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一触即发(二)

    轻轻的问句,却透着十足的气魄与威力。

    东俊微微一怔,心中疑窦丛生,望向紫珊:难道她还没跟他解释这件事。

    紫珊心中一片慌乱,她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这事还牵扯着一个夏靖文。

    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他不问,她便一直莫不言语,只是她忘记了,他还记得东俊。

    然而他这一问,那冷然直视东俊的目光却把安馨雅骇到了。

    她慌忙摆手,语无伦次的开口:“不是……不是这样子的……那天是夏靖文想要强暴紫珊,东俊是去救紫珊的。”

    此话一出,死一般的沉寂。

    他黝黑的眸子愈发深沉,死死的盯着安馨雅:“你说什么?”

    安馨雅两眼一闭,不敢再看他那么恐怖的眼神:“我说的句句属实,夏靖文把紫珊骗到酒店里,想要强暴她,幸好东俊及时赶来,救了她。”

    肖然的眼中蓦然升腾起一片火光,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了:那(日rì),她绵软的(身shēn)体,那(日rì),她(胸xiōng)口的牙印。

    他偏过头,看着紫珊并不说话,可是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紫珊便已明了他想说的话。

    紫珊知道他想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看着他愤恨里夹杂着悲痛,冰寒里夹杂着烈火的眼神,她的心就像被拧成一片的(床chuáng)单,五味陈杂,但更多的还是苦涩。

    他默不作声的转(身shēn),紫珊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袖口,哀求的眼神望着他:“不要去。”

    她不想他卷入到任何危险的事中,只要他今天去了,那么以后争斗的将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争斗,而是文轩传媒和星野集团的争斗,势必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正因为她害怕着这些,所以她一直隐忍,一直沉默,她不想让她的事毁了任何一个人。

    她咬紧了已经泛白的唇,眼眶里已经泛上了滚烫的泪花。

    东俊也走过来,看着面色冷寂如一弯深潭的肖然,言辞真切、语重心长的说道:“肖然,我知道你很(爱ài)紫珊,如果你真的(爱ài)她,就不要让她再陷于水火之中,陷于忐忑不安之中。”

    他神色微微有所动容,只是一双明眸依旧望着恐怖,因为浓烈的怒火,已经冲上了血红的血丝。

    他寂静了片刻,终究还是平静的坐回了座位。

    紫珊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朝着东俊感激一笑。

    安馨雅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慢慢的坐回座位上。

    四人相视而坐,然而俨然没有了刚才那么轻松和缓的气氛,只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安馨雅有些尴尬的笑笑,招来了服务员:“点餐。”

    等到餐点都送来了,安馨雅看着满桌的好菜,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

    “馨雅,你慢点!”东俊温柔的笑着,轻拍着安馨雅的背,递给她一杯水。

    “哇……”喝了整整一杯水,安馨雅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快噎死我了!”

    “谁叫你吃那么快的?像个恶鬼似的。”紫珊调笑着她。

    “紫珊,你不知道啊,我原来最喜欢吃汉堡,薯条了,可在美国的时候,天天吃那些东西,吃得我都快反胃了,那时候我真的是无比想念中国的饭菜,想念我妈烧的糖醋排骨。”

    说到这,安馨雅已经眼泪汪汪了。

    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光了,紫珊轻笑了一下,有了安馨雅这个开心果,再尴尬的气氛她都可以整的隔阂全无。

    她斜光略扫(身shēn)边的男人,他面前的牛排似乎未动分毫,却只见他拿着高脚杯,慢慢的在饮酒。

    修长的手指,透着玻璃,抚上盈红色的液体,显得优雅而淡定,只是眸中依旧闪着讳莫如深的流光。

    她侧过头来,望着他:“怎么不吃啊?”

    他却朝她淡淡一笑:“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吃了一点东西。”

    那温柔的笑似一阵清风,拂过她的心扉,似乎是发自真心的笑容,没有任何杂质。

    她的心微微有些放下了,看来刚才东俊的话他记在心里了,也任那件事消散开来了。

    气氛越来越活跃,安馨雅已经手舞足蹈的恨不得跳上桌子了。

    “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我和东俊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参加party老是玩这个,不过乐此不彼。”

    “先这位帅哥吧!”馨雅一开始就点名肖然。

    “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安馨雅的眸中暗藏着狡黠的流光。

    要是他选了大冒险的话,哼哼,她肯定就要他……

    “真心话。”他面不改色的就识破了她心中所想。

    “好,那一人问一个啊!”馨雅的神色有些黯淡,但转眼之间,她又像个孩子似的沸腾起来,“我先问了,肖大帅哥,你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紫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薄唇,等待他的回答,她的心是火急火燎的,却听见那厮慢条斯理的说了句:“让我想想。”

    然后就开始慢慢品酒,不知过了有多久,大家全都眼泪汪汪的等他回答,连一向超脱的东俊都有些不耐烦了。

    急(性xìng)子的安馨雅终于按捺不住了:“肖大帅哥,不要卖关子嘛,快说!”

    他的薄唇中终于轻逸两字:“三岁。”

    满座哗然,想不到啊想不到,小小年纪就已经被妖魔化了。

    “佩服仁兄,可否告知小弟是如何得手的,也好让小弟学习一下。”东俊无比恭敬的双手合十,唇瓣溢出清丽的笑容。

    他此举却引得某人醋意横生,目光里似含着毒针,在桌下将他腿上的(肉ròu)重重的掐了一把,他疼得心中暗暗叫痛,但又不能露出端倪,最后脸上的表(情qíng)颇为复杂。

    “我被强吻的。”肖然微眯双眼,一道流光逆转开来。

    满座继续哗然,小时候就已经长的那么妖孽,那么招蜂引蝶了。

    紫珊的脸变得愈加暗沉。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