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阴谋(四)

    “你真是无理取闹!就连你的好朋友,你也要怀疑,不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吗?”东俊清丽的容颜在怒气下显得愈发英机勃发。

    “你……你从来没有打过我……”安馨雅还没说完,却早已泣不成声了。“今天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要我相信你们,怎么可能?”

    她胡乱的抹了把泪水,倔强的转(身shēn)跑了出去。

    东俊看着远去的(身shēn)影,微微的叹了口气,轻的几乎让人感受不到。

    他低下头,却突然发现怀里的人在动弹着。

    “东俊……不要管我了,你快去追馨雅……”紫珊推开东俊的支撑,努力强迫自己站稳,“快跟她解释清楚!”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东俊一声心疼的怒喝。

    他一看她稍稍离开了他的怀抱,险些又跌下去,又赶紧把她虚弱的(身shēn)体拥得紧紧的,钳制住她不安分的动作。

    “等会我会跟她解释的,现在我先送你回家。”

    他的眼睛微微有片刻的失神,但强硬的口吻却不容拒绝。

    —————————————————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肖然望着一脸兴奋的陈凝溪,皱起了眉头,冷凝的眼神如寒潭一般深远。

    “然哥哥,我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陈凝溪睁着大大的眼睛,面若桃花,很是惹人怜(爱ài),但眼里却掠过一道莫名的浮光。

    然而她(身shēn)后的男人却依旧面无表(情qíng),只是将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的走着。

    昏黄的灯光下,他颀长的(身shēn)影愈发英(挺tǐng),愈发不凡。

    等到走到气势恢宏的酒店门口,门口赫然精雕着两字“松华”,陈凝溪终于停住了脚步。

    “然哥哥,听说这家酒店的桂花糕很好吃,我们进去吃吧!”

    陈凝溪很自然的挽上肖然的胳膊,(娇jiāo)俏的容颜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盈盈的光彩。

    然而刹那间,她却发现肖然的(身shēn)体蓦然一僵,如一尊石像一般,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

    她顺着肖然的视线望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正紧紧相依着向前走去。

    女人的发丝有些凌乱,显得狼狈,但素净的脸庞却依旧清秀可人。

    她衣衫不整的,紧紧的偎依在那个男人怀里。

    男人的面庞清丽柔和,凝眸注视着女人的眼里满是心疼与怜惜。

    看着这个场景,陈凝溪的黑眸微微暗了些,随即又划过一丝微光,脸上浮起了狡黠的微笑:虽然不是夏靖文,不过也达到效果了。

    “然哥哥,你看啊,这不是那天在你公司门口遇到的那个姐姐吗?”陈凝溪的声音软软的,绵长而又(诱yòu)人。

    肖然却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把拽开了她的手,力道大的惊人,似乎压抑着满腔的怒气,她疼得叫出声来。

    再抬起头来,肖然已经大步走过去了。

    他凝视着面前的女人,高大的(身shēn)影在她面前投下了一片(阴yīn)影。

    紫珊低垂着头,她不敢抬头,她都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遇见他……

    他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样子,看着她绵软无力的倒在那个男人怀里,还能隐隐的透过她(身shēn)上的外(套tào)看到她里面的(春chūn)色。

    刹那间他失去了思考能力,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领,怒吼出声:“到底怎么回事?”

    他愤怒得青筋都暴露出来,漂亮的双眸里渲染上浓重的怒意,仿佛一只暴怒之下的野兽,让人心生恐惧。

    “不要这样……肖然……”紫珊喏喏的说着,可是浑(身shēn)上下都使不上力气,她只能无奈的看着肖然。

    东俊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灿若流光的双眸紧紧注视着他,盈满了怒气。

    英(挺tǐng)的(身shēn)躯,气宇轩昂的气质,自不是池中之物。

    他又看着紫珊有些躲闪飘忽与微微含羞的神色,心中仿佛出现了一面明镜,乃是一片明了。

    他将紫珊轻柔的放进肖然怀里,微笑着:“紫珊我就交给你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她给你解释吧。”

    肖然只得暂时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松开了拽住他衣领的手,有些疑惑的将紫珊接过来,紧紧揽在怀里。

    东俊又低头看着紫珊,语气里深藏着浓重的歉意:“对不起,紫珊。馨雅那边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我先去追她了。”

    感受着肖然(胸xiōng)口的温度和紧凑的心跳声,她的心里已是纷乱一片:“喂,东俊……”

    然而才叫了几声,东俊却已然跑远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光点。

    紫珊努力想让自己站稳,想要挣脱他的怀抱,谁料一下子竟从他(身shēn)边跌了下去。

    就在她惊慌失措,只能在他(胸xiōng)前捶打着,但是由于药物的作用,依旧绵软而无力。

    两人保持着倾倒的姿势,暧昧而立,他的唇几乎要触碰到眼前那粉嫩的柔软。

    “怎么回事?”他紧紧的锁住她的眼睛,感受着她柔软而绵香的(身shēn)体,心里竟然不期然的涌起了强烈的冲动。

    “然哥哥……”陈凝溪看着他们的脸越挨越近,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仿佛锋芒在背。

    本来她计划的不是这样的啊!怎么一切都背道而驰了?她的脸上浮上了焦急与恼恨。

    肖然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灵活的按键,很快就打通了电话:“任达,我限你十分钟以内,赶到松华门口来,还是上次的人。”

    说完,果决的挂断电话,长臂轻轻一揽,抱起紫珊,朝着车库走去。

    “然哥哥……然哥哥……”(身shēn)后传来陈凝溪一阵一阵的呼喊,但肖然却依旧没有心软。

    回过头来,冷凝的眼神警告着:“不要跟着我,我现在心(情qíng)很不好!”

    低沉的音色里潜藏着危险的气息,眸中寒光流溢,让陈凝溪惊恐得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从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神(情qíng),从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以前纵使他对她不冷不(热rè),但却从没有像今(日rì)这样,全(身shēn)上下都散发着(阴yīn)厉与凶狠。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