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阴谋(五)

    然哥哥,这次……他真的是动了心了,或许比对贝儿姐姐的(爱ài)还要痴狂……

    看着他远去的(身shēn)影,陈凝溪像丢了魂似的,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

    “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坐在世爵里,肖然的脸依旧冷峻的可怕。

    他的眼神轻轻扫过她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怒意又再度凝结,冲上了双眸。

    “我没什么好说的。”紫珊神(情qíng)淡淡的,可是心里却又惴惴不安着。

    该说些什么?难道告诉他夏靖文差点强暴了她?那不过又是引起一场无端的纷争而已,对他们每个人都只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更何况这事闹大了,传到赵(情qíng)耳朵里,她肯定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严紫珊,你就非要折磨死我吗?”他紧紧的扳住她的肩膀,声音已经强烈失控了。

    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望着他痛苦的样子,她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忍与心痛,但随即被重重掩盖。

    看着她冷漠的样子,他(胸xiōng)中的火愈演愈烈。

    他重重的吻上她的唇,像是想要宣泄什么,寻找什么。

    感受着紧贴在她唇上的两片柔软,她想要挣扎,想要推拒,可是药力还没过去,只能任由自己沉溺在他的激(情qíng)里。

    她心底被冰封的(情qíng)感似乎正在一点一点融化开来,感受着他灼(热rè)的(胸xiōng)膛,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那堵墙已经轰然倒塌。

    她的手抚上她深(爱ài)的容颜,一遍一遍的描画着,眷恋着,怜惜着,最后手勾上了他的脖子,慢慢的回吻他。

    感受到了她的回应,他目光如炬,就像是突然加足了动力一般,不再满足于她的粉唇,手也缓缓下移,探过衣服,抚上了她柔嫩的花蕾。

    然而只是一瞬,他的(身shēn)体突然僵硬了,动作也停止了。

    他推开她,望着面前的女人,目光清冷:“那个人是谁?”

    “什么?”紫珊瞪着迷离的眼睛望着他,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他复又低下头去,看着她(胸xiōng)前的嫣红处那抹触目惊心的牙印,他的心里已是斑驳一片。

    “再问一遍,那个人是谁?”他的声音粗粗的,带着沙哑。

    他感觉自己要疯了,头就像要崩裂开了一样,五脏六腑里一股辛辣的气息四处流窜。

    紫珊也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忽然看到了(胸xiōng)前那团殷红处明显的牙印,心里黯然一惊。

    “我……”紫珊呐呐的开口,可是她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解释。

    “不用说了,下车吧。”他别过脸去,不愿再看她,漆黑的眼像无尽的夜,深不见底。

    紫珊顿时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千疮百孔的,血气四溢。氤氲的雾气浮上眼睛。

    庆幸的是,(身shēn)体终于恢复了,她有些怅惘的起(身shēn),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步比刚才的更为沉重,更加无力。

    她跌跌撞撞的下了车,一步一步朝前走去,泪水已经泛滥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

    肖然望着远去的(身shēn)影,黝黑的眼睛变得更加幽深,一记重拳打在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的手顿时嫣红一片。

    眼底深藏的是失落,是无奈,还是死心,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

    “东俊,(情qíng)况怎么样了,馨雅原谅你了吗?”紫珊站在阳台上,有些怯怯的问道。

    但是,她知道安馨雅是牛脾气,一旦动了怒,就喜欢硬钻牛角尖。

    “她已经睡下了,我刚跟她解释了,可是你知道的……”东俊的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

    紫珊有丝颓然的靠着墙,轻轻的按着太阳(穴xué),头有些痛了。

    “不如……不如,把今天的那个男人带来给馨雅看,告诉她,这是你的男朋友,那么她的疑心病也会好许多的。”东俊试探的问道。

    “不可以!”紫珊想也没想立即严词回绝道。

    “为什么?我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很(爱ài)你,他难道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东俊嘟囔着,他一直认为自己看人颇准。

    “东俊,不用多说了,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找机会,我会亲自跟馨雅解释的。”

    她挂了电话,轻轻的闭上了眼,脑海中飞旋的是他由暴怒蓦然转为清冷的神(情qíng)。

    他的心已死了吧?他彻底的对她绝望了吧?或许连再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了吧?

    一大早,紫珊有些失魂落魄的来到办公室,无精打采的跟每个人打着招呼。

    她真的觉得好累,(身shēn)心俱疲,什么都不愿想了。

    坐在桌前,刚一打开抽屉,就看见一张金色的请柬。

    上面雕刻着一对煞为可(爱ài)的版小人,男的穿着小马褂,女的穿着小旗袍,相互作揖着,显得甜蜜而幸福。

    她的手颤颤的打开请柬,烫金的封面熨帖着她的心也似冒着火一般。

    里面的字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眼。

    “本周六晚上8时,肖然先生和陈凝溪小姐将在松华酒店举行订婚典礼,届时恭候您的到来。”

    抬头赫然写着她的名字。

    她的手轻轻的摩挲上那张精致的请帖,熠熠生辉的字体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什么都不愿想,却又不得不想,不得不去面对。

    虽然不知道这封请柬到底是谁送来的,可是到底去不去呢?

    有些沉重的忧思在她的心头重重的压下来。

    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诚心的祝福他们,明明知道自己脆弱的心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可是仍旧想见他,想让自己亲眼去见证一切,哪怕这是她最不愿见到却又不得不去接受的事实。

    ——————————

    穿上黑色的晚礼服,恰到好处的V领设计勾勒出她完美的(胸xiōng)部轮廓,微微露出的那抹浑圆更如凝脂白玉一般,惹人浮想联翩。

    带上那对月牙的耳环,精致的设计衬得她如精灵一般,美轮美奂。

    妖娆的长发随意的铺散开来,散至腰间,更增添一分妩媚,一分清冷。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