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剧

    这边弘昼正带了小厮,一路打听找到了客来居,不料却被掌柜的告知,说是刚才县老爷已带人将两位小姑娘拿了去县衙。抱怨道,“小店还被那些个人给砸了好些东西去呢!真真个晦气!”一面摇头转金了里间去。

    弘昼一听是官府拿了去,早急急忙忙的赶了去。却不是他担心和珊会有什么事,不过是想看和珊怎么对付那县官,觉得会很有趣,怕错过了好戏而已。

    “啪!”的一声惊堂木响,坐在公堂上的县官指着下边的和珊怒道,“大胆小贼!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和珊不屑的瞟了他一眼,旁边的净泉早耐不住了,不服气的回到“我们才不是什么小贼!我家小姐凭什么就要给你下跪!?”就是平常见了皇上太后也没舍得让公主跪过,净泉心里嘀咕着。

    “啪!”上边的县官见和珊对自己的问话不理睬,面上更是一副不屑的模样,早气的面色发青。如今那旁边跟着的不过是一丫鬟,竟也敢顶撞自己,顿时将手中的惊堂木再次用力一拍,“大胆!本官问话,旁人不许插嘴!”净泉被这一声惊堂木吓的立刻声,眼睛却尤不服气的瞪着那县官,一面小步的向和珊旁靠近,怀中尚紧紧的抱着包袱。见状,和珊好笑的摇头。

    公堂外早聚齐了一群老百姓,对着里面指指点点,一面交头接耳的议论。

    “大人,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跪在地上的常妈妈拿起一方粉色帕子,擦拭着眼角不存在的泪水。帕子上的胭脂味连着隔了老远的和珊都闻的到,不皱眉。

    常妈妈偏过头指着净泉抱着的包袱道,“大人,您将那丫鬟怀里抱着的包袱打开来看一看便知,昨奴家被抢的那些个东西肯定就在那!”闻言,净泉将怀里的包袱抱的更紧,一脸防备的看着旁边众人。

    那县官也不追究和珊两人不跪他了,忙叫道“来人!将她手里的包袱给本官拿上来!”下边两个差役得了命令,忙应声是,一左一右的围住净泉,伸手探向净泉抱着的包袱。

    由于净泉是靠在和珊旁边的,两差役围住净泉的同时,也将和珊给围住。“哼!”和珊冷冷的扫了眼那两个差役一眼,那眼里的寒意令的两个差役原本伸出的顿住,净泉忙将包袱抱的更紧,子也朝着和珊靠的更近。

    县官一见,不由的怒喝,“还忤在那做什么?还要本官亲自动手不成?!”两差役不由的胆颤心惊,却又摄于和珊眼中的寒意,不敢妄动,那手是收也不是,伸也不是,心下焦急不已。

    “你这县官好生无理!这包袱中尽是些我家小姐的贴之物,女儿家的东西,你也要来看过?你真是……”有着和珊的庇护,净泉胆子也就大了起来,说话也顺畅了不少。那一席话,说的县官面色尴尬不已,但是若不打开来看,怎么拿住她们的错处?一时之间犹豫下来。旁边的两个差役早收回了手去,他们可不想被人说成是登徒子,他们还没娶妻呢……

    气氛正安静下来,常妈妈却是心里气愤万分,她不过是一青楼的老鸠,可不管这些个东西。嘴里嚷道“大人!若是里边并没有奴家的东西,她们怎么不敢打开来让人瞧?一定是她们做贼心虚!”“我们倒是做贼心虚了,可比不上有人做贼也能做的冠冕堂皇。”和珊冷冷的讽刺。

    常妈妈并未听出里边的意味,还只是一味的叫嚷着要把拿包袱打开,来叫人瞧瞧。上边的县官却是知道她这是借着说自己和常妈妈呢,顿时恼羞成怒。狠狠的一拍惊堂木,“大胆!”却又不知如何问话,只得指了旁边两个差役大声喝道,“你们两个!把她们给我拿下!”被叫到的两人忙答应了声,到了和珊跟前却又犹豫着不敢动手。

    一边跪着的常妈妈可不管那么多,叫了声:“你们不敢,我敢!”一下站起来作势要来抢净泉手上的包袱,尽忘了昨被打的事,也不怕她们两了。

    “哟!常妈妈这会怎么站起来了?你对上边的大人真是恭敬啊!”净泉故意将‘大人’跟‘恭敬’两个字咬的特别重,一面装做一副怕怕的模样躲到和珊后。和珊不莞尔,她怎么不知道原来净泉的嘴巴那么毒呢?

    那常妈妈却再听不进这些话了,满脑子里想着把那包袱打开,等见了那些首饰,就有证据了,自己也就占了理去,到时县老爷也会夸自己会干事。就是旁边被那县官点了叫捉拿和珊两人的差役也被她挤到了一边去。和珊却依旧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倒是净泉见她过来,一时起了玩心,竟绕着和珊打转,避过常妈妈。一面口中叫着:“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常妈妈更是气的追着她跑起来。

    公堂外看闹的百姓不免轰笑出来,就连两边站着的官差衙役也是努力的憋着笑。

    县官早气的面色发紫,手里的惊堂木拍个不停,气急败坏的叫到“反了!反了!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快拿住她们!?我养你们不是吃白饭的!”底下的衙役忙跑过去抓人。

    常妈妈倒还好,她不会什么武功,马上便被两个衙役给架住。净泉却是会武的,见那些个衙役要来抓自己,忙运起轻功,上窜下跳起来。而被命令要抓住她的衙役也就跟着一会跑这边一会跑那边。于是,下边更乱了……县官气的差点没晕过去,惊堂木也不拍了,就那么傻愣愣的坐那里看着下边的人跑来跑去。

    和珊早到了县官旁边,见他有些傻愣愣的,自己到了边都不知道。伸手推了他一下,“借我坐坐。”县官晕忽忽的起立在了一旁,和珊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饶有兴致的看起下边的闹剧来。人们的注意都被下边乱成了一团的衙役给吸引了去,倒没几个人见到和珊已坐到了县官坐的地方去了。

    弘昼赶到时看到的正是这况,乐了~不拍手大笑,口中叫道“好!”唬的旁边的百姓看向了他,眼神怪异,都离了他一些距离。弘昼感觉旁边空了许多,一看,周围的百姓都奇怪的看着他,远了他一些距离。弘昼当下一乐,朝周围的人道“谢谢啊!”复又看向里边。

    弘昼的那声好同样传到了和珊的耳中,正惊奇,却又觉得这声音好生熟悉,不免将视线转到声源处,那不是五皇叔吗?和珊吓了一跳,暗道:那么快就追来了?不过自己戴着面具,他应该认不出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