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人未到,声先到!

    不一会,小燕子便进了会宾楼内,五阿哥和福尔泰两人紧跟在她后面。

    楼上,萧剑莞尔一笑,目光转到那个蹦跳着跑进来,满脸兴奋的小燕子上,那个,是他唯一的妹妹……

    唯一的妹妹……想到这,萧剑的眼中杀机凛然!乾隆!你害的我家破人亡,我萧剑绝对不会放过你!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取了你的狗命!!

    和珊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眼萧剑藏的地方,如果有人仔细看她的眼神的话,就会发现,那里面……全是等着看戏的期待!!至于小燕子……她懒的去理会,只要不来惹到自己,她才不管那人去闯什么祸还是得罪什么人!

    会宾楼内人很多,声音繁杂,却压不下小燕子的声音。乾隆听到那声音,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更加差了!眉头不悦的皱起。这个小燕子……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哪里有一点格格该有的样子?现在……她应该是呆在宫里的吧……

    这么想着,乾隆心底升起一股厌烦来,不感慨道: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好啊!看!这才是我大清格格该有的样子嘛!

    结果视线转到和珊上,看和珊正一杯接着一杯的不停饮酒时,乾隆眉毛一跳。暗道:他说错了!他这个女儿绝对是个例外!

    小燕子一行人显然没有发现在这里的和珊等人,三个人直接上了楼。小燕子原本就大大咧咧的,而永琪尔泰两人则是将注意全集中在了小燕子上!毕竟,谁也没有料到乾隆会出现在这里!

    很不幸,乾隆的位置刚好是面对着酒楼的大门,正好看到了永琪拉着小燕子的手走上楼去,顿时黑了脸。

    乾隆心里越来越不痛快了,要是自己不知道这个小燕子是个假的,不知道永琪知道小燕子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怕是会以为永琪不过是因为在围场箭误伤了自己这个妹妹,觉得愧疚,才对她比较亲近。

    乾隆是不会觉得自己看中的儿子不好的,他认为这些都是因为小燕子,永琪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其实……在这件事上,小燕子真的很无辜……

    “哼!”乾隆越想越气,手中的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发出“砰——”的一声响。

    永璂、永瑆两个杯吓了一跳,正伸出去要夹菜的手一顿;弘昼忙低头,努力掩饰自己的存在;只有和珊依旧面不改色的继续饮酒……

    简单的交代了和珊几句,再催促弘昼早点将人接到,乾隆脸色沉的起,拂袖离去。哼!小燕子!回去以后再收拾你!

    永璂眼尖的看到,皇阿玛转的瞬间,有什么东西朝他的后脑飞去?顺着那东西飞出的方向,永璂看到,他的和珊姐姐嘴角挂起一个恶作剧的微笑!姐姐,她做了什么?永璂竟然在心底浮出一丝期待……

    弘昼直到乾隆离开,才松了口气,抬起头来,心里暗暗记下,等过一会,马上派人去把人接到府里去!看到和珊恶作剧的微笑,弘昼直觉这丫头肯定是在自己皇兄上动了什么手脚了!忍不住开口问:“珊丫头,你又做了什么?”

    只有永瑆还不知所以,莫名其妙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和珊调皮的笑了笑,做了个保密的动作。“小二!上壶酒!”

    小燕子三人上了楼,小燕子一看到萧剑,马上甩开永琪的手,跑过去拉着他嚷着要他教自己武功,还说什么要拜他为师。

    萧剑宠溺的看着她,笑道:“拜师就不用了,我们年龄相当,不如结拜为兄妹,如何?”“好啊好啊!这下可好了,我小燕子有你这么个武功高强的哥哥护着,看谁还敢欺负我!”小燕子拍手乐道。

    永琪见小燕子甩开了自己的手,心下不悦,对萧剑没个好脸色。直到萧剑提议说和小燕子结拜成兄妹,永琪的脸色才好看了那么一点。等看到小燕子高兴的样子,永琪的脸上总算现了笑容出来。只觉得,只要小燕子高兴,自己做什么都好~永琪眼睛一眨不眨深的注视着小燕子。

    福尔泰一直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明白自己是没有机会的,人家可是皇家阿哥,自己怎么可能争的过?

    永琪又向萧剑打听了下是否有紫薇的消息,听到他们说起紫薇来,小燕子也是一脸紧张。既期待,又慌张。

    小燕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产生了希望不要有紫薇的消息的想法!小燕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暗暗的告诉自己,紫薇才是真格格!我应该把这个格格还给紫薇才对!可是,令妃娘娘说,如果我不是格格,那就是犯了欺君的大罪!是要杀头的!

    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正被押着砍头了……我、我不想死……小燕子面上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呼——还好,还在!

    几个人正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小燕子的异样,除了萧剑。他的耳力好,自然听出了小燕子绪的变化,不经意的瞟了她一眼,正好捕捉到了小燕子脸上的那一丝恐慌。

    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认贼做父,可是他同样明白,若是被皇帝知道小燕子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小燕子犯的可是欺君之罪!那个夏紫薇,留不得!略略思索了一番后,萧剑暗自下了要将紫薇除去的决心。

    紫薇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惦记上了,惦记她的还是个武艺很高的人!

    紫薇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金锁吃饭,还时不时的给她夹个菜,自己却没吃什么。金锁被她看着的很不自在,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小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诶~金锁,你怎么不吃了?”紫薇疑惑的看着她,那眼神要多无辜有多无辜!金锁被打败了,“没事没事!”说完马上低头继续自己的吃饭大业。唔……好撑……

    诶诶~~紫薇你是故意的吧!金锁,为你默哀……

    乾隆走后没多久,永璋同黑衣跟弘昼几人打了个招呼,也离开了。弘昼看着永璋两人离去的背影,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自己好像看到有好玩的东西……不会是……难道……

    不理会弘昼的纠结,和珊继续面不改色的饮酒,一边不断的在从这边过的小二手里端着的东西里加了点“料”。除去弘昼在一边思索永璋同黑衣两人的关系外,永璂、永瑆两个小包子是看的清清楚楚,姐姐像做什么?砸场子么?貌似……这家酒楼今天才开张吧?怎么就得罪姐姐了?

    “姐姐……”永璂犹豫着扯了扯和珊的衣袖,眸光里尽是不解。和珊偏过头,看着永璂可的包子脸,忍不住就想去掐。结果那双手早已经放下酒杯,掐在了永璂脸上。

    和珊发觉自己是越来越喜欢掐永璂的脸了,要不是永璂现在也大了,和珊还想在他脸上亲几下呢!一想到不能再亲永璂的包子脸了和珊就觉得很是遗憾。还好,还能再掐!和珊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一边的永瑆庆幸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永璂傻笑着任和珊在自己脸上蹂躏,永瑆觉得还是坐到五皇叔那边比较安全,这个和珊姐姐,是个危险人物,要远离!于是乎,永瑆真相了……

    那边乾隆刚回宫不久,就有人来报说是令妃娘娘不舒服,想请皇上过去一趟。

    乾隆这会心里不痛快着,正想找个人陪自己说说话。想来想去,却想不出除了令妃还能找谁?可是自己今天才下令了她的足,况且,这令妃最近也越来越放肆了!是该放放了……

    这会一听到令妃病了,想起以前令妃的好,不心软了,就想着现在去安慰一下她罢了。正准备过去筵禧宫一趟,却突然觉得头痒难耐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