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音乐会的错乱

    林晓晓饶有兴致的解释道,明亮的双眸里似乎有一弯(春chūn)水((荡dàng)dàng)漾开来。

    但瞬间,她一下子转过头来,紧拽着紫珊的胳膊,惊讶的望着她:“紫珊,你居然不知道高野翔太?”

    连声音都颤颤的,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没听过啊。”紫珊淡淡的眼神轻瞟过林晓晓因为过于激动而已经涨红了的脸颊。

    “你还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林晓晓已经抑制不住了,拼命的耸起紫珊的(身shēn)子。

    瞬间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放开了紫珊的胳膊,神经兮兮的低下声对紫珊说:“在这里,你千万不要再提不知道高野翔太的事,否则你可能会被杀人灭口的。”

    紫珊望着林晓晓紧张兮兮的样子,笑出声来:“那好,你倒激起我的兴趣了,这高野翔太到底是何许神奇的人物,惹得你们这么疯狂,我洗耳恭听。”

    紫珊唇角微微扬起,静待林晓晓的下文。

    林晓晓深吸一口气,开始讲述高野翔太的神奇事迹。

    “且说这高野翔太吧,上天赐了他一副绝美的容颜还不够,还赐予他满(身shēn)的才华,他先是一个机缘巧合,被那个名导张晓生相中,演技高超,凭一部《谁动了我的眼泪》在戛纳电影节上独领风(骚sāo),夺得了最佳男主角奖。

    林晓晓又缓和了一下心神,继续说道:“而后他又出人意料的转战摄影界,夺得哈苏国际摄影奖,人人都以为这会是他事业的巅峰,他也会继续做下去,可是没想到他又闯进了音乐圈,力拨钢琴王子的头筹,并获得了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的殊荣,要知道那个比赛可是钢琴界的至高奖项啊!”

    林晓晓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眼睛里冒着好多好多颗星星。

    “要我说,这高野翔太是吃饱了撑的!”紫珊淡淡的说道。

    林晓晓赶忙捂住了她的嘴:“紫珊,不要乱说话,我刚才不是提醒过你吗?”

    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到紫珊已经怒瞪着她,她才缓缓放开手。

    “算了,等下你见到高野翔太本人,你就会知道我所言非虚了,你一定会无法自拔的沉浸在他非凡的魅力里。”林晓晓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样子。

    “走了,可以进场了。”紫珊赶紧拉住已经思绪渐飘渐远的林晓晓,被人潮挤着,朝前涌去。

    暗紫色的座位,泛着淡淡的别致幽香,显得高雅而清丽。

    紫珊落了座,才稍微舒了一口气,刚才的场面真是把她吓到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这些人都是奔着这个高野翔太来的吗?

    她的唇边不(禁jìn)扬起玩味的笑容。

    靠着柔软舒适的座椅,听着林晓晓在(身shēn)旁的喋喋不休,她一时乏困,眼皮竟也沉重起来,渐渐进入了梦乡。

    隐隐的,似乎有轻灵而舒缓的音乐席卷入梦,带来阵阵凉意与舒宁。

    她仿佛跟随着那跌宕起伏的音乐来到了一个梦中仙境,那里有花有草,有山有水。

    优雅的毫无杂质的音色让她的心也变得澄透不已,满心徒留下静静的水流淌过的痕迹。

    她仿若沿着溪边在走,光着脚,似在追寻着什么。

    她明明走的那般慢,可是那沿路的光景却飞速的退去,一闪即逝。

    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她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背影,高大俊逸的背影,却只是寂静而肃穆的背对着她,显得萧索而凄清。

    她好想扳过他的(身shēn)子,看清他的面容,然而却被有些急切的声音吵醒了。

    “紫珊,紫珊,快醒醒……”林晓晓看着紫珊微睁的星眸,一丝不满写在脸上,“真是佩服死你了,这么美丽的音乐,这么帅气的人,你居然也可以睡着。”

    “对不起,晓晓。”紫珊有丝抱歉的笑笑。

    “知道道歉就好,为了以示歉意,你得陪我去个地方。”林晓晓狡黠的一笑,已经牵起了紫珊的手。

    不知道林晓晓使了什么诡计,她们进入后台居然畅通无阻。

    只是后台依旧拥挤的恐怖,满目之下,除了极少数化妆师,道具师,其他就全是凭关系进来的记者了。

    宽广的空间却还是挤得水泄不通,空气似乎也变得稀薄起来。

    “晓晓,我们别去了,好吗?这里好挤。”紫珊似乎还没有睡醒,睁着惺忪的双眼望着一个劲朝前挤的林晓晓。

    “再等一下下嘛,马上就可以看见他本人了。”林晓晓还在不满足的拼命往里挤。

    只是这时,另外一大拨人却又突然朝里涌进来,紫珊实在忍受不了,牵起林晓晓的手,飞也似的逃离出去。

    再呆在这个地方一分钟,只怕她们两小命都会没有了,不是被挤死的,就是窒息而死。

    紫珊带着林晓晓毅然决然的飞奔出来,只是外面依旧人多的恐怖,大家都等着高野翔太出来上车的那一刻,至少她们还能再见偶像一眼。

    紫珊轻轻拍了拍异常烦闷的(胸xiōng)口,继续拉着她的手向前冲去,心里暗暗咒骂着:真是要命的鬼地方!

    不知跑了有多久,人群的(热rè)气终于散去了,她终于又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看到了明媚的阳光。

    待她喘好气,平复好心境,再回头时,哪知道(身shēn)后站着的却不是林晓晓。

    一个穿着黑色外(套tào),将外(套tào)上的帽子(套tào)在头上,宽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他整个脸的高大男人伫立在她(身shēn)后,浑(身shēn)上下都隐隐散发出一股邪魅气息。

    她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握着他的手。

    “你……你到底是谁?”紫珊防备的看着他。

    站在路边,随风和过来的他(身shēn)上的气息,竟带着那么熟悉的花香,她的脑海中暗暗掠过一个影子。

    他放下了帽子,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微微有些凌乱,他修长的手指附上墨镜的边,缓缓拿下。

    “居然是你……”紫珊吃了一惊,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