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魂穿天脉 第六章 安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逆苍穹 书名:烮天
    想到这里,岳风就猛然的抱住了唐落尘,狠狠的在她那茫然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而满脸羞红的唐落尘却“狠狠”的捶了岳风一拳,口中却气恼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疯疯癫癫的,到底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不知道是特意还是有意,唐落尘好像忘记了刚才岳风亲自己的事,只是看着岳风现在这么高兴,唐落尘的脸上也跟着出现了微笑。

    大笑了一阵后,岳风一脸高兴的解释着:“没有什么,只是想到了一种可以提升自己实力的东西,就高兴一下被。对了,师傅姐姐,你为什么老是喜欢叫我做‘月风’而不是‘岳风’呢,这两个基本就是同音字啊,也没有什么区别啊!”

    这也是岳风不想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也想着以后在“适当”的时候给唐落尘一个“惊喜”,就想把话题转移。

    而唐落尘在听到岳风这么问自己后却用她那悦耳的声音缓缓的解释道:“月风,月风,明月清风,难道不好听吗?”

    岳风缓缓的点点头,面带微笑眼神中也带着丝丝的意道:“好听,那么我从现在开始就叫月风,而以前的那个岳风就当他已经死了吧!”

    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岳风就可以为自己改变自己的姓名,这也让唐落尘的脸上出现了少许激动,不过唐落尘的却缓缓的说道:“名字可以父母所取,怎么可以随便的更改,你也太胡闹了!”

    “父母我到是不记得,我只知道我月风就有一个师傅。”

    现在已经换了自己姓名的“月风”,双眼深深的望着脸上出现了几许不自然的唐落尘,微笑了说道:“有些事你不说我也明白,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早就死了是吧?也许还是因为你的过错他们才死去的吧?”

    “你…”

    只见听到了月风这一番话后的唐落尘一脸的惊慌,那红润的小嘴也不住的颤抖的了起来,紧张的问道:“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记起了什么,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有失去记忆?”

    “呵呵………”

    看到唐落尘那一脸的惊慌,月风就知道不能在逗她了,就柔声的开口说道:“你看你,我就是说说而已,其实在你对我那么好的时候,我早就知道他们已经死了。不过我根本就没有怪过你,而现在也不想听他们是为什么死的,因为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我现在唯一知道是就是,你以后会是我的女人,我最心的女人,所以那件事你也就不用在放心中憋着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了,你,明白了吗?”

    “你真能不在乎吗?”

    唐落尘仿佛有点不信的看着月风,小脸上却带着丝丝的疑惑,和期盼。

    而月风却一把就把唐落尘拉到了自己的怀中,轻轻的吻了一下唐落尘的那光洁的额头,柔声的说道:“小傻瓜,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实力,我要是真的在乎的话,我能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来的,我直接把你杀死不就得了!”

    可月风的心中却在暗暗的说道:“为什么要在乎他们,自己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就是借用了他们孩子的体而已,凭什么还要为他们报仇,而且唐落尘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也不是脑子有病,会做那种吃亏不讨好的事!”

    而被月风抱进怀中的唐落尘在这一刻却真的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双手自然的环住了月风的腰,唐落尘那自己的脸贴在了月风的口之上,听着里面那有力的心跳声,感觉自己的体现在是那么的轻松和舒适。

    忽然。

    轻轻的推了岳风一下,可岳风的手切紧紧的抱着自己,唐落尘却有点羞般的轻声道:“有人像这里走来了,应该是来找我们的,你还不快放手!”

    “呵呵…”好不容易才得到次这样机会的岳风嘿然的笑了一下,才缓缓的说道:“反正它们也不敢直接的闯进来,怕什么?等他敲门的时候在说。”

    仿佛在回应岳风的话一般,敲门的声音还是响了起来。

    “砰砰………“

    一阵阵的轻轻的敲门声传进了两人的耳中,其实两人单凭感觉就已经早在来人走到房间门前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月风和唐落尘都不想分开这温馨的拥抱而已。

    缓缓的分开,两人先是对视了一眼。

    月风是一脸的坏笑。

    而唐落尘却是一脸的羞恼。

    握起了小拳头,先是“狠狠”在月风的口处打了一下后,唐落尘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面容也恢复了平时的冷漠。

    “是谁?”

    只见外面的人在这时却急切的说道:“师姐,我是祖潮,宗主有事让您快点去一下。”

    练功房的门瞬间打开,唐落尘面带漠然的看着那门前那个还算得上的俊朗的年轻人,轻声的问道:“祖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这个叫做祖潮的年轻人眼睛先是看了一下房间中的月风,眼神中也闪过一丝鄙夷之色,不过马上就回答道:“好像是有两个强大的修真者找上门,说是你曾经打伤过其中一个,现在闹着要你师姐出去见他,宗主好像也非常忌惮这两个人,所以就让我把你叫过去问问是不是误会。”

    “哦,你回去吧,我一会过去。”

    那一丝鄙夷虽然被唐落尘看到,但是唐落尘也知道这个祖潮是天星宗长老祖睿渊的儿子,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还是回头望了一下月风,眼中闪过一丝歉意。

    月风却仿佛根本就有看到祖潮一般,缓缓的来到了唐落尘的边,还轻轻的拉起的唐落尘的小手,一脸微笑的看着一脸妒意的祖潮说道:“祖潮师叔怎么还没有走啊,难道不用去跟掌门回话吗?”

    “哼!”

    冷冷的“哼”了一声,祖潮带着一脸妒意的转离开了。

    不过祖潮的心中却在咬牙暗道:“小畜生,一个天生废灵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你给我等着……”

    “你也真是的。”

    望着祖潮那远去的背影,唐落尘责怪般的看了一脸得意的月风一眼,轻轻的抽了一下手:“好了,我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先修炼吧。”

    月风却微微的摇下头,还是紧紧的抓着唐落尘的小手,面容出现了一丝冷然道:“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你父亲的实力已经是聚丹中期了,还忌惮来人想必应该是两个厉害的角色,我也不想你有什么危险。”

    说到这,月风就没有给唐落尘开口的机会,拉着唐落尘的小手缓缓的走向了“天星宗”的天星大厅………

    在月风和唐落尘刚刚来到大厅之外,就听到一个猖狂的声音。

    “怎么了傲天宗主,我们长天剑派怎么说好像也是‘灵幻真界’中的中型门派,聚丹期的弟子最少也有二十人以上,而且我的父亲已经成功的突破到了灵婴期。而你们天星宗满打满算也就是三个聚丹期修为的修真者,剩下的都是一些化气期以下级别的弟子,我父亲让你们天星宗依附我们长天剑派这也是看在你女儿的份上,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而在这个猖狂的声音刚刚落下时,月风和唐落尘就已经缓缓的走了进来。

    月风抬眼扫视了下大厅,这时的大厅中一共只有五个人,三个中年人和两个年轻人。

    而其中一个年轻人正是刚刚来叫唐落尘过去的祖潮,现在正站在一个和他面容极其相似的中年人后,而这个中年人也是天星宗的长老祖睿渊。

    坐在上首位子的却是一个面色深沉的穿白色长袍中年人面容也和月风边的唐落尘有三分相似,而他就是整个灵雾山天星宗的宗主,唐傲天。

    说起唐傲天和祖睿渊两人,当初在海外修真界也只是两个小人物,可是来到了灵幻真界以后,一位内结缘巧合得到了一本不错的修真功法以后,凭借着两人不错的头脑快速的成立了一个小小的门派。

    在发展了二百多年以后,也终于挤进了灵幻真界的小型门派之中,也算是一个不容小视的小型门派了………

    而下首坐着的却是以为闭目养神的蓝袍中年人和一位一脸狂傲的蓝袍少年。

    只不过这位蓝袍少年的长相实在不敢让人恭维,而刚才那番话也正是出自这位少年之口。

    而这时这位面容奇丑的少年在唐落尘一走进大厅之时,双眼就是一亮一动不动紧盯着缓步走到那位坐在上首的白袍中年人前的唐落尘,就差点流出口水了。

    微微的弯行礼,在缓缓的走到一边,唐落尘淡淡的问道:“父亲,什么事。”

    说完后,唐落尘就望向了坐在下面的两人,也一眼就看到那个面容奇丑的少年。

    “原来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