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引火烧身

    普通的黑色却泛着(诱yòu)人的光泽。完美的流线,不同凡响的设计都让路过的行人一个个目不转睛。

    紫珊看着肖然娴熟的打开车门,微微皱了皱眉:“怎么换车了?”

    “因为我想证明给你看,我比那个男人更有钱。”他云淡风清的声音传过来,可在紫珊听起来却觉得有几分讽刺。

    她默不作声的坐进车里,看到他也坐进了驾驶座。

    “为什么要打人?”凉凉的声音,可心里却焦灼的厉害。

    “因为我不许别的男人碰我的女人!”他透过车窗,淡淡得望着外面漂亮的街景,完美的侧脸帅气得让人心惊。

    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又来了,你那可笑的占有(欲yù)……”

    脸上带着笑,可心里却在渗着血。

    她(爱ài)他,她要他……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她要如何去接受一个没有未来的现实?

    他却仿佛没听到般,刀刻的轮廓愈发的绝美:“该我问你了,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紫珊的眸子慢慢变得暗沉,让他完全死心对他,对自己都是件好事。

    “他是和我相亲的男人。”紫珊闭了闭眼,眼眶开始湿润起来,她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掉泪。

    半响都没有声音,她的下巴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她睁开眼,却陡然发现他俊朗的脸近在眼前,大手紧紧的擒住了她的下巴,漂亮的眸子里此刻却讳莫如深,带着些隐忍,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qíng)究竟如何。

    但怒气冲冲的语气却泄漏了他此刻的愤怒与脆弱:“相亲?昨天要跟我分手,我还没有答应,今天居然就去找别的男人相亲?”

    “严紫珊,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他冷哼一声,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就快要让她窒息。

    他的力道明显重了几分,从下颚传来的疼痛让她疼得皱紧了眉。

    看着她越来越痛苦的表(情qíng),他终究还是不忍心,放开了手。

    有丝苦恼的低下头,迈进臂弯里,闷闷的声音传过来,似梦呓一般,显得那么不真切:“你说的我都愿意改,你烦我(爱ài)吃醋,今天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也一直强忍着在旁边看着,最后只是要服务员替我送去了一杯黑咖啡,因为我知道你喜欢。”

    “因为我知道你喜欢。”一句轻轻的话,却如同一阵暖风,柔柔的扫过了紫珊的心坎。

    原来咖啡是他叫人送去的,那他换车也真的只是为了她的那句话了?

    想到这,她的心里涌起了无尽的酸涩,一波接一波,让她不能自已。

    她的泪就那么肆无忌惮的流下来,此刻她很庆幸他低着头,看不到她泪流满面的窘态。

    她的手颤颤的移向他,她真的很想抚上他柔软的发丝,她真的很想告诉他,她(爱ài)他。

    可是她不能,她不能让慈善舞会那天的事再度上演,她不能让自己成为他事业的阻碍。

    虽然他没有向她解释,可是今早她却看到了报纸。

    报纸上赫然写着:“昨(日rì)在举世瞩目的海洋之星慈善舞会上,浩天集团总裁陈浩天先生已经宣布,近期其孙女陈凝溪小姐将会和星野总裁肖然先生订婚,从此浩天集团与星野集团将会结盟,两大集团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泪不断的流淌着,而她只能紧咬着双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他会忘了她的吧?

    总有一天他会明白,会感谢她今天没有回头,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未来。

    他突然抬起头来,紫珊吓了一跳,慌忙别过头去。

    “紫珊,你欠我一句话。”他低沉磁(性xìng)的声音萦绕在她耳旁,“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这句话,所以我需要它去了解,一直以来自己究竟是不是在一厢(情qíng)愿。”

    她不敢回头,她知道他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他呼出的气若有若无的扫过她的耳垂。

    她真的好想回头告诉他,她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他,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

    可是她清楚,一旦这么做就是毁了他。

    陈浩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早有所耳闻。

    既然他已经这样宣布了,那么一旦肖然公然拒绝他,以后星野的路必然会走的很艰难。

    不仅是星野,肖然究竟会陷入一个何其恐怖的境地也无从得知。

    对于现在,她真的是无路可退了,她只能牺牲掉自己的(爱ài)(情qíng)。

    “肖然,我不(爱ài)你,我也从来没有(爱ài)过你。”她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打开车门就飞奔出去。

    忽忽的风声在她的耳畔作响,泪水不停地流淌着,湿了一片,可她只能执拗地奔跑着,遗落了一地的悲伤……

    他颓然的倒在靠背上,一直忐忑着,一直期待着,却等来了这样一句话……

    像是陷入了一片漫无边际的深海,不断挣扎着,却依旧看不到尽头,只能任由自己沉没,任由自己窒息。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可他却无能为力。

    然而,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

    他拿起手机:“陈爷爷……”

    眼眸陡然转冷,似这深夜里的寒风,“我答应你,明天安排我跟凝溪见面吧!”

    是的,他要引火烧(身shēn)。

    既然她都说了不(爱ài)他,那么他还有什么可坚持的……

    或许只有在烈火的煎熬中,他才能忘却一切,忘却她的决绝。

    ——————————————

    跑到自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紫珊才停下来,捂着(胸xiōng)口。

    那个地方还是疼的,沉重的疼痛。

    看到不远处有些微弱的灯光,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小时候经常来玩的公园。

    轻轻的拂过有些生锈的栏杆,有种熟悉的感觉。

    一切似乎没有变,似乎又都变了……

    坐在秋千上,手扶在绳子上,微微的晃动着。

    晃((荡dàng)dàng)的瞬间有种找不到自己心的感觉。

    泪已经被风干了,脸上有些干涩,干涩得刺痛。

    突然一片(阴yīn)影投(射shè)在地面上,紫珊陡然一惊,正(欲yù)回头,却觉得绳子被人抓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