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下)

    乾隆脸色很不好,他偏头,面无表的看了眼门口通报的太监一眼,那太监被乾隆看的心里生出一股寒意。

    再回头,看着前对着自己行礼请安的永琪,乾隆只觉得有一股火气憋在膛,发作不得。永琪啊……明明以前看着还是好的,怎么现在,越来越没规矩了?难道这次又是因为小燕子?

    乾隆目光闪动,虽说他对永琪失望过,但到底是自己看中的接班人,不是那么简单就放弃的;倒是那个小燕子……

    “这是朕的第五个儿子。”乾隆笑着对阿里和卓道。阿里和卓站起,对永琪行了个回族的礼仪。乾隆又偏头,淡淡嘱咐“一边坐着吧。”

    闻言,永琪如获大赦,忙起走到了阿哥们的位置,选定一处空位坐下。

    自始至终,太后都只是淡淡的看了永琪一眼,然后将视线转到在大戏台上,脸上蒙着白纱的含香上,上下打量着她。

    其实在永琪小的时候,太后对她的这个孙子还是喜欢的,也觉得自己这个孙子乖巧、聪明的。不过自从有一次不经意间看到永琪欺负小和珊之后,太后心里的天平就开始偏了,(其实和珊一出生,太后心里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偏了,不过只有那么一点就是了……)慢慢的太后发现永琪其实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聪明乖巧,(太后:欺负珊丫头,哪里乖巧了?)而且,这个孙子跟令妃走的很近。那时候,永琪的生母愉妃还在,永琪对自己的生母却还不如令妃亲近!于是永琪在太后心里的位置一落千丈,可偏偏当事人到现在,还是迷糊着,一直以为是和珊在太后面前给自己上眼药,才使得太后对他偏见颇深的。就是乾隆也摸不清太后为什么对他这个文武双全的儿子不喜欢。

    一白色的回族特色服装,头戴白色羽绒的头饰,脸上白纱未遮住的双眼低垂着,隐隐透露着不甘愿,几分无奈,几分悲凉。

    太后下意识的看了一边的和珊一眼,同是蒙着面,还是她的珊丫头好看些。又偏头,瞅着含香脸上的不甘愿,皱眉,不愿意你来做什么,既然来了,又做这幅样子给谁看?又听说这个含香上带着什么香气,按照她那个儿子风流的子来看,肯定会很宠这个含香公主了。莫非这个含香是阿里和卓安排来迷惑她儿子的?

    太后心里警惕起来,当下冷了脸,目光犀利的盯着大戏台上的含香,似要将她盯穿一般。含香感觉到太后的目光,有种被完全看穿的感觉,那目光直达她心底,好像自己心底的一切,全暴露在了那目光之下;含香不敢抬头,只把眼睛低垂的更下。

    乐声再起,大戏台上,一群只着红色背心的男舞者,随着鼓声,满台飞跃。含香在众舞者中,随着乐声,婀娜多姿的舞了起来。在众多男舞者的忖托下,白衣飘飘的含香更显的出类拔萃,翩然若仙。

    乾隆看的心神一,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一面惊叹的点头,隐约间,他似乎闻到了含香,那种特别的香味随着徐徐微风飘了过来,芬芳而不甜腻,馥郁而不刺鼻。香得清雅,醺人醉。

    一直注意着乾隆的太后一看,皱眉冷着脸,对大戏台上的含香更加不待见了,基本上,太后老人家已经将她归类到令妃一类人了。

    一边的紫薇跟晴儿注意到太后脸上的不快,两人对视一眼。

    “这给我回疆的舞蹈真奇怪,跟咱们的舞蹈大不相同,竟然男人也可以跳舞!”紫薇感叹道,随便瞥了眼晴儿。

    晴儿看看台上,点点头,接道:“我听说他们是特地设计过的!‘力’和‘柔’都是美,他们很巧妙的把这两种美揉合在一起了!有‘力’来陪衬,那份‘柔’就更加凸显。咱们有句成语说‘柔能克刚’,大概就是这样了!”

    皇后听到晴儿的话,看看台上,有些心不在焉的夸赞:“晴儿真是聪明!给你这样一解释,咱们才看懂了!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时太后已经敛去脸上不快,舒展开眉头,宠的看着晴儿,“原来这舞蹈,也要‘会看’才行!”晴儿眯着眼,微笑道:“谢太后和皇后娘娘夸奖!”

    太后看看晴儿,然后偏头看向紫薇,见她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座位上,眼睛望着大戏台的方向,似乎看的津津有味。太后不暗暗点头,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孙女,算是正式承认了。

    太后再偏头,“咦?珊丫头哪去了?”原本和珊坐着位置,如今早已没了人影。太后不有些埋怨,“这丫头,怎么也不说一声就跑了?也不知道又忙活些什么去了……”

    太后摇摇头,没在问下去,偏头继续看着大戏台上跳舞的含香。除去因心中猜测,对含香生出的不满不说,太后觉得大戏台上,回族舞蹈看着还是不错的。

    没有了小燕子的吵闹,太后显然舒心了很多,看着台上的表演,晴儿跟紫薇悄悄对视一下,两人笑了笑,偏头继续看台上的舞蹈。

    至于和珊?那家伙,本事大着,又有公主的份摆在那里,还怕她会出事?

    含香舞毕,在台上施施然的朝着乾隆匍匐着行礼。众人意犹未尽,暗道:大饱眼福!有点颜色的都想着,这阿里和卓怕是打着将自己的女儿送给皇帝的主意了。

    乾隆看着匍匐在舞台中央的含香,神色凄绝,不由的心神一阵漾;手搭着龙椅扶手,站起不自的,就想走过去,扶起前面那人。

    “嗯哼!”太后清了清嗓子,把乾隆的心思啦了回来,手停在半空,尴尬不已。

    太后轻飘飘的看了眼乾隆,又看了看紫薇,然后拿起一杯茶低头慢饮。

    乾隆顺着太后的视线,看到坐在一边的紫薇,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更加尴尬了。他之所以知道那就是紫薇,是因为他曾叫人画过紫薇的样貌。他对这个女儿心怀愧疚,现在父女两第一次见面,乾隆可不想在自己的女儿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可他的手已经伸到半空,真是放也不是,不妨也不是!

    紫薇眨眨眼,对着乾隆略带委屈的笑笑,然后伸手鼓起掌来,“这个回疆的舞蹈还真不错,晴儿你说是吧?”晴儿点头笑笑,跟着鼓起掌来。

    乾隆醒悟,将抬起的手改为手心向下微握状,也跟着鼓起掌来。

    阿里和卓暗道可惜,马上走到乾隆边。凝视乾隆,正色说道:

    “皇上!为了表示我们回部对皇上的敬意,如果皇上喜欢,我把我这个珍贵的女儿,就献给皇上了!”

    若是这时紫薇不在,活着乾隆不是第一次见自己的这个女儿;这么个佳人摆在自己面前,说是要送给自己,或许乾隆会很高兴。可是现在,乾隆只觉得更加尴尬,可又不能拒绝……(PS:明明是自己心里舍不得!)

    而阿里和卓这话一出,满座惊愕。令妃变色,皇后变色,妃嫔们全部变色。

    太后心里冷哼一声,早猜到阿里的意思,倒不是怎么惊讶了,只冷冷的瞥了眼还在地上匍匐着的含香,就闭目假寐起来。

    乾隆笑着虚扶了一把,叫含香站起;装作不经意的教案向紫薇那边,见紫薇正愣愣的看着含香,眼里透露着一些赞叹。乾隆心想,紫薇应该也是喜欢含香的吧?待朕将含香封了妃,就让紫薇紫薇进宫来陪陪含香吧。这么想着,乾隆脸上的尴尬消失,笑着叫人给阿里和卓端来杯酒,跟阿里说着话,反正大意就是自己接受含香了,也保证大清不会再对回部出兵了。

    紫薇要是知道乾隆心里的想法,大概会忍不住想丢他一绣花针!

    太后见事也定下来了,叫人通知乾隆一声,自己带着皇后和晴儿紫薇两个丫头回慈宁宫去了。

    走到一段路,紫薇突然顿住,回头往后巡逻守卫的卫军扫了一眼。晴儿因为跟紫薇手挽着自己的手臂,紫薇停下,她也被动停了下来。顺着紫薇的方向,那是一队守卫的卫军。

    “紫薇,怎么了?”晴儿疑惑的看了看那队卫军,已经调转了方向离去。紫薇回头,笑笑:“没什么,就是发现一只讨厌的苍蝇,大概是上次被我拍了一巴掌,报仇来了。”

    “苍蝇?”晴儿更加疑惑,瞥了眼卫军离去的方向,突然恍然笑道:“的确是一只讨厌的苍蝇!”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