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所谓受伤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视自己的生死存亡与无物,一心一意地劝服曾经的朋友改邪归正,这是多么大义凛然的行径啊……路歧垂眸瞥了一眼神漠然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好,几不可察地撇了撇嘴角——他不会是仅仅因为听到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动听言语便打算就此原谅对方的背叛吧?而就在她心中腹诽的时候,好却骤然平静地道:“股宗,你走吧。(更新最快 8 度吧 WWw.8DU8.coM)”

    居然真的被她猜对了吗?虽然她之前的确觉得自家的这个孩子有成为BOSS的潜质,但是她现在真的有些怀疑了呢……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圣母属的BOSS吧!路歧勉强忍住了扶额叹息的冲动,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认真的吗?背叛了第一次可就同样能背叛第二次,你确定真的要原谅它?”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面前这家伙转就会将他们三人的消息告知麻仓家吗?就算再如何大人有大量至少也要体谅一下带着两个孩子不断东躲西藏的她的辛苦吧!

    不知何时敛去了目中冷漠之意的婴儿毫不在意地淡淡一笑,出言指出了对方话语中的谬误:“我并没有说过要原谅它吧,我只是让它离开而已——我之前卜算过猫又股宗的命运,根据卜算的结果它的存在不该于我手中终结,仅此而已。”

    路歧不发一言地垂眸盯着下方的婴儿看了片刻,随即不动声色地握住了袖中的匕首和符咒做好了攻击准备同时收起了习惯的笑容淡淡开口反驳道:“命运轨迹什么的与我无关,我只知道作为母亲我必须对你和叶的安全负责——这样的不安定因素我绝不可能就此放过。”

    虽然从躺在婴儿车中的角度显然不可能看见路歧在袖中所做的小动作,但好却仿若亲见一般抢在对方出手之前半敛着眼眸淡淡开了口:“不管怎么说股宗都是千年之前的精灵,绝对不是你那种半吊子的阳术能够战胜的,虽然它的确是缺乏攻击的手段,但但如果它一心离开的话你是拦不住的——你还是放弃吧。”

    “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既知被对方看破了自己的动作,路歧索放弃了继续隐藏的打算,一边笑吟吟地回应着对方的话语一边直接从袖中取出粘贴了符咒的匕首潇洒地耍了个剑花——虽然以她现在的实力无论是面对人类、妖怪甚至低排位的觉醒者都可以勉力一战,但是却正如对方所说的那般——仅仅粗略地学了几个月阳术的她目前的确并没有对付强大的精灵和鬼魂的手段。虽然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留下这只名为“股宗”的猫的可能并不太大,但她却从来就没有什么都不做就轻易放弃的习惯。而就在她拿出了匕首的同时,白色的猫在愣怔了一瞬之后却骤然一脸警惕地放冷了声音道:“小生从刚才就有些怀疑了,茎子夫人向来体弱,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程度的灵力和战斗技巧——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你是抱着占了茎子夫人的体和份对两位少爷不利的打算的话小生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啊啦~被看穿了呢,看来只能杀猫灭口了。”在短短一刻的沉寂之后,路歧面上的笑容丝毫不变,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继而女子的形竟是在诡异无比地仿若消散的雾气一般渐渐地变得朦胧了起来,最终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房内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股宗那道凝练程度几逾实体的小小躯上竟是毫无预兆地闪过了一道淡淡的刀光——偷袭之人的速度虽然已迅捷到了即便事先做出了防御的动作也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地步,但在硬生生地受下了几已复数计算的沉重攻击之后股宗却除了形微僵之外仿佛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在下一瞬间,路歧消失的形竟是再一次如雾气凝聚一般在婴儿车的旁边显现了出来,由始至终都平静无比的双眸间难得地露出了一抹郁闷的神色——要知道她刚才可是用贴了触灵符的匕首在猫又股宗上砍了七十二刀,但是对方却到现在还是一副行若无事的神,这样的架要怎么打?她宁愿面对排行前五位的觉醒者也不想再面对这样的幽灵对手了!好瞥了一眼无功而返的女子,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开口说道:“……我提醒过你了。”

    要不是为了这两只豆丁的安危她犯得着这样吗?路歧很是哀怨地回视了好一眼,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悠闲无比地抱臂立在一旁的银发少年却骤然笑嘻嘻地道:“我可以帮你擒下这只猫,作为代价只需要给我100毫升你的血……如果不行的话50毫升也可以!你觉得怎么样?”

    难道那个所谓的“稻荷一族”血统真的是和唐僧血统等价的不成?为什么这些家伙个个都想要她的血啊!虽说她的复原能力强悍也不代表她可以拿鲜血当白开水到处乱撒好不好!不过D方才好像说过这个少年的种族是“天狐”来着?藏马是妖狐,这位又是天狐……难道她的鲜血只对狐族具有吸引力不成?路歧盯着面前的银发少年看了片刻,微垂了眼睑掩去了眸中的狐疑之色,不动声色地开口问道:“……为什么你想要我的血?所谓的‘稻荷一族’究竟代表着什么?”

    少年疑惑地歪了歪头,却也并没有守口如瓶的意思,毫不在意地开口答道:“唉?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传说稻荷族人是狐族神明‘稻荷’的化,因此所有的狐族都会对其不由自主地生出亲近之心,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真是假就是了……毕竟稻荷族人可是很难得的,有的时候千万年都未必会出现一个。稻荷族人的鲜血能够大幅度地提高所有狐族的力量,如果能获得对方亲手赐予的鲜血的话我就算是从天狐进化为仙狐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所以你的血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啦——”说罢不待面前的女子有所反应便抬手将站在一旁一脸惊疑的白猫拎着脖颈凌空摄入了手中,惑一般地在对方面前晃了晃,“你看,抓住它对我而言很容易的哦——只要一点点血就好了!”

    扫了一眼双眸间隐隐闪动着惊惧之色的白猫,路歧毫无半分怜悯之意地点了点头:“成交——你杀掉它后拿个容器来给我装血吧。”

    “作为天狐随意杀生有碍修为,我已经把它的巫力封住了,要杀要剐你自己动手就好。”少年随意地在虚空中划了几下,丝毫没有犹豫地将不断挣扎的猫向女子怀中一塞,继而一脸兴高采烈地向站在一旁微敛了双眸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青年扑了过去,“伯爵,店里面有试管之类的东西吗?给我给我——”

    路歧笑吟吟地将股宗提到与自己视线平齐的高度,在确定了其再无反抗之力后才炫耀一般地拎起对方的脖颈向躺在婴儿车中的好晃了一晃。好微皱着眉盯着白色的猫看了片刻,在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之后才陡然低低开口问道:“……可以放了它吗。”

    “不行。”虽然诧异于对方异于寻常的商议口吻,但路歧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见自己生平头一次的要求被对方毫不客气地驳回,婴儿的双眸间顿时闪过了一抹冷意,在下一刻一道半人高的火红色灵体已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女子的后,继而丝毫没有停顿地一把向那只提着猫脖颈的右手重重击了过去。感受着迅速贴近皮肤的如同烈火灼烧般的微微刺痛,路歧的目光微微一沉,但却并未做出任何类似于闪躲或是回击的动作,反是完全无视了贴近前的灼痛直接用空着的左手抵上了火灵接近的闪烁着火红色光晕的圆短手臂。

    若是处于巅峰时期时的好自然是不会犯下误伤的错误,但由于婴儿的视线无法极远的缘故,在他及时发现了对方堪称愚蠢的行径对火灵发号施令时却已然晚了一步——虽然火灵并未使出全力,但路歧的左手在触碰到其胳膊的那一刻还是被烧灼得肌肌肤一片焦黑,有些伤的重的地方更是已隐隐能看见惨白的指骨。好怔怔地盯着女子几乎不成形状的右手看了半晌,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一字字道:“你疯了吗——”

    不知是被空气中隐隐扩散的焦糊气息熏到还是亲人之间的血脉作祟,在好厉声道出了那句话语的瞬间,原本睡的极熟的叶也陡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路歧毫不在意地甩了甩受伤极重的右手,妖力到处手上那焦黑一片的伤势竟开始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在几个呼吸之后便已然看不出任何痕迹。路歧微微舒了口气,熟门熟路地弯下腰拍哄了几下哭闹不休的婴儿,直到对方重新安静了下来才平静地解释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地以伤换伤而已,无论多重的伤都很快就会好的,我的体质一直就是这样,你不必担心。”随即垂眸瞥了一眼一脸震惊之色的股宗,冷笑着继续接道:“这只猫我不能交给你——命运什么的我不管,但是我不能再给他以制裁的名义行背叛之实的机会。”(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