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萧剑

    和珊那出嫁的三个条件,传到乾隆的耳中,乾隆皱了皱眉,表有些怪异,没说反对,也没说赞同。

    永璂和永瑆从皇后口中得了那消息。

    古代女子婚嫁,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酷金钱古董宝物的永瑆开始好奇,为何那个五皇姐会提出这么三个条件?

    永璂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这个世上有几个人能赢过和珊姐姐?至少,自己对上,是必输无疑的。莫名其妙的,永璂觉得心底隐隐有些烦躁,不安。

    红色高墙,墙内墙外,两个不同的世界。

    紫薇一素色锦衣长衫,一手执着一柄纸扇,一手背在后,望着面前的红墙绿瓦,有些发愣。

    娘,为了他,苦等一生,真的值得么?

    娘,他至少还是记得你的……也许,这样,您就会觉得自己一生的执着,是值得的吧?

    给她一个和硕格格的封号,是因为愧疚吧?

    执扇的手徒然紧握,紫薇不施粉黛的俏脸上一阵冷笑,你果然是个“好”父亲!

    “哼!”紫薇冷哼一声,转朝金锁道:“走!”“诶……小……公子!等等我啊!”

    “夏公子。”一柄竹萧挡在紫薇前。此时紫薇正心不好,敢拦她的路?紫薇反的一抬手,袖中的绣花针就要出……

    跟在紫薇后小厮打扮的金锁看到来人相貌,一惊“是你!”金锁一脸警惕的望着他,转挡在紫薇前。“你又想来找我家小……公子的麻烦?”

    紫薇忙放下抬高的手。抬头一看来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原来是你啊!你又想干什么?”好像,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来人收了竹萧,朝她一抱拳笑道,“在下萧剑!今偶然再遇夏公子,深感有缘,想请夏公子上萧某的会宾楼小坐一会,不知夏公子,意下如何?”

    会宾楼?这名字有点耳熟……不过……

    “没兴趣!”紫薇拉起金锁转离去。“诶!夏公子!”萧剑子一晃,竹萧一横挡在了紫薇前。

    “夏公子何必急着走?”紫薇冷了脸,“萧剑,你什么意思?”看着来今天是非去不可了?

    “夏公子,在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夏公子去在下的会宾楼小坐一会。难道夏公子连这么个小小的面子也不肯给么?”紫薇冷眼瞪他,心里暗自盘算,这个萧剑到底想干什么?

    “喂!你这人好没道理!腿长在我家公子上,我家公子想去哪里,不想去哪里,那是我家公子自己的事。凭什么拦着非要我家公子去那个会宾楼啊?”金锁不客气的指着萧剑,挡在了紫薇前。

    闻得金锁的话,周围走过来几个凑闹的,对着萧剑指指点点。

    萧剑一愣,有些尴尬的放下手中的竹萧。“是在下失礼了。”

    紫薇冷哼一声,把头偏过一边。“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萧剑尴尬的对紫薇一抱拳,见她不理会自己,心里苦笑了下。早在几天前皇帝封了两个和硕格格后,萧剑就开始怀疑起来。他可不相信那皇帝会无缘无故的就封什么格格,听说那两个什么格格是和亲王认下的义女,其中一个还是几天前才认下。而就他所打听到的消息,那个人,就是紫薇!

    萧剑怀疑皇帝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夏紫薇才是真正的格格?那样的话,小燕子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萧剑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不知道那皇帝会怎么对小燕子?这些天,宫里传出消息说,还珠格格被足了。小燕子那么活泼的子,她怎么受的了?几乎下意识的,他想到了紫薇。

    只要紫薇能开口为小燕子求,那么一切事都好办了。看那皇帝对紫薇这个女儿的态度,很是宠啊……

    只是,这个紫薇,不怎么好相与啊……

    第一次见面,自己就吃了个亏,竟然会被一个姑娘家用给迷倒了!自己想想,就觉得丢人!

    他,萧剑,自懂事起就被告知,负血海深仇!跟着师父学武,拼命了十多年,才有了今天这番成就!就是他师父也评价说他的武学,在当今世上已经鲜有敌手!

    对于他那个自恋无比、自以为是、自负不凡……(以下省略N个自夸的成语~)在他看来就是脑袋不怎么正常的师父说的话,他实在不怎么太敢确信,谁知道那他老人家是不是把自己唯一的徒儿的功力,跟他自个儿年轻时候的功力给搞混了

    还记得他八岁那年,他师父说他天资够高,已经算是小有所成,对付大街上的那些地痞无赖,绰绰有余。他那时还小,得了师父的话,心里那个得意,想着自己离心目中的那个目标又近了一步,然后当天就偷偷的跑出去,教训那些地痞无赖去!结果地痞无赖是受到教训了,不过不是他,而是被他师父教训的。而他呢,一伤的被他师父给揪了回去。“徒儿啊,都怪为师的没有跟你说清楚 ,其实为师要说的是你对付地痞无赖中的一两个是绰绰有余,为师忘了告诉你一个道理,地痞无赖一般都是一群人一起上的……所以,徒儿你会弄了一伤回来,真的不是你学艺不精的问题,当然更不是为师教不好的问题了……”嗯……师父您从来都是丢下本书给徒儿就走人,自己跑去喝酒的……

    十岁那年,他师父带着他去了一座不知名的山中,说是要培养他野外生存的能力。师徒两在山里呆了十天,就回了别院。回到别院里的时候,师徒两一大一小,飞快的朝厨房跑去。“徒儿啊,为师原本以为,你天天往厨房跑,厨艺应该有所长进,谁想……唉~徒儿你真不是那块料!早知道为师就多带点干粮出门了……”萧剑黑线,他的确是天天往厨房跑,不过是去找东西吃……谁规定进厨房进的多的人就一定会下厨来着?

    十五岁那年,他师父丢给他一柄竹萧和一本乐谱,要他自学,说什么陶冶趣?萧剑很谦虚的说,自己不会,请师父您老人家指点一二。其师答曰:“噢,徒儿啊~那个、其实吧,为师擅长的是弹琴,可惜一直遗憾没有人擅长吹箫,能与为师琴箫合奏一曲……呜呜呜……徒儿啊!你可一定要努力学好吹萧啊!为师还等着你来弥补为师这遗憾呢!所以……徒儿为了你师父我,努力学习去吧!为师就不打扰你了啊……”最后,才十岁的萧剑,花了整整三个月,终于学会了吹箫。当他找道他师父告诉他自己已经学会了吹箫,并当场吹了一段,他师父赞赏的点头:“不错啊,不愧是我舒白羽的徒儿!嗯……江湖中叶有人能以音御敌的,不过可惜为师只领悟了皮毛。为师看你天分不错,不如试着领会领会?噢……对了,为师突然记起有人邀了为师上飘香酒坊喝酒……徒儿你接着练习吧,为师先走了!”语毕,闪人!师父,别以为他不知道,您是怎么个擅长弹琴法的!萧剑心里怨念。

    由此可见,萧剑能在这么一位脱线的师父的教导下,养成一副正常人的子,着实、不容易啊!

    当萧剑学成出师时,他师父又丢给他一句说他的武艺天下间鲜有敌手,塞给他一个包袱,一把剑,一柄萧,就把人赶出了别院。半道上,萧剑望着包袱里的东西无语,里边有干粮若干,换洗的衣服一件,他师父出品的特效创伤药几瓶……就是没有——银子……他严重怀疑,他师父真在江湖上闯过?当晚,萧剑就随便跑到一富贵人家,做了回梁上君子。

    萧剑便在江湖上闯了一番,发现,他师父这回难得的没有脱线。至少,在遇上和珊之前,他还未曾在谁手下输过。遇到和珊,输给她,他无话可说;然后遇上紫薇,他被迷倒,亦无话可说,毕竟是他自己大意,竟然没听出紫薇会武!可是……无话可说,不代表不郁闷,萧剑郁闷的是,他唯二的两次败绩,竟然都是姑娘家,且岁数尚比自己小……

    萧剑广交朋友,接着加入了红花会……那是他行走江湖第二件郁闷的事!

    那时候,他到处打听有关自己妹妹的消息,和皇帝的消息。他认识的朋友里,有个叫宇通,知道他在打听有关皇帝的消息,又得知皇帝是他的仇人。跟他说可以给他提供皇帝的消息。自然,不可能是免费提供,宇通给了他一个令牌类的的小东西,说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凭借这块牌子,上红花会寻求帮忙。条件是,在红花会有求与他时,希望他能鼎力相助。那时候萧剑想着,反正对自己没什么实质的要求,答应也就答应了。

    后来,萧剑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红花会一个分舵的舵主,自己手中的那块牌子,正是红花会分舵主所持之物。而那个宇通,真名,余鱼同,是红花会的十四当家……

    到了京城,萧剑无意中得知自己妹妹是小燕子,还被自己的仇人收为了义女,封了个还珠格格。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跟皇帝最宠的儿子,五阿哥走的近;又得知了自己妹妹之所以成为了那什么格格的原委;最后,发现自家妹妹是个比他师父还要不正常的脱线人物……

    唉~脱线就脱线吧,谁叫那是他亲妹妹呢!好在,大概是因为血缘关系,小燕子对他的话还是比较听的。应该,还有的救的吧?他想。

    有时,他真想带着小燕子,就这么一走了之。可是,他更想报仇!他开始下意识的接近五阿哥,接近一切有可能为他报仇提供机会的事物。

    对于那个夏紫薇,他原本是抱着杀了她的想法。不过,自从被紫薇用迷倒之后,萧剑就知道,夏紫薇,已经开始防备他!他杀不了她了!于是,他改变了主意,决定与紫薇化敌为友,便有了大街拦路一事。

    等萧剑回过神来,紫薇同金锁早已不见了人影。萧剑无奈苦笑,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暗道,还是回会宾楼去吧。当下一边想着小燕子的事,一边走回会宾楼。

    “爷!爷,您可回来了!”刚进了会宾楼,掌柜的就跑了出来,面色焦急。

    “出什么事了?”萧剑皱眉,难道有人来这闹事?还是又出现那次刚开张时的况?

    “是有位客人说要见您。”“见我?不见!”萧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看掌柜那副着急的模样,吓了他一跳。“爷,您先听小的把话说完啊!那客人有话要小的转告您,说他改变主意了,来您这小坐一会,有事就去三号雅间找他。看样子,是您认识的。”掌柜的忙说到。

    改变主意?萧剑皱眉想了想,难道是夏紫薇?想着还是先看看去。“行了,我知道了,你忙去吧!”“是!”

    嘚嘚——敲过门,得到里边人的首肯后,萧剑推门进去。意外的看到雅间内,除了一男装打扮的紫薇和金锁外,还有两个少女。视线一扫……

    “是你!”几乎下意识的,萧剑藏于袖中的竹萧滑到手中,全进入一副防备的状态。

    “萧剑,好久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错别字,编辑说,VIP章节最好不要更改,所以,我尽量减少错别字的出现了……

        上章中的BG……我很抱歉,那确实应该是BL ,笔误……

        关于下边的内容,没别的意思,就是闲着想了点宝莲灯同人,不想重新开坑,就放这看看。希望不会打扰到大家看文……

        昆仑山,雪之巅。一群人在对峙着。

        是谁的血?染红了昆仑山上那遍地冰冷的寒霜?呼啸着的冷风,又是在为谁吹奏着悲凉的乐章?

        “沉香,恭喜你能拿到开天神斧啊!”那人一银白色的冰冷铠甲,影落寞。他左手拿着宝莲灯,唇角绽放出一抹放下了重担的笑。

        他对面的少年抡起开天神斧,眼里是掩藏不住的恨意和得意“开天神斧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三界除了你这个大害!”

        “好,我今天就来试试,是神斧厉害,还是宝莲灯厉害。”

        沉香眼神一凶,举斧劈下。

        杨戬却突然拿开了宝莲灯,张臂迎上神斧,闭上双眼……这时宝莲灯却光华一闪,形成了一层保护层,护下了杨戬。

        周围的人一惊,沉香惊异不定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宝莲灯竟然会护着他?这不可能!他不信!

        杨戬微微苦笑,宝莲灯,何必护着他,何必呢?他不过是个罪人罢了……

        心念电转,杨戬开口道“沉香,用开天神斧杀我,有点大材小用啊。”

        “为什么不用宝莲灯?”杨戬一愣,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

        “哼,我明白了,是没有灯油了吧?杨戬,你众叛亲离!现在,脸宝莲灯都不愿意帮你了!”

        杨戬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伤痛,明明不抱什么期望,却还是被伤到,心里,难言的苦涩缠绕……

        杨戬定了定神,“好,我不用宝莲灯,你也不用开天神斧,我们决一死战,如何?”

        “你这是找死!”

        杨戬弃了宝莲灯,沉香弃了了开天神斧。两人双脚离地,升至半空,开始元神交战。

        两人交战许久,“啊!”突然杨戬故意卖了个破绽,被沉香抓住。从半空跌飞而下。

        敖举起武器,站到杨戬面前,恨声道“杨戬,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来吧,来为丁香和你姐姐报仇吧。”杨戬半起,对着他冷冷地道。

        早已被怒火占据脑海的敖,愤怒的举起钉耙,就要砸下。

        “不要杀我主人!”原来是哮天犬赶到,帮杨戬挡下了这一耙。

        哮天犬挡在杨戬前面,“八太子,不要杀我主人!你姐姐,四公主她没死啊!”

        “什么!”所有人俱是一愣,敖一把揪起哮天犬,激动地问“你说我姐姐没死?”

        “这不可能!我们当初明明看见她魂飞魄散了啊,你怎么说她没死?”沉香在一边疑惑道。众人也是疑惑的看着哮天犬。

        “真的!四公主真的没死1当时、当时是……”

        “哮天犬!”杨戬冷声喝止了哮天犬。

        “主人,主人,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主人您明明……”“不要说了!”杨戬突然出手,将宝莲灯塞在了哮天犬腰间,击飞出去。

        “主人!”哮天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主人越来越远,他慌乱的叫喊,却什么也做不了。

        “杨戬!受死吧!”敖再次举起钉耙,眼看着钉耙就要砸在了杨戬上。小玉赶到,用剑挡下了敖的钉耙。

        “沉香,你不能杀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什么?”周围的人相互望了望,都有些不明所以。

        “小狐狸,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杨戬欣慰的笑了笑,小玉转过来,扶起他,“舅舅。”

        “舅舅?”所有人都不明的看着小玉,她竟然叫杨戬舅舅?

        “小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沉香不解的问,却突然见小玉推开杨戬,对他举起手中的剑,“杨戬,你受死吧!今天我就要为我姥姥报仇!”

        沉香忙拉住小玉,“小玉,你刚刚不是说叫我不要杀他吗?怎么……?”

        众人被小玉前后不同的态度弄糊弄了,怎么一下子说不能杀,一下子又自己动起手来了?

        “放开我!我要为我姥姥报仇!”“我说小狐狸,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啊?”孙悟空首先不耐烦起来,“你一会喊着不要杀他,一会又要杀他,俺老孙都被给搞糊涂了!你到底是站哪边的啊?”

        “孙猴子,你在胡说什么啊!杨戬是杀我姥姥,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怎么可能帮他?”小玉恼怒的瞪向孙悟空。

        沉香等人一愣,这时一个红色的影靠近,正是敖的姐姐,东海四公主敖红。敖红看也不看杨戬一眼,直接走到敖边,拉着他问“你怎么样?杨戬有没有伤到你?沉香也没事吧?”

        见了这一幕,明明是预料之中的事,杨戬还是忍不住苦笑。

        “姐姐……”“四姨母,你……”你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昆仑山的雪洞里了,可能是雪神救了我吧。”她又转过,“杨戬,你还是执迷不悟么?”

        杨戬挣扎着站起直了躯,他的高傲不许他低头。他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脸上神色傲然冷清,“自古成王败寇,我杨戬,无话可说!动手吧!”说着闭上双眼。

        “杨戬你!”“四姨母,还跟她废话什么?像他这种作恶多端,恶贯满盈的人,杀了他是为三界除害!”说着沉香再度抡起神斧,用力的朝他劈下。

        斧落,那抹银色的影,随着倒下,鲜红的血液放肆的往外流着,染红了整个碧潭。

        就这么,结束了?二郎神杨戬,三界第一战神,就这么死了?

        小玉呆呆的看着躺下的杨戬,姥姥的大仇得报,可是为什么,她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反而……心里有些揪疼?

        远远地,一个女子队呃声音传来,“不要!”一抹粉色急速飞来。

        “你是……寸心?”敖红不确定的看着来人。“四姨母,寸心是谁?”“这个俺老孙知道,好像是杨戬未上天前的结发妻子,西海三公主敖寸心。听说玉帝将她贬为西海普通龙族,并且永远不得离开西海。她怎么来了?”

        来人却恍若未闻,蹲下子伸手,有些颤抖的去触摸那抹银色,“戬……”泪水不停地流着,她好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用?为什么没有那个能力帮他分担一点重担?

        寸心小心翼翼的扶起杨戬,让他的子半靠在自己怀里。“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的,戬,你等着。”

        “盘古神在上,今,吾西海敖寸心,以吾之精血为引,以吾之生命为价,换清源妙道真君杨戬之生……”寸心一手凌空画着上古契约法咒,怀中的人,俊美的面上难得的露出了一脸的舒适的笑容。寸心不舍的望着他的脸,低头覆上他冰冷的额头。戬,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带着我的那份……

        再抬头,眼中多了一抹决绝。“契约,偷天换,立!”最后一个立字出口,寸心一口心血喷出,契约法咒发出一道璀璨华光,一下飞入了杨戬额间的神目中。

        “那是……龙族的上古契约神咒!寸心,你疯了!为了他,值得吗?”等到寸心契约神咒立成,敖红这才知道她立的,竟然是上古神咒,偷天换!那,是以命换命的的神咒啊!寸心她、为什么?杨戬以前那么对她,她为什么还愿意为了他以命换命?

        “你闭嘴!”寸心沉着脸,小心翼翼的将杨戬放在地上。

        “喂!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啊?我姐姐在跟你说话呢!”敖首先气不过。跳出来,指着寸心气呼呼的道。“弟弟!”敖红忙拉住他。敖不满的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寸心……杨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他自己作恶多端的结果!寸心你久在西海,不知道,杨戬他做了多少恶事,他竟然连自己的亲外甥也下得去手!”“就是就是……!”孙悟空点头附和。

        寸心强忍住眼中的泪,低声呢喃,“你若是真有那么狠心,该多好……”要是真有那么狠心,刘沉香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要是真那么心狠,就不会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模样?

        “刘沉香,你们不是要去救三圣母吗?还呆在这干什么?去华山救你母亲,做你的伟大救母举动!怎么?还要在这边看完我夫君的笑话再走吗?”寸心一字一顿,恨恨的道。要不是这个劳什子外甥,她的戬又何至于此?

        众人想起三圣母还没救,除了敖红其他人全都忙着跑去了华山。

        “寸心,你……”“走开。”“寸心……”“走开啊!”敖红无奈,值得转离去。

        “杨戬,下一世我们还做夫妻好不好?下一世,我帮你……”杨戬的睫毛颤了颤,撕咬睁开。寸心慌乱的用手去遮,却遮挡不住嘴里露出的呢喃。

        “寸心……”覆上杨戬双眼的手一顿,“寸心……”他叫的是她的名字——寸心?“寸心……”不是嫦娥?寸心紧咬着下唇。

        “寸心……”那一声声呢喃的呼唤,叫的、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寸心高兴回应,“戬,是我,我是寸心啊!”刚想拿开覆在他眼睛上的手掌,却又硬生生的停住。

        她的手,在慢慢变透明!她的时间不多了!“戬,答应我,一定不要再让自己受伤,答应我……”上越来越透明,边的却没有醒,依旧只是呢喃的叫着“寸心……”

        “戬,如有来世,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担!绝对!”头痛裂……

        “寸心!”……

        “主人,三界内我找不到三公主的气息。”

        “寸心,你在哪里?我不相信你会魂飞魄散,你不会的,对不对?”
  •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