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所谓封印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虽说详尽的计划在第一次宴会上便已然敲定,但却在整整过了半个月后漩涡正一才准备好了有关封印之事的一切并携着怀孕的妻子同火之国诸人一道踏上了前往火之祭坛的道路,而路歧以及斑和泉奈最终自然也顺水推舟地在奈罗的默许下加入了同行之列——自奈罗上次在宴会上公然提出了求婚之后宇智波南贺却是识相地再未提过先前地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涡之国大名做续弦一事,这半个月来待她虽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但先前话里话外不时透出的咄咄人之意却也是难得地收敛了少许。(最快更新 8 度吧 Www.8dU8.CoM)而就在路歧带着自家的两个孩子登上了火之国使者乘坐而来的那驾可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的大船的那一刻却第一眼便对上了站在船头前方虽然动作不甚灵便却依旧活力四的漩涡奈久留那张笑得开心的容颜。

    这家伙的这副表怎么倒像是准备去游山玩水一般?难道她的丈夫并没有告知她事的真相不成?路歧很是诧异地抬首扫了一眼已半月未见的红发女子,方自打算抬步向对方走去,一道男子的形却陡然从斜里岔了过来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路歧平静地抬眸瞟了面前的中年男子一眼,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男子却已压低了声音急急地说道:“佑子小姐,这次的事我并未和奈久留直言……希望您能够帮忙隐瞒几。”

    路歧伸手拍了拍神色间隐隐露出不耐之色的斑和泉奈的发顶,抱起了双臂淡淡地问道:“你打算瞒她到什么时候?奈久留的孕已经有六七个月了吧,就算你们能够无声无息地将她腹中的孩子制成人柱力,等到她生产的时候也必定是会发现的不是吗?”

    注意到两名孩子向自己投来的若有若无的鄙薄目光,漩涡正一不由得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含含糊糊地解释道:“奈久留怀孕已经七月,火之国有一流的医忍,便是此时取出孩子对母体也是不会有太大影响的……此次我打算借火之国的大名邀请我们前去作客的理由将她带到火之祭坛,进行封印之前南贺大人会用写轮眼的幻术在奈久留头脑中造出我们遇到袭击的幻象,并在她心中留下她的孩子是在意外中不慎失去的假象……虽然很对不起奈久留,但这却是我能够想出的对她伤害最小的方法了。”

    明明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牺牲了自己的妻儿,偏偏还刻意地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还真是让人看不惯的男人!女子嘲讽一般地微微勾起了唇角,毫不客气地一口道破了对方心中的想法:“你是打算将你们成为人柱力的孩子直接留在火之国,任他们将之培养成人体兵器一般的存在吧……听说火之国和漩涡一族的关系相当不错,想必你此次为了大义牺牲了自己的亲子,火之国方面一定会给你不少补偿吧?”继而不顾男子骤然变得难看的面色轻笑着开口接道:“无论你隐瞒或者欺骗她都好,这些都是你们夫妻间的事,我并没有向奈久留揭破的义务和责任……所以你尽管放心吧。”

    男人稍稍愣了一下,原本便不怎么好看的面色竟又陡然青黑了几分,语带谴责地冷声

    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奈久留她可是视你为最好的朋友!你还真是个既冷血又虚伪的家伙……”

    路歧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讶异地挑了挑眉,毫不在意地出言反驳道:“难道你是为她在抱不平吗?可是最先背叛她的不就是你这个她最为亲近和信任的夫君吗?”继而直接将面前讷讷难言的男子视作了无物,拉起了旁的两个孩子便直直地向后方的船仓处走了过去。而当好不容易梳理好了思绪的男人终于转离开之后,两道颀长的影才陡然自侧方的船柱后方转了出来。为首的影轻轻地用手中的折扇一下下地击打着手掌,过了好半晌才兴趣盎然地如自语一般道:“明明自幼便没有查克拉却突然便拥有了以一己之力杀死三名中忍等级人物的实力,甚至在受伤后还能够带着两个孩子公然自你眼底逃脱,还有这种冷漠到视全世界与无物的个……虽然之前只是玩笑,但似乎我现在真的对她有些兴趣了呢,青山。”

    青年旁的男子在微一沉吟之后立时点了点头,用没有半分起伏的声音开口提议道:“宇智波佑子的力量并不在我之下,若主人当真能够得她倾力相帮也可多一强力臂助——若是她执意不愿,主人尽可自她的两名孩子下手。何况她的两名孩子资质也是不俗,若是好好培养想必后定然会有用处。”说罢仿佛不习惯直视阳光一般略略侧了侧脸,却不慎令洒落的光恰巧照上了他隐藏在柱后暗之处的容颜——这名被称为“青山”的男子却赫然竟是那名曾经出现在水之国国主大宅之内、与路歧三人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忍者。

    =

    不知是漩涡一族天生便对幻术不具备抵抗力还是孕妇的体相对较弱,当漩涡正一和宇智波南贺在一行人到达火之祭坛的前一天夜晚如先前商议好那般对奈久留施用了幻术的时候,原本仅仅只应该陷入深度睡眠的女子的精神却出乎意料地受到了重创——虽说漩涡正一为了自己的野心的确是不惜牺牲自己的妻儿,但却多少对自己青梅竹马的妻子颇有几分的伉俪深,看见这番形自然是理所当然地迁怒到了作为始作俑者的宇智波南贺上,一时间小小的营帐之间俱是两人吵闹的声音,直到医忍断定奈久留的命无碍外加奈罗从中的苦苦调和两人才最终彼此作罢。见到几人终于各自冷静了下来,坐在隔壁帐篷之内的路歧方自收回了用于观看隔壁三流讽刺剧场景的妖力,面无表地向坐于旁的两名一脸疑惑的少年开口解释道:“他们对奈久留使用了幻术……她现在已经昏迷了,不过想必命是无碍的。”

    斑和泉奈登时满目愕然地对视了一眼,虽然两人并未如自家母亲那般参加了先前的那场宴会,但由于路歧与他人言谈之时从未避讳过两人,早熟的兄弟二人也早已将众人的那些龌龊的打算猜了个七七八八,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泉奈忽然颇有几分绪低落地轻声问道:“母亲……为什么即便是亲如夫妻、父子也会互相背叛呢?”

    “……谁知道。”女子闭目回想了一下奈久留阖上眼帘之前那一抹复杂无比的目光,最终还是给予了对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想必奈久留先前便已隐隐猜到了丈夫会对自己下手吧,可是即便如此她却依然选择相信丈夫而放任自己和孩子一并陷入危险,看来在对方的心中对丈夫的意还是远远胜过了对未出生的孩子的母啊……这一行为从某些程度上来说不也是对自己的孩子的背叛吗?在几人沉默地对坐了良久之后,始终垂首默坐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泉奈却陡然抬起了头来,仿佛宣誓一般认真地开口说道:“我是绝对不会背叛母亲和哥哥的,所以……我们将来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我不想像奈久留和她的孩子那样和母亲您分开。”

    “永远在一起”吗?这种事却并不是她能够轻易承诺的啊……在听完了对方充满童稚的话语之后,路歧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了一声,方自打算开口说话,一道熟悉的男声却陡然先行自帐外传了起来:“我们准备趁夜前往火之祭坛对尾兽进行重新封印,在尾兽封入婴儿体内后医忍会就地对家妻进行手术……因为我要忙于封印之事,而此次火之国派出的两名医忍又均是男子,恐怕有些后续工作大概不方便搭手,可否请宇智波小姐随我们一同前去并出手帮些小忙?”

    自从前几在船上的一场口角之后漩涡正一便一直视她为不存在,此时居然会主动找她帮忙?路歧略觉疑惑地眯了眯眼,最终却还是长站起向帐外走了出去,熟料方自踏出了半步衣角便被人一左一右地重重拽住了。女子垂首扫了一眼满是不容置疑的两张小脸,最终还是妥协地叹了口气,回手将两人的手掌拢入了掌心。而她原本以为需要花费一番口舌说服的漩涡正一在看见并肩行来的母子三人时却仅仅只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继而转便向不远处在夜色中高耸着的建筑物轮廓走了过去。

    众人此次宿营的地点距火之祭坛原本便只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以四人的脚程自是转瞬便已赶到。而急急赶到祭坛的几人仅仅来得及扫了庄严肃穆却已隐隐迸出了裂缝的石质祭坛以及平静地仰卧与一旁草地上的奈久留一眼,一脸闲适地站在一旁的青年便已疾步走了过来,在向女子颔首为礼后方自神关切地向漩涡正一开口问道:“漩涡大人已然查看过祭坛的况了吧?不知此次封印到底有几分把握?”

    男人在对方的问下不由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过了好半晌才斟酌着说道:“这个……若是其他的尾兽也就罢了,但是九尾的查克拉量实在太过恐怖,我并不能肯定奈久留腹中的胎儿能否承受的了这么大的力量。不过总体来说成功的可能还是在六成以上的。”

    青年登时不满地眯了眯眼,沉吟着冷声说道:“仅仅只有五成么……那么若是凑巧摊上了那四成不成功的几率又如何?”

    男人抬首瞥了面前年龄仅是自己一半却咄咄人的青年一眼,叹着气开口解释道:“倘若当真那般……那便必须抽出九尾一半的灵魂力量封入另一个人柱力的体内。”

    奈罗挑了挑眉,略略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还需要另外一名漩涡一族尚未出生的婴儿作为另一半灵魂的封印体才可以吗?”

    男人状似苦恼地皱了皱眉,过了好半晌才苦笑着回答道:“虽然那样是最好,只可惜现在祭坛上的封印已快要崩溃,想再找另外一名我漩涡一族的婴儿恐怕是万万来不及的了。现在只有再另寻一名十岁以下、已经拥有一定的查克拉量并能控制的比较好的孩子作为另一个人柱力了……如果只封入一小半九尾灵魂的话想必是没有大碍的。”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正文字数为赠送内容: ↓↓↓↓↓↓↓↓↓:本文为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其余网站所发均是盗文!盗版可耻!盗文者出门被旺财咬!看盗文者买泡面木有调料包!

        “十岁以下……具有一定查克拉量和控制能力的孩子么?”在淡淡地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语之后,奈罗状若无意地垂首望了站在下方的女子旁的两名孩子一眼,继而才微阖了双目仿佛很是恼怒一般冷冷接道:“这样的孩子一时间却也并不好找不是吗?既然你知道有这样的可能为何不提前对我说清楚?”
  • (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