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御书房内,乾隆低头看着手中的奏折。地上,一名黑衣男子低头跪着。“她有什么反应?”乾隆头也不抬的问。“回皇上,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男子恭敬的道。

    “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乾隆抬头目光审视的看着底下的人,“不哭?不闹?也不伤心?”男子迟疑的点了下头,抬起头想说什么,却又犹豫的把头低了下去。“说!”

    “奴才、奴才好像隐约听到她对着那个叫金锁的丫鬟说……说……”“说!朕恕你无罪!”乾隆的耐烦的道。“她说这样一个连自己女儿都认不出来的爹,不认也罢!”男子说完立刻低下头。

    “砰!”乾隆狠狠的将奏折摔在桌面上,这是在怪朕么?慢慢的平复下心里的怒气,其实更多的是心疼,如果不是自己无意间知道了这件事,在那种况下,恐怕自己真的会把小燕子认成自己的女儿吧?

    “扇知其那边呢?”“还没有什么进展。”“废物!”乾隆重重的拍在桌上,怒喝:“都两年了竟然还是没什么进展!?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朕养你们有何用?”发完了脾气,乾隆又吩咐到“派个人传话给扇知其,朕再给他三个月的时间,要是再查不出什么来,趁早给朕滚回老家养老去!”“喳!”男子应声退了下去。养老?扇大人好象才三十多岁吧?

    “高无庸!”“奴才在!”“传粘杆处。”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乾隆一瞬间变很疲惫。高无庸领旨下去,御书房便只剩下乾隆一个人。

    “你们一个个真当朕糊涂了么?”乾隆低着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自语着。“朕不过事懒的去管而已,毕竟只要不威胁到朕的江山……”

    已经整整半年没有绝青的消息了,五台山那边,太后同晴儿为此担忧自是不提。另一边,绝尘谷中,绝尘阁内的成员除了失踪的阁主绝青,以及去咯额五台山的青月外,就剩一个从未露过面青衣不在,其余人则全聚集在了谷中。

    “蓝衣,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收起来!阁主都失踪半年了,你还有心玩!?”红衣对正手上把玩着骰子斥道,闻言,蓝衣手衣顿,听话的将手里的东西收了起来。低头默然不语,阁主是因为自己才失踪的……

    见蓝衣这边已经收起了色子,红衣又将头转过另一边,“橙~衣!”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吼了出来,橙衣迅速的藏起手中的镜子等物,一本正经的坐直子,回道“在!”仿佛前面对镜梳妆的人并不是她一般,当然,如果忽略掉她左侧那几缕散乱的发丝的话……

    “扑哧——”黄衣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红衣严厉的视线便转到了她那。你继续笑啊?“恩哼——”黄衣清了清嗓子抬头望天……错了,是望屋顶。

    再转到一边的绿衣,红衣泄气的在心里哀叹一声,人家正在走神……绿衣有个“好习惯”,认真起来比谁都较真,但走神的时候谁都每办法让她回神,当然绝青除外。因为她在叫绿衣之前会准备好一根绳子,用来干吗?自然是捆人了!防止绿衣暴起伤人。其他人为什么不这样干?因为绿衣就怕阁主一人……

    紫衣呢?人家正在斗着蛐蛐玩……红衣好想扶额大叹!对紫衣她实在没办法吼起来,你一吼她,她马上掉眼泪出来……红衣记得紫衣以前还是蛮听话的,是什么时候起,紫衣不再那么听话了?

    最后转到阁里唯一的两只雄动物上,只一眼,红衣马上移开了眼睛。非礼勿视啊!……青月,我好佩服你!竟然能在阁主不在的况下,把这几个独特的人管好!

    镜头转换——

    黑衣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很自然的靠在白衣肩上,一手搭在他腰间,还不停的在白衣腰间摩挲。白衣不自然的推了他几下,没推开,低声恼道:“小鬼!块放开!”黑衣没理会他的话。空出来的一只手紧紧的按住他的肩,另一只手继续在他腰间吃豆腐。

    放开?那怎么成?躲了我一年,好不容易重新相见,我怎么会放手呢?如果不是顾虑这里还有几个姑娘家在,怕不是吃豆腐那么简单了!压下心底的渴望,黑衣低声哀求“不要躲我好不好?”静默片刻,白衣闷闷的回道“我们没可能的……”“咝——”黑衣气恼的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满意的听到白衣的吸气声后,又在掐过的那处揉了几下。

    红衣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恩哼!”阁主失踪了半年,这群人怎么一个个都跟没事人似的?蓝衣除外,绝青是因为去救她而失踪,让她多少心里有些自责。

    红衣突然想起还少了一个人?绝青的丫鬟化名绝烟的净泉。这些子她倒是去天天打听绝青的消息。

    “你们有没有阁主的消息?”红衣开门见山,大声问出来。“红衣,你急什么?她那人命大,死不了的!”黑衣对于自己在吃白衣豆腐被打断有些不悦,“这话你倒是当着阁主的面说去?”红衣也没好脾气。

    黑衣倒是不出声了,阁主的脾气不怎么好,他还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可以想象,如果他真那么坐了的话,结果只有一个:阁主一定会**下来!想起阁主的拳头,他心里救哇凉哇凉的……

    见此,白衣轻笑出声。惹的黑衣又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红衣权当没看见,转过头,问向橙衣她们“你们呢?”“红衣姐姐,我觉得阁主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在红衣的注视下,蓝衣越说越小声。

    红衣无奈的叹气,“算了算了!反正青月也快回京城了,你们怎么样救怎么样吧……”七个人里边没几个理她。

    “对了红衣,最近朝廷查的紧,这段时间你们最好都不要出去。我手上得了个消息,说苏州的那个县官是朝廷的人,你们最好小心点!”白衣略有些担忧。黑衣环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

    “怎么搞的?这皇帝又发什么疯?”红衣皱眉,白衣略微皱了下眉,有些不悦,随即又马上释然。“这次好象出动了粘杆处……”

    “粘杆处?”红衣一惊,看来皇帝这次动真的了。“什么是粘杆处啊?”绿衣已经回过神来,好奇的问。紫衣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红衣。“那是雍正留下来的。”红衣解释道。“据说当年招募了不少江湖武功高手在内。”

    这时橙衣几人也开始认真起来了,“我看我们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了,那些以前经常出入的站点,最好马上丢掉!”众人赞同的点头,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起来,唯一不爽的就是黑衣了,他好想继续吃白衣豆腐……

    天津赶往京城的官道上,一名少女骑着马飞奔,少女的脸上用一块素色的丝巾遮着,一双丹凤眼露在外边。马蹄过处,扬起了一阵灰尘。

    从早上卯时动,约莫赶了凉个时辰的路,少女终于抵达了京城。望着熟悉的城门,少女眼中露出了几分感慨,夹杂着几分怀念来。

    当晚,和亲王府来了个客人,整个和亲王府显的喜气洋洋。

    第二天,远在五台山的太后满面笑容地带着晴儿急急忙忙的赶着回宫……

    太后要回宫,几家欢喜几家愁……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