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我想知道一切

    “我保证,我定不会让陈浩天伤到你一根毫毛。他黝黑的眸中(射shè)出(阴yīn)厉的寒光。

    紫珊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这样的话吓到了她。

    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她,愿意舍弃权势地位,舍弃富贵荣华,愿意忍受风餐露宿,忍受饥贫潦倒,只为换得与她相守一生。

    “只是这样的生活,我怕苦了你。”他的眸中洋溢着愧疚,“就算这样,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紫珊一下子扑倒在他怀里,感受着熟悉的气息,泪花早已经泛滥上来。

    十指紧扣,掌心向对,就像是在宣告着他们的铮铮誓言,他们永恒的(爱ài)。

    “我愿意,你去哪我就去哪。”她喃喃的说道。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愿再去顾及,什么都不愿再去考虑,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天涯海角,与君同在。生死与共,与君同命。

    “那么,我们走吧。”肖然揽着她,准备出门。

    “可是……我……我的腿现在走不动。”她的眼神闪烁着,面色有些泛红。

    刚才她担心肖然出事,那么急速的奔跑,那么长的距离,再加上(情qíng)绪极度失控,早已经耗去了她所有的精力。

    肖然听罢此话,二话不说,抱起她,亦如第一次在楼梯间抱起她那样,她的头紧紧的贴着他的(胸xiōng)膛,只是他凝视着她的眼多了那么多的柔(情qíng),那么多的怜(爱ài)。

    ————————————

    露台上,一抹小小的(身shēn)影正躲在角落里哭泣,她(娇jiāo)美的面庞一半隐匿在黑暗中,一半被她的小手掩盖着。

    如花般美艳的唇瓣一张一合,肩膀无助的颤抖着。

    泪水接连不断的滴落,地上已经湿了一片。

    白色的裙摆已经拖曳到地上,挽起的青丝也洒落了好多,落在她细腻的脖颈上,显得有些狼狈。

    一块手绢突然递到了她的眼前,修长的手指微微捏着手绢,白净的手绢在风中飞扬起来。

    她卷曲的眼睫毛突然眨了眨,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泪珠,若天之甘露:“干什么?我不需要你来同(情qíng),滚开!”

    她一挥手,弄掉了他手上的手绢。

    白色的手绢仿佛一只蝴蝶,悠悠然,翩翩落地。

    那个美丽妖魅的男子慢慢蹲下,如宝石一般莹亮的双眸注视了她好一会,伸出手,用手背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我叫你滚开!你聋了吗?”她怒吼出声,一把打掉了他的手。

    动作之重,令她也始料不及,白皙修长的手立刻红肿起来。

    她神色有些愧疚,讷讷的说出口:“你……你怎么不知道躲一躲,亏你还是国际刑警!”

    “有些事逃避是没有用的,只能面对。”他幽凉的声音似这夜晚的风,徐徐的吹尽了她心头的燥(热rè)与怒意。

    他又伸出手来,覆上她的脸:“瞧,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妆都哭花了。”

    陈凝溪不再反抗,任由他的手在她的脸上拂过,轻轻的,她突然觉得很舒服,那种舒服而惬意的感觉仿佛探到了心底。

    擦尽了她脸上的泪,他注视着她,宝玉般的眼睛涌动着,像傍晚的霞光:“你就那么喜欢肖然吗?”

    她心神均一顿,她还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她只知道从小时候开始,她就想做然哥哥的新娘。

    她倾心于他,她崇拜他,可是这究竟是不是喜欢呢?她还从来都没有深究过。

    “我不知道,”她喃喃的说道,“小时候因为我爷爷的关系,其他的孩子都不敢跟我一起玩,看见我,也老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只有然哥哥,他总是对我那么温柔的笑,那么温柔的安慰,总是像看破我心事一般,给我带我想要的玩具,我想要的书,从那时起,我就下定了决心,长大后我一定要嫁给他。”

    她的眼中又漫上了氤氲的雾气,却不似方才那般炽烈疯狂。

    任达的嘴微微一撇,心中暗暗变幻:想不到啊想不到,肖然你这小子,居然小时候就开始危害四方,祸害人间了。

    “那你说说看,什么样才叫喜欢呢?”陈凝溪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眼前的妖媚男子,怯生生的问道。

    “喜欢啊,就是在他面前你会呼吸急促,你会心跳加速,你会不由自主,你会心神错乱。”他眼睛微眯,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痞笑,似在回忆着什么。

    看着面前的男人柔(情qíng)似水的眼眸,看着他俊俏的眉宇,听着他低沉好听的声音,陈凝溪只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心神错乱。

    她瞟了他一眼,可是又怕敏锐的他捕捉到她的眼神,只得心神错乱,略有不甘的低下头去,可是却早已经面色绯红,心如鹿撞了。

    “不过,要是心眼坏的人话,是永远也不会得到她想要的(爱ài)(情qíng)的。”他波光流转的眼眸中突然暗潮汹涌起来,话意有所指。

    那(日rì),他在“Subway”,眼睁睁的看着肖然喝得烂醉如泥,他却无能为力。

    然而,他却从肖然的醉语里隐约听出了酒店事件内容的大概。

    国际刑警的直觉告诉他,事(情qíng)绝不会这么简单,而拼命将肖然往松华引去的陈凝溪自然成了突破口。

    他凝视着面前的女人,清冷的唇边没有一丝笑意,直接切入话题:“小公主,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那天发生在酒店门口的事的内幕究竟是什么呢?”

    陈凝溪看着他冷峻的面容,听着他咄咄((逼bī)bī)人的话语,面色一下子就变了,苍白得像一张纸,她死咬住嘴唇:“你……你想知道什么?”

    他唇角忽然勾勒起一抹狡黠的微笑,美丽得像邈远的夜空遍布的繁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想知道一切……”

    “我不是坏人,是……是夏靖文唆使我的,他想要得到紫珊,所以他就将紫珊骗到酒店里,准备占有她,然后他要我将然哥哥带过来,亲眼目睹这一切,好让他死心。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