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诡计

    “任达,他……他怎么样了?”她大大的喘着气,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会有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这么死去。

    听到声音,任达望过来,暗淡的眸子这才变得有些许光泽。

    “紫珊,你终于来了。”他流转的目光中竟闪烁着泪光,似天宫掉落下来的美玉。

    “你和肖然闹分手之后,他就一直心(情qíng)很糟,老是酗酒,将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我们怎么劝他也不听。”任达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天他又跑去喝酒,喝了那么多,居然还去飙车,结果……”

    还没说完,他早已经泪涟涟,盈盈的眸中盈动的那抹水色让人的心为之一颤。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紫珊的眼眶中早已蓄满泪水,她的心跳得好快,快到她承受不了的地步。

    “他伤的很重。”宋清远颀长的(身shēn)形此刻却显得落寞而疲惫,“医生说他的脑袋受到了重创,恐怕……”

    他顿了一顿,俊逸的眉峰微微耸动着:“恐怕会成为植物人。”

    紫珊一听到这话,顿时疲软下来,幸好宋清远撑住了她。

    “告诉我,告诉我,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做?”泪水不断的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恰如不断喷涌的清泉一般。

    她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木偶倒在他怀里,只有(身shēn)体还在微微颤抖着,像风中萧索的落叶。

    他盈盈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忍:“紫珊,你要不断的在他耳边讲话,讲一些刺激他的话,医生说,只要病人自己有求生的意志,再加上有强大的动力的话,他还是有百分之十的可能会醒过来。”

    一听到这话,紫珊忽然像看见了希望,她布满泪水的脸突然被点亮了,颤颤的手紧紧的抓住宋清远的肩,连唇也在微微发颤。

    “我去,我这就去!”

    ————————————————————

    紫珊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就看见了躺在(床chuáng)上的那个(身shēn)影,他盖着雪白的(床chuáng)单,(床chuáng)单映衬着他的面庞愈发的煞白,毫无血色。

    头上绑着厚重的绷带,但帅气的脸却依旧俊朗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刀刻般的俊颜此刻恬静而和美。

    紫珊轻轻坐下,伸出手来,用手指一点一点的描绘着他的面部轮廓,手轻轻的抚上他浓密的剑眉,高(挺tǐng)的鼻梁,纤薄的嘴唇,倨傲的下巴,眼里,心里都充满了怜惜。

    睡梦中的他宛若一个婴孩,那么安静,那么美好。

    可是只要一想到他以后就要像这样一直睡下去,再也听不到他清朗的笑声,再也看不到他紧蹙眉心的样子,再也感受不到他温暖的怀抱,她的心神就如同被震碎一般。

    泪,一滴一滴的落到他的脸上。

    她扳着他的双肩,用力的掐住:“肖然,只要你没事,我就再也不离开你,再也不放开你的手。”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弥漫在空间中,连空气也变得酸涩而苦楚。

    可是(床chuáng)上的那个人却一动未动,整个人仿若失去灵气一般,连气息仿佛都不存在了。

    “肖然,我对不起你,其实我一直都是(爱ài)你的,(爱ài)到连我自己也恐惧的地步。可是我们是那样不般配,我是真的害怕啊,害怕影响到你的事业,害怕你得罪陈浩天,害怕有一天我会害的你一无所有,害怕你会就此埋怨我,远离我。”

    一口气将这些说出来,她觉得(胸xiōng)口的一股郁气顿时疏散好多,胡乱抹把泪,期待的凝视着面前的俊颜。

    可他长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却似静止的蝴蝶,纤然未动。

    “还有……还有……”她已经哭得喘不上气来,轻轻的抽噎着,“那天酒店门口的事也是个误会,我从来没有被背叛过你,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都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她轻轻趴在他宽广的(胸xiōng)膛上,微微喘着气。

    向上蹭着,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滑滑的发丝轻扫过他的脖颈。

    “你再这么继续下去,我可是会做坏事的哦。”轻轻的声音突然从她的上方传来,带着浓浓的戏谑。

    她吃了一惊,赶紧抬起头来:他邪气的笑容顿时展露在她眼前,眼睛忽闪忽闪着,显得调皮而可(爱ài),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眼里释放了一样,令人砰然心动。

    “你……你……醒了……”紫珊望着他俊魅的容颜,连说话也支吾起来。

    “对啊,我睡醒了。”他唇边勾勒起的清染笑意似绿荷一般清新自然。

    “睡……睡醒了……”她继续支吾着,无法置信的望着他。

    “任达和宋清远那两混蛋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他剑眉一挑,眸中闪过聪慧的光芒。

    “没……没什么……”紫珊讷讷的说道,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虽然他们两骗了她,但是出发点还是好的。

    依肖然的个(性xìng),要是知道了这事,他肯定不会轻饶他们,她眸中的流光不断晃动着。

    “快说!”他若流火般漂亮的双眸紧紧((逼bī)bī)着她,紧窒的目光让她无所遁形。

    任达,宋清远,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只能牺牲你们了。

    “他们说你成了植物人。”紫珊闭着眼睛,喊出口。

    “果真如此。”肖然轻声说了句,然后开始拆绷带。

    紫珊看着他的动作,蓦然一惊,紧紧抓住他的手,不安的说道:“肖然,你干嘛啊?”

    “我不过是擦破了一点皮,他们居然趁我不注意,在我的晚餐里下了安眠药,然后给我绑上这么厚绷带,还绑的这么难看。”

    说完,他的面容变得更加冷森,怨气十足。

    紫珊心里的愧疚刹那间消散全无,邪气的光芒流过她的眼底。

    心里竟然希冀着肖然能好好整整他们两,居然敢这么骗她,害她这么心碎,害她流了这么多眼泪。

    “安眠药?那你吃了,所以才睡到现在,睡得这么死?”紫珊的眼睛瞪得浑圆。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