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听了永璂的话语,在场的几人,包括容嬷嬷都是一愣。

    “永璂怎么会这么想呢?”皇后微笑着问到。“永璂、好久没看到和珊姐姐了,永璂还以为姐姐不喜欢永璂了……”说着,眼里已泛起了点点泪光,一边的永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怎么会呢?姐姐可是最喜欢永璂了~~"说着,和珊伸手在永璂的包子脸上捏了捏,还是永璂的脸捏起来好玩点……而永璂……貌似很高兴??

    永瑆正一边幸灾乐祸的偷笑着,和珊转眼就看到了。于是……“这个是永瑆吧?”正捏着永璂的脸的手,马上转到了永瑆的脸上。

    可怜的小永瑆……他其实很想躲掉,可是和珊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永瑆反应过来,和珊已经在他脸上捏了又捏了……

    “和珊姐姐……”永瑆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可不可以不要捏我的脸啊?

    一边的永璂不高兴的嘟着嘴,气哼哼的看着和珊在永瑆脸上捏了又捏的手。

    果然,还是永璂的脸手感好些啊……化色女中……

    皇后跟容嬷嬷在一边看的有趣,不笑出声来。

    听到笑声,和珊这才收了手,向皇后道:“皇额娘,我还不想考虑这些事……”和珊并不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羞涩,说实话,其实她并不想嫁人。可是作为一个公主,可能不嫁人吗?

    皇后见她神色淡然也不在意,只是叹了口气,说:“好吧!都依你,只是女孩子家到底还是要嫁人的,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一个人。”

    和珊闻言皱眉,“和珊明白!”以后的事以后再去想,反正现在还不用考虑这些问题不是?也许自己会找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人也说不定……

    和珊又同皇后讲了要带永璂两人一起出宫去玩。

    “问过你皇玛嬷了?”皇后其实知道和珊肯定是得了太后许的,不过白问一句而已。

    “路上当心点,你们两个可不许乱跑!”皇后对永璂两个小鬼嘱咐到。“是!皇额娘!”两人听到可以出宫早乐得不行,忙乖巧的应了,生怕皇额娘改变主意不让他们去了。

    皇后命容嬷嬷取了些碎银子叫他们两带在上,再叫了几个侍卫跟着,嘱咐好好保护着两位阿哥。公主呢……?不是皇后忘了,实在是她对和珊上次离宫得事记忆尤新啊,她会有事么?

    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你也小心着些。”

    最后和珊终于带着两个小包子出了宫,首先去的,不是和亲王府也不是三阿哥的府邸,而是……会宾楼!

    ~~~~~~~~~~~~~~~~~~~~~~~~~~~~~~~~~~

    乾隆到了和亲王府,却扑了个空,弘昼今天出去了?难道是去接紫薇去了?乾隆问了弘昼的去向,得知弘昼去了会宾楼。会宾楼?话说朕记得紫薇暂住的地方是叫缘来客栈,而不是,会宾楼吧?

    于是乾隆怒气冲冲的赶去会宾楼了……

    会宾楼里很闹,真的很闹!

    不是说来庆贺的人多,而是……

    这边弘昼刚到了,另一边,和珊带着两个小包子也来了,一见弘昼也在,马上带着两个小包子过去打招呼。

    “五叔,那么巧啊!”和珊对着弘昼灿烂的笑了,看的两个小包子莫名其妙。弘昼苦着个脸,道“是好巧,珊丫头怎么来了?”爷的银子啊……

    “五叔好!”两个小包子忙同弘昼见礼。

    “你五叔我本来是好好的,但马上就不好了……”弘昼郁闷的坐看着这一行人。“珊丫头,你可千万别把他们给带坏了!”千万啊!!!

    “五叔,和珊姐姐才不会带坏我们呢!”跟着你才会被带坏吧?还没等和珊说话,永璂立马先出声反驳。

    “哈哈!看永璂多乖!说的很对!要带坏也是五叔您带坏我们啊!”和珊嘉奖的拍拍永璂,又得意的看着弘昼。

    “算了!爷不跟你们一帮小孩子计较!真搞不懂,爷记得永璂没见过你这个姐姐几次啊?怎么就那么偏帮你?”想不通啊……

    和珊笑嘻嘻道“不说这个,五叔你把人接到了?”“没有!”弘昼没好气的回道。

    “那五叔赶紧去接啊!?”“不去!爷现在没空!”想起来弘昼就郁闷,皇兄真是的,自己的烂摊子,还要我来收拾!

    和珊拉过两个听的西里糊涂的小包子坐在自己边,“咱们五叔闹别扭了,不用管他,我们叫菜!”两个包子乖巧的点头。可是……好像……他们不饿?两个小包子对视一眼,同时想到。

    会宾楼的一个小包间里

    “金锁,来尝尝这个!”说着,就夹了个水晶肘子放在金锁的碗内。“小姐……”金锁担忧的看着给自己夹菜的紫薇,“怎么了?”紫薇疑惑的看着她。

    “小姐,我们真的要回济南去吗?我们来了那么久,还有盘缠回济南吗?”按理,我们的盘缠早该没了的啊?“小姐不是说过要完成太太的心愿的吗?都怪金锁不好,我不该擅自做主的,我现在好内疚!小姐你就罚我吧!”说着说着金锁眼泪就下来了……

    又来了!紫薇忙道“金锁,我怎么会怪你呢?你那都是为了我好啊,我怎么能怪你?既然皇上认下小燕子了,就说明他并没有忘记我娘啊!我娘的心愿不是已经达到了么?”

    “我又何尝不想认这个爹呢?小时候,我不知道有多羡慕那些有爹的孩子!我也想有个爹疼我,对我好啊!可是小燕子是我的结拜姐妹,她现在成了格格,如果我去揭穿她不是格格,她犯的可是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结拜姐妹因为自己而被杀头啊!?”紫薇低头哭了起来。

    “小姐,你别难过了……可是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尔康少爷不是说他会帮我们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吗?小姐,要不我们去找尔康少爷吧?”金锁眼睛一亮。

    紫薇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她。“金锁,我们绝对不能去找他!你忘了吗?那就是他叫人要抓的你啊!”“也许……那是误会!”金锁说的自己都觉得不可信,毕竟是自己被打的那么惨!虽说是为了小姐,心甘愿,但对于打自己的人金锁还是抱有不少怨念的!况且,自己跟小姐在福家受到待遇,在他们肯定了小姐才是真格格的前后差别那么明显!福家的人,还真信不过……

    见金锁有些动摇,紫薇又道“金锁,你就放心吧,过不了几天,事肯定会有结果的!”“哦!”金锁虽然想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她相信小姐说的一定是真的!小姐肯定不会骗自己!而且,她的肚子也饿了……

    “墨,你等我一下!”三阿哥朝黑衣笑了笑,把头往和珊几人的方向偏了偏。黑衣看到又有一个中年男子加入了其中。“快点回来!”黑衣闷闷的低头吃菜。三阿哥笑了笑,朝着和珊那边走去。

    其实他本来并不打算过去的,只是现在……皇阿玛竟然也来了!他不得不去打哥招呼了,早知道他就定个包间好了……

    “阿玛!五叔!”永璋对他们抱拳,权当行礼了。

    “永璋也来了?”乾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做一边吧!”那声音有些淡漠,和珊注意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

    哥哥啊!你终究是放不下啊!

    “不用了,阿玛,我约了朋友在那边,就先过去了!”永璋面上始终保持着一丝微笑。不等乾隆说话,弘昼抢先道“那你快过吧!可别让人家等急了!”乾隆狠狠的瞪了弘昼一眼。“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永璋黯然的走了回去。“墨,我们喝酒吧?”“那是你爹?”黑衣肯定的问,永璋轻轻笑道“是啊!”为自己斟满了衣杯酒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黑衣默默的看了那边一眼,收起跑过去刺杀他的念头,心里道:现在阁主在那,我暂时不动你!

    和珊这边,弘昼正低着头,默默接受着乾隆的训话!和珊在一边幸灾乐祸。5555……爷怎么那么倒霉啊!

    会宾楼楼上,萧剑看着乾隆,眼底杀机涌动,只是看到了他旁边的和珊,记起是赏赐找自己的那个女子,他不敢轻举妄动。和珊的功夫,他算是领教过的,很强!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

    “萧剑!我小燕子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