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所谓练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宫茉理 书名:歧行之路
    在自家妻子长年的积威之下,可怜的入赘丈夫在对方发飙的那一刹那立刻反地立正站好:“没有——亲的妻子大人我很喜欢你叫我阿娜塔请你一直这样叫下去!”

    路歧眼底的霾一闪而逝,面上却适时地摆出了忍俊不的神,安抚地揉了揉男子散落在肩上的乱发,略略垂下了眸,状似无意地问道:“前些子父亲用的结果如何?”原本的麻仓茎子虽是出生于阳师世家,但由于体的缘故却并不适合修习阳术,更是没有任何占卜的天分,因此即便是占卜男女这样的小事也只能摆脱自己的父亲帮忙,如果她继承的记忆没有错误的话今天便应该是得出结果的子。(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男人的体陡然一僵,低头沉默了半晌才犹豫着轻声道:“根据父亲占卜的结果……你腹中应该是两个男孩。”

    “是一对男孩吗……唔,虽然我更喜欢女孩,不过男孩也不错。”余光扫到男子言又止的神,路歧不由得疑惑地歪了歪头,“怎么了阿娜塔,难道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在下一瞬间却惊恐又失措地捂住了嘴,“不会是孩子的健康方面——”

    “不,不是的——茎子你冷静些!”干久面色一变,安抚地按住了妻子的肩膀,稍稍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神色为难地缓缓接道:“两个孩子都很健康,但是这双胞胎的其中之一却是千年前的邪恶阳师……麻仓叶王的转世。”

    “怎么会这样……”路歧失神地低喃了一声,表面上虽然完全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脑海中却在拼命地回忆着男人口中所说的那位“邪恶阳师”的资料——只可惜或许是因为原先的茎子并没有阳术的天分,因此记忆中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只知道这位麻仓叶王似乎是平安时代的一位以“消灭人类,建设只有通灵人的世界”为目标的大阳术士,亦是麻仓家的始祖级人物。而按照路歧的想法看来,这位麻仓叶王完全就是现代中二病的典型代表——他难道就不知道以消灭人类毁灭世界作为目标的BOSS自古以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么?想要消灭全人类?莫非他还指望着那些自诩高贵的通灵人种田养活自己不成?她可不认为成为了通灵人或阳师就可以辟谷升仙、不吃不喝了!

    虽然心中颇为不以为然,但路歧还是做出了一副悲恸绝的模样,过了好半晌才哑着声音低声道:“父亲说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吗?我们不可以……留下这两个孩子吗?”

    干久按在女子肩上的手指微微一颤,旋即转首避开了妻子灼灼的视线,含糊地低声答道:“虽然一开始父亲的确是打算让你打掉他们,但后来却……总之那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可以留下来,而另一个……”

    “另一个……”路歧迷惘地重复了一遍,心中急转之下,在下一瞬间已是适时地作出了与“从小被‘以家族为重’理论洗脑长大的麻仓家大小姐”的份相符的反应,摆出了一副大义灭亲的姿态极为坚定地接道:“没有什么另一个——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健康的男孩子!不是什么双胞胎!”

    干久愣愣地注视了自己的妻子半晌,眸中若有若无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苦笑着安抚道:“……是,我们的孩子只有一个。”既然他们的父亲、麻仓家的现任家主麻仓叶明已做下了一等到麻仓叶王转世便将其扼杀在襁褓中的决定,那么麻仓家的任何人都不能违抗!既然事的结局已然注定,那么就算只是迫自己忘记也无所谓,只要茎子不会感到痛苦就好……莫非他还在期待着茎子会与他一起反抗父亲不成?他真是糊涂了……对于自己的妻子而言,家族才永远是最重要的不是么?想到这里,男子略略垂下了眼眸,眼中的痛楚懊恼之色却又加深了几分。

    不去反省自己的无能,反倒对妻子放弃自己的孩子感到失望么?真是个懦弱的男人!路歧在心中狠狠地唾弃了对方一口,口中却微不可闻地呢喃道:“抱歉,干久。既然我们都没有办法反抗,还是忘记这件事吧……忘记了就不会再感到痛苦了。”随即也不管对方是否听见,勉强露出了笑容接道:“干久,过几天就要到新年了,到那时候你能腾出一些时间陪我去出云大社祭拜吗?”麻仓家方圆数里内都布着结界,想要不惊动麻仓叶明自行离开并不是件容易事,而以她现在的体状况家人应该也不会许她单独出门。那么……借助拜神的机会甩脱她的这位名义上的丈夫开溜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啊……当然没问题,你先好好休息吧。”干久含糊地答应了一声,一时间竟是不敢望向妻子的眼睛,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转奔出了门去。路歧冷冷地盯着男人远去的背影,面上故作忸怩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随手自一旁柜内的暗格中取出了一本破旧的薄书翻看了起来——想逃离此处很容易,但想要躲开麻仓家阳术的追踪却也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虽然麻仓茎子的记忆中的确有着反追踪术的施展方法,但她还是更习惯将知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去依靠那些从未真正属于过自己的、不可靠的记忆。

    时间就在她一页页的阅读中慢慢度过,就在路歧翻过写着制咒语页面的那一刻,却有一只仅有拳头大小的浮游灵骤地自门缝处滑了进来,路歧微微挑起了眉,将手中的书本啪地一合,随手摆了个阳术的术式轻声道:“缚!”随着她话音的落下,可怜的浮游灵啪地一声如石头般坠落在地上,像个半透明的乒乓球一般咕噜噜地滚到了墙角。路歧用足尖拨了拨地上僵硬的浮游灵,心中不有些奇怪——按照茎子原先的记忆,她体内所蕴含的灵力几乎只比普通人多上少许,因此虽然能够看到灵体,但其对阳术的理解却几乎都只是处于理论阶段,此次使用的虽只是最简单的术式,但以她体内的灵力量来说应该也是不足以支持的。她刚才所使用的根本就是灵魂带到这个体内的妖力!妖魔和阳师……按理说应该是死对头才对吧?究竟是她体内的能量在穿越的过程中产生了变异,还是说大剑世界中的能量体系虽然被称之为“妖力”,实际上却是相当于灵力的存在?如果真的是后者,那么组织的那些战士们整被冠以“非人”和“怪物”之类的称呼岂不是太过冤枉了?(八 度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歧行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