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逆苍穹 书名:烮天
    第五十三章

    神界第十战神与月风的对战斗法之中,本以为是稳((操cāo)cāo)胜券,却没想到原本已经昏迷的月风竟然会骤然间醒悟过来,并且他的双目之中的瞳孔也变成了三个。当时神界第十战神是满脸的惊讶。因为在他的记忆当中,当年的上古大神共工,在引发那场上古之中的巨大的灾难,幻化出天煞雷劫的时刻,就是眼睛之中多出了一个瞳孔。

    可是当时的月风,竟然在苏醒的一刻,双目之中变成了三个瞳孔。

    而与此同时,月风的实力也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就把神界第十战神的刀刃拦下,躲过了致命一击。

    而在两人的谈话之中,神界第十战神终于得知了月风为什么会有这样强大的实力,那就是因为孙忘忧竟然将神界之中第一法门逆天锁传述给了月风,而拥有这样法诀的月风,在修炼成功的那一刻,就已经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神格。

    所以拥有这样强大实力的月风,可以在仙界之中横行无忌,多次战争都是以少胜多,完全都是靠着他强大的修为。

    冷静下来的神界第十战神,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强弩之末,而对方似乎是如同涅槃喋血的凤凰一样,重新恢复了生命。而且实力似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样子现在自己想要凭借实力战胜月风,是不可能的了。

    豁然间神界第十战神的眼睛之中寒光一闪,整个脸庞也抽搐了一下。紧皱的眉头似乎在诉说着他内心的挣扎,最后狠狠的一咬牙。

    不知道为什么,月风看到了神界第十战神的表(情qíng)变化,心中本能的一个激灵,他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哈哈,真没想到,忘忧仙帝竟然会有如此深厚的心机,将我们所有战神都给蒙骗了,不过看来他还是算错了一步,那就是,我死了,你也肯定活不了。”

    神界第十战神放生冷笑,随着他的笑声,他的整个(身shēn)体开始液化。(乳rǔ)白色胶状物如同液体一样,从神界第十战神的脸上慢慢流淌下来,随后是脖子,然后是全(身shēn),几乎都在这一刻开始液化。

    月风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使用什么功法,但是他知道这肯定是危险的信号,如果不能早点脱(身shēn)的话,肯定会有(性xìng)命之忧。

    月风摸爬着想要站起(身shēn)来,同时双手双脚不断舞动,想要甩开那已经融化而覆盖在自己(身shēn)上的(乳rǔ)白色胶状体。

    可是那(乳rǔ)白色的胶状体如同附骨之锥一样,在落到月风的(身shēn)体上的时候,就已经粘在了月风的(身shēn)上。任凭月风如何用力,都甩不开那(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

    月风见此(情qíng)景,心中大急,因为神界第十战神几乎是贴在了他的(身shēn)上,所以几乎不用动用灵魂感知力,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神界第十战神体内灵力的变化。

    在这之前,月风早就通过灵魂感知力去探测过神界第十战神的灵力,十分强大,要比仙界之中的九级先帝高出好几个层次,而且是纯净的水属(性xìng)。

    不过此时月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神界第十战神此时体内灵力的属(性xìng),分明就是火属(性xìng)。

    月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巨大的变化,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修真一途,修真者体内的灵力属(性xìng)是不可能改变的。不然的话,属(性xìng)的变动,所产生的巨大力量会伤害到自己的内脏器官,如果是两种相克的属(性xìng)的话,所产生的力量更是巨大的,会吞噬修真者,让修真者失去生命。

    但是眼前这一幕,神界第十战神体内灵力的属(性xìng)分明是从纯净的水属(性xìng)转变成炙(热rè)的火属(性xìng),水火相克,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qíng),而让体内的灵力属(性xìng)发生改变会丧失生命的事(情qíng),神界第十战神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是此时竟然动用这样的功法,看来是抱着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态度了。

    想到这里,月风一阵冷汗,神界地势战神的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自己若不是能够在那紧要的关头实力骤增的话,恐怕早就死在了神界地势战神的手下。可是现在对方竟然想要与自己同归于尽,恐怕真的是难以逃脱了。

    不过不管如何,月风不可能是坐以待毙了。将说有的灵力灌输的双手双脚之中。

    月风双手用力,想要拉开附着在自己(身shēn)上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可是那(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刚一入手,微微一用力的时候,就如同泡沫一般,从手指缝中流出,然后覆盖在手背上。任凭月风如何再用力,都不能摆脱。

    月风见此心中大急。

    手脚并用,几乎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打算摆脱神界第十战神的束缚,可是那神界第十战神此时的(身shēn)体已经完全液化,全部都是(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月风越是想要摆脱,(身shēn)体移动,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则会更进一步的遍布在月风的(身shēn)体表面。

    骤然间出现的变故也让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烛龙两人都是惊愕不已,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qíng)。

    猛然间,烛龙抬起自己的右手,指着远处的月风与覆盖在月风(身shēn)体上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失声的喊道:“是。。是六甲天王咒!”

    闻言,惊愕之中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如同丢了魂魄一样,虚浮在空中的剑(身shēn)顿时失去所有支撑,坠落到地面上。

    短暂的瞬间过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大声问道:“老妖!你确定这真是六甲天王咒?”

    烛龙眉头紧皱,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错,这个肯定就是上古第一毒咒,六甲天王咒。”

    猛然间,烛龙感觉(身shēn)边竟然传来了一阵寒气,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坠落到地面上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已经重新振作起来,虚浮在空中,而那股强大的寒意,竟然是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上传来的。

    烛龙不解,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可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并没有就此给出答案,而是简单的说道:“月风对我有恩,他不能死,老妖,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同甘苦共患难,只是没想到竟然在此刻,。。。呵呵,反正我也不过是一个剑灵,。。。。老妖,如果有机会,希望你们能够给我报仇!”

    说话,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飞遁而出。

    烛龙呆呆的看着飞遁而出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心中如同打碎了五味瓶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虽然知道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所去的目的,不过他没有阻拦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甚至说,如果不是他现在已经是(身shēn)受重伤,他宁愿去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飞遁的速度并不快,可是随着他与月风神界第十战神的距离拉近,剑(身shēn)之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是越来越浓重。

    直到后来,挣扎之中的月风也清晰的感受到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不过当他看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时候,极品仙器天地之间已经***了神界第十战神所幻化而成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当中。

    不知道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所使用了什么样的神通,在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没入到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当中的时候,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对月风的束缚的力量竟然骤然减小。

    只是月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的束缚力仿佛是被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所吸引过去一般。随着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虚空之中动用灵力翻滚乱动,很快,月风就已经彻底的拜托了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的束缚。

    得以解脱的月风站在原地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看去,此时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剑(身shēn)已经全部陷入了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当中。

    此时月风也知道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是用自己去吸引了那(乳rǔ)白色胶状体的束缚,才让自己得救,不过月风知道此时的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恐怕是凶多吉少,不敢怠慢,赶紧飞(身shēn)出去,想要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解救出来。

    可是半空之中的那个(乳rǔ)白色的胶状体仿佛是感受到了月风的((逼bī)bī)近一般,骤然间发力,飞至空中。

    速度之快令人乍舌,就连月风,都未能追赶上。

    猛然间,月风感受到了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之中的力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从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中扩散开来,使得月风不得不停下脚步,甚至在虚空之中,不管月风如何用力,也不能再进一步。

    轰!

    天地之间豁然间一声炸响,虚空之中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骤然间绽放出耀眼的白光,那光芒异常刺眼,比起太阳的光芒来不知道要强烈几千万倍,纵然是修为已经到了月风这样境界的修真者,在这强烈的光芒刺激下,双目几乎是瞬间失明。同时产生了火辣辣的疼痛。

    而比起来眼睛的疼痛,那爆炸的声响穿入耳中,更是刺激得耳膜升腾。

    月风只觉得那声响传入耳中,自己的耳膜好像要炸碎一般,整个大脑几乎是在那强大的震((荡dàng)dàng)之下,重新翻了好几个个。

    浑(身shēn)上下,血气逆流。

    月风赶紧动用元神灵力,去护住心脉。

    如此一来,就已经无法在虚空之中停留,不过此时的月风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身shēn)体如同一个浮萍一般,在虚空之中轰然落下。

    月风管不得(身shēn)体的是否会受伤了,此时只能是动用所有的灵力,去护住心脉。不然在这样强烈的冲击之下,恐怕心血逆流,灵力逆转,(身shēn)体也会随之粉碎。

    远处的天际豁然传来一阵如同玻璃炸裂的声响。原本是神界第十战神所布的结界,在这一刻也被那爆炸所带来的巨大的能量波动而震碎。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瞬间变成了一片如同墨染的黑色。

    而在那黑暗之中,又出现了无数道裂痕,有的裂痕宽达千丈,窄的则只有几寸多宽。

    空间断裂!

    这一刻,随着那巨大的爆炸声中,这个神界的一角竟然断裂开来。

    当月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所能看到的,已经是跟刚才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了。

    现在的(身shēn)处之地,入眼之处,全是狼藉一片,大大小小的深坑,原本还是一望无际的森林现在竟然只剩下了翻落的嶙峋怪石。

    大地之上,遍布着一层如同雾气一样的尘土,若不是月风拥有强大的修为,感官与视觉都要比旁人好得多的话,几乎是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

    天空之上,已经是无尽的黑暗。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当那爆炸完全消失的时候,月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到了现在,月风已经很清楚,刚才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就是想帮助自己,才会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纵然月风知道,在这样强大的能量爆炸的(情qíng)况下,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肯定是不可能存活下来,但是他还是打算抱着侥幸的心里,去寻找一下。

    可是结果如同他所料的那样,天空之中,只有无尽的黑暗,还有就是那飞扬四起的尘土。

    神界第十战神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已经完全消失了。

    月风如同傻子一样,呆呆的站在地上,嘴中始终呢喃着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这八个字。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对于月风来说,就是一个亲密的伙伴,更是自己的恩人,如果不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话,自己恐怕早就丧生了。

    在月风的生活圈子里,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忘忧仙帝一样,都是自己的恩人。而且感(情qíng)更是不相伯仲。

    现在,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竟然为了救自己,丧失了生命。

    这个早就站在神界修真者巅峰的强者,在这一刻,颓然倒在地上,脸上布满了泪水。

    心中所闪现的,全部都是自己与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共同走来的一幕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铁豹、翼君寒、熊氏四兄弟等人,浑(身shēn)狼狈的出现在了月风(身shēn)边。

    原来这些人在月风走后不久,就开始坐卧不安了。而当他们感受到了远处能量发生了巨大的波动之后,就知道月风等人肯定是遇到了强者,此时正在斗法对决。起初列嫣儿就要过去帮忙,因为在这里,已经不是早时的仙界了,他心中担心月风的安慰。

    可是唐落尘得到了月风的叮咛,告诉他无论如何都不要过去。而且唐落尘也知道月风的实力,相信月风应该不会有事。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如果月风真的是遇到了强者的话,凭借月风烛龙还有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三人联手都不能战胜的话,恐怕自己过去了也是拖月风的后退。

    这样一来,唐落尘一直就在安慰大家,告诉他们月风不可能会有事。可是远处的能量波动持续的时间太长,唐落尘心中也没有底了。

    列嫣儿更是担心月风,此时也展现出了他的公主脾气,更何况她其实与唐落尘还不是很融洽的,因为子啊唐落尘出现之后,她觉得月风的心思都用在了唐落尘(身shēn)上,而忽略了自己。

    所以她偏不听唐落尘的话,既然唐落尘不让大家去,那她就自己去。

    可是风华仙帝担心自己的女儿的安慰,哪能让列嫣儿自己一个人前往呢,只能是硬着头皮,要跟随列嫣儿一同过去,帮助月风。

    不过这样一来,唐落尘就根本压制不住大家了。

    因为熊氏四兄弟还有铁豹等人,早就忍耐不住了,见到风华仙帝要过去帮忙,他们绝对不可能落后的。

    这样一来,所剩无几的几个人,也只能跟随大部队了。

    可是当他们快要来到神界第十战神的府邸的时候,却被第十战神所布下的结界拦下了,任凭他们使出了浑(身shēn)解数,也无法突破。

    消耗了几乎是大半天的时间,他们仍然没有破开神界第十战神所布下的结界。

    可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愁眉不展的时候,结界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次大爆炸。

    这结界起的是双重效果,是将内外全部隔离的,而当发生大爆炸的时候,那道结界也起到了一个缓冲的作用,拦下了一部分能量的波动。

    而更重要的是,同时也给大家带来了一部分准备时间。

    所有人都是使用灵力护住自己的心脉,这才得以脱险,换句话说,神界第十战神原本布下的结界,也给了大家一个很好的帮助。说起来这个还真是滑稽,原本只是打算将所有外来者阻隔开来的结界,竟然在这一刻成了保护层,神界第十战神竟然如此枉做小人。

    不过尽管如此,报站所产生的能量波动。也将众人波及成了重伤,甚至昏迷过去。若不是有那个结界起到了保护的作用的话,恐怕这些修真者就要在此丧生了。

    最先苏醒过来的就是唐落尘,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赶紧找到了自己的同伴,并且把他们唤醒,当所有修真者都苏醒过来,并且并没有大碍的(情qíng)况下,唐落尘便带着大家出来寻找月风。

    “月风!”唐落尘修为最高,在这昏暗之中,也是第一个发现了月风的(身shēn)形,在发生了那样巨大的爆炸之后,他见到了自己心(爱ài)之人仍然活着,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

    唐落尘飞(身shēn)来到了月风的(身shēn)边,看到月风并没有动静,以为月风昏迷了。不过她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因为他在寻找月风的时候,一直是在使用自己的元神感知力搜寻,所以她现在很确定的就是,月风现在还活着。看到月风没有动静,以为是昏迷过去了。

    可是当他来到月风(身shēn)边,想要去呼唤的时候,却看到了月风的泪水已经布满了整个脸庞,唐落尘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qíng)况,可是当他看到月风这样的表(情qíng)之后,没敢再有任何的动作,而是蹲在了月风的(身shēn)边,一言不发。

    列嫣儿听到了唐落尘呼唤一声月风之后,赶紧紧随其后,知道唐落尘肯定是发现了月风的踪迹。

    当列嫣儿看到月风的(身shēn)影的时候,自然就没有唐落尘那样的定力,一把扑进月风的怀里,大声说道:“月风,月风你没事吧,你可知道我为你担心呢?”

    说着说着,列嫣儿的脸颊已经流下了泪水,可是当他发现月风并没有回应他的时候,才看到月风那紧皱的眉头和满脸的泪痕。“怎么了?”列嫣儿轻声问道。

    月风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道:“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列嫣儿轻声说道。就算傻子,也能看出来,月风并不是没事的样子。而列嫣儿更不是傻子,所以她也发现了,只是看到月风不愿意说起,他也不想再继续追问了。

    此时铁豹等人也已经来到了月风的(身shēn)边。

    风华仙帝看到月风没有事,才放下心来,不过突然间他发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与烛龙都没有在月风(身shēn)边。便问道:“他们呢?”

    听到风华仙帝的问话,月风才从伤痛之中镇定过来,用袖口擦了一下自己的泪水。直到此时月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一直在为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悲伤,忘记了还有烛龙前辈,可是通过领滚感知力,根本就探测不到烛龙的气息。“快去找烛龙前辈!”月风大声说道。

    月风感知不到烛龙前辈的气息,主要是因为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爆炸,能量还没有散开。

    时间不长,翼君寒终于在一处断壁残垣之中寻找到了烛龙的踪迹,可是当他看到了烛龙的(身shēn)形的时候,顿时傻眼了。因为在翼君寒眼前的烛龙,竟然是一条数十丈的龙。

    若不是他早就与烛龙接触过,通过气息辨认之后,确定了烛龙的(身shēn)份。

    当烛龙看出来神界第十战神所是施展的就是六甲天王咒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就早一步,幻化成本尊摸样。变成了上古魔兽。

    因为当时的烛龙已经是(身shēn)受重伤,知道恐怕是难以抵挡那巨大的冲击,就幻化成本来的面目,希望能够躲过这场灾难。

    不过即便如此,烛龙也几乎是在这样的爆炸之中丧失了生命,当翼君寒发现了烛龙的时候,烛龙已经是气若游丝,灵力空((荡dàng)dàng)。

    翼君寒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唤来其他人。

    知道烛龙前辈(性xìng)命危在旦夕,众人赶紧过来。

    烛龙虽然与大家接触不长,不过毕竟是(身shēn)份在那里,而且平(日rì)里与人随和,受到了大家的尊重。

    丹师李秋然二话不说先给烛龙嘴里塞进了一大把仙丹,然后熊氏四兄弟赶紧运功帮助烛龙护住心脉。在救治烛龙的时候,可以说所有人都尽了自己的能力。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他。。。”风华仙帝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感受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气息。

    其实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原本就是月风赠送给风华仙帝的,因为当时月风的实力骤增,而且需要对付仙界之中其他的仙帝,月风害怕风华仙帝有所闪失,就让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帮助风华仙帝。

    所以风华仙帝对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气息在熟悉不过了。

    而且当风华仙帝看到月风满脸泪痕的时候,就心知不妙,种种猜测,堆积在一起,风华仙帝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答案,只不过他是想在月风哪里确定一下。

    月风长叹了一声,眼睛中的泪水又一次止不住的流出来。

    “他真的。。。”风华仙帝不敢相信的说道。不过话道一半,已经说不出来了,随即双眼微红。

    月风仰头,尽量控制着自己流出来的泪水,咬着牙点点头。

    当大家救治好烛龙之后,烛龙又恢复了人型模样,只不过是还是处于昏迷状态。

    仰头的月风无意间,目光落到了远处那无尽黑暗的天空之中,眉头上挑了一下。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哪里传来。

    没用月风提醒,众人也都发现了这样的变化。不由得同时抬头望去。

    “不好!这场爆炸暴露了我们的(身shēn)份,赶紧撤。”月风第一个反应过来,失声喊道。

    与此同时,月风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仙府,元神动转之间,仙府幻化而出。

    众人已经有了经验,自然对仙府不会陌生。

    月风元神微动,就将所有的人都收到了仙府之中。

    随着一阵能量压迫之后,当大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回到了仙界之中。

    风华仙帝的仙府就在自己的面前。

    风华仙帝手下的护卫起初以为是有敌人来犯,各个都祭起了手中的法宝,当看到是月风等人之后,赶紧收了法宝,上前行礼。

    风华仙帝对大家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多礼。然后吩咐铁豹等人赶紧将烛龙前辈抬到府邸之中修养。

    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就此丧生,烛龙前辈也是(身shēn)受重伤,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的调养。

    月风刚要起(身shēn)进入风华仙帝的帝府的时候,忽然间发现自己的一处衣角之上竟然还残留着一块(乳rǔ)白色胶状物体,这种东西,就算是化成灰月风也是认识的,正是神界之中第十战神(身shēn)体熔化的时候所形成的东西。

    月风一看到这(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心中气愤不已,怒火中烧,二话不说,抓起来就要将其彻底粉碎。

    可是当月风双手刚要用力的时候,(身shēn)形骤然停止了,因为月风从这个(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不会吧?

    月风张着大嘴,瞪着眼珠子,满脸的不可思议。大口喘着粗气,稳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再次动用灵魂感知力去探测那气息。

    得到的答案却是让月风兴奋不已,因为他分明的感觉到,那气息就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

    刚刚为烛龙准备完修养房间的风华仙帝看到了月风的怪异表(情qíng),心中不解,疑惑着问道:“怎么了?”

    月风将手中的那(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递给风华仙帝,你看看这个。

    风华仙帝不解的接过来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起初是满脸疑惑,然后脸庞之上瞬间变换了数个表(情qíng),最后失声说道:“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得到了风华仙帝的确认,月风兴奋不已,赶紧将自己的灵力灌输到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当中。

    而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之中气息,也渐渐的恢复了生机。

    “哎呦,可疼死我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之中竟然传来一句声响。

    月风与风华仙帝听出来那分明就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声音,虽然那声音细微到几乎无法辨别,不过风华仙帝与月风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之中的气息,分明就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

    “我艹,你没有死啊,吓死我了。”月风得知极品仙器天地之剑没有死,心中兴奋不已。

    “靠,谁说我那么容易死了,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唇舌攻击道。然后得意的说道:“哈哈,没有想到吧,我这次是因祸得福,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用这玩意幻化成人型了。哈哈。”

    月风想了想,问道:“呃。。。你会不会幻化成神界第十战神的模样啊?”

    风华仙帝转过(身shēn)去,悄悄的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

    修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烛龙已经恢复了神智,当他得知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那场剧烈的爆炸之中竟然没有死,而且是因祸得福,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凭借着那(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幻化出一具(身shēn)体,更是高兴不已。

    而寄存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灵魂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在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灵力作用下,体积可以说是成倍的增长。

    事后月风得知,那天神界之中的第十战神那天所使用的就是上古第一毒咒,六甲天王咒,是一种早就种植在修真者(身shēn)体当中的一种咒印。在修真者的生命灭亡的时候,就会自行的发动这咒印的天大的神通,本能的将咒印周围的一个生命体包裹在其中,然后自爆,同归于尽。

    月风听得暗暗咋舌,心中知道如果不是当时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帮助自己脱(身shēn)的话,恐怕自己是难以逃脱那咒印的。

    而本来极品仙器天地之剑在那场巨大的爆炸之中,是必死无疑的,但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不过是一个剑灵,在咒印爆炸粉碎剑(身shēn)的一瞬间,剑灵飞奔而出,附着在一块(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上,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本就是神界第十战神(身shēn)体的一部分,因为神界第十战神发动了这样的咒印,才会失去对(肉ròu)(身shēn)的所有控制。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剑灵也就是抱着侥幸的心里去赌一把,然后附着在这个(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上,最后随着爆炸的能量波动,落到了月风的(身shēn)上。

    而当时月风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的事(情qíng),只是回来之后才看到的,不然当时那(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之中的灵力实在是太低微了,如果不是月风看到了,恐怕根本就感知不到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存在。

    在事后月风也回想了一下,当时自己的实力为什么会出现大幅度的提升,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当他看到了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现在的模样的时候,顿时想到了神界第十战神临死之前跟自己说出的那一番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神界第十战神说出的话语并不善,但是月风敢肯定的就是每句话都是真的。

    神界第一奇术,就是逆天锁么?

    月风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能够成功拦下神界第十战神的致命攻击时候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自己在巅峰状态下开启逆天锁四层时候的实力,难道自己在危机关头,突破了逆天锁四层的(禁jìn)制,成功晋升为第五层了?

    重重的疑问,月风心中都是不解的,而且现在他也是有伤在(身shēn),根本就不敢尝试。而现在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恢复。

    短暂的平静之下,注定要有异常血雨腥风的到来。

    当(日rì)在神界之中,月风与其他人分明已经感受到了那破碎空间之中,传来的阵阵杀意与滔天的气势。月风知道,肯定是在六甲天王咒爆炸的时候,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引来的神界之中的其他修真者。而看那气势,要比神界第十战神强上数十倍,看样子是神界之中排名要比第十战神高的修真者。

    只不过是当时月风逃脱的比较快,所以躲过了一劫,而且在月风的记忆当中,他清楚的记得神界第十战神曾经跟他说过,神界与仙界之中,是必须靠仙府来传送的。

    当(日rì)若是自己失败了,那么注定所有的人都要跟忘忧仙帝一样,成为维持神界正常运转的养料。而且不光是自己与伙伴,当神界之中的战神们得到了仙府之后,更会来到仙界之中,横扫仙界,让所有的修真者都成为他们神界正常维持的养料。

    想到了忘忧仙帝,月风顿时钢牙紧咬,双目之中全是恨意。

    “神界之中的战神,你们以前的所作所为,我一定要让你们加倍来偿还,有朝一(日rì),我一定要血洗神界,为忘忧仙帝报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去过一次神界的关系,铁豹、熊氏四兄弟等人回来之后修炼速度有了很大的提升,而且原本在他们看来如同山一样的瓶颈,竟然不需要费力就可以轻松突破,没用多长时间,就已经到达了九级先帝的圆满境界,而且他们都说有望突破九级先帝这个仙界的束缚,有所晋升。

    而恢复最快的,就算是月风了,没用多长时间,他已经差不多全部恢复了。其实可以说月风在双目之中产生三个瞳孔的时候,不仅仅是实力有所提升,(身shēn)体的伤势也在那样的突破之下随之好转。不然的话,月风还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神界第十战神的攻击的。

    就连但是李秋然,回来之后也是发现自己实力有大幅度的提升,一心修炼,与其他人差不多,都是达到了九级先帝的圆满境界,这倒是让月风意想不到的。毕竟丹师李秋然主修的,并不是灵力功法,而是炼丹之术。

    本来但是李秋然还是想要帮助大家炼丹,来提升实力的,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实力也可以有所提升的时候,就毅然决然的将这份重担全部交给了月风。

    月风也是无话可说,现在他觉得自己需要的只是恢复,并不是提升,因为他感觉自己无论再怎么修炼,实力其实都是不可能再有所提升的。

    而让月风兴奋的是,极品仙器天地之剑的剑灵不单依附在了那神界第十战神所残留下来的(乳rǔ)白色胶状物体上,还从那(乳rǔ)白色的胶状物体上窥探到了一些原本属于神界第十战神的功法,瞬移!

    月风自然是见识到了这辅助功法的奇效,那么实力自然是有大幅度的提升。

    极品仙器天地之剑自然是不会吝啬这样的功法,将功法法诀以及修炼的方式,都告诉了月风。月风则就此闭关,又一次的将炼丹这样的任务交给了已经达到九级先帝圆满境界的丹师李秋然。

    李秋然很满意自己的修为,而且也知道这已经差不多是自己修炼的极限了,不敢耽误月风修炼,满口答应了。

    其实月风也不过是随便说说,因为当丹师李秋然看到了月风扔给他的那个空间戒指之后,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因为丹师李秋然分明已经看出,空间戒指当中的极品仙丹,已经不能用数字来衡量了,句丹师李秋然目测,这空间戒指当中的极品仙丹,足够整个仙界之中的修真者服用千万年。

    最终丹师李秋然只能是感慨一句:哎,这徒弟,这是照顾我还是挖苦我啊!”

重要声明:小说《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