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所谓怀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女子银色的瞳孔陡然一缩,望向对面少女的目光中也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些许审视的意味,意味深长地在脑海中重复道:‘一样的?怎么个一样法?’看对方那副颐指气使的态度和大贵族“朽木”的姓氏,这位少女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一定过得相当幸福吧?不过这种事原本便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可是觉得自己在大剑世界中所度过的子一样过得相当地充实满足呢,虽说因为主神的缘故被迫离开了她所认同的那个世界,但作为代价她却同样得到了之前以为终生都无法体会到的母子亲不是吗?她可是一向都很知足的呐……在思索了片刻之后,路歧最终还是慢悠悠地随着少女来到了队舍后的一处偏僻的角落,在确认了四周再无旁人之后,朽木结姬立刻甩开了女子的袖子劈头问道:“你和蓝染惣佑介是什么关系!”

    即便是平子和六车这样与她相交许久的同窗也只知道自家孩子的名字叫“小右”呐……果然这位少女和自己的前生是来自同一个世界吗?而且她所知道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真实”貌似比自己所知的要多上不少呢。(百度搜索 Www.8dU8.CoM)虽然脑海中这样的念头一转而过,但在下一刻银发的女子却立时故作惊讶地睁大了眼:“蓝染……惣佑介?听起来似乎是一名男子的名字?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少女狐疑地上下打量了对方片刻,见其无论目光还是神中都没有露出半分端倪,忍不住蹙紧了眉梢喃喃自语道:“……难道真的只是个巧合而已?”

    居然是许久未曾听闻过的华夏语吗?真是令人感动到流泪啊……女子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隐藏在发际影处的唇角间的弧度又再次上挑了少许。而就在下一瞬间,原先还一脸茫然的少女却陡然变了脸色,踏前一步极为无礼地抓住了女子的衣领:“不对!我才不信这是什么巧合——你的名字还有发色和眸色无论怎么看都很可疑!我绝对要让你老老实实地将一切招供出来——月读!”

    在少女道出此言的瞬间,原本漆黑如深潭的瞳孔却骤然由变为了诡异的猩红,在对方瞳仁开始改变形状的那一刻,在长久的战斗间所培养出的危机感便已促使路歧不自地向后跃去并摆出了严阵以待的姿态。熟料就在下一瞬间,少女却仿佛难以置信般缓缓眨动了一下血色的眼眸,结结巴巴地自语道:“为、为什么月读会对你不起作用?”

    月读……那是什么?路歧眯了眯眼,丝毫没有停顿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女使出了邪眼,待到对方呆愣在了当地后才不紧不慢地在脑海中问道:‘主神,她方才使用的那个应该也是一种瞳术吧?不过为什么对我不起作用?’

    主神稍稍沉默了一下才出声答道:【没错,她的瞳术名为写轮眼,而之前所使用的‘月读’则是一种幻术,不过由于你的瞳术附带了幻术免疫的功能因此对你无效。路歧,她对你而言是个威胁……我建议你杀了她。】

    路歧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梢:‘你还真是狠心呐。我可是在她的周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精神力波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的旁也同样有一位[主神]的存在吧?而她先前所使用的瞳术应该也是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品……就这么杀了她真的没关系吗?’

    主神再一次静默了下去,在片刻之后用带了几分嘲讽之意的语声冷冷道:【没错,她同样是‘主神’的下属。被强行拉作傀儡的人你并不是第一个,而所谓的‘主神’也并不是只有我一位——如同‘死神’和‘大剑’这样平行世界何止成千上万,想不到这种万中无一的碰面几率都会被你撞见。】

    路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完全无视了主神带着讽刺的口吻平静地问道:‘就是说这个女孩是另一名主神的手下喽?不过居然让我杀掉她……难道说你和你的那些同事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吗?’

    脑海中骤然传来了一声类似于磨牙的声音,继而主神没有多少底气的叱喝悠悠传来:【这种事不是你应该关心的!】

    ‘即使我说对了你也不必恼羞成怒吧?’路歧笑吟吟地调谑了对方一句,继而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就算真的想要杀她此时也并不是最好的机会,毕竟朽木家的小姐凭空消失并不是一件小事,先前和她一起出门的我绝对会遭到怀疑的……嗯,还是先消除她关于我的记忆再另外找机会比较好。对了——如果我消除她的记忆的话她家的那位上司不会主动提醒?’

    【那位‘主神’仅仅只是发布任务的机器而已,和一部运行精准的计算机没有任何不同,绝对不会主动做多余的事……你尽管放心吧。】

    对方旁的“主神”居然是那样没有自我意志的存在?路歧这回倒是真的有些吃惊了,虽然行多问几句,但见邪眼时限即到也唯有先行取出记忆置换装置将对方头脑中自己的份改成了“凑巧以蓝染为姓的平凡女子”并顺便消除了先前两人对峙的记忆,在隐藏了自己的形亲眼看着朽木结姬一脸疑惑地离开后才再次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和其他的主神有所不同吗?’

    仿佛自知失言一般,脑海中的声音无论她如何追问都再没有多说一句。待到毫无所得的路歧略带失落地返回队舍的时候,坐在文件堆里忙个不停的副队川罗武却第一时间谑笑着向她招了招手:“佑子,那个朽木家的傲慢丫头没有为难你吧?”

    路歧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走到办公桌前帮对方将那堆乱七八糟的资料整理好后才滴水不漏地答道:“朽木小姐怎么会故意为难我这么个小人物?现在她估计连我的姓名都记不得了吧……”

    “那就好。”川长长舒了口气,继而却又颇为不悦地撇了撇嘴,略略压低了声音嘀咕道:“真是的……明明是朽木家的人,直接去六番队不就好了?那副傲慢劲真是让人提不起好感来啊……”

    这位副队长还真是肚子里藏不住话啊……路歧不由得哑然失笑,在顿了一顿之后才开口提醒道:“如果您真的这么么认为的话,其实您完全可以拒绝她的转队申请不是吗?”

    “唉……不管怎么说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嘛,如果转队申请被拒的话大概会觉得很丢面子吧?”川笑着抓了抓头,目中浓重的无奈之意却同时一闪而过。路歧会意地抿了抿唇,其实不光是如此吧?想来那位朽木小姐的能量应该不小,约莫对方是并不想因为这点小事便引起总队长甚至中央四十六室的介入才是真的。看来她这位整大咧咧的上司也不仅仅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啊……就是不知道那位朽木小姐从另一位主神那里得来的任务是什么呢?会不会跟她一样是限制在某个时间段内成为队长?

    =

    不知是因为欠缺社会经验还是天生格倨傲,虽然几后得到了正式调令的朽木结姬的确是成功地当上了七番队排行仅次于川罗武的三席,但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和有意无意地以下任队长自居的行径在短短时间内便引起了七番中大部分流魂街出的席官的不满,对于她所颁下的命令更或是偷工减料或是敷衍了事,即便其一次次地抬出朽木家现任家主朽木银铃的名头压人也依旧是无济于事——毕竟朽木结姬虽然因为天生灵压甚高而从小便被接入了朽木本家抚养,但归根究底却只是分家的小姐罢了。

    在众人或明或暗的打压之下,原本脾气便不怎么好的朽木结姬更是愈发地暴躁了起来,第一见面时便小小地得罪了她一番而又同时没有什么背景的路歧更是因此成为了她每找茬的最好对象。而路歧面对对方挑衅之时则或是不卑不亢地侃侃而谈将其顶得说不出话、或是一笑而过直接将这位任而又不愿服输的小女孩视作了不存在。而当某一路歧打算趁着真央放假向川告假半回家与自家儿子相聚之时却又恰巧被前来副队办公室办事的朽木结姬碰了个正着——已然找茬找成了习惯的少女自然不会对对方这一明显触犯队规的行径予以放纵,当下便抢在川罗武前冷笑着说道:“因为想与自己的孩子见面而请假?这种因私废公的事亏你也说的出口!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家伙早应该没收斩魄刀驱出瀞灵庭了!”

    虽然明显对对方这种抢话的行径有些不满,但川罗武在转首瞥了少女一眼后最终却仅是长长叹了口气:“……佑子,你的假我批了,你先回去吧。”

    朽木结姬愣了一下,继而重重地将手中的文件向对方的办公桌上一拍,咄咄人地大声问道:“川副队!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这种明显违规的事你怎么能够批准?若你坚持这么做的话我恐怕不得不向总队长提出你能否胜任副队职务的质疑了——”话音未落,却陡然仿若想起了什么般倒吸了一口凉气,急急地转向银发女子所站的方向问道:“……你居然有孩子吗?是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居然又再一次对自己生疑了吗?银发的女子微微眯了眯眼,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一向多嘴的川便已不自觉地接口说道:“原来你现在才知道佑子已经结婚了么?她的儿子……是叫小右还是右郎来着?”继而将征询的目光投向了路歧所在的方向。路歧稍稍沉默了一瞬,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如实地开口答道:“是叫做小右呢……他现在正在真央上学。”

    “……小……右?”少女仿佛不认识般怔怔地盯着面前的女子看了半晌,因为激动甚至连声音都已显得有些发了颤,在下一刻却故作镇定地强笑着道:“真是想不到蓝染桑居然这么年轻便已成亲生子了呢,可以带我去见见你的儿子吗?嗯,我有些关于真央的事想去问问他呢……”

    这家伙难道就不能至少找一个合理一点的借口吗?银发女子的眼角几不可察地一跳,最终却还是如同一个急于炫耀自己孩子的母亲般笑着点了点头:“那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还有些收尾的工作要做,不如您先到西边的瀞灵门那里等我如何?”

    虽然明显已有些迫不及待,但在路歧的坚持之下朽木结姬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地先行前往了瀞灵门。而待到自己的“同乡”离开之后,借口有事要处理而暂时留下的路歧立时杀了个回马枪来到川罗武的办公室之内用邪眼制住了对方并删去了其脑海中自己与朽木结姬见面的场面并输入了一份虚假的记忆。而待她做完这一切来到西瀞灵门外之时,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少女立时冲了上来大声抱怨道:“你怎么才来?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在习惯地指责了对方之后却又陡然反应了过来,略显迟疑地低声答道:“啊……我不是故意的。”

    不过仅仅只是一个不甚可靠的猜测而已,居然便能够令得这骄傲的少女对自己另眼相看,看来惣佑介的份当真是非同小可啊……路歧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略略向对方弯了弯:“抱歉,让您久等了……不过是否可以请您再稍等片刻呢?我有几句话想要对西瀞灵门的守门人说呢。”

    虽然心中已然很是不满,但有求于人的朽木结姬此刻却并不想就此得罪面前这位有可能是“蓝染惣佑介”母亲的女子,当下便也只能不不愿地点了点头。幸好对方仅去了盏茶时间便转了回来,继而便再没有任何耽搁地带着她向前方走去。在循着带路前行的女子的步伐行进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发现前方的路途愈加偏僻和荒芜的少女终于忍不住面带怀疑地开口问道:“喂,到底还需要走多久?”

    “嘛~我是准备走到你开口发问为止的。”走在前方的银发女子很是闲适地抱着臂转过了来,微勾的唇角尽显戏谑之意。朽木结姬稍稍愣怔了一瞬,继而一脸愤怒地大声道:“难道说你根本不打算带我去你家?”

    “现在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吧?朽木小姐……或者说是穿越者小姐?”路歧笑吟吟地伸指卷起了颊边的乱发,抬目直视着对方愈瞪愈大的双眸转为华夏文继续说道:“我倒是觉得很好奇……为什么你那么迫切想要见到我的孩子?”

    “华、华夏语……”少女一时间竟是有些结巴了起来,过了好半晌才如自语一般喃喃说道:“之前我便一直觉得你很古怪了,你果然是穿越者吗……”

    “啊……这么说也没错。”路歧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继而上前一步凝视着对方的双眼缓缓道:“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吗?我的孩子有哪里值得你关注了?”

    “这种事还需要问吗?别告诉我你居然不知道蓝染这个姓氏代表的是什么!”少女陡然一把将面前的女子推了开来,愤愤然地开口说道:“你故意以蓝染为姓根本就是故意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吧!那个所谓的‘孩子’也是虚构出来的对不对?不要以为同为穿越者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我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女主角——”

    这个孩子……应该说是太过于天真了吗?这样生活在自我幻想中的家伙真的会对她有威胁?主神不会是弄错了吧?路歧很是苦恼地揉了揉眉心,在迟疑了一瞬之后索直接用半觉醒的手掌抚上了少女的面颊轻声道:“我想你不会希望自己的脸变成我这样吧……假设你并没有使伤势快速自行愈合的能力?先说好……我不喜欢啰嗦的孩子。”

    居然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这样的家伙会是一名没有席位的死神?尚未来得及拔出斩魄刀便被对方用指刃抵在了颊边、甚至连瞬步都来不及使出的少女被对方陡然爆发开的巨大灵压激得面色一变,在对上对方全无半分多余感的银眸时更是连使用写轮眼都忘记了,最终还是丝毫不敢犹豫地颤抖着声音解释道:“我有一个任务需要完成……”

    “哦?说说看?”

    感觉到颊边隐隐接近的凉意和对方周所环绕的愈发浓重的杀机,少女畏惧地抿了抿唇急急开口说道:“在……在百年之内博取蓝染惣佑介的好感。”

    真是想不到自家的孩子居然这么受欢迎呐……不但自家的上司故意安排自己成为了他的母亲,甚至连那位主神也特意发布任务让下属来接近他?比起这种诡异的任务,自家上司所颁布的任务真可算是正经到不能再正经了啊……幸好她没有和那位喜欢发布泡美男任务的主神搭档!这位少女的实力还真是让她即便是想将其当作对手也办不到啊……要不干脆直接消除记忆然后放任自流好了?路歧略带同地瞟了对面的少女一眼,随意地收回了放在对方颊边的右手淡淡问道:“那么请你再告诉我最后一件事吧,蓝染惣佑介的真正份到底是什么?”

    见对方锋锐如刀的指尖终于离开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容颜,朽木结姬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在听见对方的问话之后却再次露出了诧异的表,不自地实话实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剧吗?蓝染是‘死神’中的反派BOSS啊……”

    女子银色的瞳孔陡然一缩,继而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苦笑。自家的儿子居然是BOSS啊……不知道她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呢?只可惜像这样的血少年漫笑到最后的人永远都不会是反派呐……不知道她现在开始将自家那位已经变成了腹黑包子的儿子向忠厚仁德的好少年培育还来不来得及?而就在她陷入沉思的下一瞬间,一道没有半分感的冰冷机械音却陡然同时在面向而立的两人头脑中回了响起来:【向无关者透露重要剧……处罚判定——抹杀。】

    “什、什么!怎么会?”少女登时惊慌失措地跳起了来,惶惶然地大声辩解道:“主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之前也没有告诉过我不能向他人透露剧啊……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话音未落,裹着死霸装的躯竟陡然开始由上及下地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连说到一半的话语也仿若没了电的录放机一般被硬生生地从中间掐断了。路歧定定地凝视着对方虽然已经开始变得朦胧不清却依自在不断地一张一合的嘴唇,直到少女的形完全消失后才缓缓阖上了眼帘平静地在脑海中问道:‘主神,如果我没有完成任务或者忤逆了你的话……也会如她这般消失在世间,杳无踪迹吗?’

    在一片难耐的沉寂过后,主神充满了复杂之意的声音终于自脑海中传了出来:【我并不愿如此……但有些事限于规则我却不得不做。】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正文字数为赠送内容: ↓↓↓↓↓↓↓↓↓:本文为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其余网站所发均是盗文!盗版者出门被旺财咬!看盗文者买泡面木有调料包!

        ‘啊啦……你这么说我真的感觉到压力很大呢。’路歧叹了口气,方自打算转向自家的房子走去,却骤然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般转首望向了侧方的一棵大树,在看清了自树后走出的那名少年容颜的瞬间心中不自地微微一颤,半晌之后才苦笑着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小右,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在从学校回来的路上感知到了您的灵压。”不知何时站在树后的棕发少年抬手摘下了面上的平光镜,定定地盯着面前的银发女子看了半晌之后才陡然全无半分异样地展颜一笑,“母亲,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嘛~这位酱油妹是用以推动剧的,所以大家表太在意……应该关注的是鸡蛋君和包子君的态度啊

        所以说其实伦家鸡蛋君也是不由己的呀,女儿你要把皮绷紧点了……=w=

        另外,死神的世界不会太长了……
  • (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