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所谓父女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虽然对于一名出色的忍者而言自火之国用查克拉直接自水面上前来涡之国只不过只半之事,但由于火之国此次派遣前来的两名使者中除了为忍者的宇智波南贺之外还有一名自小养尊处优的存在,因此最终短短半的路途却硬生生地被拖延至了三有余。(八 度吧 WWw.8Du8.Com)而当宇智波南贺以护卫的姿态跟随在此次的任务人——火之国大名长子奈罗后踏下那只奢华无比的巨型船只并和以涡之国大名、漩涡一族族长为首的别国元首虚伪地寒暄过后,一名由始至终都低调地带着两个孩子站在人群当中、一直被未曾留意过对方的他当作了看闹的普通民众的女子却陡然排众而出向打算跟在诸人后前往设宴地点的他躬略施了一礼,轻笑着开口问道:“父亲大人,许久不见,这几年来您一切可好?”

    男人犀利的目光在对方面上一转,过了好半晌才略带犹豫地缓缓道:“……佑子?”

    居然连辨认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花费了这么长时间,这个父亲还真是“尽责”!路歧在心中嘲讽般地冷笑了一声,但表面上却还是微微颔首笑道:“是的,父亲大人。”

    在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之后,宇智波南贺冷淡地开口说道:“因为水之国的两任国主相继亡,此刻其国内已乱作了一团,因此近期所传来的报也一直不甚确切,既然你未死,待到我有空之时你便将水之国此次事件的内幕向我细细说一遍吧。”继而目光在微露愤然之色的斑和因为对方过于冷漠的态度而一脸惊讶的泉奈面上一转,皱起了眉头接道:“这两个孩子……”

    “他们是女儿和和江大人的孩子……分别名为斑和泉奈。”注意到男子目中一闪而过的讶异之色,路歧不由得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虽然自佑子出嫁后便再没有和家族有过联系,不过以宇智波家的报能力应该不至于连水之国大名生子的消息也无法查到……看来佑子的丈夫是刻意地对民众隐瞒了自己的这两个拥有血继界限的孩子的存在呢。而南贺在目光闪动了片刻之后竟而骤然露出了愤怒之色,压低了声音毫不客气地叱喝道:“这两个孩子明明就有成为下一任大名的资格,在这个时候你居然一心带着他们逃离水之国?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可可没有像你这么懦弱的女儿!”

    女子意味不明地微微垂下了眼帘敛去了眸中一闪而逝的嘲讽之色,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么父亲觉得我应当如何做才好?”

    南贺略略沉吟了一下,继而毫不避讳地说道:“既然你有了这两个筹码,而且目前水之国的势也正好利于我族行事……待到此间事了之后我便和你一道转回族中派遣几名帮手和你一道折返水之国,尽力让他们中的一位登上大名之位。”

    这家伙打得还真是好算盘啊……大概几年前他将佑子送到水之国的时候便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吧?路歧缓缓勾起了唇角,平静地开口说道:“父亲大人,由于和江大人并没有对外宣布这两个孩子的存在,所以您的想法大概是不可行的。而且斑和泉奈天生就拥有两勾玉的写轮眼,您应该不会不知道水之国的国民对于血继界限的态度吧?”

    以南贺的博识自然知道以水之国对血继界限的苛刻态度,像斑和泉奈这样的拥有敌国血继的孩子即便是被证实了作为国主之子的份想要当上大名也是千难万难,当下在很是失望地叹了口气后也便住口不提,在稍稍顿了一下之后方自继续说道:“天生便具有两勾玉的写轮眼吗?看来这两个孩子的资质倒是不俗,不过像你这般的出嫁之女已不算是我族之人,他们按理是不能冠上宇智波之姓的,待到回国之后我便向族中长老提出让他们过继到你弟弟的名下好了。”

    路歧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状似无意地开口问道:“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出了个弟弟?莫非是您的侧室在我出嫁后又再次为家族添丁了吗?”

    南贺登时因为对方话语中若有若无的嘲讽之意而不悦地皱起了眉,在冷冷地横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后才微微颔了下首:“幽兰在你出嫁的第二年便为我生了一子,此时我已将她扶为正室了,以后你再见到她时要以母亲相称明白吗?”

    这家伙的意思是打算让斑和泉奈成为一名与他们同样年龄的孩子的养子喽?居这么早便开始为自己的儿子培养势力了么?还有……那种施恩一般的口吻算是怎么回事?路歧勉强压下了冷笑的冲动,方打算反唇相讥,面前的男人却又陡然开口接道:“你为水之国前任大名的夫人,又是新丧夫君的寡妇,份实在尴尬,此次便不要随着我回去了……听说涡之国的大名夫人新丧,而且对方也并无子息,虽然涡之国的大部分权利均由漩涡一族所掌,所谓的大名不过是傀儡一般的人物,但你若是能够成为大名夫人的话应该对我族也是有些好处的,若你未来的孩子能够成为涡之国的继承人便再好不过。”

    将女儿卖了一次还不够,还打算继续卖第二次吗?相比起面前的这个男人而言将她误认为自己女儿的史塔克还真是一位好父亲呐……而就在路歧略略分出了心思一时未曾来得及答话的时候,站在一旁聆听着两人对话的斑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声叫了起来:“你到底在自说自话个什么劲啊!谁答应过要成为其他人的养子啊!居然还让母亲改嫁……有你这样当人父亲的吗?”

    路歧略显愕然地垂首望向了一脸不平的少年,在稍稍愣怔了片刻之后不由得哑然失笑,真是想不到第一个跳出来为自己抱不平的居然会是这小子呐……说起来他似乎还是第一次称呼她为“母亲”?当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斑和同样满脸不忿的泉奈的头顶,放温了声音低低道:“好了,斑……还有泉奈,我自有分寸,你们先不要多说了。”继而自顾自地岔开了话题微笑着问道:“父亲……您和奈罗大人前来涡之国到底是有何要事?”

    见对方并未明确地出言反对自己的命令,原本打算厉声呵斥少年的南贺方自面色稍霁,略略沉吟了片刻之后方自开口说道:“这倒也毋须瞒你,你便以吾女的份随我一道前去议事好了,待到有机会时我自会开口向涡之国大名提亲。”

    看来这家伙似乎真的已经被野心冲昏了头脑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这个所谓的宇智波族长也就没有继续当下去的必要了。女子垂首敛下了眼中底一闪而逝的戾色,但表面上却还是顺服地点了点头,在吩咐犹自有些不不愿的斑和泉奈暂时回房等待后方自亦步亦趋地随着南贺走进了涡之国用于宴客的大厅。

    而此时厅上却已是再不复先前的和平景象,在颇有几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当中,那位名为奈罗的火之国大名长子正自面无惧色地侃侃而谈道:“……火之祭坛上的封印已经快要崩溃。根据典籍所记,在此封印除了六道仙人之外其余人均无法修复,待到其面临崩溃时只能使擅长封印之人将即将脱离的尾兽封于胎儿即将成形的孕妇体内,待婴儿出生时尾兽便会附与婴儿上并成为称为‘人柱力’的战斗工具。众所周知这世间最擅长封印之术的便是涡之国的漩涡一族,难道你们打算就此袖手旁观,坐视尾兽脱逃危害世间吗?”而就在其说完此话的同时,那名看似颇为怯弱的涡之国大名也立时如同事先商量好了一般开口帮腔道:“我觉得奈罗大人所说之言很是有理,毕竟火之国离涡之国很近,若是尾兽脱逃的话或许也同样会危及我国的……难道正一大人当真不愿出手相助么?”

    “……正一绝无此意。”面沉如水地跪坐与榻榻米上的男子在沉默了半晌之后,最终还是宛若叹息一般低声道:“只不过漩涡一族如今符合要求的孕妇只有我妻子奈久留一人。”

    奈罗不由得愣了一下,过了半晌才骤然开口说道:“我也同样是有妻有子之人,自然能够体谅正一大人的心,但是为了万千苍生,还是请正一大人及时决断……”在顿了一顿之后面上故意做出的哀戚之容却陡然一转,语带警告地低声接道:“否则我却是不能保证我国是否会对贵国采取一定的措施呢。”

    在对方说出了此话的同时,涡之国的两名上位者不由得同时心中一凛,在暗自叹了口气之后,漩涡正一最终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带着奈久留和二位一起前去祭坛的。”在族中巫卜算到奈久留腹中孩子与尾兽有关时他便想要狠心将其割舍……不过最终却还是因为心中不舍和各种各样的差阳错而未曾如愿,想必待到把自己的孩子制成人柱力后火之国方面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将其留在自己的国内并将之培养成为战斗用的傀儡吧?如果得知自己的孩子会变成那样的存在的话也不知道他的那位格爽朗心思却纤细无比的妻子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那个好不容易被自己从死神手中夺回来的孩子最终还是被自己的父亲牺牲了吗?路歧扫了一眼微露颓然之色的漩涡正一,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而此刻奈罗也已收敛起了目中咄咄人的锋芒,恢复了原先温文有礼的表主动开口问道:“南贺大人,不知这位小姐是何人?”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正文字数为赠送内容: ↓↓↓↓↓↓↓↓↓:本文为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其余网站所发均是盗文!盗版可耻!盗文者出门被旺财咬!看盗文者买泡面木有调料包!

        “这是小女佑子。”男人立时恭谨地向面前年龄足以当自己儿子的青年弯了弯,继而仿佛生怕对方看不清楚自家女儿的容颜一般伸手将旁的女子拽了过来。因为一时未曾注意而被对方推到了前方的路歧登时不自地眼角一跳——居然对区区一名大名之子露出这种卑躬屈膝的神态,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她的这位名义上的父亲像极了寮的老鸨?
  • (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