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永琪跟小燕子一回宫,乾隆就派人传话给她过来,令还珠格格在漱房斋学规矩,未学好规矩之前不得出漱房斋半步。

    下完这钓旨意后,乾隆松了口气,现在西藏土司就要来了,他实在没空管这个小燕子。等西藏土司走了再来算总帐好了!

    小燕子一听学好规矩之前哪都不能去,立即苦了脸,想去找永琪诉苦,可是又想到皇阿玛说的,不学好规矩就不能出漱房斋……

    明月彩霞等一群伺候的人表面上做出一副安慰格格的样子,其实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下好了,格格总算不能再去闯祸了吧?自己也不用老是提心吊胆的了,想想,这个还珠格格,每次都要闯出一点祸来,以前是皇上仁慈,又有令妃娘娘帮着,才没计较什么。可是现在,听说令妃娘娘也被足了,他们的主子要是再惹出点什么,主子份高贵,倒是不会怎么样,可是他们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奴才,到时候受罚的只会是他们!

    于是小燕子开始了她惨痛的学规矩生活……

    "格格,站的时候要站直,眼睛要平视,向前看,头不能乱动.对!就是这样!格格先这样站半个时辰……"

    "格格,甩帕子的时候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脸上要带微笑,要笑不露齿……"

    "格格,……”……

    小燕子被折腾的不行,才半天就吵嚷着不学规矩,不当格格的话。两个教养嬷嬷很平静的看着她闹,"格格说哪的话,这规矩可是太后和皇上叫您学的,您要是不愿意,就跟皇上或者太后说去.而且格格可是金枝玉叶,这不当格格的话岂是能乱说的?"

    小燕子顿时心虚了,这个格格本来应该是紫薇……不过她心虚了并不代表她不闹,"什么‘金’啊‘玉’的,你别尽跟我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去就去!我现在就去找皇阿玛说去!"说着就要往外跑.

    其中一位嬷嬷一个晃,拦住她,"格格,皇上说了,在您未学好规矩之前不得踏出漱房斋半步."小燕子愣住,不能出去,不能出去……

    最后小燕子还是乖乖的继续学规矩,嬷嬷却越来越严厉,一个走路没走好,顶半盆水走半个时辰;再没走好,水变成一盆,还不许水洒出来;还是出错,那格格您继续走吧,两个时辰……

    小燕子也想用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反抗,可是……那两个嬷嬷也是会功夫的!她那点功夫,根本不够看!闹了半天到头来,倒是把自己上弄出了伤。

    而永琪……被乾隆安排了准备迎接西藏土司事宜,忙的脱不开,自然没空来看小燕子。

    而小燕子对学规矩实在是没什么天分,学了好久,还是行礼行的勉强,走路走的摇晃。嬷嬷可不管这些,做的不好,重新来就是,反正她们有的是时间……

    和亲王府里,紫薇和金锁被弘昼安排在了后院的一厢房内.紫薇在和亲王府住了几天,每天除了有丫鬟来送些吃的和衣物,没见别的半个人影,紫薇暗自撇嘴,什么态度?

    倒不是弘昼故意放任紫薇在这不管,只是这两天西藏土司就要进京,弘昼被乾隆派去忙活了,每天忙的晕头转向,一回到府里基本倒头就睡,哪还记得这个被自己皇兄命令自己接来的私生女?

    弘昼忘了,不代表别人也忘了.王妃是知道弘昼接了一个姑娘到府上的是事的,原本以为他是给自己找了个人做妾,可是过了好几天,都没见弘昼过去看人.顿时心里狐疑了.想了想,她不好意思自己过去,就找来了晴儿,让她去看看那个姑娘.

    晴儿见她说话时神色有异,又联想起她说那姑娘是阿玛带回来的,心思一转,便一将王妃的心思猜的**不离十了.不由暗笑着答应了.

    晴儿到了后院,便见到一少女坐在亭子里悠闲的拿着一本书看,晴儿叫自己贴婢女霓烟等在原地,自己一个人朝着那正在认真看书的少女走去.

    "请坐."紫薇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时而眉头轻皱时而嘴角带着嘲弄,不屑的嗤笑.

    等了一会,晴儿本见那人并没有抬头,竟然能知道自己到来不由暗暗吃惊.又见她不说话,只看着手上的书,表多变.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你在看什么?"

    这时金锁过来,给晴儿倒了杯茶."冯梦龙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紫薇淡淡的道.说完合上了书交给旁边的金锁.

    "姑娘是……王府里的哪位格格?"紫薇抬眼,便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看着她.晴儿见那少女面色柔弱中带了些豪爽,上自然的散发出一股高贵的气质.她微微一笑,"我叫晴儿,我看姑娘你通气派高贵不俗,不象是平常人,格格之称就算了,不如你就叫我晴儿吧."

    "晴儿……"紫薇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晴儿不解的看着她,"有什么不对吗?我是和亲王的义女."她知道,当然知道,青月嘛!紫薇看着她笑.

    "我姓夏名紫薇,你可以叫我紫薇."顿了下,紫薇指了指旁边的金锁道:"这是金锁."不是以丫鬟的份介绍.金锁听出了里边的意思,心下感动.

    "不知晴儿今天来找紫薇所为何事?"什么事?晴儿傻眼了,好象……是额娘叫她来看她的吧?自己不过是好奇,结果就跑来了,可是……她找她有什么事?只得敷衍着说"我是想来问问,你这里有没有缺了什么东西?"

    见她这样,紫薇大约也猜到了一些,也不多问,当下把话题岔开.两个年龄相当的少女从穿戴的首饰衣物,到琴棋书画,甚至到了什么样的男人最可靠,加什么样的男人最合适……

    两人简直无话不谈,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晴儿对紫薇的才识很是欣赏,对紫薇说话间透露出的豪爽很是喜欢.而紫薇对这个格温婉,言语不拘小节的晴儿也是心存好感.

    天色渐晚,期间王妃半天没见晴儿回来,有些担心的派人来问.结果被告知晴格格同那个姑娘,两人在亭子里相谈甚欢.王妃纳闷了,这么看起来倒是自己多想了?算了,还是等王爷回来自己探探他的口风吧.

    然后那天弘昼破例提前回府,经过王妃这么一提,这才想起自己这还有个麻烦事没解决.郁闷的叹了口气,"这还不是皇兄的那点破事?爷我啊,就是那背黑锅的命!"王妃一听,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转而安慰起自家王爷.

    第二天,弘昼就见了紫薇.

    "你就是紫薇?"弘昼难得严肃一回,旁边的王妃诧异的望了他一眼。"是."紫薇恭敬的答道.一面在心里暗自翻白眼,不是都查清楚了么?

    "本王想要收你为义女,你意下如何?""这……"紫薇犹豫着,面色为难."怎么?你不愿意?"紫薇忙对他跪下,惊慌道"王爷要收紫薇为义女,那是紫薇德荣幸!只是紫薇不明白,紫薇何德何能,能做德了王爷您的义女?王爷份高贵,紫薇万万不敢高攀!"

    不敢高攀?是因为知道自己是皇家格格吧?只是要怎么认下这个义女?弘昼头疼了.直接摊牌?可是他皇兄给太后要他认下这个义女……

    "你的意思,就是不愿意了?"紫薇马上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哽咽道"紫薇并不是这个意思,紫薇只是……只是……"旁边的王妃看的皱眉,怎么动不动就哭?

    弘昼郁闷的看着下面跪着的人,只是了半天也眉只是个什么出来,眼泪倒是畅快的流下来了."王妃,你先下去吧."王妃迟疑了下,还是退了下去.

    "现在小燕子已经成了格格."不理他,继续哭.

    "虽然当时对外说是皇上认的义女,但是那些大臣们都知道小燕子是皇上的私生女,才会被封为格格."那又怎么样?

    "要是现在还来个真假格格,那皇家的颜面岂不是丢大了?"关我什么事?

    "为了皇家的颜面,只好委屈你做本王的义女.诶!你这丫头!难道觉得当本王的义女很委屈?"那是你自己说的……

    "本王还想叫屈呢!莫名其妙的要我认下一个义女!真是!别哭了!"弘昼抱怨道.紫薇擦了擦眼泪,"原来您都知道了啊!"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起来吧!皇宫不比别处,改明儿本王就找个嬷嬷来教教你宫里的规矩,还有,太后喜欢规矩的人,你这动不动就哭的毛病可得改了!免的太后看了不喜."紫薇站起,"是!紫薇知道了."

    总算是把这事办好了,不过……为什么本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好奇怪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