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所谓追求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先前一口一个“同族”地称呼她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毫不在意地当众将她鲜血的秘密说了出来,难道这家伙当真把面前这些人都当作不存在了吗?注意到对面青年眼中一闪而逝的兴致盎然,路歧忍不住扶额叹息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抬起头来面对着几人所站的方向干脆地使出了邪眼——相比起一瞬间陷入了呆滞的奈罗以及另外两名忍者,那名名为青山的男子却是在抢在邪眼的幻境生效之前反应极快地转开了目光,又惊又怒地冷声道:“你居然使用幻术?难道你想要违背约定伤害奈罗大人吗?”

    虽然早已从佑子的记忆中得知了这个世界的忍者或多或少地都对幻术拥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在自己的邪眼首次失效之时路歧还是不由自主地小小失望了一下,在微挑了眉梢盯着面前戴着面具但形却似乎略有些眼熟的男子看了片刻后才上前一步将从袖中取出的记忆替换器按上了奈罗的额心,同时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放心吧,我并没有杀人灭口的打算,仅仅只是想要对你们的记忆做一些小小的手脚罢了,毕竟你们今所听到的关于我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更新快 八度 吧 WWw.8dU8.cOm)”

    虽然明显仍旧对女子的话语有些半信半疑,但男人在抬首瞥了被按住要害的自家主君一眼之后还是悻悻然地垂下手去放弃了反抗,任凭对方将手中奇怪的圆形仪器贴上了自己的额心。九尾眨着眼盯着面前因为被删除了记忆而神恍惚的几人看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这个世界居然有这种能够删除人记忆的法宝吗?我还以为这样的东西只有那个世界上会有……”

    路歧面无表地重重砸上了几人的颈侧,在确认连闷哼都来不及便昏倒在地的四人在短时间内绝不会醒来之后才慢吞吞地重复道:“‘那个世界’?”

    “我什么都说哦……你是不是听错了?”九尾仿佛自知失言一般地干笑着匆匆转开了视线并迅速岔开了话题,“喂,那个女人似乎快要生了……不管她没关系吗?”

    奈久留的孕应该只有七个月吧?看她现今的模样莫非是要早产了么?路歧瞟了一眼侧躺在地的虽然仍旧昏迷不醒却不断发出痛苦呻吟声的红发女子,很是纠结地挑了挑眉——奈罗所带来的那两名医忍都已在方才的战斗中死亡,难道现在要指望她这个对生产方面的事一窍不通的伪母亲来给奈久留接生么?而就在她仍在犹豫的时候,旁的少年却蓦然毫无预兆地跨前了一步,抬手便用被红色查克拉包裹的锋利指甲向女子高耸的肚腹上划去。在稍稍愣怔了一瞬之后,路歧立时反地一把抓住了少年的右手,没好气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九尾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愤愤然地嘟囔道:“我的‘七魄’已经和这家伙肚子里的孩子合为一体了,至少要孩子安全地拿出来……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地失去一半灵魂。”

    “……就是说这个孩子如果死去的话你的七魄也会随之泯灭了?”

    九尾不屑地哼了一声,颇有几分郁闷地恨恨道:“在我想到从他体内分离出灵魂的办法之前的确是这样没错……为了利用我的力量居然不惜将我的魂魄和一只蝼蚁绑定在一起,那些家伙还真是可恶之极!”

    被关在火之祭坛中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脱困居然又被迫要和一名脆弱的婴儿同生共死,这只狐狸也真是够憋屈的了。女子同地瞥了旁的少年一眼,最终还是秉着尽力而为的心思弯下了去毫不留地用半觉醒的指尖地自红发女子高耸的小腹上一划而过。尚不待其腹腔间红黄交错的液体淌出,路歧便已眼也不眨一下地直接伸出手去将对方腹中隐约可见的蜷成一团的婴儿拽了出来,同时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凝聚了一个高等恢复术直接拍入了对方犹自流血不止的腹腔——在她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为母体的奈久留竟是除了面色稍有些苍白、衣襟稍稍沾染了几滴鲜血之外竟仿佛从来未曾受过伤一般,便是先前不时发出的痛苦呻吟声也自行停止了。在确认奈久留腹间的伤口已完全愈合之后,直起来的路歧直截了当地将怀中的有气无力地哭泣着的女婴向少年怀中一扔:“……自己的灵魂自己抱着。”

    “干什么啊……居然让我抱这种蝼蚁!”九尾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将差点掉到地上的女婴搂入了怀中,在神复杂地盯着对方皱巴巴的脸庞看了片刻之后方自嫌弃地撇了撇嘴,“……真丑。”

    “刚出生的小孩子都是这样的……而且在你眼中大概所有人类都是丑陋的吧。”路歧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想起泉奈犹自在后方等着自己,在稍稍犹豫了一瞬之后还是转向火之祭坛后方的神走了过去。九尾立时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同时笑嘻嘻地开口说道:“那些蝼蚁原本就很丑嘛,与你这样的美丽雌完全没办法比较——你那流线状的躯体、漂亮的尾巴、柔和的皮毛都是我的最……你要不要当我的伴侣?就算你前一任丈夫是个人类我也完全不介意哟!喂喂……你这是打算干什么去?”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觉醒体颇为帅气,不过这家伙的赞美之言怎么就越听越让人膈应呢?路歧不自地眼角一跳,面无表地说道:“这种话还是等到你离开了我儿子的躯壳再说吧,我可没有母子?***的兴趣——我的另一个儿子还在那边等我。”

    “唉……你居然还有一个儿子吗?”九尾很是诧异地眨了眨眼,继而眉眼弯弯地狡黠一笑,“我听他们叫你佑子,这是你的真实名字吗?对了,虽然他们都管我叫九尾,不过我许你叫我阿九哟。呐~你刚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只要我能够离开你孩子的体你就愿意答应我的追求吗?”

    这家伙也恁聒噪了点吧!路歧忍无可忍地停步望向了后的少年,直到对方在自己的注视下隐隐露出了心虚之意才笑吟吟地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想到要追求我这个有夫之妇呢?”

    少年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闷闷地开口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可是只遇到过你这么一个同族,我可是不想打一辈子光棍呐……”

    这家伙的意思就是说她根本就是个凑数的喽?即使以路歧的淡定也险些被某只狐狸气了个倒仰,在狠狠瞪了其一眼之后立时头也不回地大步向祭坛下方行去,熟料在前方的拐弯之处竟是险险与闭目摸索着前行的少年碰了个正着——路歧诧异地一把将依旧紧闭着眼眸的少年揽入了怀中,略带责备地低声道:“泉奈……你怎么不乖乖留在那里?”

    “母亲您只说了让我闭上眼睛,却并没有说过让我留在那里不能离开吧?”

    路歧不由得难得地语塞了一瞬,最终却只是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拍少年的发顶:“好了……算是我说错了,睁开眼睛吧。”

    获得了自家母亲的许的泉奈立时眨了眨因为长时间的紧阖而略有些模糊的双眸,在视线落到女子后的少年上时先是微微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继而面色却陡然一沉,声音也不由得因为担忧而变得尖锐了起来:“哥哥……不,他不是哥哥!母亲……这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什么人?”

    她的孩子怎么个个都这么敏锐呢?路歧安抚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在斜睨了后的九尾一眼之后方自缓缓开口解释道:“放心吧,斑没事的——等到这个占据他体的无赖离开后就会醒来了。”

    “占据哥哥体的……无赖?”泉奈很是困惑地眨了眨眼,“那么他到底是……”

    “就是封印在这个祭坛中的那一只了。”见面前的少年神陡然转为了骇然,路歧不由得哑然失笑,看也不看一脸哀怨的九尾一眼轻笑着安慰道:“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泉奈你不用担心哟。”

    “怎么这样说我嘛……其实我也是很强的啦,刚才只是不小心被人暗算了而已……”九尾一脸郁地蹲坐到墙角画起了圈圈,没精打采地嘟囔出声。路歧皱眉横了他一眼,勉强抑制住了一脚将其踹到天边的冲动没好气地道:“别用斑的体做出这种没出息的举动!你刚才不是说能够用我的鲜血重新塑形吗?将流程说来听听看。”

    九尾登时来了精神,立刻兴致勃勃地长站起开口解释道:“其实我刚才所说的‘不能改换体’只是在和你开玩笑而已——不过我的灵魂力量实在是太过庞大,普通的躯是决计无法长时间容纳的,就算我现在所使用的这个拥有狐族血脉的体若是附时间过长也是会受到伤害从而减寿的。不过如果我将三魂分散开来、将天魂和地魂暂时附在你的两个儿子的体中进行温养,另外在用你的鲜血重新塑造一个躯附以命魂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这么做的话不需十年我的灵魂之力便可以完全恢复,到那时我就可以从这个婴儿上夺回自己的七魄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想要将自己的一部分魂魄附在泉奈上?”路歧稍稍怔了一下,继而立时正色开口打断了对方的滔滔不绝,“不行,我绝对不许!”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正文字数为赠送内容: ↓↓↓↓↓↓↓↓↓:本文为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其余网站所发均是盗文!盗版可耻!盗文者出门被旺财咬!看盗文者买泡面木有调料包!

        “唉——你不要拒绝的这么快嘛!”仿佛猜出了对方心中所想一般,九尾立刻急急地摆着手解释道:“并不是像你所想的那般我可以任意干涉他们的意识啦——体还是由他们自行纵,我只是打算借助他们的识海温养灵魂罢了。而且这件事可是对他们大有好处的——虽然拥有一部分你的血脉,不过归根究底他们也只是逃不开生老病死的普通人类罢了,如果那接受我的建议的话他们非但可以寿算大增,甚至还能够长葆青呢。”

        
  • (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