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逆苍穹 书名:烮天
    第五十五章

    仙域之中,西南方向,天空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闪电。

    这条黑色的闪电,极细且长,横亘在仙域的上空之中,而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道黑色的闪电,其实就是空间裂痕。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将仙域的上空撕裂?

    到底是真么样的修真者,能有如此强大的神通?

    这道黑色的裂痕刚刚出现不久,仙域之中的高手们全都汇聚在天尊(殿diàn)宇当中,共同商议这件怪异事(情qíng)的缘由。

    仙域之中,一共分为三股强大的实力,分别是天巫法师所统治的巫族。冥王仙使所统治的幽冥圣(殿diàn)。撼天族长所统治的夜魔兽都。

    冥王仙使、天巫法师、以及撼天族长,都是仙域之中的绝顶高手,而仙域无冕之王则是孤家寡人的灭世天尊。

    冥王仙使、天巫法师以及撼天族长等人,按照仙界之中的等级划分的话,他们的实力其实早就达到了九级先帝的圆满境界。不过他们也跟仙界之中的修真者一样,都是受到了仙人修真的束缚,九级先帝的圆满境界,已经是他们所修炼的极限了。

    可是据说仙域之王灭世天尊的实力,早就超过了其他人,而且似乎是突破了仙人的束缚。只是这样的事(情qíng)有违常理,所以很多修真者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不过冥王仙使等人知道,不管灭世天尊是否已经突破了仙人修炼束缚,灭世天尊的实力确实他们三大统治者联手都难以取胜的。

    所以这些老家伙们,不管是愿不愿意让一个看似是(乳rǔ)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统治,却没有一个人敢反对,或许只有亲(身shēn)感受过灭世天神杀伐果决的时候产生的气场的人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这个(殿diàn)宇当中,除了灭世天尊手下的三个族长之外,还有这些族长们手下的勇士。一共加在一起,也有几十位,虽然这些人在灭世天尊面前都是衣服卑躬屈膝的态度,但是他们在仙域以至于仙界的任何一处,都可以说是绝顶的人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众人对于天空之中骤然出现的裂痕表示无从可知,起初大家都猜测是仙界中的修真者来犯,可是经过推测发现,根本就不会是仙界之中的修真者。

    那么既然不是仙界,更不可能是凡人界,所以大家都纷纷猜测究竟是哪个位面。

    灭世天尊只不过是像一个摆设一样,充壮丁一般参加了这次商讨,不过自始至终,他也没有说过任何话语。

    就在这个商讨结界尾声的时候,奇怪的事(情qíng)出现了。

    灭世天尊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灵魂力,可是这股强大的灵魂力绝对是发自一个强者,因为以灭世天尊的灵魂感知力来判断,自己的实力,应该在这人之下。

    不过让灭世天尊奇怪的就是,究竟是什么修真者能够拥有这么强大的灵魂力呢?

    灭世天尊对此无从可知。

    不过他并没有点破这一点,而是任凭月风去做任何想坐的事。

    不过灭世天尊看来,仙界之中的修真者能够来到来到仙域当中,肯定也是因为仙域上空出现的那个裂痕所致。

    既然仙域当中能够出现这样的裂痕,恐怕仙界之中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qíng)。如果真的是为了这件事(情qíng)而来,那他来要干什么?想要跟我们共同商议对策?想到这里。灭世天尊赶紧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仙界与仙域之中,完全是因为信仰不同,才会出现千万年前那场仙界大战。

    而仙界与仙域中的修真者,也是因此不相往来,更是敌对的仇人。

    (身shēn)在远方的月风,调息了一下心神。

    烛龙无不担心的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月风摇摇头,道:“我没事,不过刚才在我动用灵魂感知力的时候,竟然被人给发现了,我想这个人就是你们常说的灭世天尊。”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无不担心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既然被灭世天尊发现了,恐怕很快所有的仙域高手们都会知道。”

    月风摆了摆手,示意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不要说话,然后屏息凝神,重新发动灵魂感知力,过了一会。月风轻声说道:“怪了,真是奇怪。”

    一直在等着月风回应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怎么了,什么就怪了?”

    “那人既然能够感应到我的灵魂感知力,可是他却没有声张出去,反而还在那座(殿diàn)宇当中稳坐,你说这样的事(情qíng)乖不乖?”月风不解的说道。

    这。。。

    这、、、

    烛龙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也都是疑惑不解,按照月风来说,那人肯定是仙域当中的第一高手灭世天尊,可是仙域与仙界根本就是势不两立,怎么可能放任月风随便出入,而灭世天尊装作没事人一样呢?

    月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摇头苦笑。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是去,还是打道回府?”

    月风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倒是想看看这个灭世天尊究竟是何方神圣。”

    既然已经被人发现,月风等人也就不用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了。

    几个瞬间之后,三人就已经来到了天尊府邸之外数十里地。月风骤然停下了脚步。

    此时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结界,想必是天尊府邸特意设立出来的防止外敌入侵的结界。

    月风观察了一下,这个结界灵力充沛,不过攻击与防御力并不高,在月风的眼里来看,不过是只能起到报警作用。

    “现在我们怎么办?”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问道。

    月风嘴角勾勒出来一个弧度,坏笑着说道:“看我的吧,烛龙前辈,你在仙域当中呆的时间久,想必找一个安(身shēn)之处并不难,我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先进天尊府邸去看看。”

    烛龙一听,赶紧说道:“那怎么能成,仙域与仙界本就是势不两立的死敌,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们两个前去呢?”

    月风摆手说道:“现在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剑灵还跻(身shēn)于那个(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当中,可以藏(身shēn),只要有我在,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不过是进去跟他们商讨一下,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是了,如果我们在那边动起手来,你再来也不迟。”

    烛龙还是犹豫不决,月风接着说道:“烛龙前辈,难道你忘记了吗,我可是已经学会了神界之中独有的秘术瞬移,你也知道瞬移的威力,就算是仙域之中的修真者与我为难,逃跑还是绰绰有余的。”

    烛龙闻言,点点头,在与神界第十战神对战当中,他早就充分的见识到了瞬移这种功法的威力。想来现在月风的实力,在配合这样的功法,肯定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只能感叹一声自己真是多虑了,便对月风跟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招招手,然后自己去寻找一个角落,静观其变了。

    天尊府邸当中。

    撼天族长此时坐在一把椅子上,沉声说道:“我想大家都知道,这道空间裂痕不论是不是仙界修真者所致,我都觉得我们有必要一举拿下仙界,以血千万年前的仇恨。”

    巫族之中的天巫法师,点头称是:“是啊,仙界与我仙域为难千万年,我们一定要想好一个办法,一举拿下仙界,正我仙域名望。而且我想大家都知道,仙界当中的修真者月风,他手中拥有一件仙界至宝仙府,我们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炼,都无法达到飞升神界,如果能够得到仙府的话,我们便可以飞升神界了。所以无论什么原因,我觉得都有必要将仙界之中的修真者全部杀死,而且不知道大家听说没有,仙界当中上一阵也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战争。月风与风华仙帝联手,将仙界之中的其他仙帝全部杀死。现在正是空虚阶段,我们应该趁次机会下手。”

    府邸当中的仙域中的高手们都纷纷称是,在他们心目当中,灭掉与不灭掉仙界,都不是要紧的事(情qíng),而真正让他们上心的则是月风手中的仙府。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有了这样的传说,仙府可以帮助修真者飞升神界。那可是神界啊,所有修真者梦想中的修真圣地。

    一提到仙府,在联想到神界,仙域当中的修真者们都是双眼中冒出火辣辣的光芒。

    唯独正座当中的灭世天尊。听到了这些之后,努了努嘴,轻声问道:“天巫法师,这些事(情qíng)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巫法师顿时惊出了一(身shēn)冷汗,仙界与仙域之间的传送通道,是他最先发现的,并且通过自己的灵将这个通道掩盖,所以仙域当中的其他修真者并没有发觉这样的事(情qíng)。

    当时天巫法师不过是存了一个私心,以为仙界当中不堪一击,打算自己独吞仙府。可是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来一个唐落尘,救下了月风,还将自己的手下打伤,更让天巫法师伤心的就是。他手下的第一悍将岩煞圣巫,在那场战争之中阵亡了。

    不过更让人难以捉摸的就是,灭世天尊似乎已经看穿了天巫法师的那些鬼把戏,却没有揭穿。继而则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摸样,说道:“算了,听说你手下的岩煞圣巫已经死了,真是可惜了,那名圣巫可是有我百分之一的天赋。”

    天巫法师唯唯称是,不敢多说,只觉得(身shēn)后凉飕飕的,不觉间已经沁出了汗水。

    其实天巫法师的那次单独行动,已经全部暴漏了。巫族祭坛当中的烛龙,重开了乾坤鼎的束缚,逃到了仙界当中,同时天巫法师手下的岩煞圣巫不知不觉间在仙域蒸发,东方天际当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封印。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将天巫法师的所作所为全部暴露出来。

    只不过是灭世天尊当时正在闭关,而且正是瓶颈事(情qíng),不可能抽(身shēn)出来。

    而当灭世天尊出关之后,从那个封印当中,已经看出来这里就是仙界与仙域之间的传送通道。

    虽然当时灭世天尊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qíng)追究天巫法师的责任,但是谁都看得出来,灭世天尊已经对巫族有了看法,只不过是。而今天竟然是旧事重提,所有人都替天巫法师捏了一把汗,同时也痛恨天巫法师实在是太过自私了,有了这样的消息竟然没有及时告诉别人,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府邸当中的修真者都是各怀心事,不过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天巫法师竟然有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当他看到灭世天尊那不可一世却又玩世不恭的表(情qíng)的时候,心中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恐惧。

    “仙域之中的各位道友,大家好!”

    在这凝重的气氛当中,忽然间传来了一声玩味的话语,这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可以听到自己呼吸声的府邸当中,无异于炸雷一般惊起。

    府邸当中所有仙域中的高手们,顿时都瞪大了眼睛,无论如何,他们都不知道这话到底是谁说出来的。而且仙域的天尊府邸当中防守相当严密。不可能有外人闯进来,但是这声音,却是他们第一次听到。

    一时间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竟然忘记了去用灵魂感知力去窥探一下。

    天巫法师在错愕之间,竟然产生了疑惑,因为他感觉这声音他听到过,可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时间其实很短暂,只是一个瞬间而已。天巫法师就知道了这声音的主人。

    在天尊府邸的地面之上,骤然间出现了一团(乳rǔ)白色胶状物体,这(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出现之后,则如同一朵莲花绽放开来,继而,从莲花的花蕊之中,慢慢的爬出来一个人。

    天巫法师忽然间认出来这人,右手指着爬出来的人,最终失声的说道:“月。。。月。。。”

    可是天巫法师因为过于激动,只是月了半天,竟然没有将全名说出来。

    来的不是月风又是何人?

    此时的月风,站在天尊府邸当中,嘴角噙着笑意,环顾了一下四周。而他脚下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慢慢的汇聚,然后顺着月风的腿部慢慢攀爬而上,如同一条白色的蛟龙一般。

    “他就是月风!”最后,天巫法师大声的喊道。

    此言一出,如同惊雷一般。天尊府邸当中的所有高手们顿时抛出自己的法宝,有的则是催动功法。

    几乎只是一个瞬间,就有数个法宝已经招呼在月风的(身shēn)上,可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那些法宝打在月风的(身shēn)上,如同打在了空气上一般,一穿而过,可是因为用力过猛,不能收手,很多法宝则是穿过了月风的(身shēn)体,打在了天尊府邸的墙壁上,一时之间,仙域的天尊府邸当中,金属的共鸣声不绝于耳。

    可是无论是多少法宝打在月风的(身shēn)上,月风的(身shēn)体依然站在原地,如同一个影子一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法宝不行,则是动用功法。天巫法师对月风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因为月风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并且还杀死了他手下的悍将岩煞圣巫。更因为这件事(情qíng),将自己的计划全部暴露,弄得在仙域当中,没有脸在见人了。

    此时看到了月风,哪能放过,双手瞬间在虚空之中挥动,同时在他的衣袖当中,缓缓的飞出一股黑色的气体,这黑色气体在虚空之总漂浮。

    猛然间天巫法师变掌为拳,他(身shēn)前的黑色气体,则跟随着他手势的变动,变成了一个拳头。随着天巫法师的催动,这黑色气体的拳头,在虚空之中飞出,奔向月风。

    月风早就吃过了这巫族之中的虫蛊的亏,自然是不敢小觑,而且他也知道,凭借着自己的实体虚体的转换,恐怕是不能轻易躲过天巫法师的虫蛊的攻击,不敢托大,等到那黑色的拳头飞到自己(身shēn)前的时候,月风元神动转。动用了瞬移功法,刚好躲过天巫法师的攻击。

    天巫法师眼看着站在原地的月风骤然间消失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在他发动攻击的同时,也一直用灵魂感知力去探测月风。可是就在那黑色拳头刚要落到月风的(身shēn)上的时候,月风竟然在原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月风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天巫法师的(身shēn)后。

    错愕之间的天巫法师,等到他发现了月风的存在的时候,已经晚了,月风拳头轻轻挥动,一个拳罡骤然出现,轰击在了天巫法师的(身shēn)上。

    天巫法师一时间没有防备,站立不稳,在空中飞出,最后被冥王仙使接住。

    看到天巫法师被人接住,月风略显失望的摇摇头,嘴角依然是那个玩味的笑容。

    此时的仙域中的高手们也看出来自己的攻击似乎是对月风起不到作用,不过仗着人多势众,也不退缩,而是围在月风周围,剑拔弩张。

    不过每一个高手们的心中都是填满了震惊,他们心中既是疑惑,为何明明攻击到了月风的(身shēn)上,对方却有消失了。

    天巫法师咳嗽了几声之后,长长的出了口气,示意冥王仙使自己并没有危险。与其说天巫法师(身shēn)上的伤,还不如说他心中的震撼来的猛烈。

    在天巫法师闯入仙界中的时候,也曾经与月风交过手,当时月风的实力,并不比天巫法师高出多少,可是现在,竟然在毫无知觉的时候,给了自己一拳,而且看那攻击力,分明就是没有动用全力,如果月风当时对自己下了杀手的话,恐怕自己这把老骨头,就不能继续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了。

    “这就是你们仙域中的待客之礼么?”透过众人,月风望着府邸之中正坐上的灭世天尊,轻声说道。虽然月风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在这种紧张的时刻,还是清晰的传入了灭世天尊的耳朵里。而且月风在进入到天尊的府邸当中之后,便发觉那个感知到自己的人,正是坐在正坐中的那个年轻人。所以月风也就此认出,这个年轻人肯定就是烛龙常说的灭世天尊。只是让月风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灭世天尊的摸样跟自己想象之中竟然是天壤之别,月风一直以为,这个灭世天尊会像天巫法师那样,是一名经历了沧桑洗礼的老者,可是眼前这位,竟然是跟自己差不多的青年男子,跟确切的说,是一名美男子。

    尤其是灭世天尊的那双修长白皙的双手,恐怕连女人都会嫉妒。如果不是经过了自己的灵魂感知力的探测,确定了对方的(身shēn)份的话,月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个青年男子跟灭世天尊联系到一起的。

    此时的灭世天尊正双手托着下巴,观看好戏。闻言,将双手摊开,耸了耸肩,很无辜的说道:“这个肯定不是待客之道,但是我想你误会了,你还不是我们的客人。”说完,嘴角依然噙着那玩味的笑容。如果单看这样玩世不恭的模样,竟然跟月风的那不可一世竟然有几分相似。

    月风点点头,他也很同意灭世天尊的说法,自己根本还算不上仙域的客人,或者说,目前来看,仍然是不能对立的仇人。

    “看座。”灭世天尊示意手下的高手们收起自己的法宝,然后名人给月风拿来了一把椅子。

    这些仙域的高手们都心存不甘,但是看到了灭世天尊的那不可拒绝的眼神之后,都乖乖的将自己的法宝收回。

    按照灭世天尊的安排,手下的护卫将椅子放置在灭世天尊的(身shēn)旁,月风也是一副自来熟的摸样,连几句客气的话语都没说,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你亲自来到我们仙域,我想你应该有很多事(情qíng)跟我说才对。”说完,灭世天尊又将他的双手交叉,托着下巴,一副细心聆听的模样。

    月风看了看仍然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仙域中的强者,无奈一笑,然后悠悠的说道:“好吧,我来的目的暂且不提,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撼天族长可以说是仙域当中最痛恨仙界中的修真者的人,所以在他得知来的竟然是仙界中的月风的时候,就已经痛下杀手。只不过是几番攻击,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此时可以说是憋了一肚子气。又看到月风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qíng),顿时火冒三丈,大声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仙界的狗辈,再如此嚣张,看爷爷不炼化你的元神,让你永不超生。”

    轰!细心聆听的灭世天尊右手轻轻一挥,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道无形的气流,这气流在虚空之中,骤然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轰击在撼天族长的(身shēn)上。撼天族长则如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在虚空之中摇曳着,飞出了灭世天尊的府邸。

    直到飞出数百丈之后,撼天族长才站稳(身shēn)形,咳嗽了几声。

    其实撼天族长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只不过是当他发现灭世天尊的攻击的时候,就知道灭世天尊已经动怒了。心中暗叹了一声自己实在是太过鲁莽了。也未反抗,而是顺着那气流的力道,飞出了灭世天尊的府邸。

    这样的惩罚算是轻的了,在撼天族长的心目当中。或许月风不算什么,但是那个笑容可掬的灭世天尊,却是不次于任何魔鬼,一不小心的话,就会步入万劫不复之地。站在虚空之中的撼天族长忽然感到(身shēn)后传来了一丝凉意,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惊出了一(身shēn)冷汗。

    灭世天尊将撼天族长轰击出去之后,对月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双手托着下巴,做一个虔诚的聆听者。

    月风抿了抿嘴唇,接着说道:“大家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在上古时期,当时仙界与仙域还是合成一体,而且当时几乎是没有修真者的,位面当中的主宰,却是神兽与魔兽。而神兽与魔兽之间,经常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当时有一名远古大神,名叫共工。据说共工具有天大的神通,可以毁天灭地,但是是否有这样的事(情qíng),还真是无从可知。当时可以说是仙界一片混乱,也没有神界这个位面,上古大神共工一心想要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位面,所以他就开始想要创立出一个全新的功法。在一次天时地利人和的(情qíng)况下,他成功的创造出这个功法,并且也成功的释放出这样的功法,发动了天煞雷劫。”

    神界,上古大神共工,天煞雷劫。

    这些事(情qíng),仙域中的所有修真者们都听说过,只不过都是通过一些文献或者是古书中,得知了一点,但是听到月风将这些事(情qíng)都清晰的说出来之后,更是满脸震惊,原本还是怒目相视的修真者们,此时都来了兴致,全神贯注的听着月风的讲述。

    月风继续说道:“发动那场天地浩劫,天煞雷劫,为的就是将仙界之中的所有神兽魔兽杀死,然后炼化出他们的元神灵力,再用这些元神灵力,发挥出天大的神通,重新创立出一个位面,而这个位面,就是大家一直幻想的修真圣地,神界。而上古大神共工,因为发动了天煞雷劫,耗费灵力过大,元神尽散了。可是在开创出神界这个位面之后,便有不少仙界的修真者飞升神界,而这些修真者,也是都知道神界的秘密的。在他们飞升神界之后,逐渐发现,神界这个位面并不是永远存在的,竟然会出现体积减小。后来神界之中的修真者们才知道,维持神界的正常运转,就必须要注入全新的灵力。所以他们便将后来的飞升者全部炼化成维持神界正常运转的灵力。后来这样的秘密暴漏出来,便没有修真者继续飞升神界了,为了维持神界的正常运转,神界的战神便布下了一个天大的骗局。

    那就是仙府,仙府确实是像你们想想中的那样,可以用来飞升神界,不过结局肯定和那些前辈一样,成了神界之中维持正常运转的力量。”

    灭世天尊轻轻蹭了蹭鼻子,问道:“这些事(情qíng),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就用仙府飞升神界过,而且还与神界之中的第十战神交战了一番,我所知道的事(情qíng),就是从第十战神的口中得到的。”月风回答道。

    “什么?他竟然能飞升神界?”

    “不会吧,他竟然与神界中的修真者对战过?”

    “怎么可能,他满口胡说。”

    “你口中的第十战神实力怎么样?”灭世天尊问道。

    月风想了一下,说道:“很强,若不是托大的话,恐怕我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

    灭世天尊点点头,道:“似乎你还没有说出你来这里的目的。”

    “我从神界第十战神的口中得知,如果当(日rì)我丧生在神界的话,他们就可以通过仙府,传送到我们存在的这个位面,然后将所有的修真者抓捕,并且炼化元神,让神界正常运转。所以。。”

    “所以你想找我们结成同盟关系,对么?”灭世天尊打断了月风的话语,问道。

    月风想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灭世天尊一副无动于衷的摸样,说道:“你这个故事很精彩,不过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呢,而且你似乎是来错了地方,这里是仙域,我想你恐怕是有命来,没命回去了。”

    对于这样没有丝毫威胁(性xìng)的恐吓,月风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在他来到仙域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仙域与仙界,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可以说是比天高比地厚。

    而且月风也认为,纵然是仙域中所有的修真者联手,也未必真能将自己留住。

    月风哈哈大笑,说道:“你认为你有这样的实力?不是我说大话,恐怕你们仙域之中所有的修真者联手的话,也是留不住我的。而且仙域上空出现的那个空间裂痕,已经清晰的证明,神界之中的战神们已经采取了措施,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能传送到仙界当中,但是我相信,他们既然能够创造出仙府这样的无上法宝,那么也一定能够重新炼化出一个这样的法宝,传送到仙界。如果真有那么一(日rì)的话,不仅仅是你我,所有的仙界修真者,都会被神界之中的战神们炼化,充当维持神界正常运转的养料。哈哈”

    灭世天尊点了点头,道:“天空之***现的那道裂痕,确实是我们心中的一块心病。还有就是,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那么我们仙界与仙域之间联手,结成同盟关系,也并不是不可以的,不过既然联盟的话,那谁来担任这个盟主呢?”

    “自然是我了。”月风说道。

    此言一出,(殿diàn)宇当中所有的高手们都露出了狰狞的表(情qíng)。

    自从天空之***现了那道空间裂痕之后,所有的高手们都是心中疑惑加震撼,疑惑的是,空间之***现了那道裂痕究竟是什么原因,而震撼的是,他们不敢相信,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能够将空间彻底撕裂。

    所以这些仙域中的高手们听到了月风所说的事(情qíng)头头是道,似乎每个事(情qíng)都有理可依,所以这些高手们都是半信半疑。直到后来月风提及到了天空之中的那道裂痕之后,更加是认为月风说的是实(情qíng)。

    而且经过几次交手之后,这些高手们也看出来,月风根本就没有动用自己的实力,可是这些仙域中高手们联合起来,都不能伤到月风一分一毫,所以更加认为月风不会欺骗他们。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当中,有些事(情qíng)就是这么奇怪,也不可能用常理来推测。

    月风本来是他们的仇人,自然有足够的骗人的动机,可只不过是因为月风显现出来的实力,就让这些仙域中的高手们对月风的多出了几分信任。

    不过月风轻松的说出了那句,自然是我了。绝对是所有仙域中修真者的逆鳞,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自己的仇人担任这个盟主。

    整个府邸的空气仿佛是瞬间凝重起来,月风看着所有人剑拔弩张的模样,依然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些修真者也知道,凭借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伤到月风的,而且在没有灭世天尊发话的(情qíng)况下,任何修真者都是不敢擅自动手的。撼天族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前车之鉴。

    月风只是用欣赏的眼光去看着那些面露狰狞的修真者,完全是一副上位者看待那些(身shēn)前(身shēn)后营营苟苟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恐惧。

    灭世天尊眉头一皱,给众人一个眼神,剑拔弩张的高手们又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月风的眼神依然不善。而且双手之间都在运足了灵力,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灭世天尊回头对月风说道:“你想做盟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先拿出来足够的实力才行。”

    “你想跟我交手?”月风问道。

    灭世天尊反问道:“怎么?不敢?”

    月风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道:“怎么可能不敢呢。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就好。”灭世天尊话音未落,只见他(身shēn)体并没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可是他浑(身shēn)上下雪白的袍子猛然飞起。灭世结界!

    只是一个瞬间之后,灭世天尊与月风进入了灭世天尊独创的结界当中。

    在灭世天尊启动这个结界的时候,月风就已经知道了灭世天尊的想法,其实当时他还是有能力逃脱这个结界的,不过他并没有那样做。

    进入了灭世结界之中,月风顿时感觉到(胸xiōng)闷气结,浑(身shēn)上下的血气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开始凝固一般,灵力的运用也不能流畅。

    “为什么不逃?”灭世天尊问道。

    月风回答道:“只想看看你耍什么鬼把戏。”

    “好好好,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鬼把戏。”虚浮在空中灭世天尊,猛然间发难,飞奔月风而来,重重的挥出一拳,同时在他的拳头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罡。

    月风元神动转,想要发动瞬移之术。

    可是让月风意想不到的是,瞬移之术竟然在这一刻无法发动。发现了这样的变故,月风心道不好,赶紧催动灵力,护住(身shēn)体,在月风(身shēn)前,顿时出现了一道雷属(性xìng)的防御盾。

    拳罡与防御盾撞击一起,顿时产生了刺耳的嗡鸣声。

    月风(身shēn)前的雷属(性xìng)防御盾瞬间炸碎,拳罡攻势不减,轰击在月风的(身shēn)体之上。

    轰!

    在那拳罡的震((荡dàng)dàng)之下,月风的(身shēn)体飞出数十丈远。站稳(身shēn)形之后,月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真卑鄙。”

    灭世天尊摇头笑道:“不要这样说嘛,虽然不知道你刚才在与我手下的人员交战的时候,使用了什么功法,可以躲过攻击。不过在我的结界当中,你那样的功法是用不了了,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没想到对方并没有说出一些长篇大论来反驳自己。月风也是更觉得这个灭世天尊有意思。

    “好,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月风暴喝一声,逆天锁,四层,开!

    在灭世天尊的灭世结界当中,月风知道对自己十分不利,而且事(情qíng)紧急,不能一拖再拖了,立刻开启了逆天锁四层。

    “哦?拿出你的实力了么?”灭世天尊微微一笑,元神动转,顿时催动法诀,双手在虚空之中划过。。。。。。。。。。。。。。。。。。。。

    手指所过之处,空中便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痕迹,最后收手,那白色的痕迹竟然将灭世天尊笼罩其中,如同一个刚刚结茧的蚕蛹一般。

    已经开启了逆天锁四层的月风,攻击力与速度自然是有了很大的提升。

    元神动转,催动法诀。炸雷!在月风的手掌之上,顿时迸(射shè)出一道白色的光芒,这光芒异常刺眼,远远超远了太阳光的几百倍。

    光芒绽放而出,继而收拢,一股可以摧毁天地的力量,顿时出现在了月风的手心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