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喏!红颜,你看,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哦!”唐岳成笑嘻嘻的跑到落无花面洽献宝,一副小孩子做了好事等待被夸奖的表

    落无花瞥了他一眼,偏过头去。“哼!无事献殷,非即盗!”

    “红颜,你怎么能那么说人家呢?本公子可是特意上玉器店给你买下了这个东西呢!这可是人家的镇店之宝,本公子为了得到它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唐岳成一脸伤心绝的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落无花依旧不看他,恶声恶气的道:“既然是人家的镇店之宝,你还买来干嘛?炫耀自己钱多吗?”只是心底却冒出了一丝不知名的绪来,有点甜蜜,有点羞涩……?

    唐岳成见状,知道这丫头心动了,心里窃喜。于是面上装作一副遗憾的模样,“唉~人家这不是看你喜欢么?那天我看你盯了那件蝶形的玉佩那么久……难道,你不喜欢?”顿了下,不等落无花回答又接着道“既然你不要,那……我只好送给别人罗,想来,小师妹应该也会喜欢的吧。”说着还露出一脸期待的神色。

    “拿来!”他话音刚落,落无花就迅速的从他手中抢了玉佩,拿在手中仔细的瞧着。

    早在唐岳成说蝶形玉佩的时候,落无花就有些愣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蝶形?玉佩?镇店之宝?难道是……

    果然,落无花从那蝶形的玉佩上看到蝴蝶双眼位置的两个褐色小点。落无花眼神一亮,却又忽然想到什么,黯淡下去。原本还有些欣喜的心,渐渐冷却下来。

    “既然是特意给我的,看在这东西还算不错的份上,本姑娘就收下了!”她打定主意,将玉佩收入怀中,不肯再拿出来。不知怎么,她总感觉这几天唐岳成有点不对劲,心里有些不安,说这话连她自己都感觉有些不自然。

    唐岳成一愣,要是平常,他肯定会不依不饶的取消她一番,可是现在,他本来就心里有事,再加上听出落无花说话时语气的不自然……他尴尬的笑笑。

    “那个……红颜啊!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哈!记得待会有你的表演哦,本公子保证,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哼!”落无花狠狠地瞪他。无视落无花的怒视,唐岳成很干脆,(其实心底有那么点小小的纠结的……)转离去。

    等人走了,落无花的怒气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松了口气,抬手隔着衣物摸了摸放在怀中的玉佩,那其实,可以算是绝尘阁的暗号之一。她咧开嘴,露出一抹怀念的笑容,“还好……”

    慢慢的转偏头看向门外,落无花吓了一跳,手腕一转,各种****,痒痒粉,麻痹药之类奇奇怪怪的药粉被带到了手中,只等着一个好的时机,随时准备出手。“你……是谁?”

    落无花的声音有些惊疑不定。面前这人,着一浅蓝锦衣,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边缘依旧是那种浅浅的蓝色调子。她目光扫到那人手中轻执的扇子,暗自撇了撇嘴。这人还真是对浅蓝□有独钟,就连受手中那柄扇子的扇面也基本是浅蓝覆盖!

    待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她脑海里疑惑不已,这张面孔……感觉,自己好像在哪见过……?还有他上的气味……也很熟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张面孔跟他上的气味,应该分别属于两个人的才对!好奇怪的感觉……落无花有一瞬间的迷糊。

    来人瞥了她的手一眼,含笑道;“绝烟丫头,都那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点招数?”看着她瞬间迷糊,那人眉毛一挑,突然忆起自己容貌大变,侧耳聆听了下房外的声响,露出一个兴味的笑来。

    唰——

    一条素色丝带飞出,卷向刚刚从迷糊中醒过来的落无花……嗯……应该叫绝烟,或是净泉……

    于是刚从迷糊中转醒的她再次陷入迷糊,她好像看到公主在对她笑了?净泉迷糊的想着,人已被带到了来人前。净泉感觉那人在自己上的几处位上点了下,好像是……睡?麻

    出于防卫的本能,净泉在靠近来人的瞬间,手中的药粉已经不受控制的洒向来人。那人只是不在意的一甩衣袖,带起一股劲风,将那些只能称作恶作剧的药粉扫到一边。

    如果有人在那人对面的话,就会发现,那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净泉手里撒出来的药粉是被他(她?)扫开了,可是就在刚刚那素色丝带卷起净泉时,沾上了一点净泉手中散落的东西,他(她?)中招了!那人哭笑不得的看了眼已然陷入昏睡的净泉。这丫头……

    “唐公子,这丫头在你这叨扰的也够久了,这些子多谢唐公子照看,告辞!”满是笑意的话语远远传来,浅蓝色的影带着净泉已经不见踪影。

    躲在暗处的唐岳成走出来,皱着眉头,脸上犹自带着些震惊。

    那人,便是绝尘阁的阁主林绝青么?那么快就查到这了么?视线追随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唐岳成怅然一笑。哥,不知道你再见到那人时会作何反应那?

    至少这样,红颜暂时算是安全了吧?想起这些,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心底却是松了口气。他不由庆幸自己没有对她动手,庆幸林绝青来将人带走了。

    而被唐岳成惦记的净泉,此刻已经被和珊带到了一处破庙里,昏睡在一旁。和珊不是不想把人带到好一点的地方,而是……

    和珊盘腿坐在地上,运功将体内的药压下,一面耳听八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净泉的那些药粉的确只能说是恶作剧级得,对于和珊来说根本无伤大雅。自从和珊从崖底出来之后,和珊发现自己对很大一部分****跟毒药有了免疫。而净泉在唐岳成那,到底是个……人质,虽说慢走了她捣鼓药的愿望,但给她的那些药材绝对不会有带毒的!于是净泉做出来的那些东西也只能是恶作剧级的了。

    既然如此,那和珊为何还要运功来压制药

    和珊此时脸上的表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净泉的上会有这东西,按这丫头的子,绝不可能在上带这种东西,而看唐岳成对净泉的态度来看,也不可能是他做的!那么也就只可能是醉香坊里面的谁了!

    以和珊体现在的状况看,勉强算的伤是百毒不侵了。可是……催散,不是毒药……

    也幸好和珊对于哪方面本来就意识极淡,催散可以算是很厉害的药,用到和珊上却是药效大打折扣。只是再怎么大打折扣,药效还是存在那么一点的,就那么一点点,还是让和珊感觉很不舒服。那种感觉很陌生,陌生的和珊一点也不想去碰触!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停在这座破庙里,运功压制下那种陌生的感觉。

    暂时压制下药的发作,和珊正准备带着净泉离开,却突然拖着净泉转到破庙内唯一一座佛像的背后,屏住呼吸,同时一手搭在净泉手腕上,控制着一丝真气,小心翼翼的在净泉体内按着龟息的运行路线行进。

    侧耳聆听,先是一个人到了破庙内,那人呼吸很轻,脚步轻盈,是个高手。和珊完全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是在掉下悬崖之前遇上这人,自己绝对不是这人的对手!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按理,依和珊现在的功力,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打败他的才对。可是偏偏,和珊的直觉是,这个人,可以在十招之内打败她!

    和珊被自己的直觉吓了一跳,对着比武这方面,她向来很自信自己的直觉,可是现在……她有些难以置信!明明,自己的功力比他高不是吗?

    这时,又来了一个人,和珊听出这人的功力比之自己曾经对上的唐岳空,略有不及。“师父!”这声音……

    “小成啊,听说那丫头被人救走了?”

    小成?师父?唐岳成吗?原来这人竟是唐岳成的师父!怪不得……

    “请师父责罚!”唐岳成语气无奈却坚定的道。沉默半晌,那人没有说话,只无奈的叹了口气。

    佛像背后,躺在地上的净泉睫毛动了动,有转醒的迹象。

    “师父?”唐岳成忐忑不安的叫了声。

    “罢了,为师也不勉强你了。”顿住,感叹道:“为师看着你跟你哥长大,转眼就那么大了啊!任一次,就够了……”

    “徒儿知道!”唐岳成语气愉快的应道。

    “回去吧……”

    过了一会,没了声响,外面的两人均已离去。和珊这才放下心,注意净泉那丫头。

    净泉早已醒了,她睁着眼愣愣的看着和珊发呆。“呵呵……”和珊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迷糊!

    “小……小姐?”净泉不确定的叫道,因为出宫许久,她早已习惯了称和珊为小姐。

    和珊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站起,拍了拍衣角上沾上的尘土,她愉悦的开口:“走吧!”

    净泉呆呆的站起,呆呆的看着她,眼里满是疑惑。“啊!”突然她惊叫一声,指着和珊脸,恍然大悟道:“原来小姐带了真皮面具啊!”

    和珊无语的拍了拍她肩膀,叹气“不……”话梅说完,和珊子一僵。净泉疑惑的看着她,暗道小姐刚才要说的话是什么?为什么突然不说了?

    “走!”和珊皱着眉头,语气颇有些不自然。也不管净泉心里怎么不解,直接拉着人转到破庙门口,向着一处方向,施展轻功到极致。

    

  • 作者有话要说:和珊永璂姐弟恋龟速进行中……JQ……慢慢来

        呵呵……干笑O(∩_∩)O~
  •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