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不安

    那墨色的秋水翦瞳散发着(诱yòu)人的光泽,颀长的(身shēn)影迎风而立,显得狂傲而邪魅。

    绝美的容颜又再度出现在她面前。

    他冲着她浅笑,那笑容里颇有些不明就里的意味。

    她被他的笑弄得心里直发毛,愤然开口:“怎么会是你?我明明记得我拉的是我朋友的手啊!”

    “我怎么知道?你一声不吭的拉起我的手撒腿就跑,我才是觉得莫名其妙呢!”他俯下(身shēn)子,波光流转,他们两的距离也不过十厘米左右,他神(情qíng)暧昧的盯着她白皙素净的面庞,“难道说这是你计划好的?你本来就对我有意思?”

    “请你说话放尊重些,有些没有营养的玩笑还是少开为妙!”紫珊的脸色已经变得冷清而自然,只是杀气腾腾的眼神却还是似乎漫不经心的扫过他的脸。

    他却只是兀自笑笑,不再出声。

    “可是,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难道你也是高野翔太的狂(热rè)粉丝?”紫珊玩味的目光停留在他俊魅的脸上,只是片刻,又望向路边的小花。

    她刚才观察了一下,高野翔太的粉丝中绝大多数是女生,而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痴迷一个大男人,她不免有些不好的念想。

    他诧异的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女人,认真的神(情qíng),风浅云淡的,似乎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你看了音乐会吗?”半天的辗转,终究只是有些艰涩的吐出这几字。

    “还没开始,我就睡着了。”她复又抬眼,淡淡一撇。

    很好!他一直猖狂而自负,自诩为天籁的神曲居然被她当成了催眠曲!

    他不(禁jìn)怒火中烧,恨不得把眼前这个镇定自若的女人撕成两半!

    然而只是一瞬,他又仿佛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微笑,眸中飞速的闪过一道寒光,快的几乎察觉不到:或许,一切真的是天意!

    正在此时,他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蹙眉,接起电话:“我知道,我马上就过来!”

    冷清的语气,低沉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停顿。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他抱歉一笑,随后转(身shēn),渐行渐远。

    看着远去的(身shēn)影,紫珊忽然觉得心中有些浮躁:他到底是谁?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视线中?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一切只是机缘巧合?

    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她不是一个好奇的人,只是这种不确定(性xìng)生生的折磨着她,让她不知道她的下一秒究竟是安宁还是险途。

    她叹了一口气,接起已经振动了好久的电话。

    唇角微扬:好了,是时候了,折磨林晓晓也折磨够了,也让她知道不该再逞一时之快了。

    “紫珊,你去哪了啊?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掳走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那端林晓晓的声音分明带着哭腔。

    “好了,别着急了,等在音乐厅门口,我马上来找你。”

    ————————————————

    晚上,复又伫立在窗前,她姣好的面容有些憔悴,染上了淡淡的愁容。

    低头凝视着手中的手机,还是一片黑暗,两天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她暗暗安慰自己:刚到法国,分公司的事应该让他忙的焦头烂额,让他没时间给她打电话吧!

    一面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心中的不安又一面扩大着,想着上次他出车祸的时候的场景,她还犹有一丝后怕,但转瞬她又拍着自己的脑袋,不会出什么事的,怎么可能出什么事呢?

    伴着那份惴惴不安,伴着那毫无动静的手机,紫珊辗转反侧到天明。

    “大家知道吗?我昨天听扬扬说了一件很惊人的事。”小沈推推鼻梁上的眼睛,神(情qíng)有些凝重。

    紫珊望着周遭已经洗耳恭听的众女人,淡然一笑:小沈的八卦时间又到了。

    “大家听我说哦……”小沈故意卖关子,都可以听到大家吞咽口水的声音,“肖总的前女友在法国,据说肖总这次去法国,就是去找他的前女友复合的。”

    手中的笔应声落地,紫珊咬紧了唇。

    她不是一个(爱ài)随意猜忌,随意吃醋的女人,可是任凭她如何淡定,这几天来,莫说电话,连短信也没有一条,这难道不会太凑巧了些吗?

    她铁青着脸色,继续听着小沈的下文。

    “肖总的前女友那可真是个绝世美人儿啊!我原来见过照片,那丰腴,那姿色,啧啧啧……让人不得不赞叹,还有那与生俱来的贵气,确实是与肖总天生一对。”

    正在聆听的女人都神色迥异,各怀心思,只是心中暗藏的失落中却仿佛少了当时听闻陈凝溪的消息时的那种不甘。

    ————————————

    晚上,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素净的脸庞毫无脂粉气,淡雅的黛眉,明亮的双眸,灵巧的鼻,看上去也算的上顺眼,只是呢?

    似乎一切又回到原点了,她又围绕着那个配不配的问题一圈一圈的转着圈,周而复始,终不得解。

    看着还是毫无动静的手机,她有些烦乱起来,走到窗前。

    微凉的风顺着窗帘飘进来,却没有带走她心底一点一滴的燥(热rè),相反,让她更加烦闷,更加不安。

    她从来都不是有安全感的女人,在经历了夏靖文的事之后,她更是苦苦挣扎,才从这段伤透心扉的感(情qíng)中逃离出来。

    背叛,远离,这些都是她的敏感词,都是她惧怕着的东西。

    她一眼又扫过桌上林晓晓那天给她的一大堆护肤品,想起了晓晓的话:“女人都要好好保养的,这样才会让那个你(爱ài)的男人更(爱ài)你几分啊!”

    她居然就像被吸住了魂一样,莫名的拿起了面膜,看了看,终究还是有些黯然的放下了。

    手轻轻的垂下,却触碰到了一个精美的黑色盒子。

    轻轻打开,蓝色的光芒立刻映亮了她的眼。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