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花将开

    一进门,萧剑便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和珊同晴儿两人。鉴于上次遇到和珊,见识过她所表现出来的功力,萧剑便打定主意,绝对不要去惹这人!

    他萧剑喜欢广交朋友,没错。第一眼见到和珊,他便知道,和珊这个人的功力强于自己,若是能与此人相交,好处自然不少。可是……同样,他从这个人上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萧剑不怕死,但是,在大仇未报之前,他不想死!

    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萧剑眼神晦暗不明。强自镇定下翻滚的思绪,萧剑收起手中的竹萧。“在下失礼了。”

    紫薇、晴儿见萧剑一进门时的样子,俱是一愣,暗道,这个人是怎么了?都听和珊接话,脑中思绪飞转。这个萧剑好像……对和珊有些惧意?两人的目光不明的转向和珊,却见她笑意吟吟的看着门口那人,眸光中掺杂着些好笑跟戏谑。

    “萧剑,过来坐吧!不用客气,就当这是你自己家里。”和珊指了指边上的空椅子,懒懒的道。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真是的,她有那么可怕吗?不过就是上次不小心拍碎了他放酒壶的石桌而已,用不着一见面就给本公主摆出一副防备的样子吧?我可是好人!

    萧剑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这原本就是他开的酒楼吧?正胡乱的想着,人已鬼使神差的,走到空位上坐了下去。萧剑蓦然一惊,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就这么走了过来,只得呐呐的开口:“不客气……”

    “咳咳……”紫薇和晴儿不自然的咳嗽了声,低着头掩饰住脸上的笑意。

    金锁莫名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嗯……小姐不开口,她还是继续吃她的饭好了。

    谁也没有开口,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紫薇被萧剑拦路,不爽的离开,原本是打算回王府去的。紫薇知道,萧剑此举一定是为了小燕子,她虽然不知道他跟小燕子是什么关系,却看的出,萧剑很在乎小燕子的安危。紫薇心不太好,对小燕子的事原本不想管。只是紫薇到底心善,有些顾念自己同小燕子的结拜之

    想当初,她之所以同意跟小燕子结拜,是因为小燕子这人虽然缺点很多,但她说话直来直去,看到弱者,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见不得别人欺负人;想法简单单纯,行为直接。

    单纯么?紫薇眼神暗了暗,不知道现在的小燕子,是否还是如她初见般单纯呢?

    希望,还来的及吧……紫薇想着,忽的释然一笑,转朝会宾楼的方向走去。

    当和珊、晴儿和塞娅三人逛街逛累了,正好走到了会宾楼前,打算上楼去吃点东西时,刚好看到了正打算进去的紫薇和金锁两人。晴儿同和珊一眼就认出了紫薇两人,晴儿忙将两人叫住。

    紫薇见了来人,微微一愣。最左边那个一藏服打扮的女孩,应该是近里来京的西藏土司带来的小女儿塞娅吧?那么旁边一淡蓝色旗装打扮,脸上戴着一条素色面纱的女孩是……

    紫薇隐约间,已经猜到了她的份,不由多打量了几眼。在紫薇打量和珊的同时,和珊同样也在打量她。一男装打扮,脸上不施粉黛的紫薇看起来,倒显得有几分英气勃勃。和珊暗自点头,正常人,真好……

    几个女孩子互相打过招呼,然后一桶进了会宾楼,找了间雅间,叫了几个小菜,一壶酒。几人慢慢的聊了开来。塞娅本就是个活泼大方的格,紫薇这人说话带了些山东人的豪爽,结果基本上都是这两个人在天南地北的聊着,和珊同晴儿偶尔插上那么几句,金锁则安静的呆在一边看着,目光带着丝丝兴奋和羡意,同时为自家小姐交到这样的朋友而感到高兴。

    和珊的目光偶尔扫过,心道,这个金锁真是个难得的忠心人,看紫薇的样子,倒是并没有把她当丫鬟来看待?不期然的,和珊想到了净泉,那个丫头,但愿她能平安吧……

    就在萧剑来的不久前,塞娅被巴勒奔派人叫了回去。和珊听紫薇说起萧剑在大街上拦了她路,说什么要她来会宾楼小坐一会,隐约猜到,恐怕是为了小燕子那件事了,当下只开了口请他坐下,再无言语。

    萧剑皱着眉,神色有些焦急,却又迟迟开不了口。

    在他心里,想的是,小燕子是假格格这件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就越好了!但是现在……暗道,难道紫薇并没有听出自己的意思?

    仔细斟酌一番,萧剑脸上勉强保持着淡笑的模样,开口道:“夏姑娘,萧剑莽撞,几前冒犯了姑娘,还望夏姑娘你多担待,萧剑在这里给你赔罪可好?”顿了顿,见紫薇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言不语,不由心急。

    罢了罢了,何必这样自讨没趣?可是,一想到自己妹妹小燕子,萧剑就一顿心急。反正事总有真相的那天,早晚都一样,看样子,另外的两个女孩份也是不简单的,应该不会将这事到处乱说的吧?赌一把了!

    “夏姑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在下只是想请你对小燕子手下留,小燕子其实很单纯……”话未说完,房间外便传来一阵吵嚷声,萧剑顿住,有些不耐烦的看向门外。

    “看样子,是有人闹事。萧公子还是出去看看的好……”和珊似笑非笑的看他了眼。

    萧剑无奈,外边的吵闹声实在太大,他也有些担心掌柜的应付不来,损失点银子是小,失了信誉可就有些麻烦了。只得起苦笑,一面抱拳一面朝外边走去。“那在下就先失陪了,几位慢用。”

    “这个萧剑,跟那个小燕子什么关系?”晴儿黛眉微皱,不解的问。

    紫薇闷闷的应了句不知道,然后盯着面前的酒壶发起呆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和珊笑了笑,她倒是知道,“怎么?晴儿你还没收到这次的消息么?”“消息?什么消息?”绝尘阁里边的?她最近好像没让谁打听什么事啊?

    和珊笑的很畅快,墨色的眼珠微微发亮,眸光闪了闪,“看来,浪费了我一块通行令牌呢?”顿了下,又道:“急什么?以后就知道了。”

    晴儿心念电转,马上猜到了和珊说的是什么事。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放心的问:“和珊,那块令牌……?”心里有些替她担心。

    和珊不在意的摆摆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怕她吃了我不成?倒是塞娅……恐怕西藏土司就快回去了,唉~还真有点舍不得啊!”一脸苦恼的模样,晴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要是真想她,到时候自己跑去西藏找她好了!”和珊马上大叫,“不要!”晴儿疑惑的看着她。“西藏那么冷,既没有什么好吃的,又没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要去那!而且……我不认识路啊……”和珊笑的很无辜。晴儿一时呆住,倒是一直在一边听着的金锁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们在说什么?”紫薇回过神,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和珊。

    和珊已经收了脸上的笑意,定定的看着紫薇。

    “紫薇啊~你说紫薇花开的季节,是不是快到了?”紫薇不解的看着她,一时间吃不准河山这话的意思。紫薇花开的季节快到了?什么意思?她想说的是到底是什么?是无心的一言,还是另有深意?

    紫薇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见她目光一片认真,不暗暗思索。难道是……

    “紫薇花啊,夏秋之际才会开花啊!现在应该还早吧?”紫薇不确定的答道。

    和珊轻轻一笑,“也没差多久了,也许,它现在正在等着准备开花了呢!紫薇花,真是不错的花……”最后,几近自语。

    紫薇恍然,笑道,“是快了。”然后又嘟嚷了句,“可惜不是紫色的……”

    晴儿在一边看着的实在是一头雾水,可偏偏这两人非常默契的不在继续说下去。她们到底在说什么?晴儿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些什么。和珊的表?晴儿眼一扫,心里暗自摇头,和珊的眼神在正常不过!

    那……是,紫薇的?不对!也不是!可为什么,她总感觉紫薇和和珊两人间的关系有些诡异?明明这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吧?

    

  •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某一天,杨戬,哪吒和孙悟空三人一起比赛吃包子,看谁吃的又多又快。

        比赛一开始,孙悟空仗着毛多,一下子就吹出了好几个猴子一起开动;小哪吒拿起包子吃了一个,然后使出三头六臂;杨戬在一边一代女也没着急,等孙悟空跟哪吒两人吃了好几个,他才慢条斯理的拿起一个包子吃起来。

        结果最后,裁判玉鼎真人宣布,获胜的是二郎神杨戬!

        孙悟空不服气“俺老孙明明比这杨小圣吃的多又快,为什么还是他赢了?就是小哪吒也比他吃的快啊!俺老孙不服!俺老孙要求换个裁判!”

        玉鼎真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拿出比赛的告示,指着一处地方给他看。

        只见那牌子上几个特大的字写着:吃包子比赛,三人一组,参赛者不限年龄不限高不限体重不限样貌……

        最后边靠右的角落里几个小字写着,注意:比赛时不得使用法术!使用者按自动弃权处理……

        孙悟空绝倒~

        小哪吒哭着说:“我是知道这点的,可是我看这包子那么好吃,一个没忍住就使出了三头六臂了……”

        杨戬:“我原本看他们两个使用了法术,想着反正是自己赢了,不打算吃了的。可是看他们两个吃的那么高兴的样子,我也就想尝尝看这包子的味道是不是真的很好吃。”
  •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