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陈凝溪

    相反让她眼前一花,脚底一软,竟一下子跌了下去。

    听到声音,肖然回过头来,却看到那个(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倒在墙角。

    没有任何思考,他立刻就冲了过去,快如旋风。

    只是一瞬,已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紫珊,紫珊,你怎么了?”

    耳畔是他焦急的嗓音,闻到的是她所熟悉的清浅气息,她定了定神,睁开眼。

    看着他心疼的表(情qíng),所有的(情qíng)感就像是突然被拨开了壳似的,抽丝剥茧,一层一层涌动出来。

    他将手覆上她的额头,那里的温度很高!

    他顿时怒吼出声:“傻丫头,发烧了都不知道!”

    低沉的声音却像带着火一样,透着焦灼,透着不安,席卷着她的思绪。

    他抱起她,站起来,强有力的臂弯紧紧笼着她:“走,我带你去医院。”

    突然升高的感觉,一下子让她彻底清醒过来:“不……不可以……快放我下来。”

    她在他怀里挣扎着,推搡着。

    他皱了皱眉,下巴的线条更加倨傲了些:“没有人能违抗我,你也不例外!”

    她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男人,心里洋溢起了微微笑意,这个男人依旧这么霸道!

    可是……

    指甲掐进(肉ròu)里:她不可以怀念,不可以留恋。

    “肖总,你快要订婚了吧?我不想跟快结婚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她冷冷的声音熨烫过她那颗滴血的心。

    听到那两个字,他明显怔了怔,脸上的表(情qíng)讳莫如深。

    他放下她,扳过她瘦弱的肩膀,让她直视着他。

    幽深的眸子紧紧锁住他深(爱ài)的面庞:“只要你愿意,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立即取消这可笑的订婚!”

    低沉的声音,却没有了往(日rì)的威严与强势,就像是哀求一样。

    他要她一句话,只要一句话,就算他失去全世界,他也会在所不惜的和她在一起。

    她的心里满满的,是感动,

    可是他可以不在乎,她不能不在乎,就像那个男人所说,“他这样一个骄奢的富家子弟,纵使他再(爱ài)你,他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最后的结果也只是会埋怨你,远离你。”

    并且如果他惹恼了陈浩天,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shēn)之祸。

    她怎么忍心,怎么忍心他为了(爱ài)她,而终(日rì)与她亡命天涯呢?

    她别过眼:“肖总,请你自重些,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听完这句话,他的手终是有些无力的垂下去了。

    突然发现自己做的事是那么滑稽可笑。

    以前他最不屑的就是那些乞求来的(爱ài)(情qíng),可是现在哪怕要他求她,求她给他一份(爱ài),他也愿意……

    只是这样廉价的乞求,她不屑……

    “我祝你和陈小姐能够幸福。”她重新回过头来,望着他,脸上挂着浅淡微笑。

    他或许看不出来,在他的眼中这笑容或许真切而甜美。

    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微笑有多么假,这么多年她学会了虚伪,学会了伪装,却从来没想过这些会用在她心(爱ài)的人(身shēn)上……

    ——————————————

    坐在办公桌前,依旧头昏的厉害,脸颊烫烫的。

    可是眼里,心里,依旧还是刚才的场景。

    他望着她,眼神锐利如针,一针一针刺进她心里,一字一顿的说着:“严紫珊,你真的好狠的心!”

    狠心?她承认自己狠心,狠到对自己都狠心……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班的,怎么样下楼的……

    似乎烧的越来越厉害了……

    等到看着外面倾盆大雨,她的心都忘了动。

    将手探进包里:没有带伞……

    呵呵,连老天爷都跟她作对,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微笑。

    “然哥哥,你说我今天这么穿好看吗?”(娇jiāo)媚的声音却惹人怜(爱ài)。

    一听便已了然,(身shēn)后究竟是谁。

    她不敢回头,她怕回头的瞬间她就会落泪。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她(身shēn)边。

    她还是抑制不住的轻瞟了一眼。

    果真如小沈所说,陈凝溪长的很漂亮,如她的名字一样漂亮。

    肤如凝脂,似乎能掐出水来。

    两弯如月牙一般含(情qíng)脉脉的眼睛,高挑的鼻子,红红的嘴唇,穿着Dior米色连衣裙,将她的清纯可(爱ài)衬托无余。

    手紧紧挽着(身shēn)旁男人的臂弯,叽叽喳喳的,不停跟他讲着话,显得亲密无间。

    而那个男人也一袭黑色西装,颀长的(身shēn)形显得高大英(挺tǐng),淡淡的眼神,显得沉默寡言。

    “然哥哥,怎么不走了啊?”陈凝溪扯着肖然的胳膊,看着突然顿住了脚步的肖然,嘴嘟嘟的样子煞是可(爱ài)。

    “你……”肖然望着不远处无视他存在的女人,心里冒着火,却在出口的瞬间变成了这样的话,“你没带伞?”

    “谢谢肖总关心,我等下拦出租车。”她垂下眸子,手紧紧攥成拳。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然哥哥,你认识她啊?”陈凝溪大大的眼睛里全是纯真。

    “嗯,她是我公司的员工。”肖然打开伞,若无其事的瞟了紫珊一眼。

    然后陈凝溪小巧的(身shēn)子立马钻进了伞下,紧紧牵着肖然的手。

    两人相携着,朝车库走去,那么相配的(身shēn)影仿佛成了雨中最美丽的风景。

    看着远去的两个越来越小的(身shēn)影,紫珊的脚踉跄了一下,险些又跌了下去。

    她望着天空不断飘落的雨,心底也湿润一片了……

    没过多久,一个人影却出现在雨中,慢慢的向她走过来。

    她错愕的看着他由远及近的(身shēn)影,心里却觉得释然而欣喜。

    他的发丝已经有些湿润了,西服上也沾了点雨水,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显得不羁而魅惑。

    “你怎么回来了?”她看着他精致的五官,都忘了呼吸。

    他却没有回答她,又将手覆上了她的额头。

    “真是的!”他望着她,语气里怒气腾腾,但眼里却是数不尽的着急和心疼,“生病了你就不知道去医院吗?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