闯入了地。”

    此言一出,圣巫各个惊讶,要知道巫族后山地之中,虽然没有其他人看守,但是其中却是下了数百道的制,一般人是不可能进入其中。

    就算进入了地,也是必死无疑。

    “天巫法师,仙域中不可能有人敢擅自闯入到后山地之中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天巫法师点了点头,道:“肯定不是仙域中人。”

    言罢,也不管其他人惊讶的神sè,双眼紧闭,双手在虚空之中捏了一个法诀。强大的巫力充斥其中,不多时,天巫法师指着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所去的方向,说道:“他们往那边逃跑了,追!”

    瞬间,地面上的数到黑影凭空消失了。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烛龙二人,几乎是拼劲了全力御空飞行。终于在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指引下,到达了仙界中风华仙帝所在的洪天星域,二人飘然落下。

    风华仙帝帝府门前,此时有数名仙帝级别的高手站岗,起初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烛龙,以为是大敌压境,顿时祭起了法宝。

    烛龙刚想解释一下,下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率先喊道:“都是自己人。”

    风华仙帝帝府门前的守卫当然认识这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抬眼看向烛龙,发现烛龙怀中此时抱着月风,顿时将法宝收回。

    一名守卫从烛龙手中接过月风,还有两名守卫进入帝府之中通禀去了。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刚刚进入帝府之中,两名女子已经迎面而来,一把从守卫中将月风夺了过来,抱在怀中,大声喊道:“月风,月风,月风你怎么了?”

    两名女子声呼喊,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

    烛龙嘴角干涩一笑,转头看向极品仙器天地之剑。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笑声说道:“这两位是月风的妻子。”

    烛龙点头道:“猜出来了。”

    此时风华仙帝与丹师李秋然也迎了出来,看到月风在昏迷之中,李秋然当时从怀中逃出来一把仙丹,一股脑的送到了月风的嘴里。

    所谓虚不受补,这点浅显的道理谁都懂。烛龙想提示李秋然,仙丹不能这么吃,却被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拦下了,“早就说了他的体比较变态,这点仙丹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果然,就在月风将这一把丹药咽下去之后,李秋然又从怀中逃出来一大把丹药,全都塞进了月风嘴里。

    烛龙暗中咋舌,再一次的感叹了一下月风强悍的体。虽然烛龙没有服用过仙丹这样的东西,但是他在远古时期的时候,也是经常服用一下仙草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此时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李秋然手中的仙丹浑厚的气息,烛龙知道,这样的仙丹的效果,绝对比自己以前服用过的仙草强上十几倍。

    在场的所有人,修为都是仙帝境界的高手,可是在他们眼中,这样的反常举动,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烛龙暗暗摇头,看来自己真是少见多怪了。

    知道月风已经昏迷,大家赶紧将月风扶到石室之中。

    列嫣儿将月风放到上,与澜炎儿在一旁相互搀扶着抽泣。

    风华仙帝赶紧动用元神灵力,元神动转之间,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月风这次竟然比仙界大战之中还要伤的严重。

    催动元神,元神出窍,探知了一下月风此时的况。

    几个瞬间之后,收回了元神,风华仙帝蹙着眉头,丹师李秋然一直在旁边观察着风华仙帝的变化,看到风华仙帝收回了元神,赶紧问道:“月风现在怎么样了?”

    丹师李秋然的问题,也是澜炎儿和列嫣儿想知道。

    风华仙帝摇摇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众人神sè的变化顿时收入到风华仙帝的眼中,赶紧解释着说道:“他现在的元神包裹在体内的天火之中,就像上次一样,所以普通的疗伤是对他起不到作用的,只能期盼他自己早好转。”

    风华仙帝此言一出,原本紧张的氛围顿时缓和了下来,上次月风受伤之后的表现,跟现在几乎是一样的。

    丹师李秋然紧张的心顿时舒缓了一些,又从怀中掏出来一把丹药,送到月风的口中。有了上次的经验,李秋然知道,虽然动用元神灵力给月风疗伤几乎是没有效果的,但是想要让他自己恢复,还是需要强大的仙丹来维持。

    就在李秋然刚要收回手臂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月风手臂上的三尸蛊毒竟然消失了。原本漆黑的手臂,现在已经恢复如初。“月风。。他手臂上的三尸蛊毒没有了。”

    风华仙帝也是现在才注意到月风的手臂,拿在手中反复看了一下,点头道:“是啊,他手臂上的三尸蛊毒消失了。”

    咳咳咳。。

    烛龙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自从他进入洪天星域风华仙帝的帝府之中,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月风一个人上,仿佛自己就是空气一样,被所有人都忽略了。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用剑轻轻的推了一下烛龙,烛龙才意识到,边还有一个同命相连的战友。挠挠头,嘿嘿一笑。

    直到此时,风华仙帝、李秋然等人才发现这素不相识的人。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话从何说起,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咳嗽了几声后,率先打破局面,道:“李丹师,麻烦也给他点仙丹吧,他同样也伤的不轻。”

    李秋然虽然不知道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边的是何人,但是他知道是烛龙将月风带回来的,肯定是友非敌,仙丹上自然不能吝啬。习惯xìng的掏出来一把丹药,送到烛龙前。

    烛龙尴尬一笑,道:“多谢美意,不过用不了这么多。”说完,从李秋然的手中取出一粒,放入口中,然后示意李秋然将剩下的仙丹收回。虽然烛龙没有服用过仙丹,但是他也能感受到李秋然手中仙丹的强大药力,知道肯定是宝物,不敢多贪。

    仙丹入口,丹田之中浑然升腾出一团气,游走在体内。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忍不住笑出声,他真没想到远古魔兽烛龙竟然能跟个乡巴佬一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说道:“你就都拿着吧,看你的样子,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调养的。”

    丹师李秋然知道烛龙肯定跟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有一定的交,哪能吝啬这点丹药,将手中的丹药递给烛龙面前说道:“是啊,你拿着吧,这仙丹有的是,平时我们都当饭吃。”

    这丹师李秋然也是急糊涂了,今说话也没有什么分寸。

    烛龙顿时心中生出一种挫败感,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今时今,自己都认为是宝物的仙丹,在这名普通修真者的口中竟然只是饭。

    难道是这个世界变了?烛龙硬着头皮从丹师李秋然手中接过仙丹,拿了一粒放入口中吞服下去,体内丹田之处强大的量喷涌而出,游遍整个体奇经八脉。。。。。。。。。。。

    烛龙知道,这仙丹不仅对于自己的伤势有很大的帮助,如果是自己平服下,对于修炼也肯定有天大的帮助。低声说道:“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