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净泉很是疑惑的看着和珊。

    小姐怎么了?怎么没说完就走啊?难道出什么事了么?

    唔……为什么感觉好啊?现在,明明是秋天啊!还有,小姐的手怎么在发?……

    等和珊带着她在一处院子内停下,净泉的脑袋还是有那么一点迷糊。不一会,她回过神。

    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那是……什么?她好奇的四下张望,什么也没看到……

    “嗯……唔……”……

    那声音又来了!净泉吓得躲到和珊后,断断续续的说道:“小……小姐……那、那是、什么声音、啊?”好像是从前面那间屋子里传出来的?

    净泉没有发现,那声音传来之后,和珊面色变的更加的不对劲。

    和珊此时正在心里大呼失策,她怎么就头脑发跑这来了呢?

    来不及多想,和珊立即盘坐在地,再次运功来抵制药。“绝烟帮我护法!”

    净泉疑惑的看着周围,这是什么地方?听了和珊吩咐,净泉虽觉得不明所以,却乖乖的答应着,心神自然的戒备起来。

    对于净泉来说,公主交代的事,她一定要做好。所以心神戒备起来的净泉,这时对周遭事物的变化注意的很仔细。她自然发现和珊开口之后没多久,那屋子里那种奇怪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隐约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在穿衣物?

    净泉不清楚那奇怪的声音是什么,不过她知道那屋子里有人就是了。故而听到声响,她面色紧绷,戒备又有些紧张的看着前方。

    对这些,和珊此时都无暇去理会。原本她还以为,这催散再怎么厉害,以她现在的能力,压制应该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好像有点麻烦!

    和珊对那方面的确意识很淡薄,可是淡薄,不等于没有。而和珊在中了催散之后,又不断的运功,再加上刚刚受到那声音的影响……

    盘坐在地上,和珊皱眉,紧咬住嘴唇,额上隐隐有了些细微的汗珠。

    “该死!”和珊忍不住低声诅咒,脑海中冒出了许多不和谐的画面,和珊眉头皱的更紧。

    “小姐,你怎么了?”净泉紧张的偏头看向和珊,担忧的问,一面戒备着前边房间内传来的动静。和珊此时正是催散药发作,咬牙运功抵制药,根本没空理会别的事。

    这时,“吱呀——”房间门被打开,净泉立即紧张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全神戒备着。

    ~~~~~~~~~~~~~~~~~~~~~~~~~~~~~~镜头分割线~~~~~~~~~~~~~~~~~~~~~~~~~~~~~~

    永璋跟黑衣两人,自从有了第一次事之后,每天晚上,只要一有时间,两人基本上都歪腻在了一起。

    这天晚上,两人又歪腻在了一块,正如胶似漆,的动作着。两人□正浓,好事做到一半,却突然听到和珊的声音从外边传来。而且,听声音,好像很着急?

    这下怎么办?能不管么?他们是真的很想就这么不管,可是要是真有什么事……

    两人只得草草了事,永璋简单的收拾了下,然后起穿衣,顺便按住同样想要起的黑衣,无奈的对他摇头笑笑。

    黑衣脸一红,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永璋无奈一笑,俯□,亲了亲他额头,“乖~”

    他又不是小孩子!黑衣气恼的瞪他,别扭的把头转到一边,然后一拉被子,将自己全上下都蒙住。

    永璋摇摇头转朝门外走去。

    打开门得那一瞬,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愣。和珊皱着眉,脸色通红,似是痛苦的盘坐在地上,额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她旁边站着一个淡紫色长衫打扮的女孩,神戒备的看着自己这边。

    珊丫头怎么了?受伤了?永璋皱眉,来不及思考多余的问题,几步赶上前,担忧道:“珊丫头,你受伤了?”

    净泉原本还担心这人会对和珊不利,听到他叫和珊珊丫头,一愣。这人是?认识公主?那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了?净泉心里送了口气,却没有放下戒备,她不放心。

    没有得到和珊的回应,永璋伸手向和珊的手腕探去。这时和珊睁开双眼,语气焦急的叫道:“别碰我!”

    永璋探出的手顿住,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并非是他自己顿住,而是净泉这个敬业的丫头,在和珊叫出声的时候,她迅速的挡在了和珊前,出手拦住永璋探过来的手。

    “小姐,你怎么样了?”净泉戒备的看着前面的永璋,手心捏着些****痒痒粉之类的药丸,打算只要他一有动作,就捏碎药丸。

    “绝……烟。”和珊双眼有些朦胧,体微微颤动。净泉忙转焦急的看着她,“小姐?”净泉对医毒方面本来就精通,虽然从未给人看过病,(主要是和珊信不过她的医术,不敢让她给人看病)却也懂得点察言观色。终于发现了和珊的脸色的不对劲,想了想,她从怀里拿出个小瓷瓶。

    永璋疑惑的看着净泉,抬手拉住她拿小瓷瓶的手,阻住她想要给和珊喂药的动作。“这是什么?”

    他刚才听和珊叫她绝烟,就知道这丫头是谁了。来不及多想别的,眼见着这丫头想给和珊喂什么东西,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去阻止。永璋并没有见过净泉,对于净泉的了解,全来自黑衣的解说,嗯……真的是解说。

    当初净泉跟着和珊出宫,后来和珊落下悬崖,净泉曾在绝尘谷呆过一段时间。黑衣说她常常配了些奇奇怪怪的药粉,而他则是被净泉拉去试药……可想而知,他对这丫头的了解如何了。

    事实上,和珊心里也有那么点犯怵,就这丫头常常犯迷糊的格……当看到净泉拿出小瓷瓶,想喂她吃里面的东西,和珊其实很想问,你没拿错东西吧?不过她现在的状况连保持灵台清净,都有点困难,更别说问话了。

    没有语言,净泉还是从和珊眼中看出了她的不确定。感觉有点委屈!小姐吩咐的事,她一向都做的很认真的!

    算了!和珊想,死马当活马医吧!吃力的夺过净泉手中的小瓷瓶,一咬牙,一闭眼,就将东西倒进口中,咽下。嗯……味道还不是很差,有那么点清凉的感觉……咦?清凉?和珊脸上神色稍缓,露出舒心的笑,还真没拿错药……

    过了一会,和珊脸色也没先前那般通红了,永璋见那药果真有效,也渐渐放下心来。看和珊现在的光景,他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了,略略思索了下,就去找人安排了间住房,叫人准备下一桶温水,一桶冷水。

    “哥哥!”待的一切安排妥当,和珊叫住要回屋的永璋,永璋询问的望向她,“黑衣,在你这吧。”不是疑问,是肯定!和珊看着他似笑非笑。

    想到刚才和珊就在外边,永璋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又释然了,他们的事,珊丫头反正早就知道了,被撞到他们在……也什么……永璋目光闪烁,轻轻点头。“嗯,在。”

    “最近阁里的人好像太闲了点……”像在自语,和珊感叹。“听说南边扬州最近新出了个什么采花大盗?”永璋嘴角抽搐,这回有的忙了!

    果然,和珊语气一转,“既然这样,就让黑衣去送信给谷里的那群人,叫她们去搞定吧!”好吧,不得不说,和珊很记仇!永璋如是想。

    阿里和卓大概明天能来京,永璋就算再怎么不被他的皇阿妈待见,做为一个大清阿哥的他,还是有必要出席的!其实吧,他真的很想陪着黑衣跑一回绝尘谷……

    净泉不知道和珊跟永璋两人在说什么,她正沉浸在自己拿的药,对公主真的有用的兴奋劲里。

    等和珊目送走了永璋,又处理了体内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看见净泉正拿着先前的小瓷瓶,捣鼓……

    “颜色纯白,味道微甜,有点清凉……”净泉盯着小瓷瓶,皱眉认真的思索着什么,她自语:“我到底还在里面加了什么呢?”……

    第二天丑时,和珊让净泉呆在了永璋府上,自己趁着天还没亮,回了宫。路上顺手甩了几根绣花针,帮了谁一点小事。

    早上去给太后请安,和珊意外的听到昨晚和亲王府遭遇刺客的消息。对此,和珊深感意外,隐约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过了一会,乾隆来给太后请安,提到和亲王府遭遇刺客,“老五这次可多亏了晴儿这丫头……”

    晴儿因为弘昼被刺客所伤,眼见着刺客又举剑朝王妃刺去,王妃被吓的愣在那,而偏偏那时王妃边最近的护卫,也离她有一段距离,救护不及……晴儿动怒,同那群刺客大打出手。刺客共有十人,晴儿独挑了七人。

    太后听了,看了眼和珊,笑道:“哀家看着长大的丫头还会差了去?”和珊面上浅浅的笑着,心思百转。乾隆却岔了话题,说起晴儿的婚事来。

    “说起来,儿子这倒是有一个人选。”“哦?”太后好奇的看着乾隆。

    “这人还是皇额娘您的本家呢!”乾隆兴致勃勃的像太后介绍起了自己选中的人,“朕仔细查过了,看着这人样貌品行都是好的,才也不错,又会点功夫,跟晴儿这丫头倒很相配。”

    太后一听,来了兴致,“这人家世如何?可别到时候委屈了晴儿那丫头!”乾隆笑道:“他阿玛生前是福建副都统,现在家中父母都已不在世。他现在是御前三品侍卫。皇额娘,朕看着这人上进,又有出息。想来定不会委屈了晴儿!”

    起初太后还一脸不赞同,但乾隆不停的说着那人怎么好,太后有些心动,“那……明哀家先见见那人?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一直在一边安静听着的和珊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他叫钮钴禄·善保,大晴儿两岁。”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和珅,事实上和珅是在乾隆十五年才出生的,不过为了节需要,偶把他早早的“催生”出来了……

    宝莲灯同人寸心篇第二章上半章——

    痴人,痴人!

    “终于等到一条小龙了,呵呵……”黑暗的空间里,一道苍老低沉的声音响起。

    寸心渐渐恢复了意识,有些疑惑的望向四周,一片浓墨。

    她这是在哪?她不是应该魂飞魄散了吗?为什么,还会有意识?难道说……她立的上古契约神咒没有成功?那……戬呢?杨戬呢?难道他魂飞魄散了吗?

    寸心脸一白,心,像是被人一刀一刀的戳进,然后狠狠的拔出一样疼痛。心底满是自责哀伤,又慌乱无措。

    “原来是条痴龙,唉~可惜、可惜啊……”苍老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寸心有些恍惚的问“你是谁?”那声音不答,只是自语“难得有这么条有趣的小家伙来陪我老人家呢,只可惜是个痴种。唉~罢了,谁让我老人家心地那么好呢,就帮这小家伙一把好了。呵呵……”

    随着那声音消失,寸心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起来。微微挣扎了几下,她艰难的开口问“你……到底,是谁……?”然后,她放弃了挣扎,反正杨戬也不在了,就这么死去也好……这一刻,她的心境竟是前所未有的平和。

    “咦?”那声音疑惑一声,忽而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我老人家一人在这神咒空间孤寂了那么久,竟然等来了一个资质极佳的小龙!哈哈哈……我龙族后继有人了!”

    寸心此时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却还是隐约能从那苍老的声音中,听出声音的主人此时心的兴奋和激动,不过,那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察觉到寸心的想法,那人不有些疑惑,怎么这条小龙一点表示?难道她还瞧不上眼?“喂!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寸心不理他,只呆呆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可是上古时期,龙族之祖烛龙!”还是没反应.烛龙郁闷了!生气了!“哼!小丫头,本祖龙要收你为徒,你不想也得做!”

    倏——的一道九彩光芒融入了寸心的魂魄中,寸心来不及反应,魂魄便昏睡了过去。然后在这黑暗的空间里,靠近寸心魂魄停留的地方,浮现出了一个阳鱼状的门,那门隐隐闪动着暗灰色的光芒。

    暗灰色的阳鱼开始转动,越来越快,寸心的魂魄被一股力量推动,一下子便没入了那阳鱼门内,消失不见。

    “咦?怎么转过头了?算了!不管了,最多就提前个两百年出生而已……”烛龙嘟囔一声,渐渐的黑暗的空间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寸心!又在修炼啊?你说你每天那么拼命修行干嘛?”“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桃山下,一个白衣少年,手中握着一柄巨斧。他的面前,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上被锁链束缚住。

    少年不知疲倦的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巨斧狠狠的劈在那束缚女子的锁链上,一下又一下。可是锁链却没有半分要断裂的迹象。

    女子神色悲切的朝少年道:“二郎,快走!快离开这里!”

    “不!”少年坚定倔强的,一下一下继续挥动手中的巨斧。漆黑锁链依旧完好如初。

    “二郎,没用的!这锁链是天规所化,是砍不断的!”

    “二郎,娘亲能再见你,已经心满意足了”

    “二郎,听娘的话,快走!去找你妹妹,保护好她!”

    ……

    玉帝命十大金乌摆下金乌大阵,扬言要晒死瑶姬。十大金乌大阵摆下之后,生灵涂炭,天下万千生灵被晒死;天下草木尽枯,水流干涸,山石干裂……

    “二郎,你快走!别管娘了,快啊!”看着十大金乌大阵摆成,灼让她感到头晕,瑶姬心下焦急。她那“哥哥”是动了杀心啊!二郎,娘死不要紧,娘不希望你有事啊!瑶姬目光悲伤而绝望的看了眼天上,然后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人。那目光中,包含着不舍,疼惜,温柔和欣慰……

    天上,十个太阳绽放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灼光芒。

    西海龙宫,一处偏僻的宫里,一名正在打坐练功的粉衣女子突然睁开眼,目光凝重。一瞬间影闪出龙宫,到了西海表面站定。

    粉衣女子望着天上刺目的十,衣袖一甩,运用法力,将靠近西海范围的地方保护起来,上边是一层水雾遮住漫天的光线跟灼

    “寸心,你怎么出来了?”水面上又冒出一个披玄衣战甲的男子来,正是寸心的同胞兄长敖海。

    寸心环视着因为金乌大阵,而显得满目苍夷的人间,没去看敖海。

    “十大金乌大阵一出,人间生灵涂炭。”似在感叹,寸心淡淡的道。

    敖海环视四周,发现了那处被保护的地方,动了动嘴,话到嘴边,最终化作深深地叹息。

    天上的十绽放出一阵强过一阵的光芒,寸心施法护住的地方,那层水雾,隐隐有崩溃的迹象。寸心皱眉,抬手再次施法,加强水雾。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