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梦亦是梦

    今天的他没有戴眼镜,却从来没有想过眼镜下的双眸竟会是这般的勾人魂魄,里面似有盈盈水波在跌宕开来。

    他乌黑的头发还是湿湿的,有些许凌乱,沾着洗发水的浓郁香气,环绕在他周围。

    衬衣的纽扣也随意的扣着,隐隐的露出他光洁的肌肤,与他往(日rì)的优雅完全不同,却更胜一筹。

    “紫……紫珊?”林梦琛望着眼前美丽素净的女子,心又再度的漏跳了一拍。

    “嗯,我是来找晓晓的。”紫珊有些别扭的低下头去,心中暗恼着,她都忘了,林晓晓的哥哥是林梦琛……

    “先进来吧,晓晓在做面膜呢!”林梦琛刹那间恢复了他悠悠贵公子的气质,侧过(身shēn),很有礼貌的让她进去。

    只是在她经过他(身shēn)边,她如丝般顺滑的微卷秀发轻抚过他微露的(胸xiōng)膛,他的眸中划过一丝异样,但随即被悄然隐去。

    待紫珊在沙发上坐定,林晓晓终于探出头来。

    一张白白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脸上贴的厚重的面膜,只有两个眼睛依旧灵动不已,忽闪忽闪的向她眨着眼睛。

    (身shēn)上穿着可(爱ài)的hellokitty的睡衣,显得鲜活而可(爱ài)。

    “紫珊,你先等我一会,马上就好。”林晓晓倏尔暧昧一笑,“哥,帮我招待一下紫珊啊!”

    说完,就又冲进她的卧室去了。

    林梦琛泡好了一杯茶放在紫珊面前,然后自己也看似惬意的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长腿交叠着,显得慵懒而魅惑。

    一时之间,相对无言,一股尴尬的气息流转开了。

    紫珊虽然低着头,但是仍然能够感觉到对面那抹炙(热rè)的目光,像一团火一般炽烈。

    “那天,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吗?”林梦琛已经按捺不住了,缠绕他心中那么久的疑惑终于还是被他问出口。

    紫珊抬起眼,面前的茶水弥漫起氤氲的雾气,迷蒙了她的眼,眼前的林梦琛姣好的面容如幻,亦如梦。

    “是。”只简短的一字,两人心中便透彻开来。

    林梦琛垂下头,并无言语,但他放在玻璃茶座上的手,骨节分明冷硬了几分。

    只是一字,便破了他所有的梦,所有的希冀,所有的幻想。

    梦亦是梦,她始终无法成为那个与他牵手一生的女人,虽已明了,但心中却无法放开,仿佛有炽烈的愁绪将他紧紧缠绕,逃不出来。

    然而他真的不明白,这些年他见过了太多女人,也有不少向他示好,但是那些人都亦如过眼云烟,从他生命中淡去。

    唯有一个她,明明没有留给他太多的记忆,却生生的印刻在了他生命的最深处。

    这或许就是一种无法言尽的缘吧!

    他又抬起头,灼灼的目光捕捉着她的视线。

    “我去看看晓晓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感受着他炙(热rè)的目光,紫珊慌忙的逃离,说实话,她真的不大会处理这样的事。

    “诶,紫珊,你怎么进来了?”林晓晓正在卸去脸上的面膜,望着一脸复杂的紫珊,眼中写满疑问。

    “没什么,我就看看你这个小女人,怎么这么慢?”紫珊的心绪已然恢复平定,目光澄澈的望着林晓晓。

    “唉,我好不容易帮你和我哥制造机会,没想到你居然跑进来了。”林晓晓面露遗憾之色。

    “晓晓,不要做多余的事。”

    清冷的音色,微眯起的眼睛,四周散发的寒意,已让林晓晓知道她做错事了,她慌忙拉过紫珊的手,姿态亲昵。

    她讨好的说道:“好了,紫珊姐姐,我以后不敢了。”

    听罢她撒(娇jiāo)的话语,紫珊心中的郁气也全然消散开来,轻点她的秀鼻:“你啊!”

    刚说完,就被林晓晓梳妆台上乱七八糟的护肤品给吸引过去了。

    “我的天,晓晓,你怎么买这么多?”

    “女人都要好好保养的,这样才会让那个你(爱ài)的男人更(爱ài)你几分啊!”林晓晓有丝俏皮的说道,“邢亮比我小三岁呢,我以后肯定会比他老的快的,现在不注意以后可怎么办啊?”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晓晓眼中竟然也露出了忧愁之色。

    “好了,不会的,你们家邢亮会一直(爱ài)你的,(爱ài)你(爱ài)到老。”紫珊轻拍她的肩。

    林晓晓的双眸霎时明亮起来,喜不自(禁jìn)的直点头:“对,我一定会和他白头到老的。”

    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凝视着紫珊:“对了,紫珊,这些面膜你也拿些回去用吧!”

    紫珊连忙摆手:“我平时用洗面(奶nǎi)都嫌麻烦,怎么会用这些?”

    林晓晓轻捏了一下紫珊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我知道你皮肤很好啦,可是有一天要是危机来了,(情qíng)敌来了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女人的保养有多重要了!”

    她忽然狡黠一笑,一股脑的将梳妆台上的面膜全塞进了紫珊的包里。

    ————————————

    来到音乐厅门口的时候,早已经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了。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虽然吵闹,但仍可以听见整齐划一的声音在这份喧闹声中脱颖而出。

    “翔太翔太,我们(爱ài)你!”“翔太翔太,我们(爱ài)你!”……

    那宏亮巨大的声音像划破天空的礼花,不停的绽放开来。

    紫珊被挤在人潮中,微微皱眉,她实在是不太喜欢这种嘈杂的地方,只要一(身shēn)处喧闹之中,她的头就会隐隐作痛。

    再加上她昨晚因为想某个人也没有睡好……

    “晓晓,到底是什么音乐会啊?这么大排场?”看着愈演愈烈的欢呼声,紫珊的眉心紧锁。

    “就是钢琴王子高野翔太啊!”林晓晓无比激动的说道,只是她的声音瞬间就被淹没在喧哗中。

    “(日rì)本人?”紫珊抬眉。

    “不是,是混血儿,据说他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rì)本人。他的(日rì)文名字叫高野翔太,中文名字叫高翔。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