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上)

    钮钴禄·善保……

    和珊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诧异,竟然是他!

    和珅么……和珊暗道,若论样貌才,这人倒还真是个不错的人选;至于品行,历史上嘉庆帝给他的评价,是贪。

    不过真相究竟如何,是没人知道了,但从和珊知道的一些资料里记载,和珅曾经也是个清廉的好官,更是难得的一位忠臣。

    和珊有些纠结,不是因为晴儿要嫁给和珅这人,也不是疑惑乾隆的用意。和珊想,历史上的和珅是在乾隆去世之后,嘉庆帝下旨赐死的,要是晴儿嫁给了他,那不是得守寡?

    她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和珊暗自失笑,既然自己知道这些事,提早防范不就得了?嘉庆么?令妃生的是吧?很好!和珊很自然的将这笔帐记在了令妃头上;很自然的,想着要如何扳倒令妃……

    “珊丫头,珊丫头?珊丫头!”太后皱眉,看着边低头傻笑的和珊,不明所以。这丫头怎么了?

    和珊回过神,“啊?”她有些愣神的四下一看,乾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太后在一旁无奈的看着她,周围几个宫女太监捂嘴偷笑。她刚才干嘛了?好像是有点走神了……

    “皇玛嬷……”和珊摇着太后的手臂撒,脸上带着讨好的对笑容。太后拿她没辙,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一声,“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说着伸手刮了刮她鼻子。接着低声自语,“这样子,要是嫁人,哀家怎么放心的下?”

    “嗯?”和珊开心的笑望着太后,自动过滤掉太后后面的自言自语。“皇玛嬷,您每天呆在宫里,肯定很闷!和珊来跳一支舞给您看,好不好?”

    不等太后答应,和珊已经自顾自的将头上的公主头脱下,交给一边的宫女拿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花盆底,算了,就这么穿着吧,反正不会摔倒。

    “丫头,当心点,别摔着了!”太后担心的看了眼她脚下,出声道。和珊回过头,朝她笑笑,“皇玛嬷放心吧,没事的!”

    将近巳时,有太监来报说阿里和卓到京,皇上这会正忙着,派人安排着接待事宜,说是下午会在大戏台摆下宴席,宴请阿里和卓一群人。

    太后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偏头看着一边有些无精打采的和珊,正右手捏着绣花针,一针一针的在绣着什么。

    女红!她讨厌女红!和珊心底愤愤然的想着。比起女红,她更顺手用绣花针伤敌!

    太后凑过去,看看和珊手里绣好的东西,一颗绿色小草,孤零零的呆在绣布中央,绿色的小草,东倒西歪,像是被人践踏了一般;仔细看看,还能发现每片叶子之间隐隐有一根绿色线条连住。太后无奈的摇头叹气,她是不指望这丫头能学好女红了!伸手摸了摸她后脑,“珊丫头,下午宫里估计会很闹,你也别愁着个脸呆坐在哀家这了,去你无皇叔那把晴儿跟那紫薇丫头也一起叫进宫来吧。”

    和珊立即喜笑颜开,手中的绣布往旁边一丢,凑过去用力的亲了下太后的脸颊,“谢谢皇玛嬷!”

    太后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已经转离去的影,暗道这丫头,真是一刻也坐不住!那模样,竟是恨不得飞起来似地!

    到了和亲王府,和珊极其熟路的找到了正在被王妃要求,认真做着女红的晴儿跟紫薇两个人。

    在看清晴儿手上的东西之后,和珊反的转就想往外走。这时晴儿两人已经发现了和珊的到来,目光从手中未完成的绣品转到和珊上。

    “咦?和珊!你怎么来了?”晴儿欣喜的放下手里的半成品,其实若不是习惯的保持着矜持,晴儿更想像旁边的紫薇一样:把手上的东西随手一丢,然后双手往脑后一枕,子往躺椅上一靠……多闲,多惬意!

    和珊转回来,面带微笑,“晴儿姐姐~”嗯?晴儿看着她,刚才,这丫头是打算就这么离开?

    装作不在意的瞥了一眼晴儿放下的绣品,跟自己的,简直天壤之别……和珊不自然的笑笑。“你们在绣花啊?绣得真好!”

    紫薇在一边躺椅上躺着,闭目不语。

    晴儿瞬间想到,和珊最不擅长的,也是最挑檐的,就是女红了!看了自己丢在一边的绣品一眼,晴儿暗道,难道和珊今天被太后拉着做女红了?

    晴儿轻轻一笑,避开话题,抱怨道,“还不是我额娘,说什么自己的嫁妆要自己绣……”晴儿脸上微赫,浮起一片淡淡的红云,“嫁妆”两个字说的极轻。紫薇睁眼,看了下晴儿,撇撇嘴,又再次闭上。

    和珊又一瞬间的愣神,嫁妆?难道已经定下了?

    “晴儿姐姐,你,已经知道了?我今天早上才听皇阿玛向皇玛嬷说了人选,那么快就定下了?”和珊试探着问。不会吧?皇玛嬷不是说要见见的么?

    “什么……定下?”晴儿不解,心里却隐约有了个猜测,希望别是她想的那样啊!

    没等和珊回答,紫薇先忍不住出声,“不会又是什么文武双全的人吧?”一想到乾隆曾经称赞过福尔康,说他文武双全……虽然有一半是因为令妃的枕边风……他的眼光,她实在不敢苟同!

    和珊同晴儿都愣了愣,文武双全?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三人笑闹了一会,和珊同她们两人说了太后的话,顺便告诉晴儿,乾隆给她挑的驸马人选。晴儿听完,露出沉思的表来。

    原本紫薇也想在一边听下,那究竟是谁得到了他那个便宜皇阿玛文武双全的称赞?可惜被金锁拉着去准备了,说什么要给太后留个好印象?紫薇一想,也是,虽然皇阿玛好像对自己很好?但也不能在太后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免得惹了老人家生气,老人家老是生气对体不好;而和珊好像很太后?要是把太后气坏了,和珊会找自己算账吧?于是紫薇便任由金锁拉走了。

    见晴儿沉思起来,和珊敛了脸上的笑意,突然有些明白了。轻笑一声,打趣道,“晴儿姐姐,在想你未来的夫君是什么样么?”晴儿眉头舒展,脸上微微一红,笑骂“你这丫头,贫嘴!”

    等到和珊三人出和亲王府,已将近寅时了。期间乾隆派人来通知了一次,太后又派人催了一次。被安排下跟着和珊的人暗道,这会,可总算是要动了!

    结果临近动了,王妃又拉着晴儿紫薇两人嘱咐好一会。原本就时间不多,再加上半路上遇上的,正在逃路的某只乞丐装燕子……遇上就遇上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装作没看到就是了。可偏偏某燕子看到了刚好把头伸马车外的紫薇……于是某燕子激动了,跑路的方向转向了紫薇这边,还边跑嘴里边大叫着:“紫薇,紫薇!我是小燕子啊!紫薇!等等我啊!”

    叫就叫吧,也没什么事,可那燕子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看起来一副随时都会摔倒的模样,却能一个空中翻转,有些踉跄的落在了她们乘坐的马车上,然后晕倒过去……得!再怎么着总不能就这么把人丢下车吧?何况……后边还跟着个寻燕的五阿哥……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小燕子,你不要吓我!你醒醒!小燕子……”“紫薇?是你?是你把小燕子还成这样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她是你的结拜妹妹啊!”“你的温柔善良呢?你跟小燕子的姐妹谊呢?紫薇,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啊!”“是你,一定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搞的鬼,对不对?我就知道,紫薇心地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不管小燕子?一定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在背后搞鬼!”“紫薇,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不管小燕子的对不对?你原谅她吧!小燕子她,真的不是成心的!”……

    以上,纯属五阿哥的个人咆哮声,如果不是和珊实在不耐烦了,一掌劈晕了他,这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咆哮下去呢。人打晕了,那得送回去不是?反正送一个是送,两个也是送。干脆就把那只燕子也一并送回去好了。她还指望着这只燕子给她帮令妃制造点麻烦呢!

    然后,在宴席上,某三只华丽丽的迟到了……等和珊三人赶到时,宴席已经开始一会了。由于三人到时,阿里和卓正引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介绍给乾隆,又是悄悄的进去的,倒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的况;自然,和珊是免不了被太后一通说教的……

    和珊老老实实的听了太后的说教,一副乖巧的模样。太后也不再说教她了,见了晴儿,拍拍她的手称赞了几句,又说了些瘦了之类的话,然后才转向在一边的紫薇。

    初见太后,紫薇说是不在意,其实心底还是有那么点紧张的。紫薇低着头拿眼角偷偷的看她,看她对和珊跟晴儿的态度,好像很慈祥的样子,能有这么个皇玛嬷也是不错的吧?紫薇心想。

    太后打量着她,今虽说是参加宴席,但由于紫薇还在守孝,只是穿了件样式简单,颜色偏素的旗装。太后暗暗点头,看模样,还是不错的。听说这丫头曾经在那个什么福家呆过一段时间?太后皱起眉头,想起令妃跟那个福家关系不浅;不过听说后来这丫头带着自己的丫鬟搬出福家了,比起她那个娘来,还是知道点规矩的!太后又满意的点头。

    紫薇向太后问了安,内心有些紧张,见太后脸色转变数次,最后总算是舒展开眉头,点了头,心底松了口气。旁边的晴儿也替紫薇捏了把汗,倒是和珊老神在在的端起杯茶,慢慢喝着,又不时的同一边坐着的皇后说着话。

    太后又问了紫薇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最后板着面孔,嘱咐了几句什么姑娘家就该有姑娘家的规矩,不要学她娘那样云云,也就放过她,让她在一边坐着。

    此时大戏台上,已经演完了一出“大闹天宫”,乾隆高兴,大手一挥,一排的赏赐送了出去。

    阿里就转头看着乾隆,说道:“下面是小女献给皇上的舞蹈了!是我们的民族舞蹈,粗俗简陋,不成敬意,请皇上随意看看!”

    乾隆带笑,兴味盎然的看着。

    大戏台上,几个回人走上去,换下乐队,回族的音乐响起。宴席上的一众人等正满心好奇的等着看回人的舞蹈。

    偏偏这时,门口太监尖细的通报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五阿哥到!”

    大戏台上音乐骤停,宴席上,一干人视线全集中在了从门口进入,脸带焦急的五阿哥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