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软怕硬

    和珊正拉着净泉要出巷子,却见一浓妆艳抹的老女人笑眯眯的站在巷子口打量着她们。一呆,这是什么况?遇上人贩子了?

    老女人的后边,两个看起来材魁梧的大汉并排站着,刚好赌住了巷口。而她旁边则站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正对着她点头哈腰的说着什么。待看清那男子的面貌时,和珊这才发现这人正是上岸时那个问路的人。和珊很不爽,很想发泄发泄……

    “小姐……”净泉毕竟才十来岁,虽在宫里待过,大场面也见过不少,面对前边几人不善的目光,还是有些害怕。净泉抱紧了手中的包袱躲到了和珊背后,他们是来抢包袱的么?净泉有些懊恼的想,都怪自己太紧张,引来了贼来抢包袱,那几个人看起来好讨厌啊……

    和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几人。

    那老女人穿的花红柳绿,松松垮垮的发上斜插着支金色发钗,中间戴着一朵大红的花,双耳挂上对翡翠的珠子,脖子上手腕上都戴着耀眼的饰物。右手拿着把花扇子摇着,老女人对旁边的男子问道“就是她们俩个?”旁边的男子谄媚的笑道:“常妈妈,正是她俩!您看……”“嗯……这次的倒是不错!瞧这模样、这段、比咱那头牌姑娘好了去了。”常妈妈满意的点点头。“只是……看她们这打扮,恐怕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这万一……”

    “常妈妈,这可怎么说的?您可别唬我,凭您的本事还怕这个不成?这苏州城内谁不知道您的手段?就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过些须小事……”“得了得了!瞧你这张嘴!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常妈妈笑的得意,一面伸手自袖中取出张银票递给那人,“钱里眼,妈妈我可够大方了?”“哎~大方大方!”钱里眼忙伸手过去接住,不住的仔细瞧着那银票,确定是真的后才小心翼翼的揣入怀里,朝常妈妈作了个揖。“常妈妈,那我就先告辞了。”“走吧走吧!”常妈妈不耐的挥手,后边的人立刻让出刚好够一人行走的道路,待的钱里眼离开了,又重新并排站着。

    和珊的眉头皱的死死的,脸色有些难看,当着她的面就谈起买卖她了?该死的那什么钱里眼!他算什么东西?此时和珊已经动了真火了,对于买卖人口这东西,和珊向来反感的很,这次竟有人把主意打到她头上……和珊生气了,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净泉也总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些人不是来抢包袱的,不对不对……是来抢、也不对!好像是要人财两得?他们怎么好像公主说过得那种,劫财又劫色的强盗?

    “你们是自己走呢、还是要我叫他们……”砰——和珊爆发了!没等常妈妈说完和珊已经冲了过来一拳砸上了她的左眼。一只熊猫眼诞生……

    和珊的速度很快,等常妈妈后的两名……姑且算是打手的吧……反应过来时,和珊早已退后了去。

    “哎哟~”常妈妈捂着眼痛呼一声,手中的花扇子也给丢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快去把那丫头抓起来!?老娘养你们可不是吃白饭的!”常妈妈恨恨的道。

    “是!”两名打手忙应了声。然后向和珊抓去。和珊懒的跟他们动手,直接对着两人凌空一点,两人立即成了“雕像”,在原处一动不动。

    “噢!小姐好厉害!”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净泉此时兴奋的跳了起来。常妈妈见了,知今天踢到铁板了,恨恨自语“这该死的钱里眼!怎的丢给老娘那么个难缠的家伙!下回见了,定要扒了你的皮去!”一面念叨着一面慌张的跑起来。

    “想跑?”和珊一个凌空翻挡在了常妈妈面前。吓的常妈妈直打颤。“你、你……可知道我是谁?”“我管你是谁!”和珊面无表的向她靠近,“我、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对我下手,你可就是跟县老爷作对!”说起县老爷常妈妈便觉得底气硬了三分,可一见和珊还是不紧不慢的向她靠近,她那本已硬了三分的底气早没了影了。“小姑娘,不!小姑!您就饶了我这一着吧?我下回再也不敢了!”常妈妈对着和珊直作揖。

    “小姐!小姐!”净泉抱着包袱跑到和珊跟前,“小姐,千万不能放了她啊!这种人,就该好好教训教训!”然后语气一转“小姐,让我来吧?”净泉双眼发亮的看着她,脸上尽是期盼。

    “小姑,小祖宗!我给你们磕头了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说着,竟真的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口中直嚷着“饶了我吧”的话,和珊皱眉,唾了她口,“欺软怕硬!”转向净泉道“别弄死了。”便朝着巷子里背点的两个家伙走去。

    净泉兴奋的点点头,拉起常妈妈朝小巷子走去,小脸上笑的贼兮兮。至于那个老女人……这没她发言的地方!

    周围早有一群人见了这事,都远远的站着看戏,见那小姑娘制伏了常妈妈,免不了一阵切切私语。四周一打听才知道这两个小姑娘原不是本地的,今天刚到苏州,怪不得敢对常老鸠下手。

    不一会,远处围观的人便看到又什么东西从小巷子里飞了出来。砰——的一声落地后两声闷哼响起。待的扬起的灰尘散去,底上躺的分明是两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

    之后又一人从巷子里爬了出来,正是常老鸠!只见她的两只眼睛变成了熊猫眼,嘴巴不知怎的肿的老高。披头散发,躺在地上直哼哼。

    然后里边走出来一个穿着男子衣服的小姑娘,后边跟着个差不多大的小丫头一脸喜滋滋的抱着手中的包袱。

    “小姐,这个讨厌的老女人上值钱的东西真不少。”净泉朝和珊扬了扬手中的包袱,“够我们花很久了,真好!以后很长一段子都不用愁没银子花了!”此时的和珊早发泄完了心中的怒意,不由点了点她额头,笑道“你呀!”

    两人看都没看地上躺着的三人一眼,直接离了去。

    路上,周围的一个老人拦住她们,道“两位小姑娘,你们还是快离开这的好,今天你们教训的那人可是跟当今县老爷关系不一般,等明天那县老爷怕是就要来捉你们了!”本来对于有人拦路和珊还觉得有些恼怒的,听了这老人的话,和珊不心中一暖,笑道“多谢老伯提醒,不过我既然来了是断没有再回去的道理,老伯不必为我担心,他们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我林绝青可不是好欺负的!”说这话时和珊上散发出了强烈的自信,令的前来劝诫的老人都不由的产生信服的感觉。一边的净泉则是一脸崇拜的望着她。

    “既如此,那老头我也不劝你了,你们自己多保重吧。”老人叹息了声便摇头离开了去,在他认为,两个不过十三岁左右的孩子能有多大本事?不过既然她们坚持不离开,那自己也没办法。

    等那人走远了,净泉激动的对和珊道“小姐,你真是我的偶像!”和珊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