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魂穿天脉 第四十一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逆苍穹 书名:烮天
    第四十一章

    “什么?朱雀一族竟然被人给灭门了?怎么可能这样,那个老鸟呢,火凤神鸟呢?他不可能不管不问的啊?”烛龙大声呼喊,上的青筋暴起。

    烛龙现在已经可以幻化成半个人型,上半是人的形体,但是因为没有进化完全,体的与普通的修真者还有些异样,尤其是烛龙的锁骨之处,横生出几块骨头,肩膀要比旁人搞出去很多。此时因为愤怒,浑上下,青筋根根暴起,异常骇人。

    月风根本就没有想到烛龙会有这样的绪,当然了,烛龙与朱雀一族中的关系月风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竟然知道火凤神鸟?”一直虚浮在空中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悠悠的问道。

    烛龙将目光落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上,目光由凌厉渐渐成哀怨,然后低下头出了一声长叹。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你这老不死的,到底与朱雀一族有什么关系?”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同时产生在上古时期,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偶尔会有交集,其中的关系也很复杂,单绝对不是那种单纯的敌对或者有好的关系。

    烛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哀怨的叹息一声,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凶残摸样与戾气,低低的问道:“子,能把朱雀一族被人满门斩杀的事跟我详细说说么?”

    不知道为什么,月风看到烛龙的表,觉得烛龙对朱雀一族的死很伤感。觉得自己现在反正是在拖延时间,他想听,那就说好了。

    月风将朱雀一族是如何的被道远仙帝斩杀,然后仙界中的仙帝们又帮助道远仙帝逃难,最后自己修炼成九级仙帝,将道远仙帝杀死,成功夺取了道远仙帝体内的天火,然后仙界又爆了战斗,等等的所有事,全都讲述了一遍。但是月风也是有所隐瞒的,比如说自己的仙府,和自己的逆天锁等事都避而不谈,而是说自己天赋异禀,修炼的东西度比别人快上几万几十万倍。

    烛龙一直在仔细的听,最后沉声问道:“你是说朱雀一族的唯一幸存者澜炎儿现在是你的妻子?”

    月风点头说是的。

    “那我问你,你知道朱雀一族中有一只神兽,名曰火凤神鸟的么?”烛龙问道。

    “没有,自从我飞升仙界之后,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神兽。”月风如实的说道。

    烛龙听完了月风讲述一遍,顿时体如同被人掏空了一般,在虚空之中瘫软下去,盘坐在地面之上。呆呆的凝望着远方,一言不。

    “火凤神鸟,你不是说等我的么,你不是说要等我一通飞升神界的么,为什么会这样?”烛龙在地上呢喃着说道,满脸哀伤。

    月风不解其意,回头望向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摇摇头,意思是说我也不是很懂。

    烛龙似乎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般,萎靡着瘫软在地上,低着头口中呢喃着一些让月风听不懂的话语。

    战意全消的烛龙,渐渐的失去了对他的时空间领域的控制,rǔ白色的时空间领域渐渐变淡,取而代之的黑暗。

    没有了时空间领域的压迫,月风顿时感觉压力骤减,心也舒畅了很多。所处的环境渐渐在变化,又回到了那个黑暗的地。墙壁之上的火把依旧在燃烧,深潭平静,没有任何涟漪,仿佛这里一切事都没有生一样。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虚空之中划过,来到烛龙面前,然后安然的做到了烛龙的旁,他的举动似乎是对烛龙一点恐惧都没有。而烛龙也丝毫没让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感到意外,依然是那副颓废的表,没有任何的攻击意向。

    烛龙抬头看了一眼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豁然间,烛龙感觉自己苍老了很多,回想着当初以往,似乎整个世界中,跟自己能有一点共同语言的,也就只有眼前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了。

    “你怎么还是一个剑灵?都这么多年了,难道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皮囊么?”烛龙问道。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看了看月风,有摇了摇头。气氛的说道:“本来找到了两个合适的,一个是仙界中十大先帝之一的吴煌仙帝,还有一个就是剿灭朱雀一族的道远仙帝,可惜都被这子给打的稀巴烂,到现在还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只能这般摸样了。”

    烛龙听得感觉有点好笑,呵呵笑了两声,心好转了一点。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你不也是么,怎么到现在才只能幻化半个人型?”

    烛龙叹了口气,道:“还记得当年的神魔之战么?当时我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足够高了,便参加了那场战斗,可是在交战中,因为我的修为不够,受了重伤,就在我等待屠戮的时候,火凤神鸟救了我。其实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救我,要知道我是魔兽,她是神兽,我们分明就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阵营。在她救了我之后,将我带到了一个不会被人觉的空间,替我疗伤。说实话,我当时是第一次感受到温暖,在后来,我们竟然相了。”

    “你们。。。你是魔兽,而她是神兽,怎么。。?”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惊讶着问道。要知道魔兽与神兽分明就是两个敌对的阵营,他们之间,只能有杀戮的。就算他们之间产生了,也绝对不会被兽族许的。

    烛龙嘴角扯起了一个微笑,由嘴角蔓延到整个脸庞,似乎很怀念也很享受那段时光。看了一眼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点头道:“是的,我们确实相了,并且我们也知道不可能被自己的同类所许。而且一旦被族中之人现的话,我们两个也必死无疑。当时她告诉我说她不害怕,她的父亲是他们种族的族长,她会想办法让她的族类接受我。可是后来她思想了一阵之后,又改变主意了,她要跟我回到我的族中。我知道她是对我付出了真正的感,而我又怎么能够带她回到我的族中呢?”烛龙添了添干涩的嘴,无奈的笑着,接着说道:“当时我就知道,我不能呆着火凤神鸟回到我的族中,因为那样就是害了她。可是我又不敢贸然离去,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自己离去的话,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到我族中去找我,那样的话,她依然是死。”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回忆的时候,烛龙的嘴角一直保持着笑意,可是眼角中的泪水,已经悄然留下了。“后来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我告诉她,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都努力修炼,争取能早飞升神界,等到飞升神界之后,我们就能相聚了,因为我告诉她,飞升到了神界之后,我们都是神了,就没有了神兽魔兽的种族区别,也就不会干扰我们了。她相信了,回去之后几经周折建立了朱雀一族。。。。”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魔兽是不可能飞升神界的啊!”极品仙器惊讶着说道。

    烛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只能跟他撒这样的谎言,我自己的生死存亡,我真的不在乎,可是我真的不想害了火凤神鸟。。。。”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现在已经完全了解了烛龙的心。说来说去这个力通天的魔兽还是为所困,无法自拔。

    “哈哈哈,我当初说出了这样的谎言,不就是为了火凤神鸟能够成功生存下来么,我当初说了这样的谎言,不也是希望火凤神鸟能够飞升神界么。”烛龙仰天长叹,虽然他在笑,可是仍然有泪水在脸颊中滑落。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

    烛龙喟然长叹,“本来打算等我破开这乾坤鼎的制,出去寻找火凤神鸟的,可是现在她已经飞升神界了。与我两世相隔,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只能在这里等死吧。”

    此言一出,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月风同时都是为之一振。

    “怎么可能?你被制住了?”

    “你是说这个地就是封住了你的制?”

    月风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同时说道。

    烛龙看了一眼远处的月风,笑着说道:“自从我来到仙域之中,被远古巫族的**师所囚在此,始终无法逃脱的。”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和月风都一齐望着烛龙,眼中的神变换,却是很难相信会有人能够将远古魔兽制在此。

    烛龙也不多说,虚空捏了一个法诀,飞而起。

    洞之中昏暗无比,烛龙体周围散着金色光芒,猛然飞起。

    就在烛龙腾空飞起之后,整个洞豁然间生了变化。

    地的周围豁然间泛起了点点红色光柱,光柱在空中错中复杂,随着烛龙的上升,颜色愈光亮,如同鲜血一般。

    这些红色光柱交织在一起,随着烛龙的升起愈明亮,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鼎的形状。

    直到此时,月风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已经相信了烛龙所说,这里的确被高手下了制。

    就在烛龙将要飞到地的洞口的时候,乾坤鼎之中豁然间出现了八只巨兽,形状怪异。金木水火土风雷暗,八只巨兽,八种属,在虚空之中一起攻击烛龙。

    烛龙在虚空之中手捏法诀,猛然之间在住龙的肩膀上的锁骨之处,骨头在里面蠕动,几乎是瞬间,一个**的翅膀出现在烛龙后,烛龙在空中转,翅膀之下出了数到光线,勉强挡下了八只巨兽的攻击。迅转退回,落回地面之上,整个地又恢复了他昏暗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生。只有烛龙站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背后的**翅膀渐渐的收回,“看到了吧。”烛龙问道。

    即使不用烛龙说,月风跟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地确实被人下了制,而且是威力惊人的那种,就连上古魔兽烛龙都无法逃脱。

    “烛龙前辈!”月风喊了一声,自从他听到烛龙讲述了一下自己的世之后,对烛龙已经没有恐惧了,甚至有些同这个无法得到自己的魔兽。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烛龙还应该是自己的亲戚,毕竟是火凤神鸟建立的朱雀一族。忽然间月风想起来从岩煞圣巫的记忆中探知到的记忆,说是地之中存在的魔兽,乃是巫族的灵尊,怎么可能将烛龙制在这里呢?

    “烛龙前辈,据我所知,巫族人将您奉为神灵,怎么可能将你制在这里呢,而且,我进来了也没啥事啊?”月风问道。

    烛龙叹息了一声,说道:“哎,子,实在是对不住了,没想到我竟然也把你给拉进来了。至于我为什么会被制在这里。。。还要从远古时期说起啊。火凤神鸟相信了我的话,送走她之后神兽也魔兽之间仍然继续战斗,你们也知道,我的命是火凤神鸟救的,当时我不想伤害到火凤神鸟的族人,所以我就将自己隐匿起来,来到的荒芜之地。可能是因为神兽与魔兽之间的战争过于剧烈,能量波动太强,导致神界为面变迁。而神界的位面变迁直接导致了天煞雷劫,神兽与魔兽几乎全部在那场天煞雷劫中陨落了,而我则是因为隐匿在了荒芜之地,得以幸免。”

    长叹了一声,烛龙继续说道:“而在天煞雷劫之前,我在荒芜之地修炼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凡人界飞升上来的神兽,当时他也在荒芜之地,我见他修为极高,有百无聊赖,就与他一同修炼,可是没想到,在天煞雷劫的时候,他竟然动用一种奇怪的功法,借助天煞雷劫的威力,启动了乾坤鼎,将我封印在此。我非常懊恼,可是无论如何,我都逃不出去这制,之后这神兽就潜心修炼,创建了巫族,并且成功飞升神界了。”

    “他竟然飞升神界了?而且他为什么要将你制在这里呢?”月风继续问道。

    烛龙怒火中烧,眼光中泛起了红色光芒,狠狠的说道:“将我制在这里,他能够从我体中吸收能量,增加自己的修为。而他飞升神界之后,将这种秘法传给了他的后人,所以这亿万年来,我的体能一直在被他们吸收,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能够成功幻化g人型的根本原因。”

    “靠,太客气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听出其中原因,愤懑的说道。“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神兽么,怎么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

    看了一眼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烛龙仰天长啸:“哎,是啊,这千百年来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世间一直在抵制我们魔兽,为什么就连老天都看不起我们魔兽,连飞升神界都不可以,啊!”

    “烛龙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开这个制?”月风问道。现在已经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虽然现在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不代表风华仙帝他们不会被仙域中的修真者们侵略,多拖延一刻,他们就可能多一分危险。

    烛龙摇摇头,说道,“这个制,亿万年来我一直在想怎么破解,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想到办法。要说没有,其实也有的,就是让世界中再次产生一次天煞雷劫,我想如果能够出现天煞雷劫的话,我可能会想出一些破解这个制的办法。”

    烛龙说出来这样的方法,月风觉得自己头大,这种事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生的,而且如果真的产生了天煞雷劫,想当年远古时期的神兽魔兽全都陨落了,自己的命能够得到幸免么?叹了口气,月风问道:“烛龙前辈,有没有一个及实际有可靠的办法?”

    烛龙扁扁嘴,说道:“其实也有一个,也是我现在一直在进行的方法,那就是通过修炼强大自,要知道,这乾坤鼎的最大制就是鼎中出现的那八个怪兽,在我认知里,他们的实力绝对是仙界中的极限了。如果我能够完全幻化g人型,也就是说我的修为也能够达到仙界中的极限,那么倒是有可能成功将他们击败,这个鼎的制也就不攻自破了。”

    月风更是无语,亿万年,说的倒是轻松,可是月风现在已经不可能等那么久远了,要知道风华仙帝的阵营中以月风修为最高,也就是说月风才是他们的中心力量,如果没有了月风,恐怕他们连仙域中单独的巫族都难以抵挡。

    “那么加上我们两个呢?”我是说我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月风用手指了指自己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

    烛龙看了看月风,又看了看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干笑了两声。指了指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说道:“乾坤鼎中的八只怪兽,他可以抵挡了一个。”又指了指月风说道:“你一个都抵挡不住。”

    月风无奈的笑了,也不多解释,问道:“烛龙前辈,你能抵挡住几个?”

    烛龙颇有自豪的说道:“以我多年来与他们对战斗法的经验来看,如果是单独的三只守鼎神灵,我可以轻松应付。”

    啪!月风拍了拍自己双手,大笑着说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你对付三只,他对付一只,我对付四只,如何?”

    烛龙看着月风,满脸不屑,最后喟然长叹了一声,坐到地上,说道:“子,别逞强了,记得当年我刚被制在这里的时候,我也是有你这样的野心,可是后来血与泪一样的教训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

    月风现在也不知道改如何跟烛龙说,毕竟刚才自己与烛龙对决斗法的时候,加上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辅助,都是在下风。而现在说出来这样的话,烛龙不相信也是理之中。

    而且月风刚才敢自信说自己可以对付四只守鼎神灵,也是急之下才说的,他对烛龙的实力也是有一定的了解,既然能将烛龙制在这里千万年,那自然不是好对付的。月风对烛龙的实力还算有一点了解,凭借刚才的一次交手,月风觉得即使自己挥出巅峰的实力,也勉强跟烛龙打个平手,既然烛龙说他最多能够应付三只守鼎灵魂,那么自己也就是最多能应付三只而已。

    可是现在绝对不是一对一单挑的形式,守鼎灵魂每次出击,都是八只同时进行的,这样的话,八只联手威力必然会增加许多,就算是月风、烛龙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全部联手的话,胜算也是很低的。

    只是月风现在非常担心仙界中自己的人手,虽然那里还有一万多名仙帝级别的高手,可是他们的境界与风华仙帝还是差上许多的,别个仙域中的集体出击,就是灭世天尊手下的任何一股势力,剩下的一万多名仙帝级别的高手也不能轻易对付。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慢慢的漂浮到烛龙边,立于地面之上。与烛龙并排而坐,一言不。

    月风慢慢的走到了烛龙边,贴着烛龙坐下,喟然长叹。月风第一次有种无力的感觉,想想远方的亲人,很可能马上就要遭到侵略,甚至是屠杀,又怎能不伤心?

    眼睛渐渐的有些湿润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月风第一次伤心至极,流下了眼泪。

    月风低着头,用衣袖悄然的将泪水擦干,动作隐秘,无懈可击,可是仍然没有能够逃过烛龙的眼睛。

    拍了拍月风的肩膀,烛龙说道:“子,没关系,大不了就是在这里多修炼写年月,像我,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相信我,等到我能够成功幻化g人型,我绝对有信心将这八只守鼎灵魂全部击杀。”

    月风摇了摇头,说道:“烛龙前辈,你是不知道,现在仙界与仙域已经相通了,我估计用不了多久仙域中的修真者会打到仙界的,那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人,可是我现在。。。。”

    听到了这些事,烛龙不再言语了。这样的事烛龙也知道是无法劝说的,现在烛龙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将月风抓进这乾坤鼎当中了。

    思想了一阵,烛龙猛然站了起来,说道:“子,我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活了,你有没有胆量跟我硬闯一把,成功了我们就都能逃脱,失败了,恐怕就要元神陨灭在这里了。”

    看着烛龙jī动的眼神,月风也站了起来,道:“烛龙前辈,如果我的亲人跟我的人都被杀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是前辈你。。。你不用跟我们一起冒险的。”

    烛龙大手一挥,说道:“你是晚辈,不用跟我见外了,现在火凤神鸟已经飞升神界了,我就算在这里多活个亿万年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帮你一把,不过我先说好,我也只能倾尽全力,至于能不能成功还是两说的,毕竟你们两个的实力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想能斗得过吴煌仙帝、青龙仙帝、道远仙帝、白虎仙帝和玄武仙帝的联合,自然是不低了。呃。。。我才想起来,你跟吴煌仙帝等人有仇也就算了,怎么可能惹上仙域的人呢?”

    月风刚才对烛龙讲述往事的时候,两人还是敌对的关系,月风不敢全部如实说出。特意将很多事都隐瞒了或者是一笔带过,尤其是关于仙府的事,更是只字未提。

    可是现在不同了,烛龙与月风双方道出世之后,两人已经不再是敌对的关系,而是并肩的战友,月风自然是不敢隐瞒,将有关仙府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烛龙听完仙府之后,一拍大腿,“有如此宝物,为何不早说。”

    月风低头笑而不语,烛龙自然也知道月风当时没有对自己说出来的原因。不过知道月风竟然拥有仙府这种宝物,自然是喜出望外。尤其是他记得,据说可以通过仙府,走飞升神界的捷径,如果这件事是真的的话,那现在就必须创出这制了。“月风,我来问你,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关仙府的奥妙之处。”

    月风想了想,依稀记得那年修炼的时候,自己到达仙府五层的时候,仙府之中的老者对自己说的话,便说道:“我只是听说这仙府最大的奥妙之处在于,可以通往一处世外桃源,那里当真是修真的圣地。”

    “怎么可能是世外桃源,不是神界么?”烛龙失落的问道。

    月风摇摇头,疑惑不定,道:“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其实我是听仙府中的老者所说,至于他所说的世外桃源是哪里,我也不知道。”

    “那还有什么奥妙之处?”烛龙接着问道。

    月风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了。毕竟对面的不是普通的修真者,而是远古魔兽,任何法宝在他面前,都是不值得一提的。月风淡淡的说道:“其他的,就是辅助修炼,调整时间比例的功能,基本上也就是这些。”

    “调整时间比例?你是说,你可以将时间的比例给调整了?能调整到什么程度?”听到了月风所说能够调整时间比例,烛龙双眼中顿时精光冒起,急切的问道。

    月风想了想,道:“原本可以调整到一比一千的,也就是说仙府之中一千年,仙府只外才过了一年。而现在我已经能够跟仙府完全融合了,修为也是高出了很多,在仙府不容纳过多人的况下,估计可以让时间比例调整到一比一万的状态。”

    “哈哈哈,只要你能够让你的仙府将时间调整到一比一万,我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修炼,这样的话,我们就拥有足够的实力去对战守鼎灵魂。”烛龙说道。

    对于烛龙所说的事,月风自然难以理解,追究其中的原因。

    烛龙自然也不隐瞒,如实说道:“你还记得我的时空间领域吧,呵呵,我的时空间领域也有调整时间比例的作用,只不过是这种调整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再直接一点就是我可以让别人在我所控制的时空间领域中以一定的时间比例修炼,但是我自己却不能。可是现在不同了,你既然有仙域,那么只要我施展出时空间领域之后,你将我们全都收入仙府之中,这样一来,就会有一个时间比例叠加,按照最大限度来算,我的时空间领域可以将时间调整到一比一千,你的仙府可以将时间调整到一比一万,这样一来,我们的时间就是一比一千万,这样算来,外界之中过三天,我们已经修炼了十万年,我相信到时候胜算会大出来很多。而且你现在已经中三尸蛊毒,虽然我可以化解,但同样是需要时间的。”

    烛龙所叙述的事,别说月风了,就连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是第一次听说,两人都是一起望向烛龙。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都露出了笑容,月风拍手说道:“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说好,我们时间有限,最多三天。”

    “足够了,事不宜迟,抓紧。”烛龙肯定的说道。

    说完,烛龙催动法诀,地之中的空气瞬间又变得凝重起来,黑暗渐渐的转变成rǔ白色,空气中这种胶状的物质让月风感到要窒息了。

    很快,烛龙在虚空之中缓缓落下,时空间领域已经完全启动。

    月风动用元神灵力,豁然之间,烛龙、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月风等人,已经到了仙府二层之中。

    三人相视一笑,果然如同烛龙预料,时空间领域与仙府叠加之后,果然产陈了奇效。

    不敢多言,抓紧时间修炼,谁都知道平时都已经看淡的时间,现在却是最宝贵的。

    不知道修炼了多少时,烛龙悠然醒来,来到月风边。

    感受到了烛龙的气息,月风缓缓睁开双眼,烛龙示意月风拿过来手臂,月风毫不犹豫的将右手递了过去。

    “散去功力,不要动用元神灵力保护自己,我给你疗毒。”烛龙说道。

    烛龙手指上的指甲,大概有四寸多长。烛龙用自己的指甲在月风中毒的手臂上轻轻刮痧着,猛然间一用力,五个手指的指甲刺进了月风的手臂上。

    啊!

    此时月风听从了烛龙的话语,不敢动用元神灵力去抵挡,可是那毕竟是**,强烈的疼痛感从手臂上传来。

    烛龙的指甲已经穿透了月风的手臂,鲜血沿着烛龙的指甲缓缓滴下。

    流出来的鲜血,已经不是红色,而是黑色了。

    鲜血落地之后,jī起了一层灰尘,黑色的血液也跟随这那层灰尘,化作了飞灰,消失不见了。

    钻心的疼痛从手臂上传来,月风不敢动用元神灵力,只能咬牙硬,青筋暴起,额头上已经流出了汗水。

    月风的手臂,因为受到了三尸蛊毒,并且三尸蛊毒不断侵蚀月风的手臂,虽然月风一直在动用元神灵力去控制毒xìng,但是三尸蛊毒毕竟是巫族中第一蛊毒,纵然实力如月风,也不能免受其害。

    手臂在三尸蛊毒的不断侵蚀下,已经逐渐变成了黑色,行动迟缓,异常僵硬,甚至是没有知觉。可月风没有想到的是,烛龙刚刚给自己疗毒,就会有这种钻心的疼痛,想来也是好兆头。

    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月风手臂上的黑血不在流出,烛龙才将自己的指甲从月风的手臂之上拔出。

    烛龙左手在空中一挥,顿时在烛龙的左手之中出现了无数个水分子,如同烟雾一般,水汽渐渐凝聚在烛龙的左手之上,形成了一个水球。

    烛龙双手抓住水球,轻轻的放到的月风的手臂之上,整个水球覆盖在月风的手臂上。烛龙催动元神灵力,双手微微一用力。整个水球就融入到了月风的手臂之中。

    充斥了一个偌大水球的手臂,顿时变得异常粗壮,现在看去已经比平时三四个还要粗。

    月风顿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好像整条手臂在那融入其中的水球的作用下,要涨破一般。月风紧咬牙关,大口喘着粗气,仍然不敢动用元神灵力。

    烛龙手捏法诀,顿时说中出现了一个似有似乎的气团。烛龙将自己的双手放到月风手臂下方,月风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烛龙的手上传来。

    月风的手臂上,因为刚才烛龙已经用手指指甲刺破,现在仍然还有五个洞。在感受到了那强大的吸附力之后,伤口中瞬间流下了一汪清水。

    清水停留在虚空之中,最后形成了一个水球,看样子应该跟烛龙放入手臂中的水球大一样。

    只是仔细看去后,月风现水球中还有一些杂质,却都是黑色或者是紫色的颗粒,应该就是侵蚀自己手臂的三尸蛊毒毒源。

    一个水球就这样从月风的手臂中吸附出去,带走了一些三尸蛊毒的毒源,月风大口喘着粗气,因为没有元神灵力的保护,月风险些疼痛的昏死过去。

    不过让月风惊喜的就是,在水球流出之后,自己手臂上的黑色已经变淡了。看样子烛龙果然是疗毒的高手,而且自己所中的毒估计也就只有烛龙能治了。

    烛龙长出了一口气,看了水球中的三尸蛊毒的毒源,知道自己现在用的这种方法可行。右手一挥,水球便在虚空之中连带着其中的三尸蛊毒的毒源一起消失了。

    看到月风手臂上颜色,烛龙露出了欣喜之色。

    右手一挥,强大的水系分子又出现在了烛龙的手上,渐渐形成了一个水球。烛龙看了看已经被汗水湿透衣衫的月风,沉声道:“子,住啊,这才是刚开始。”

    月风咬了咬牙,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没事,这点疼痛我还是得住的,不算什么,来吧。”

    烛龙笑着点了点头,手中也不怠慢,水球在烛龙的控制下,再次被压入了月风的手臂之上。

    不知何时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已经出现在了两人边,一直观看这烛龙为月风疗毒,频频点头,其中的惊讶之色,不言而喻。

    烛龙将水系分子强行压入月风的手臂之中,再通过自己的强大吸附之力将水系分子吸收,带出来一些三尸蛊毒的毒源。不知道这种循环经过了多少次,只是最后烛龙已经满头大汗,月风已经疼痛的近乎虚脱,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腻了这周而复始的动作,安心的到一边修炼,敬候佳音了。

    直到最后一个水球被烛龙吸出,月风的手臂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色。

    烛龙动用元神灵力,探知了一下月风的手臂,现已经将三尸蛊毒的毒源全部清除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好了,基本就这样吧,你自行调养一下,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月风反复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此时手臂已经恢复到了本来的色,虽然活动起来仍然有点僵硬,但是月风知道,只要经过一个短暂的磨合期之后,便可以恢复到自己巅峰时候的状态。“辛苦你了,烛龙前辈。”月风由衷感谢着说道。

    烛龙一挥手,道:“你这子,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

    月风干笑了几声,用手挠挠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烛龙前辈的。”

    烛龙摇了摇头,道:“你自行调养吧,我该去修炼了。”

    风华仙帝的帝府中的石室里。。。

    石室的门慢慢推开,走进了一个白衣女子,看着g边两人,叹了口气。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风华仙帝。而g边的则是澜炎儿和列嫣儿。

    “娘,还没有消息么?”列嫣儿走到风华仙帝边,问道。

    风华仙帝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你不用担心,以月风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出现任何危险的。”

    列嫣儿扑到风华仙帝的怀中轻轻点了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恩,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重要声明:小说《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