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宫

    知画虽然聪明,知道太后喜欢什么样的人,却并不知道太后的想法。太后之所以带知画进宫,还是因为和珊。太后想现在弘昼认了晴儿做义女,晴儿自是要搬出宫到和亲王府的了,也就不能总陪着和珊了,便想着将这个知画带到宫里,陪着和珊解解闷。

    太后看的出来,知画的心大,不过她并不担心。在皇宫里,太后知道自己再怎么护着她也不可能护的那么完全,可是和珊一直以来却从没有被宫里的那些事牵连过,除了自己的保护也有和珊自己的原因。太后觉得知画跟和珊比起来,还是和珊更胜一筹,毕竟和珊事从小就在皇宫长大,对皇宫里的那些事也是耳闻目睹的。

    就在太后回宫的前一天,早上下了早朝,乾隆跟皇后商量太后回宫的事,因为消息是前一天传来的,时间比较紧急,乾隆也就显的有些急了。不过这所谓的“商量”,不过是他一个人说罢了,皇后充其量不过是个听众兼实行者。出奇的,皇后从乾隆进了坤宁宫一直到说完了,都保持着一副淡淡的表。皇后不在冷着个脸,乾隆虽然感到诧异,不过也乐的自在。

    直到皇帝出了坤宁宫,皇后这才收起了淡淡的表,露出一个嘲讽的笑。真当她不知道吗?呵~自己堂堂皇后竟还不如一个妃子?皇后对乾隆的心开始变冷。

    不说换后那边为太后回宫的忙碌,和珊这边是玩的很开心。关于乾隆做的事,和珊也得了消息,不过她也就愣了下,趁着去带永璂的时间安慰了皇后一番,然后就带着永璂到自己住的院子玩了。皇后不怎么放心,硬是要和珊带了一个嬷嬷两个宫女去,和珊推不过,只好让她们跟在后边了。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明月照,路迢迢,人会老,心不老.

    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

    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壮志铁傲骨

    原来英雄是孤独

    江湖笑,消遥,琴或箫,酒来倒

    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明月照,路迢迢,人会老,心不老.

    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

    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壮志铁傲骨

    原来英雄是孤独

    江湖笑,消遥,琴或箫,酒来倒

    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江湖笑,消遥,或恨,都不要

    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此时和珊正带着永璂在院子里飞呢,一曲江湖笑唱完,和珊不心神彭湃。江湖,那才是我所向往的啊……和珊带着永璂在屋顶站立,双目飘向宫外的方向。

    “咯咯……姐姐,好听……永璂好喜欢!”被和珊抱在怀里的永璂开心的笑着。和珊回过神,偏过头对着永璂小小的包子脸上吧唧——一口亲了下去,结果永璂有样学样,同样吧唧——一口亲了回去。和珊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抱着永璂又飞回了地面。

    这两人是玩的不亦乐乎,在下面的几个人除了净泉可是看的心惊跳,生怕小阿哥有个什么闪失,皇后可是交代过的,要是十二阿哥出了什么事,她们都要受罚的!待见两位小主子安然落地,总算是松了口气。

    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惊讶了。先前只顾着十二阿哥和公主的安全,怕他们摔倒。这下回过神才想起,和珊公主竟然会武?这可是宫里人都不知道,现在她们知道了……

    “嬷嬷,你刚刚看到什么了?”和珊笑眯眯的问,嬷嬷吓的连连摇头“奴婢什么也没看到!”“你们呢?”和珊又转过头看向旁边的两个宫女,宫女忙道“奴婢什么也没看到!”

    “没看到啊?……”和珊皱下眉,然后展颜一笑,“那我再飞一次好了!这回你们可要看清楚了!”说着就要飞,嬷嬷忙拉住她,“公主,别别……求您别飞了,奴婢看到了……”再飞一次?饶了她们吧!“你们呢?”“看到了!看到了!”旁边的宫女急急的点头附和,生怕她再来一次。

    和珊满意的笑了,“记住了!你们的知道仅限于皇后……”三人忙答应了。旁边的净泉看的不解,公主不是明明不在乎的吗?摇头,不懂的问题甩到脑后去,净泉跑到和珊边去听候差遣。

    就在刚刚做了个决定,她现在得好好的去合计合计了。和珊抱着永璂进了屋内,一边想着永璂的体太弱,得好好练练……

    当晚,太后暂住的房内,一个女孩站在边看着睡着的太后,看了良久。女孩的头发简单的束起,上面用一根玉簪别着,穿着淡蓝色的长衫。走到边,女孩从怀里掏出几张画,轻轻的打开被子一角,放了上去。女孩露出淡淡的笑容,轻声呢喃“皇玛嬷,和珊走了~皇玛嬷要保重体哦。”

    来此的正是和珊,此时的和珊已经戴上了张面具,特地赶到太后这来看太后。同和珊一起的还有净泉,本来和珊还打算去和亲王府一趟,不过最后还是没去。江湖,是她向往的地方,可和珊觉得晴儿不适合。晴儿虽武功不低,心思也不差,到底却是善良了些。江湖?和珊想,那应该是个充满争斗的地方吧?至少在来这之前她生活的那里,江湖就是这样。

    “公主!”呆在树林里等待的净泉总算看到自己主子出来了,忙向她跑去。远远的,一个影接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要叫公子!要不叫小姐也行!在犯我把你丢回宫里去!”和珊无奈。这时净泉已经跑到了她边,闻言,忙拉起和珊讨好道“不要啊!以后奴婢一定改!公……”“嗯……?”“公子!”和珊这才满意的笑了。

    “公子,咱们现在去哪啊?”“走道哪是哪。”“哦……”

    “公子,你留给十二阿哥那本功法,十二阿哥能看懂吗?要是他看不懂怎么办啊?”“罗嗦。”“呃……”“晴格格懂!”“可是您不是没告诉晴格格吗?”“你到底走不走?”“哦!公子等我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侠女格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