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皇宫里,小燕子上演了一出爬墙记。原本还没什么的,可小燕子对于自己当了格格,占了紫薇的爹很是心虚,一见皇上开口问她,出口就是不要当格格了的话。乾隆怒了,龙口一张,就是二十大板下去,把小燕子疼的哭爹喊娘。

    皇上正在怒气当口,永琪急着想开口求,但被乾隆的目光一扫,只能住了口,同尔泰在一旁干着急。

    正行刑的当口令妃着个肚子赶到了,然后对着皇帝就是一番“善解人意”的劝,什么“您那么高贵仁慈啦,”“小燕子还是个孩子,”“打在儿,痛在娘心!”……一股脑下来,这时小燕子已经挨了十来板了。

    乾隆被说的一番犹豫,又看小燕子哭的厉害,挥手到“好了,别打了。”此时小燕子已经挨了十八板了。乾隆心疼的看着哭的有气无力的小燕子,训斥了几句,方才吩咐“快传太医来!再去把上次回疆进贡的那个‘紫金活血丹’,拿来给她吃!”做足了慈父的样子。

    令妃等人见状,都松了口气,心想皇上还是疼小燕子的。

    只是临走前乾隆别有深意的看了令妃一眼,让令妃好一阵心惊不已.

    小燕子这边的事一了,福尔泰立刻出了宫,迫不及待的去告知紫薇小燕子被挨打的事去了.

    早在紫薇到福家的第二天,紫薇不等他们相问,直接便道出了自己的份。刚开始一听紫薇说她是真正的格格,福家几人都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紫薇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什么证据在手,也懒的去解释,神色淡然,反正信不信由你!

    几人见她神色从容,不似说谎,又听闻宫里的那个大字不识几个且行为跳脱,完全一副市井小混混的模样,对比眼前这位从骨子里散发的那种气势,相差甚远,原本只信一半也变成了信了**分.当下言道要她在福家住上些时,劝说她不要急着去认父。

    不想紫薇却对他们冷冷一哼,“自作聪明!”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径自回了福家为她所准备的厢房中,照看金锁去。留下福家父子在原地面面相觑。

    “阿玛,她什么意思?仗着自己是真正的皇女就不把我们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她……”“住口!”福伦冷冷的打断尔泰的话,人家有那个本钱,你能怎么样?

    这时尔康站了出来,自信满满的道“阿玛,这件事就交给儿子吧!”“恩……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可以办好它。”“阿玛您放心!”福伦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谁也没有注意到尔泰的眼中隐晦的闪过一丝恨意。

    等去济南查探的人一回,紫薇的份便明了,柳青柳红也就被从牢中放了出来。那福尔康来紫薇所住厢房的次数渐渐变多了。

    但每次他一接近门口,紫薇便将门关了起来。去敲门,紫薇便回道自己要休息。开玩笑,放一只狼进屋,她可没那么笨!

    起初福尔康没怎么在意,但去的次数多了,在白痴也该知道人家是在回避自己了。于是他想出了个法子,将紫薇引出了屋子,想着跟人家独处。

    办法么,就是叫一个丫鬟告诉紫薇说福伦福晋想见见她,那负责传话的丫鬟将紫薇引到一处厅堂,叫她稍等片刻,然后自己先退了下去。紫薇正在那等着,却见福尔康从门后走了出来,心念电转间便明白,哪里是福晋想要见自己?分明是福尔康想要见自己!

    紫薇心下大怒,两手紧紧的握拳,藏在袖中。面上却不显示出来,她在等。果然不出一会,便有人进来将他叫走,说是福伦找他有要事商量。尔康心下懊恼不已,却也无法,只得匆匆的抱拳赶了去。

    紫薇这才松了口气,眼光有意无意的扫了屋顶一眼,嘴角浮出一丝笑容。

    福尔康见接近紫薇不成,便转念一想,先接近她那丫鬟。但金锁上伤未痊愈,紫薇基本都呆在她边,让福尔康没有可趁之机。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结果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被赶来的紫薇赶了出去,福尔康本想赖着不走,结果紫薇立马大哭起来,惹来伺候的奴仆对着尔康指指点点。

    自此福尔康再不敢跑到紫薇面前去了。于是这次告知紫薇小燕子挨打的任务,便交给了福尔泰。

    紫薇感觉很好笑,不过面上却是很配合的挤出几滴眼泪来,“我就知道,小燕子不是那样的人……”全是我那个笨蛋爹,连自己女儿都搞不清楚……对于紫薇态度的转变福尔泰黑线。

    其实紫薇倒还真没怎么怪小燕子,其一,原本就是金锁请她去送信的;其二,认格格的决定权在于皇帝本,跟小燕子没什么大的关系,皇帝只要仔细查一下,又怎么会把人认错?其三么,紫薇原本就没打算认爹,小燕子当了格格正好。

    就在福家犹豫如何安置紫薇主仆两时,紫薇早带了金锁出了福府去了。等福家的认发现时,原本紫薇住的那厢房内,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福家为紫薇准备的衣物,那些衣服,紫薇压根就没穿过一次。

    紫薇嫌那些衣服颜色太艳了,自己还在孝期,怎么能穿那种衣服?

    正好,小燕子扮成太监跟着五阿哥出了宫,一听紫薇不见了,急的发疯。福家也急,一群人忙到处去找。

    到了大杂院,却发现里边早已人去楼空。向旁边的人打听,柳青柳红早散了里面的人,回了山东。

    没有紫薇的线索,小燕子神色奄奄的回了宫。把五阿哥心疼的不得了,心里对紫薇埋怨不已。

    不说福家那边如何闹翻了天,且说金锁同紫薇出了福家,心里疑惑,待紫薇领着她进了一处客栈住下,再忍不住问了起来。

    “小姐,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福家啊?”看他们对小姐好的啊?好吃好喝的供着……

    “金锁,我们回济南吧!”紫薇没有直接回答金锁的问话。只是济南怕不怎么安全了……“回济南?”金锁一时没反应过来,“尔康少爷不是说会帮小姐的吗?”

    “金锁!”紫薇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我不想认这个爹啊!而且,一看那福尔康,就不是什么好人!竟然还敢骗我!“嗯?小姐怎么了?”金锁迷糊的问。“没什么。”紫薇泄气的把头扭到一边。自己一说出来,金锁怕是又要说什么太太的遗愿了。而且现在她就是想走也不容易啊!

    接下来到底怎么办,就看一直在暗处的那个人的动作了……

    ——————————————————————————————————————————

    另一边,太后带着晴儿从五台山赶来。

    “晴儿,还有多久才到京城啊?”太后焦急的问,“太后!您别急啊!侍卫不是说了吗?最快也还得一天才能到……”晴儿抿嘴轻笑。“哀家能不急吗?都半年了,哀家可算放下心了,下回可再不能让她这般胡闹!”

    比起半年前,太后的脸上要显的憔悴的多。天天礼佛,天天盼着和珊要平安,现在终于听到和珊平安归来的消息,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脸上虽有些憔悴却显的很精神。

    “太后,您还是先好好的睡一觉吧。看您这半年都没怎么好好睡过!”晴儿劝到。“说的对,是该好好的休息一回了。”太后感叹,“晴儿你也是,这半年难为你了。”“太后瞧您说的,能伺候太后是晴儿的福气!”“你这丫头啊!”太后笑着点了点晴儿的鼻子。

    和亲王府里,弘昼又开始办丧事了。

    “珊丫头,怎么样?好玩吧?”和亲王坐在棺材里,双手搭在棺材边上,笑眯眯的问。底下王妃、侍妾、世子、丫鬟奴才全跪在地上以手遮面大哭出声。只一个着浅蓝衣物的少女坐在屋子里唯一的桌上。

    少女面上戴着一面素色丝巾,手里拿着一根香蕉逗弄着右肩上小猴。听到弘昼的话,转过面看向他道“五皇叔,你这太吵了,吓到我的小乖了!”少女肩上的小猴恨配合的做出了一副害怕的模样。

    少女满意的将手里的香蕉喂给小猴,“真乖!”说着一手将小猴从肩上抓了下来。抱在怀里抚摩。小猴叫了两声,享受的接受着少女的抚摩。

    弘昼嫉妒的看着少女,“珊丫头,把你那小猴给爷玩玩吧?”“可以!”咦?这么爽快?弘昼狐疑的看向她。果然……

    “明天借五皇叔的这块地一用。”少女笑眯眯的说出条件,“你想做什么?”弘昼突然感觉很不妙,“办一场丧事啊!”少女朝弘昼可的眨眼。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