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珊VS塞娅

    和珊点了小燕子和塞娅两人的哑,顿时比武场安静了不少。

    当然,对于这种况,注意的没几个人。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继续看比武场中永璂虐西藏勇士……没错!经过和珊的提点,永璂现在完全是在虐人家……

    永琪一直注意着小燕子,见小燕子和那个塞娅公主吵得起劲,看着小燕子那满脸兴奋的样子,脸上满是温柔。现在突然见小燕子那边没什么动静了,一惊,正好看到小燕子拼命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努力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小燕子!”永琪大惊,唆的一下站了起来,就想过去,幸好他旁边的福尔泰脑子没有完全坏掉,死死的拉住了他,低声道:“五阿哥,大家都看着呢!”

    “可是小燕子……”永琪不放心的看了小燕子那边一眼,“我看小燕子倒像是被点了哑。”一直没出声的福尔康突然道,好歹他还有些功夫底子的。

    “点?”尔泰皱皱眉头,不解的问到“只是刚刚并没有谁过去过吧?”一直就小燕子一个人呆在那。

    “也许……那是传说中的隔空点?”福尔康一副深沉的模样。

    永琪凝眉望了小燕子一眼,见她好像的确只是不能说话,这才犹犹豫豫的坐了下去。眼睛还是随时注意着小燕子那边。

    塞娅的功夫比起小燕子这个半吊子要强的多,被点了哑,虽然也惊慌了一会,却马上醒悟过来,抬手准备给自己解

    还好和珊点时用的真气只有很少,以塞娅的功力足以解。塞娅也听说过隔空点手法,只是却从未见过,心中骇然!四下打量,想知道是谁点了她的哑

    和珊满脸笑意的望着塞娅投来的探视,传音道“塞娅公主是在找我吗?”

    塞娅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环视四周,怎么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听到?难道是错觉?又见和珊面上戴了块素色丝巾,遮住面貌,定定的看着她,眼角全是笑意,心下狐疑,点了自己哑的难道是这个少女?

    和珊朝她微微点头,塞娅惊讶的捂住嘴巴,眼珠子一转,心里权衡了下,跑到巴勒奔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巴勒奔一脸不敢置信,眼睛不断的往和珊那看去。

    好在场中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永璂和西藏勇士的上,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和珊对巴勒奔礼貌的颔首。

    和珊注意到西藏那边的人没几个了,皱皱眉,对永璂传音“留下几个,别风头太过了!”

    永璂倒是听话,马上假装不敌,败下阵来。只是……永璂小朋友,难道你不觉得你做的也太明显了么?

    和珊好笑的摇头,一道真气弹在了永璂的痛。传音“捂住痛处,装伤!”永璂依言而行。

    众人见他落败,都惋惜的摇头。

    原本巴勒奔见他明显还有余力,却落败,心下疑虑,这是看不起他们吗?现在看他那个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这才满意的点头。

    然后大清这边,福尔康出场……

    这个福尔康还是有点武功底子……和珊眯起眼睛,暗道。

    西藏那边的勇士再次连连落败。最后塞娅亲自出场,和珊原以为这回塞娅也会同原著中描述的那般落败,却没想到,塞娅拼着一股子狠劲,硬是将福尔康打出台外。

    其实真要算起来,福尔康的功夫还是要胜于塞娅一筹的,只是塞娅很聪明,每次露出破绽的地方,都让福尔康这个自命君子的人不好意思下手!再者,塞娅一个姑娘家也不管什么害羞不害羞的,手中的鞭子只挑人家下甩去……

    塞娅在赌,赌他不敢下手!而她也堵对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福尔康这个一向自命君子的人,的确不敢下手!是君子,你好意思用手去抓人家女孩子前么?

    福尔康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难看的很。被一个女人打败,在这个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社会,福尔康心里有多窝火,可想而知了!福尔康脸色不佳的拂袖而去。

    毛躁的小燕子见福尔康被塞娅打败,一急,当即飞上场。永琪心下一惊,“小燕子!”周围的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五阿哥怎么了?就算兄妹间感再好也不至于这样吧?难道……

    小燕子开不了口说话,只好努力用手比划。我要和你比!塞娅轻蔑的扫了她一眼,一看就知道她的功夫差的要命!

    “我要和她比!”塞娅手指着和珊道。

    待看到塞娅所指的人后,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是……和珊公主?他们都不明白塞娅怎么会点名要和这个太后最宠的和珊公主打?况且……没听说过这个公主会武啊?

    乾隆皱眉,为难的看了和珊一眼,对太后道“皇额娘,您看这……?”

    太后不答,只是看着和珊,要她自己决定。

    和珊亦没有料到,塞娅会来这一手,心下也是有些为难。

    巴勒奔装作生气的对塞娅喝道:“塞娅,不得无礼!人家堂堂大清公主,怎么比的了你这个成天到处乱串的假小子!”又偏头对乾隆道,“小女顽劣,还望皇上见谅!”

    乾隆勉强笑笑,“不碍的!珊儿,要不……你就跟塞娅公主比一场?”和珊只蹙眉暗自思索,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他的问话。

    这边众人正等着和珊怎么回答呢,突然听到一声“砰——”的响,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小燕子正躺在地上。

    原来小燕子见塞娅只指着要跟和珊比,看都不多看她压延,心下不忿,就对人家动起手来。塞娅的武功强她的多,虽有些始料未及,却也不慌乱,抬手三两招,就把这只小燕子甩了出去。

    众人见了想笑又不敢笑,只憋着装作咳嗽的样子,顿时一遍咳嗽声起。

    乾隆气的脸色发青。还以为是找了个开心果,早知道,当初何必认下这么个惹祸精!

    太后面色不快的扫了小燕子一眼,又看了令妃一眼,心里又给令妃记下了一笔。这丢的,可是皇家的面子!

    “来人!将还珠格格请下去!好好养伤!没事别到处晃!”令妃傻眼了,皇上这是……恶了小燕子了?又暗自宽慰自己,没事,皇上应该只是一时气愤罢,一定是这样的……

    那边五阿哥,焦急的看着小燕子被几个宫女太监架走.要不是福尔泰在一边拦着,早跑小燕子边去了!福尔泰一番苦劝,皇上现在还在气头上,你去也是白搭还得挨顿骂,何必呢?五阿哥这才没冲上去,不过却是一门心思都往小燕子上去了,一直怏怏的没什么精神。

    和珊就安太后面色不快,知她是恼了小燕子丢了皇家脸面,有心想让她高兴起来。心下暗暗一思索,便得了一计。

    “塞娅公主,我们姑娘家,终里动手动脚,终究不好,也难免伤到人,这功夫就不比了!不如咱们来比箭怎样?”众人的注意又移回了这边。

    “比箭?”塞娅不解的看着她,“怎么比?”

    和珊转头对太后微微一笑,“皇玛嬷?”见太后对她点点头,遂起向前几步。肩上睡得正酣的小乖被惊醒,“唧唧……”的叫了两声,从和珊的肩头跳到了太后怀里。看小乖很享受的在皇玛嬷怀里窝着,和珊笑着摇了摇头,在地上微微一借力,姿态优美的飞上台去。

    和珊露了这一手,周围的人反应不一。皇后、太后是知道和珊会武的,只是看和珊那么轻松的飞上去,心底还是忍不住惊叹。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不愧是我的女儿(孙女)!

    底下的人惊叹不已,都说“没想到这个五公主竟然是个会武的,看起来还是个高手!”

    “叫人在这放上两个靶子,限个时间,咱们就比谁的箭又多又准!”塞娅想了想,“这个比法倒是有趣,那还有什么规矩?” “规矩么……”和珊微微一笑,“我们这样站着,你我这边的靶子,我你那边的靶子,在对方箭的那会,可以用自己的箭将对方的箭落,但是必须站在原地,不许动!”

    塞娅听着有趣,便同意了。

    乾隆马上叫人清空了一片场地来,再摆上两个靶子,给两人一人一把弓,另放上好些箭矢,任由两人取用。

    “就限时一刻钟吧!”乾隆想了想,说道。然后命人拿了个沙漏来计时。

    比试开始,第一箭,两人皆中靶子,靶子隔得远,到底谁的准一些也看不清。

    第二箭,和珊一把抓起两只箭,齐齐了出去,一箭将塞娅的箭打落,一箭直中靶子去。众人惊呼“好箭法!”

    塞娅见自己的箭被拦,不服,急忙又了一箭,却因为心急偏,在了靶子边上。

    和珊笑道“再来?”塞娅气呼呼的道“一刻钟没到,当然要继续!”说着又是一箭去,这回倒是中的靶子中间,塞娅送了口气,冲着和珊得意一笑,又迅速的抓起弓箭继续

    和珊失笑,慢悠悠的拿起弓,右手抓起三支箭矢,三箭齐发,全中!顿时欢呼声起“好!”

    塞娅大惊,她没办法做到多箭齐发,只能一箭一箭的,速度上却是快了和珊不少。

    和珊依旧拿了三支箭矢,搭在弓弦上,却没有立刻出。塞娅觉得奇怪,却也不多言,只迅速的拿了一支箭矢,搭弓,挽箭,然后出。和珊的箭随后紧接着出,却不是三箭齐发,而是一箭接着一箭的了出去,力道控制的刚刚好。

    第一支箭,将塞娅的箭落,依旧余力不减的朝靶子飞去,稳稳的钉在了靶子上。因为阻了塞娅的箭,另外两支箭反而先一步中靶子。

    看到这一幕,底下众人更是拍手大赞五公主箭法好!巾帼不让须眉啊!太后眯眼看着和珊的表演,脸上也是笑开了花。一边的皇后和容嬷嬷也是绵连笑容,喜不自。倒是令妃在一边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竟然不能把这么个人拉到自己这边来!都怪自己,白白的给皇后拉了个强援!

    巴勒奔对乾隆道:“皇上,你这女儿果真不错!”乾隆在上边坐着,微微点了点头,看不出什么喜怒。只是深幽的眼睛盯着和珊的背影若有所思。

    塞娅忙拿起一支箭,搭弓出,箭稳稳的钉在了靶子上,塞娅再次拿起一支箭搭弓再,却被告知一刻钟时间到了。塞娅只得无奈的放下弓箭。

    看着和珊那个靶子上的七、八支箭,再对比塞娅那靶子上零星的四支箭,比赛的结果显而易见,是和珊赢了。

    好在塞娅也不是什么没气量的,当下直爽的笑道:“我塞娅愿比服输!你的箭术真好!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和珊笑着答道:“我叫和珊。”

    于是乎,塞娅同和珊两人就这么聊上了。

    比武大会就这么散了,塞娅还是没选出个人来当驸马。不过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塞娅偷偷地告诉和珊说支箭原本就没想过要在这找过驸马,是她老爹非要她找个不可。她说她心里想的,是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嫁人,一个人逍遥自在多好!

    和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起来,她又何尝不想那样?只是,她的份,到底是个公主。哪有公主不嫁人的道理呢?

    五阿哥担心小燕子,早早的就离开,去漱芳斋找小燕子了,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说皇上吩咐,叫还珠格格在漱芳斋闭门养伤,谁也不许见!

    五阿哥当场就耍起了阿哥脾气,“瞎了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可是皇上最喜欢的五阿哥!”

    守门的侍卫素质很好,立马作揖道,“五阿哥恕罪!奴才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五阿哥不要为难奴才们!”

    最后五阿哥好话,歹话,软话硬话说了个遍,结果还是没能见到小燕子,只得怏怏的回了景阳宫。

    乾隆听了手下的报告,冷哼了一声,要不是现在西藏土司还在这,而他又顾及皇家的脸面,他真想把这个小燕子狠狠的打一顿板子。至于为什么不是想要她死……到底她还是紫薇的结拜妹妹,听说她也有打听过紫薇的消息。心肠还不算坏吧……

    小燕子的哑,两个时辰过后也就解开了。而小燕子大概也明白了自己时被人点了哑。能说话了的小燕子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口大叫“哪个王八蛋暗算姑我!?”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