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所谓责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母亲……只有进入真央才能够成为死神吗?拿着饭食从厨房中走出的少年将托盘放在了桌上,略带疑惑地问道。(更新最快 8 度吧 WWw.8DU8.coM)接收到同伴带着征询意味的目光,平子稍稍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有一部分贵族也可以获得推免资格,不过……”

    少年微微皱起了眉,在顿了一顿之后才继续说道:“那么母亲……我想进入真央。”

    “为什么?”路歧不有些讶异了,在这半年间她早知道了自家孩子是多么的不愿与不相干的人相处……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单凭这股孤僻劲称之为宅男也绝不为过,可是他现在居然主动提出要去上学?而对面的少年则是始终笑而不答,直到路歧在两名死神吃完饭匆匆离开后再行追问时才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死神的工资很高,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又怎能让母亲您一人辛苦养家?而且作为儿子的我原本就有赡养母亲的义务不是吗?”

    路歧微微睁大了眼,一时间不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到底做了什么让这孩子觉得自己的家庭状况很困难的事了?居然令其将养家作为自己进入学校上学的初衷?在暗自叹了口气之后才轻笑着调谑道:“小右,我可不觉得我已经到了需要养老的年纪哟,不必为我担心……我衷心希望你能够无忧无虑地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所以不要勉强自己好吗?”

    “母亲……我并没有勉强自己。”少年定定地注视了面前的女子半晌,竟在下一刻竟而生平第一次出言反驳了对方的话语,“其实我一直便知道母亲您很强,即便是队长级的死神大概也并不是您的对手,但我却也知道您有着一定要达到的目标,虽然现在的我还不知道那个目标是什么……我也知道所谓的死神其实只是灵王和贵族用以巩固政权的工具而已,但成为死神却是我唯一想得到的能够帮到您的方式。”

    看来这才是他真正的想法啊……居然连这个孩子也看出自己的焦躁了吗?虽因为被对方看破了心思而略觉狼狈,但心中溢出的暖意却在一瞬间便将那份小小的尴尬冲刷的无影无踪,最终路歧也只是很是苦恼地揉了揉眉心,很是无奈地道:“真是的,我的事不需要你这个孩子来心啦……难道你便完全没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吗?”

    在怔了一瞬之后,少年竟是陡然毫无预兆地笑出了声来,缓缓将右手放置在口同时一脸认真地轻声开口道:“……母亲您的冀望便是我的宿愿所指。”

    “啊啦啊啦~看来小右真的是长大了呢。不过真的不必为我担心,你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开心地过子就好了。”在露出了一瞬间的惊愕之意后,路歧笑吟吟地抬手揉乱了对方的棕发,“如果你真的想去真央便去吧,不过说句实话……在我看来真央的学习氛围并不怎么好,而且贵族和平民学生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张,如你这般流魂街出的平民想要在其间独善其地度过六年并不太容易,就算我现今已然是正式死神大概也没有什么办法法改变这一状况——虽然小右你的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但还是让我有些放心不下呢……”她可是知道自家的孩子是多么的骄傲和眼里揉不得沙子,万一因为一场口角一怒杀人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她可不想因为这样的事而母子两人齐齐亡命天涯啊……

    “……如果我可以做到像母亲那般对每个人都和蔼以待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我觉得这种事对我而言并非做不到呢。”不待面前的女子话音落下,少年便陡然开口说出了仿佛已考虑了许久的话语。路歧稍稍一怔,还未来得及接口说话,棕发的少年便已低笑着一口道破了她掩藏得极好的事实:“母亲您虽然对每个人都很温柔,但是却只有看着我的时候那份温柔才会真正到达眼底……或许那个平子真子也在您心内占了少许的分量?”

    路歧微微眯起了眼凝注了面前的少年半晌,忽然低低叫出了许久未曾称呼过的对方的全名,意味不明地轻声道:“惣佑介……你真的很敏锐,不过随意说破家长的秘密可不是乖孩子哟。”

    少年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在下一刻非但没有露出哪怕是一丝半分的慌乱,甚至面上的笑意又再次加深了几分,略带歉意地摇首道:“母亲您不要误会,我可是绝对没有侵`犯您**的意思,而且说句实话……母亲,您这样的做法真的很令我开心。当然,如果您对平子真子也像对其他人那般一视同仁的话我会更高兴。”

    这个臭小子!翅膀硬了敢和母亲大人叫板了么?居然还敢干涉她的交友状况了!路歧忍不住暗自咬了咬牙,但最终却还是忍俊不地嗤笑出了声,强大的实力、敏锐的观察力、机敏的反应能力……应该说真的不愧是她的孩子吗?在摇首失笑了一番之后方自垂首对上了少年如刀锋一般凛冽的双眸,稍稍沉吟了一下才从桌旁的抽屉中取出了一副上次从贵族手里顺便顺来的黑框平光琉璃镜替对方架在了鼻梁之上,继而满意地轻抚着少年因为面上的伪装而美型程度陡降了数十个百分点的脸孔笑着接道:“你这样可是不行的呢,等到你真正学会了隐藏眼神或者……不需要再行隐藏自己真正心思的时候再拿下来吧。”

    棕发的少年略微怔忪了一下,继而抬手轻触上了紧贴在颊边的冰冷边框,保持着与对面的女子如出一辙的温然表笑着问道:“这算是母亲大人您送给我的礼物吗?”

    望着对方仿佛一瞬间变得成熟了不少的容颜,路歧很是无语地扶住了额角——自家孩子还真是非同一般啊……或许其平的那副桀骜的模样会很招萝莉的喜欢,但此刻的这副小大人的模样配上这副温文的态度却依旧是魅力十足,说不定这小子再大上那么几岁就可以进化为天然的女人杀手了吧?希望她的小右千万不要因此学坏……她可一点都不想要个种马儿子!

    =

    在母子两人商讨过后,惣佑介最终还是以流魂街平民的参加了几后的真央入学考试,虽然路歧并没有刻意叮嘱,但已被她在这半年间培养成腹黑正太的惣佑介却依旧还是极为自觉地秉承着低调的准则将灵压测试和笔试的成绩刻意地保持在了中等偏上的程度。在自家儿子安然地进入了自己的“母校”学习并顺便住校之后,先前每都在瀞灵庭和流魂街之间两头跑的路歧顿时难得地感觉到空虚了起来,在对着空空无人的大屋发了几晚呆之后索直接打包了行李搬入了七番队提供的队舍,而就在她整理好了那间因为久未有人居住而盖满了尘垢的房间重新踏入七番队的前厅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的时候,却险些与自厅内匆匆行出的一名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撞了个满怀。路歧故作慌乱地侧移半步躲开了对方的冲撞,望着那张形容端丽却十分陌生的容颜微蹙了眉梢方说话,那名少女却已然一脸厌恶地后退了半步掩住了鼻端恨恨开口道:“肮脏的无礼者!居然敢对我这朽木家的小姐无礼?”继而目光在对方脸颊上的伤痕处转了一周,眸中的鄙视之色又再次加深了几分。

    肮脏?路歧不着痕迹地垂首瞥了一眼自己不慎沾染了些许尘埃的死霸装,在心中不屑地暗自冷哼了一声,不卑不亢地向对方微微躬了躬才轻声说道:“十分抱歉,我不慎冲撞到了您——不过请恕我眼拙,您似乎并不是七番队的队员吧?”

    “大胆!我的份岂是你这连席官也不是的普通队员能够质疑的?”少女一脸不悦地甩了甩袖子,一言一行中尽显贵族的傲慢之态。路歧冷眼看着对方如同小丑一般的做派,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而就在她考虑着是否应该反唇相讥的时候,一只明显属于男子的大手却陡然自后拍上了她的肩膀,早已感知到了逐渐接近的灵压的银发女子故作茫然地回首望向了那只手的主人——佩戴着副队长臂章的材魁梧、发式诡异的男子,在愣怔了一瞬之后立时恭谨地躬向对方施了一礼:“川副队长您好。”

    七番现任副队——川罗武大咧咧地再次拍了拍女子的肩膀,继而一脸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早就说过了让你不必这么多礼啦!佑子,这位是刚从五番队调来的前五番队七席朽木结姬小姐,待到过几审批令下来她会成为我七番队的三席。朽木小姐,这位是我七番队今年新进的队员蓝染佑子。”

    从五番队转来的……为朽木家的小姐为什么不去代表着贵族利益的六番队?不知道这家伙和朽木苍纯是什么关系,看这副傲慢的格简直就和那位为人温和的少年是两个极端嘛。而就在她默默地腹诽着的当口,那位名为朽木结姬的少女却在听闻对方姓氏的那一刻陡然变了面色,一脸惊讶地重复道:“……蓝染?”

    她所使用的姓氏有什么特殊的吗?路歧疑惑地挑了挑眉,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对面的少女却陡然转变了神丝毫不见方才嫌弃之态地一把抓住了她犹自沾染着些许尘埃的衣袖,语带焦急地快速说道:“作为未来的同事我们一定要好好亲近才是——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陪我走一段路吗?我想对未来任职的番队有更多的了解。”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正文字数为赠送内容: ↓↓↓↓↓↓↓↓↓:本文为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其余网站所发均是盗文!盗版者出门被旺财咬!看盗文者买泡面木有调料包!

        这家伙……到底在抽什么风?和一开始的态度未免也差太多了吧?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姓氏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盯着对面萝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充满了希冀的双眸看了半晌,银发的女子不自地眼角一跳,方自准备婉言拒绝,主神意味不明的低沉语声却陡然在脑海中回响了起来:【路歧……从某种程度上说来她和你是一样的。】
  • (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