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岳空

    乐赌坊

    绝青带着绝烟从门口走进,尚未进门,便已经听到乐赌内大声的喧哗,一群人不断的叫嚷着“大!大!大!”“小!小!!”“豹子!开豹子!”“再来再来!”……或是“别赌了!求你别赌了!……”“滚开!别妨碍老子!”……混合着摇骰子的杂音还有庄家吆喝着“下注了下注了!压大压小!看清楚了!下好离手!下好离手!”

    踏入门内,本就因吵闹而心生烦躁的绝青再看到里边混乱的场景时,眉头皱的紧紧的。一旁的绝烟也是秀眉微皱,好吵……好乱……

    “两位姑娘可是有事?”正在绝青纠结时,突然从旁边冒出来一个小厮来,态度还算客气的问到,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绝青拉住旁边开口的绝烟,淡然道“把你们这的主事之人叫出来。”只见那小厮并未有什么意外的表,依旧客气的道“两位请跟小的来。”

    在那小厮的带路下,绝青神色淡然的穿过喧闹的人群,后边的绝烟眼带好奇的跟在后,紧抱住怀中的包袱。两人的到来并未对喧闹的人群有半分影响,人群依旧喧闹。跟着小厮,两人被引上了二楼一间厢房之中,小厮带着她们进入,道了句“请两位稍等。”便退了出去。

    “哇!小姐,这个屏风好漂亮啊!竟然是一幅苏绣!”待小厮退了出去,绝烟环视房子一番,一眼便看到了摆在一边的屏风,双眼一亮,伸手就要去摸。“绝烟!”绝青不悦的皱眉,怎么眉一点紧惕?被绝青一叫,绝烟立马收回了手,讪讪的走到绝青边,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等着挨训的模样。

    “你哪做错?”绝青淡淡的开口,哪做错了?绝烟低垂的眼里满事疑惑,“我不该……碰那个屏风……”应该是这样吧?“你呀!”绝青摇摇头,“这子什么时候改的了……”不是?绝烟忍不住抬眼看着绝青。

    绝青也不多做解释,只嘱咐“这里的东西都不要碰。”便打量起这屋子来,听绝青这么一说,绝烟倒是明白了几分,心下恍然。

    屋子左侧摆放着一个屏风,上边绣着几棵竹子,屏风的一角空白处提了几句诗,“破土凌云节节高,寒驱三九领风。”其上字迹刚劲有力,隐隐透漏出一丝霸气。再里边摆放着几张桌椅,上边一个茶壶盒几个杯子,茶壶的壶口尚冒着气。

    正待继续打量,绝青忽然一动,子微微一偏,右手迅速一抓,“这便是这里的待客之道么?”此时绝青右手食指盒中指间正夹着一根细小的银针,绝青眼中寒芒一闪。再一边的绝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见到绝青手中的那枚银针时惊叫一声。“小姐……”

    “绝尘阁阁主果然不凡!”赞叹的声音一落,一人推门而入,含笑的看着绝青。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剑眉微微向上扬起,眼睛偏小,眼神深邃,嘴角微翘,面上总是带着一副微笑,永远好脾气的模样让人生不出一丝恶感。温润如玉!绝青枚想到这的主事之人竟是这般模样,不由的有些诧异。

    “你怎么就知道我家小姐是绝尘阁阁主?”绝烟好奇的看着那男子道。男子潇洒一笑,“对了,在下还未自我介绍,在下唐岳空,敢问这位绝尘阁阁主芳名?”唐岳空?不认识!冷冷的看着他,绝青淡然道“林绝青!”面对绝青冷冷的目光,唐岳空坦然自若,依旧微笑,“原来是林姑娘,敢问……”

    “废话少说!”绝青不耐的打断他,直接问“我阁中的蓝衣在你这里?”虽是疑问的语气态度却是肯定万分。唐岳空微微诧异了下,随即恢复正常,轻笑声“林姑娘怎么就那么肯定贵阁的蓝衣姑娘在在下这小小的简陋之地?”绝青心下一叹,你都那么明显的告诉我了,我能不知道么?“说吧,什么条件?”

    此时绝烟知道自己是没资格插话的,便一直安静的待在一边。听了绝青的话,唐岳空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林姑娘这是……?”绝青揉了揉眉心,“我没那么多时间来跟你们玩游戏,快点开条件吧!”不等他反应,又加了句“对了,我摇先见到人!原因什么的就不要管了,唐公子你只要说什么条件放人就是了。”

    唐岳空眉毛一挑,“若我说不放呢?”“不放?”绝青淡漠的看着他,丝毫不掩饰其中的寒意。“那便打过一场!”话语未落,绝青已伸出手掌,向唐岳空打下。

    唐岳空轻松的躲过那一掌,口中道“林姑娘,君子动口不动手,别那么冲动!”唰——已条白色绸带自绝青袖中飞出,直奔唐岳空面门,绝青一脸寒意的挥动手中的绸带。唐岳空一脸微笑的伸手抓住那绸带,突然脸上神色一僵,一柄玉笛自袖中滑落。“唐公子,我的透肤散如何?”绝青略带笑意的看着他,我的绸带岂是那么好接的么?

    唐岳空放开手中的绸带,不在意的道“不过是一些迷药和麻药罢了。”“哦?”待会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绝青收回绸带,挑衅的看着他。“不知林姑娘有没有兴趣听在下吹奏一曲呢?”唐岳空扬了扬手中的玉笛,绝青心里一顿,打什么主意?马上又释然,找了张椅子坐下,无所谓的道;“请便!”旁边的绝烟见绝青坐下了,忙挑了张离绝青最近的椅子坐了下来,刚刚见公主向那人出手,可把自己给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公子怎么把公主给得罪了?不过她一向事想不明白的东西就不想,甩甩头,认真的在一边听着。

    见她无异议,唐岳空微笑下将手中的玉笛横放在嘴边,嘴唇自然闭合,双手捧着笛子两端,左手握笛头,右手握笛尾...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笛声婉转清脆,一会轻快悦耳,一会幽怨如泣;人生苦乐尽显,酸甜苦辣齐聚……

    慢慢的绝青发觉有些不对劲,随着笛声的变化自己的心竟然也是随之而变!?这是怎么回事?偏头看向一边的绝烟,绝烟目光迷离,脸上还带着两行清泪,绝青一惊。这笛声有问题!?

    不对!光有笛声不可能会这样!这时笛声突然停下,绝青原本因为笛声有些眩晕的脑袋徒然清醒过来,只是浑像虚脱般没了力气,绝青大惊!再看向唐岳空,心里总算平衡了点,还好自己绸带上的毒发作了,要是再这样任由着他吹下去……

    那绸带上的麻药和迷药只是障眼法,真正隐藏在里边的是一种类似《倚天屠龙记》里边的十香软筋散的效果。这个药是绝烟制作,绝烟的武艺确实差的可以,但是在医毒方面,绝烟的天分连绝青这个教的人也是自觉比不上。

    唐岳空费力的以手撑地,眼睛看向绝青,两人的眼神相撞,“看来咱们打平手了。”唐岳空无奈的笑道,眼中透露出一丝赞赏,“没想到林阁主的内力如此高,在下真怀疑阁主的真实年龄并非外表看起来那么大了。”

    “唐公子,闲话少说,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阁下对我绝尘阁中之人如此感兴趣?刚才那首曲子应该是可以控制人思想的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桌子上这茶壶中冒出的气里边应该混合了点东西?”绝青神色自若的看着他,一面暗自恢复内力,毕竟这是他的地盘。

    “林阁主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拖延时间恢复实力罢了。”唐岳空一语道破她的意图,绝青也不否认。“听说绝尘阁中的人每个都武艺高强,且都是阁主一人所教?”“哦?”绝青挑眉,“唐公子这是要杀人夺宝?”

    “不敢!”唐岳空摇头一笑,“在下可没那个胆子,只不过是希望林阁主能将那些功法拿出来,借唐某一阅,好让在下开开眼界~”嗤——绝青笑吟吟的看着他,道“如果我说不呢?唐公子又打算怎样?”

    “那么——”唐岳空眼中露出果断之意淡漠道“林阁主就在在下这简陋之地先住上几天吧!”望着抵住自己脖子的玉笛,绝青眼中闪过意丝无奈,抬头对着他粲然一笑,“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