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苏州

    皇后正向太后禀报和珊已不在宫中,却被告知太后竟先她一步知道消息。听了太后的话,皇后更是惊诧不已。看样子,和珊竟是到了太后的跟前?吃惊于和珊武艺的同时也暗自庆幸。悄悄看了眼太后,只见太后眉宇上笼罩着一层担忧,太后对和珊的感很深啊……

    “太后?”皇后心道,若是您待永璂有对和珊的一半就好了。“唉……哀家早猜到和珊在宫里呆不住……”太后回忆起以前,和珊在弘昼进宫讲那些宫外的趣事时,面上毫不掩饰的兴奋和向往,太后知道和珊早晚会离开自己出宫游玩一番。只是,虽明白和珊同样会想念自己,却还是舍不得……

    皇后有些惊疑得看着太后,早猜到?“皇后,这事,皇上不问,就先瞒着吧!”皇后忙答应了,就算太后不说,她也会尽力瞒下。“哀家也乏了,就先回了。皇后,以后多带永璂来慈宁宫转转吧。”说完,太后已经站起,摆驾回慈宁宫去。皇后闻言欣喜,同众人一起“恭送太后!”

    第二天,太后便召见了和亲王弘昼跟晴儿。召见完了,晴儿留在了宫中,而和亲王弘昼则在一天后带着几个随从出门远游去了……

    晴儿得到来令得知画产生了一丝危机感,每天堆着笑脸和她近乎,却总是被晴儿巧妙的躲开了去,几乎从不跟她单独处在一处。而太后对晴儿,明显比起知画来要好。知画不甘心了,明明自己做的比晴儿多,为什么太后赞赏的只有晴儿?于是知画开始对晴儿生出了敌意。

    这些晴儿都不在乎,晴儿在乎的是和珊。她想不通既然出了宫,和珊为什么不去找她?后来,晴儿看了和珊给十二阿哥留下的功法,知道这是要她留下教导十二阿哥了。晴儿只得安心的留下,一面教导十二阿哥习武,一面陪着太后解闷聊天。

    弘昼很郁闷,觉得和珊真是自己的克星!才一个月大就扯自己的辫子,怎么哄都不肯松手!后来长大了更不得了,每次进宫给太后请安,一进慈宁宫,迎接自己的必定是和珊小小的拳头!小丫头是招招犀利的很!偏偏太后对她宠的紧的很!自己不敢下狠手!弘昼常常抱怨说太后不疼自己了。可太后马上撇下句“你那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弘昼也就自得乖乖的忍受了。

    不过慢慢的弘昼对和珊感到惊奇了,他清楚的感觉到和珊的武艺进步的飞快,到后来甚至有种和珊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感觉!本来弘昼一直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就在昨天,太后召见了他,要他去寻找和珊的下落!

    一个人的武功到了能自由进出皇宫,且不惊动任何一个暗卫,就是清楚的知道侍卫的巡逻地点和换岗时间,就已经算是极好的了。可是和珊竟然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况下进到太后留宿的房间!且不说那的巡逻紧密,就是隐在暗处的侍卫不是最好的也是乾隆挑的算的上高手的人了。弘昼不惊叹和珊的武艺之强。当下也稍微放下心来,料想以她的功夫必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了。于是被太后叫弘昼去找寻和珊下落的弘昼,开始了悠闲的免费江南游……

    另一边,和珊已经同将头发扎成一条辫子,再戴上一顶帽子遮住额前的发丝。配上她一英气,加之她的年岁本就不大,别上的差别并不明显,看起来俨然是一个俊俏的小公子哥。

    净泉依旧是丫鬟打扮,同样戴了面具。此时和珊正同净泉坐在船头,拿着一把纸扇摇着。船是朝苏州开的,和珊欣赏着远处的风景,嘴里哼着小曲调,好不惬意!旁边的净泉紧紧的抱着包袱,眼睛不住的四下扫视,生怕被人抢走。

    好笑的看着紧张的净泉,和珊收扇在她脑门上一敲,骂道“笨蛋!你这么紧紧的抱着,是生怕别人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贵重是不是?”净泉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被敲的地方,委屈道“公子,我总感觉好像有人盯着我们的包袱看……”早在路上,和珊便要求净泉将自称给改了,都跑到宫外了,还老听她叫着奴婢奴婢的感觉别扭的很……

    和珊抬眼朝四周看了看,的确有很多人朝着她这边看来,不过……好诡异……

    和珊肯定那些人看的不是包袱,而是她们两个人!把自己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啊?再看向净泉,小丫头正抱着包袱,体微微有些发颤,脸上带着害怕的神色朝和珊那靠近。咳咳……她怎么有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啊?

    侧耳一听,和珊隐约间好像听到左面不远处的两个女人在说着什么,运足耳力一听……

    “谁家的孩子呀这是?”“不知道,看她们的衣服贵气的,想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吧?”“看这架势,莫不是离家出走的?哟~还带着丫鬟呢?”“八成是了,你看那丫鬟……”“这小孩也真是!好好的,呆在家里,有福享、有钱花的,非要跑出来活受罪!”“就是就是!这小孩也真够胆大的,就带那么个小丫头!”“诶……?不会是扮成主仆私奔的吧?”“那么小?不大可能啊……”“嗨!这可说不准,人家有钱家的公子哥可跟咱老百姓不一样!”“怎么就不一样了他?”“我告诉你,以前我在一大户人家那干事的时候,那家的公子哥也就十来岁,人家就开始找姑娘了。看那丫鬟的样子,八成是害怕被人认出来!”“诶……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像那么一回事!”……

    和珊嘴角抽了抽,八卦的力量好强大……私奔……这都什么事啊?不过边没个大人确实不怎么方便。

    面对周围诡异的目光,净泉觉得很不自在,她好想立马下船跑路……而和珊则全当看不见,依旧我行我素。不过心底还事有那么一点点的郁闷……

    于是船一靠岸,和珊马上带着净泉跑路了。跑了许久,直到进了一处偏僻的巷子里才停了下来。虽然脱离了那诡异的气氛,净泉还是有那么一点的疑惑,公主为什么跑那么快?

    净泉疑惑的看向和珊,正对上和珊看过来的双眼,“以后要叫我小姐!”和珊无比认真的语气吓了净泉一跳。“可是您的这打扮就是个公子啊?”话刚说完就见和珊一把扯下头上带着的帽子,松开脑后的马尾辫。把帽子顺手丢给净泉,然后指了指自己凌乱的头发。

    净泉忙拿出把木梳,绕到和珊后打理起来。简单的束起,用一根蓝色的带子扎好。“可是衣服……?”总不能在这换吧?和珊皱眉道“算了,走吧!”说完拉起净泉便走。

    正走着,却发现巷口处来了一个满脸浓装的老女人正笑眯眯的打量着她们……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